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在叫骂埋怨声,这四千官军开始向着西边的那个庄子行进,在这段路,秩序已经有些维持不住了,开始有兵卒趁着军将不注意的时候逃跑,骑兵们追逃也是心不在焉,甚至有骑兵一追不回的情况。

    不过大多数人还都是留在队,路过几个小村庄也都没有进去,因为大家都知道,眼下这样的场面落单是个死,大队力量也大,还能彼此掩护遮蔽,小村庄容不下这么多人,对方力可以攻破,只有大庄子寨子才能守住,但总有胆大亡命的逃走,没有任何办法。

    闹哄哄,乱糟糟的行进,走了两个半时辰,天都已经黑下来,官军大队总算来到这个庄子,看到庄子外围的土墙之后,每个人都忍不住加快脚步,他们不敢攻打城池,但拿下这庄子却又把握,庄子里面有暖和的房屋,有酒肉饭菜,甚至还有女人,想到这个,劲头都是高昂起来。

    官军倒是没有完全失去章法,派到外面的探马侦骑依旧往复传递消息,不断将那支徐州人马的消息传回来,那三千人马的行动很是从容不迫,来到宿州城下后又开始向着这边前进,走得不快,但也没有耽搁,今夜搞不好要在这个寨子外面扎营了。

    至于从南边过来的大队徐州骑兵,官军们不敢想也索性不去想,骑兵总归拿不下寨子,到时候缩进去死守好,而且对那边的动向官军已经不知道了,因为派出去的探马没有一个回来的,不知道是失陷还是逃亡,派出几次之后索性不管。

    真正让人有急迫感的是几个时辰后要赶过来的那支人马,如果这庄子里面的人死守,拿不下来对方再赶到,这四千官军要全线崩溃了,虽说乐千虎已经打好了逃亡河南的主意,可那等于背临阵脱逃的罪责,而且富贵前程全没了,如今这手下兵马是前程富贵的保障,只要有兵,能克扣军饷,只要有兵,司不敢怪罪过甚,算去官也还能做个戴罪立功,可没了兵,那生死由不得自家。

    “布置攻庄,各营轮流去,后退者行军法斩,先登开门的重赏,给他两个大姑娘!”游击乐千虎吼叫着说道,他下面的千总营官们也知道这个时候怠慢不得,怒吼着催促手下人前。

    不过大伙也都留了一个心眼,都在盯着乐千虎亲兵所在,这次出征的军饷和犒赏银子已经打成包袱,分配在各家马,但最大的份在乐千虎他们那边,如果这主将先逃,大家一定要先跟,免得人财两空。

    “大门开着!”有人狂喊道。

    这等平原的庄子,一定要有土围和深沟,不然没办法防御盗贼和响马,和城池天黑时关闭城门一样,庄子到天黑前也把吊桥挂起,想要攻进去只能攀爬壕沟,还会被寨墙的庄丁觉。

    官军们只顾着准备攻打,也没怎么在乎庄内的反应,在他们想来,四千官军在徐州贼面前或许憋气,对付个寻常庄子还是容易,却没想到灯下黑了,那吊桥放在壕沟,大门居然是虚掩的,这让人又是错愕,又是惊喜。

    “小心是埋伏,冲进去,冲进去!”有人念叨一句,可官军士卒已经有些不受约束,谁能先进去,谁弄到的好处能多些,谁能抢到更多的钱财和女子,最起码能有好点的住处,本来从赶路到现在,军将越来越约束不住下面,这个时候好处在前,谁还按捺的住。

    这很大的庄子内没有埋伏,但也没有人,甚至见不到活物,倒是有不知何时偷跑进来的狐狸被惊动,每间房子,每个窝棚都被仔细搜过,屋子里的地窖暗洞,所有能明暗地方,都被仔仔细细,不止一遍的搜索过,没有人留下,没有牲畜活物,也没有一点粮食,只剩下了些带不走的粗笨家什。

    “坚壁清野吗?”游击乐千虎念叨了一句,所有武将的脸色都很难看,宿州是徐州贼的地盘,到处是徐州贼的田庄,大家多少都存着洗掠田庄自肥的念头,却没想到对方用这么绝户的手段。

    “将主,怎么办?”不止一个人问出这句话。

    “怎么办,地扎营死守,咱们的粮食还能吃三天,他们追的这么急,未必带着足够的粮食,只要他们一退,咱们去四处打粮,娘的,这大明王土,还能藏到那里去,各位,安排轮值夜,这几天生死攸关,本将会严行军法,谁要犯在本将手,莫要怪不讲情面了!”游击乐千虎森然说道。

    官军诸将都知道这个时候不能含糊,也都是轰然答应。

    虽说这一路走得匆忙慌张,毕竟还没到弹尽粮绝,这庄子虽说没有期待的女人和财货,可也给大家一个安身之所,有了可供守御的堡寨,生火造饭之后,官兵们的情绪稳定下来,军官们开始带着亲卫巡视,这次极为严格,谁犯了小错都会被立刻抓出来责打,甚至直接砍头,这让几千官军变得安静整肃,军心士气维持住了。

    自游击乐千虎以下,手里把着钱财的武将们各个挤出些银钱下去,然后又许诺犒赏和洗掠,总算让兵卒们有了干劲,而且游击乐千虎身边的亲兵把总也带队墙值夜,没有人能例外,这又让队伍稳了不少,官兵士卒私下里都在议论,这乐游击到底是京里出来的,见多识广,做事也周全。

    天彻底黑下来之后,寨墙值守的官军快要打盹的时候,看到远处有火龙行来,连忙示警,早在待命的官兵们立刻列队,这么紧张到那火龙靠近,尽管这时候没有暗哨和游骑在外面巡守,可从火把和行进能判断出来这是那三千步卒为主的人马,居然这么一路跟过来了。

    夜战厮杀是最凶险的,不过官兵那边还多几分底气,手里弓箭火器都有,又有土围和壕沟作为凭依,守方总攻方要占很大便宜,而且这夜战守御一方容易稳住,攻击一方稍有变动容易大乱。

    不过让官军们松了口气的是,追击过来的这三千人马没有直接开打,而是在距离庄子几百步的位置扎营,在那里生火过夜,疲惫一天好不容易安顿,官军这边也不想出去偷营夜战,对方明显是生力军,还是不要多生波折的好。

    这么忐忑一夜过去,夜里没几个人能睡好,第二天天刚亮,军将们急忙披挂准备,可出人意料的是,直到太阳升起,对方也没有要开始攻击的意思,差不多在官军松懈的时候,能看到这支人马缓缓向着寨墙靠近,官军紧张待战,可接下来,这支兵马这么停下来,根本没有攻打的意思。

    更让人怪的是,这支人马搬运器械木架,本以为要强攻,却没想到将木架竹架之类的摆在自己阵列之前,那么站住不动,倒是这些人马里的百余骑在庄子周围跑动,像是在观察传递。

    队列很整齐,墙观看的武将们都心里有数,自家兵马没这么严谨,而且对方动作行进都是很有效率,这个明显有强军气象,大家甚至都明白,能做到这些的队伍要攻打庄子肯定会是恶战,搞不好撑不住,但怪怪在,对方也不动,那么僵持着。

    这么过了一个多时辰,能看到那队伍不断的聚合变化,可始终没有前,而且再怎么分合,也只会变化成千人左右的队伍,若不是双方为敌,这么看着倒是赏心悦目,如此阵列步操实在少见。

    “不能这么等了,再折腾,那大队的徐州骑兵也要来,到时候加起来咱们人多,何况这宿州等于是徐州贼的地盘,咱们会越来越被动,点齐兵马出去试探下,打得过打,打不过撤回来。”游击乐千虎皱眉说道。

    这个命令大家没有异议,游击乐千虎的指挥安排也很让大家信服,他让自己的亲信营头出战,而且自己率领亲卫压阵,随时准备把派出去的营头接应回来。

    先是两百骑兵从吊桥跑出去,在外面聚集成队,免得对方趁着这边立足未稳硬攻,可对方明显不想把握这个战机,而且反应很怪,他们举着木架竹架背着竹排,缓慢的前移,走几步要排列阵型,看着好像被那竹木三脚架圈着一样。

    这支人马如此怪,行动如此迟缓,却让官军的胆子大了,有官军骑兵开始打马逼近,靠近一箭之地之后,加转向,快跑过去,这人马每当有骑兵过来停住不动,好像被吓住了一样,这么转了几次,官军也现些不对。

    “贼军好像没有弓箭,也没有披甲的,不是说徐州贼全都有铁甲护身吗?除了手里长矛之外,看不出有什么精锐模样,明显在害怕惊慌。”靠过去的骑兵看出很多东西,回来在禀报。

    今天三更,这是第一更

    游戏这个东西要按照规则玩才有意思,和我书里讲的那样,要有规矩。

    我翻译过来说呢!是起点和创世的兄弟姐妹们快投月票啊,我等着加更啊!对我这样没存稿手还在降的,攒出一章来,一定要用的有价值些,当然,月票战的确能让老白努力加更,尽管很累,可我很快乐!

    兄弟们姐妹们,月票砸过来吧!要是有个大额打赏之类的长长脸,也得加更庆贺,估计平均订阅提高一百或者几百这个是不是扯淡了,哈哈哈

    没订阅vip前三章的也可以去订阅下,我不承诺幅度,但只要到了我心目值,肯定会加更!

    先声明啊,订阅很不错,但老白想要更高,所以提高点总是更不错的!

    下一个目标是明天晚七点,如果能到155o票,加更一章

    感谢“戚三问、元亨利贞、小齐明迹、风龙王”四位老友的打赏,兄弟们的订阅和月票我都看在眼里,我会加油的!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