下一章          上一章

 

    到这个当口,已经不是犹疑的时候,游击道“既然有蹊跷,去打,打不过撤回来,他们那百余骑兵干不了什么!”

    官兵们已经在外面列好了队伍,命令传达,开始缓缓向前,为这次战斗,凤阳官军甚至投入了一百五十骑,防备对方的骑兵冲击,也随时准备冲过去。

    看着官军迫近,对面那支人马表现的很笨拙,没有向前迎敌,能听到人马队有人吆喝令,这支队伍的阵列变得更整齐一些,还有人将带着的竹排和木板从背拿下来。

    难道在那边不动,看到这一幕的官军胆子又大了不少,不用武将们催促,脚步刚才加快了。

    这等战阵,照例要开弓射箭,用火器轰打,尽可能的杀伤扰乱敌军,然后再行接战,如果机会合适,还要用骑兵冲击敌阵。

    官军武将们吆喝下令,弓手和手持火器的官军快步向前跑去,对面那支人马一直在观察官军这边的动向,看到这边弓手和火器向前,那边又有人大喊,似乎还有小鼓之类的敲动,只看到那支人马呼喊吆喝,前面将竹排木板之类的家什竖起,而后队则是将这些举在头顶,这举动看着煞是古怪,突然间好好的阵列居然变成了个“木箱”的样式。

    这到底做什么,弓箭和火器却没管那么多,靠近到一定距离之后立刻射箭开火,看着对方躲在木架后面,架着举着竹排木板,一副躺倒挨打的架势,官军弓箭和火器也来了劲头,特意靠近了打。

    但这弓箭和火器的威力是这么大,稀稀落落的箭雨泼洒过去,落在木板和竹排都被挡住,有几支箭运气好落入缝隙,这才有惨叫出,可没什么大用,而各色火器装着的铁砂碎石之类的,最多也是能把竹排木板打些坑洼,真要挥威力,恐怕得靠近到二十步之内,谁肯冒这个险,在这个距离,装药开火的工夫,对面拿着长矛冲到跟前了。

    弓箭和火器没造成什么杀伤,却让出击的官军队伍士气大涨,敌人像是乌龟一样缩着,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这样的敌人有什么好怕,冲到跟前杀敌立功,不用军将们催促,官兵们的脚步加快了,甚至官军那一百几十骑还跑到了前面,围绕着敌阵想要寻找空隙冲入。

    但不得不说这乌龟阵的确严密,四周都是三角木架阻挡,那长矛在木板竹排的缝隙内露出来,队伍是缩着,却没有混乱,骑兵还真找不到机会冲击,绕了一圈撤回来,两军距离已经是四十多步。

    能听到对方的呐喊和鼓声,能看到有木板竹排被移开,可在视线所及的地方找不到射箭开火的机会,官兵们的脚步更是加快,怕什么,对方又不是被整个大木箱扣着,等到跟前,拿着刀枪朝缝隙里动手好。

    距离二十步左右,那“乌龟阵”突然爆出呐喊,所有的木板竹排都被移开放在脚下,突然间居然有弓箭朝这边射过来,这让官军阵列一阵混乱,这伙贼兵还真是狡猾,把弓箭藏到这个时候还用,跑在前面的官兵不少都是箭死伤,顿时一阵混乱。

    “不要慌,这他娘的是打猎的软弓,这么近了,咱们冲过去啊!”有军将嘶声大喊道,懂行的人自然能看出弓箭的成色,这样的猎弓三四十步射程,不是射要害没有生命危险,威胁真是不大,何况距离这么近,冲过去他还能射出几箭。

    在这个距离,想要退也不可能,距离二十几步,你想要转身还要考虑身后的同伴,甚至更后面还有军将头目们的督战队,这箭射引起了短暂的溃乱之后,反倒让官军前进的度加快,蜂拥着向前冲去,准备彻底冲垮对方的队伍。

    对方依旧不动,只不过一丛丛闪亮锋锐的长矛指向外面,官军士卒冲到跟前之后,却现想要再进一步,要挡开这些长矛,可这长矛密密麻麻的好像一堵墙,更麻烦的是,这堵墙还会活动,格挡开一根,加开两根,还有更多,只能这么定下来互相戳刺拼杀。

    但冲起来了,前拥后挤,跑在最前面的人突然停住脚步可没那么容易,每个人都在停住刹住,可惯性向前的一小步一排排的累计起来也会把最前面的人送到矛尖,如果能以命换命,打疯了的老油子倒也豁的出去,可自己手里的长矛抵不过去,刀斧更是不够长,这么无意义的挥舞着向前,眼睁睁的看着矛尖不住靠近,然后刺入身体。

    怒骂和惨叫声不断响起,等局面稍微约束住之后,官军已经丢下几十具尸体,而对方的阵列丝毫未动,时不时的还有冷箭射出来,到这个时候,官军士气立刻暴跌,这样的敌军看着蠢笨,可你根本啃不动,碰去还要有死伤,而且大伙都隐约知道耽误不起时间,这么耗下去可怎么办。

    正在这时候,听着敌阵有人喊“..前..前”,也不知是命令什么前,靠在最前面的人也的确看到有人向前拥挤,还没等反应过来,却听到有人惊呼说道“贼兵有鸟铳,快闪开!”

    鸟铳打响,这爆响声在人声嘈杂并不被注意,可官军队列里不断的有人倒下,甚至游荡在这“乌龟阵”周围的官军骑兵也有两个被射,从马直接栽倒下来,居然有鸟铳,这让官军队列惊慌失措,纷纷向后退,好在对方这鸟铳的射很慢,只是刚才彼此接战,仓促间向后退也快不起来,足够鸟铳打响第二轮。

    官军下也知道这鸟铳好用,打得远,打得穿,可这东西要瞄准,要把枪膛凑到眼前开火,可官造的营生实在粗烂,炸膛瞎眼伤手的事情太多太多,大伙都是拿在手离远了施放,听个响别提准头,更不要说杀伤,还不如换些口径大的家什,离近了散射伤人,谁能想到对方却有这鸟铳,还敢瞄准了用。

    这边鸟铳打响,官军队伍立刻乱起来,死掉的人还没有冲锋撞阵的死伤多,可谁也不知道这鸟铳会不会打在自己身,连骑兵都在远远避开,大家更是要离开射程再做计较,前面的想要去后面,后面的不想变成前面,推挤争抢,开始有些乱了,军将们怒骂约束也没有什么效果,他们自己都在远远躲开,说得话根本不会有人听。

    在这个时候,那“乌龟阵”的小鼓声急促响起,官兵们也没怎么理会,再有什么伎俩你也出不了自己的“乌龟壳”,却没想到这个时候,敌人阵前爆出一阵阵呐喊,居然将挡在身前的那些三角木架推开,挺着长矛冲了出来,冲在最前面的人大声呼喊,那声音已经嘶哑变调,若是仔细听能听出来声音里带着慌张和害怕。

    但这个时候的官军兵卒那里顾得这个,他们一切的行为都是基于对方固定不动,谁能想到对方居然冲出来了,自家这边正在混乱,来不及列阵对敌的时候,对方冲过来,再不逃,那长矛要戳在身了,出击的官军兵马瞬时间大乱,人人都想着逃回庄子,最起码要避开敌人的追击,拥挤踩踏一起,立刻约束不住了。

    更让混乱加剧的是骑兵们的表现,在这个时候,官军骑兵非但没有保住后路,反倒争先恐后的从大门那边冲进庄子,有挡在他们前面的步卒,直接被撞下去,根本没有任何照应,当官的和骑马的都先逃了,大家还在这里死撑着干什么。

    现在看起来,这伙贼军虽然蠢笨,可战力当真不弱,都是精壮汉子,明显是练过这长矛刺杀的,又狠又准,一下下都是对着要害戳刺,被刺是个死,想要活得久点,那先跑,也别管什么庄子寨子,先逃得性命再说,有人直接向田地野地里跑去,根本没有归队得意思。

    在寨墙观战的游击道“贼兵怕乱了自家阵型,不敢追击太远,他们不敢快走,骑马的分两队动作,一队去收拢败兵,一队去整队,咱们现在朝着西边走,再在这边磨蹭,贼兵的马队要来了。”

    居高临下能看得清楚些,拿着长矛的敌人冲出来之后,也是几十步远,刚杀了没几个敌人接到了本阵的信号,然后快的退回去,又是把推开的木架什么的扶起来挡在身前。

    “这些不是什么家丁,搞不好是徐州贼的什么庄户团练。”游击道,他身边的属下各个脸变色,怎么这贼人的团练都有这般战力,这已经要官兵强了,那什么赵字营的家丁要强到什么程度,想想让人胆寒。

    这是今日第三更的第二更,晚十九点左右还有一更,起点和创世的兄弟姐妹们,还有九十七票能再次加更,大家鼓鼓劲,投出来!

    感谢“天佑星、江峰李孟王通、戚三问、元亨利贞”四位老友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支持,咱们一起加油啊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