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正月里是城防最松懈的时候,城内城外的士绅百姓都要拜年串门,官吏差役和守卒同样要过年休息,而且这寒冷正月,贼匪响马之类也都歇了,所以这城门开放的时间相对长,而且守备很松懈。

    游击乐千虎当然知道地方官府对官军的态度,他和下面亲信以及各营军将都做了安排,到达宿州这边之后,先不要公事公办,而是快马控制城门,不然这地方很有可能关闭城门拦住官军不让进,谁都知道官军进城,烧杀抢掠的勾当不会少做,士绅百姓都要遭殃。

    按说大午的过来,那城门怎么也是开着的,没曾想到了才看到,宿州城门紧闭,城外的那些散落人家也不见一丝人气,冷清无。

    难道这宿州城被徐州贼拿下了?不然怎么会白日不开城门,冲过去控制城门已经不可能,但必须要让侦骑靠近看看,结果探马过去后很快回返,禀报说道,城头守卫是本地乡勇民壮,宿州兵房几个头目在面压阵,问询之后的确没有什么徐州贼过来。

    一听这个,游击乐千虎的胆气壮了不少,急忙让亲卫张起旗帜,喊着百余骑簇拥自己去宿州南门那边,既然没办法抢进去,只能公事公办的进城了。

    到城下之后,亲卫先是把盾牌在乐千虎面前支起来,小心为先,城头若有什么万一还能及时撤走,不过乐千虎仰望城头诸人,倒不觉得有诈,尽管彼此不认识,可他还是能看出来城头的这些人是宿州本地官吏差役和民壮,如果是赵字营什么的,应该不会这么松垮懈怠。

    “本官是都镇守太监崔公公属下标营游击乐千虎,率军进剿徐州,要入城整备,快些打开城门,放我等入内!”乐千虎气十足的大喊道,以他的身份,这话应该是亲卫来吆喝,可时间紧急,也顾不得什么多了。

    单凭喊话自然没办法让人相信,不过这游击认旗和标营各色旗帜,这个是做不了假的,都凤阳的武将以及骑兵装备都还算是齐整,别人想假冒也冒充不得,而且随着这喊话,身后那几千官军已经开了过来,这声势本身代表着一种力量,更证明乐千虎所言不虚。

    可让城下官军没想到的是,城头的人向下张望归张望,却没有人理会,虽说城高几丈,可乐千虎的嗓门肯定能听得清楚,下面官军诸人甚至还能看到城头有人做手势,示意大伙不要理会。

    算起品级,官军里面的千总和坐营官和知州同级了,而且大伙按照规矩通报请求进城,这宿州地方怎么敢如此怠慢,乐千虎还没说什么,簇拥着他的几名亲兵立刻大怒,冲着城头喊道“你们狗眼瞎了,还是耳朵聋了,我家将爷和你们好好说话,快些回话,不然等崔公公那边怪罪下来,你们不要说这位置,连命都留不住。”

    污言秽语更不必提了,乐千虎连连摆手喝止,有什么脾气进城之后再说,现在惹急对方那僵住没后续了,没曾想一名吏员打扮的年人凑到垛口向外看了眼,又是漠无表情的后退。

    这下子连游击乐千虎也是大怒,在下面咆哮说道“这宿州城一定是被贼人控制住了,向城头射箭,准备攻城!”

    他命令下达,身边亲卫们立刻取下弓箭,张弓向城头射去,这些亲兵都是精锐,弓马娴熟的很,强弓长箭立刻射向墙头,城头一遍混乱,还有惊呼尖叫响起,不过大家都没有凑在城头垛口那边,箭支抛射进去,想要伤人也难,听到那惊呼尖叫,城下官军更怒,心想我们刚才的喊话面肯定听到,怎么敢不理。

    “下面各位将爷,莫要射箭了,小的这回话。”城头总算响起了惶急的声音,宿州城墙很安静,城下也被武将们约束,嘈杂渐渐平息下来,不过大家知道声音出的方向,却看不到说话的人,想来是藏在城墙后某处。

    “还他娘废话什么,快放爷爷们进城!”下面的武将们既然已经放开,那直接撒泼放肆了,城一句,下面叫骂无数。

    “军爷们,这城不会放你们进来的,你们自寻去处好!”面那人声音有些颤抖,可依旧喊了回来,这让城下官军鸦雀无声,这是什么话?这还是大明的地方官府吗?

    安静一瞬,还没等其他官兵们喝骂,游击乐千虎却怒吼说道“不要扯臊,快放本将和儿郎们进去,不然今天硬攻下来,进去快活三天,让你们哭着过这个正月!”

    这话喊出来,官军将兵齐齐欢呼大吼,进去快活三天,烧杀抢掠,这个想想都是痛快,可这威胁喊出来,城头那人的声音反倒不颤了,在那里吆喝说道“这位将爷,这城不会让你们进的,本城已经动员了几千民壮守城,你要是想打,咱们拼,有句话不该小的来说,我们宿州离着徐州可离着凤阳近很多!”

    下面叫骂声不停,可听到这个的乐千虎脸色却阴沉下来,四千官军进攻一个不算小的州城,而且对方民壮动员起来,城门紧闭,如果这里凋敝穷苦还好,偏生这宿州算得个富裕地方,物资想必是不缺的,四千官军怎么可能啃得下来,而且耽误不起工夫。

    “把探马撒出去,找附近的庄子和村子,快去,找到之后立刻回报,不要用探马,你们骑马的人都出去,快!”乐千虎咬牙低喝说道。

    听到这命令的武将们先是一愣,随即明白过来,各自点头吆喝着打马而出,他们突然这么散开,不光城头的人探头来看,连后面各营官军也都是哗然,还以为军将们丢下自己先跑了,多亏是那乐千虎不走,旗帜不动,这才勉强维持住秩序。

    马匹四散而去,乐千虎一边吩咐官兵拆除附近的房屋,假模假式的打造攻城器械,一边威胁城头的人,让他们最起码要提供一批粮秣物资,从城头丢下来好,本以为能退一步对方会答应通融,没想到城头的人还是拒绝,气得乐千虎大怒,不过他心里的担心和焦虑也渐渐涌起,自家的威胁不虚,可宿州城内这么咬着牙死顶,想必是有更可怕的威胁。

    没过多久,出去探查的骑兵们回来,而且还不是从一个方向回来。

    “将爷,在宿州城西十五里的地方有一个不小的庄子,远看得有两千户,规模不小..”

    这边还没说完,另外一个人打断说道“将主,有大队人马从北边杀过来了,差不多有三千人马!”

    听到这话的乐千虎差点坐到地去,开口的时候声音都颤了“什么?三千兵马,是..是官军吗?是骑兵吗?”

    “不是官军,有百余骑的样子,看着咱们齐整,虽然没有打旗帜,可看着像什么徐州的家丁!”禀报的那人同样很惶急。

    “埋伏,果然是埋伏,让兄弟们拔营,快,快,向西边那个庄子转进,在那里列阵守御,快去!”游击乐千虎也是失了方寸,在那里嘶声大吼说道。

    听到有徐州兵马正朝这边赶过来,刚赶回来的各个军将都是脸变色,这宿州城恐怕还不光是不开城门,说不准有徐州贼的兵马埋伏,到时候里应外合,自家恐怕要有大麻烦,人人都在怒骂,心想自家官军北不是为了合围徐州吗?怎么感觉自家被合围了!

    可生死关头,谁也不敢怠慢,各个回去催动兵马向西边的庄子前进,到这个时候,官军兵卒们的士气已经降到最低,本来以为可以进入宿州城内,辛苦赶路之后却被拒之门外,现在又被军将们朝着西边赶,算不知道生了什么,也觉得没好事了。

    随着四处打探的探马不住回来,各处庄园不少,那西边十五里的应该是最近的一个,那个靠近过来的三千人马细节也知道的越来越多,如说才百余骑,但是牛马大车不少,队列这边整齐,看到有官军探马也不追赶等等等等,可这已经让人震惊无,他们本来以为要对付的是徐州贼的宿州团营,那个才千把步卒,怎么突然出来三千人马,难道徐州贼也是动了大队?

    再想想在南边还有大队徐州骑兵北,大家都觉得不寒而栗,唯一的法子是固守待援,不然这样的队伍和士气,若在行进遇袭,直接会被打垮,那时候可是大难临头,找个庄子先守住了要紧。

    这边总归是大明地界,到时候求援,那徐州贼不敢久留,不过这想法只是自己安慰自己,看如今这个局面,徐州贼已经是造反的架势了。

    “大伙沉住气,真要守不住,咱们奔着河南去,顺着永城那边归德府..”

    “将主,归德府也是那徐州贼占着的。”

    “直娘贼的徐州,无妨,咱们顺着归德府跑到开封去,贼势太大,我们不能硬抗!”

    感谢“元亨利贞、甜蜜的甘蔗、牛阿姨、段逸尘、戚三问、哈欠飞飞”几位老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