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传话给崔太监,这次我的分寸他看到了,没有下次了,把话带过去,明白吗?”赵进叮嘱了句,那战战兢兢的胖宦官拼命点头,示意自己知道。   .  o

    看着那胖宦官小跑着过去,把话传递了崔文升,那崔太监朝这边看过来,赵进笑着拱拱手,然后下令启程,经过这短暂休整,尽管没有打进这中都,可大伙都觉得痛快,给养充足,马力也恢复了,按照命令各个转向出,向着北边而去。

    等赵字营的马队一走,看着远处烟尘滚滚,很多站在中都凤阳外围的人都松了口气,很多站着的直接坐在了地上,擦汗流泪,后怕庆幸,不少人一边咒骂一边觉得莫名其妙,这徐州贼果然只是流贼一等,莫名其妙的来,又莫名其妙的走,连占领抄掠中都都不知道,将来能成什么大器。

    “崔公公,徐州贼奔着乐游击那四千兵马去了,怎么办,咱们快去告知,不然就晚了。”崔文升身边亲卫惶急无比的说道。

    看着徐州人马向北而去,就算傻子也知道这大队骑兵是要干什么,可他们急火火的说出来,在人群中的崔文升半天没有反应,等到众人回头,连周围有头脸的人物都聚过来,呆在那里的崔太监才开口说道:“今天若是徐州贼进了皇陵内,哪怕马蹄踏上,哪怕射出一箭,被人报上去,你们知道是什么下场吗?”

    太监崔文升的声音虚弱无比,大家都是无言,惊扰天家宗庙陵寝,这就是大罪,按照惯例守备太监和凤阳巡抚不自尽就会死罪,相关人等也是死罪流放,更麻烦的是,他们身后的靠山也有了污点,政敌会借着这个让人永世不得翻身,相比于这个,那四千兵马的死活不那么重要了。

    到现在大家才意识到徐州赵字营的分寸,想到这一点,围在崔太监身周的众人都是泄气丧气,如果派人报信或者有什么别的打算,那几千如狼似虎的铁骑转身再杀回来,马踏御道,攻入享殿,甚至火烧龙兴寺,到时候大家只能等着满门抄斩了。

    想到这里,大家又觉得,那四千官军能为大伙今后牺牲,也不是什么坏事,而且凤阳这里派不出援军,这四千官军也未尝没有一战之力,和大家没什么关系,知晓这次针对徐州行动的诸人心里只是在想,下次可不要轻举妄动,不然那徐州贼南下,大家就算没有打败仗也是要倒霉,更多人想得则是这边不能继续呆下去了,随时都有大祸临头。

    太监崔文升说完那些,脸色就愈灰败,站在那里愣怔了会,身体摇晃几下,就要仰倒在地,身边亲卫反应很快,连忙伸手搀扶住,大家手忙脚乱的上前,有人掐人中,有人吆喝着拿汤药来,不过崔太监马上回过气来,带着哭腔说道:“完了,全完了..”

    “天黑下来,看不清路之后才能扎营,要尽可能的向北赶路!”赵进下了命令,他率领的马队加快行进度。

    凤阳到宿州,宿州再到徐州,这北上的道路没什么弯折欺负,一路宽直平整,适合马队奔驰,这个时节官道上没多少人,正可以放开来跑。

    等到临近天黑的时候,前方的侦骑探马有要紧消息回报,他们在前出侦查的时候,却和官军传信的轻骑遭遇,那传信的官军骑兵颇为警醒,听到这边喊话的徐州口音,然后这边在马上一箭射过去却落空了,那官军骑兵拨转马匹亡命奔逃,轻骑去追没有追上。

    “只怕那官军信使看到了咱们大队扬起的烟尘,咱们这边的动向搞不好被察觉了。”在战场上遇事要按照最坏的可能准备。

    知道这个消息后,赵进和身边诸人的脸色都沉了下来,赵进琢磨片刻,开口说道:“我们去宿州传信的家丁肯定比那边的官军早到,他们进不去宿州城,想要挡住我们,只有找个村寨庄子据守,不能野战打垮他们,咱们就硬吃,把探马撒的更远些,今晚早睡,明日早起,快进追击!”

    浮山一战轻易结束,又在凤阳耀武扬威之后,骑马家丁们的兴奋已经散去,大家开始和平常一样有序,命令下达,众人急忙的生火造饭,凤阳府搜罗的那鸡和羊吃了粮草后到现在也没事,直接杀了下锅,让大伙吃些荤腥加气力。

    “不要急,他们跑不了!”赵进这话听着不像是安慰,就在那实话实说。

    “什么,有几千骑?是徐州的?”统带凤阳官军的游击乐千虎惊问说道。

    在他面前跪着的侦骑现在还没有把气喘匀,听到这话只是说道:“将爷,小的看那烟尘,绝不是步卒大队能走出来的,再看对面探马的穿衣说话,就是徐州来的,小的怕耽搁了军情急忙回来禀报,不敢说有十全的把握。”

    话里意思大家都听得懂,无非是逃命要紧,能统带四千官军的武将品级已经不低,算是见识过的人物,大概一琢磨就明白过来,乐千虎先是骂了句,然后说道:“这是清江浦那边没留住人,放出大虫来了!”

    大军还在向前行进,一干军将在路边听这个军情,此时人人变色,那游击乐千虎的亲信立刻就骂出声来:“好好在凤阳那边呆着,非要招惹徐州,吃这么多次亏还没吃够吗?将主,咱们走吧,骑马向东,顺着灵璧县那边兜回去,总比碰那些大虫好。”

    “跑个鸟,这几千弟兄就这么丢在这里,这次是魏公公亲自叮嘱的事情,为了不让文官阻挠,各处巡抚武将都是他心腹亲信,连兵部都理顺了,下了这么大心力,咱们临阵脱逃,你以为什么下场!”乐千虎没好气的大骂说道。

    骂了几句,就看到下面的千总、把总和几位坐营官神色游移起来,乐千虎懂这个关节,你不跑,我们大伙可就跑了,游击乐千虎阴着脸又开口说道:“你们以为能跑得了,徐州贼从南边兜过来,搞不好连皇陵都去了,咱们要是再逃,上面怪罪下来,人人都是杀头灭门的死罪,回去干什么?让人把罪过扣到头上吗?”

    “怎么办,将主你拿个主意,兄弟们都听着!”

    “咱们现在距离宿州还有一天多的路程,让兄弟们抓紧行军赶路,抢在徐州那边进城,咱们也不出去,就在城内窝着,我就不信徐州贼的骑兵能开了城,在城里兄弟也可以快活快活,熬到有消息了再动作,咱们手里有本钱在,就不怕追究。”游击乐千虎咬牙说道。

    大家各自点头,游击乐千虎是太监崔文升的亲信武将,从京营里面带出来的,本该死心塌地,却想出了这个过河拆桥的主意,可见是被逼到无可奈何了,想想那宿州城这些年号称安定小康,是凤阳府内繁荣所在,能过去驻扎肯定不是苦差事,想到这里,大家都是兴奋起来。

    “兄弟们都听将主的!”

    “既然大伙这么说,本将也立个规矩,谁要是临阵脱逃,军法可就不饶人了!”

    “将主放心,到时候不用将主动手,属下先砍了这不长眼的脑袋!”

    命令迅的被传达到队伍之中,本来还有些秩序的官军各队立刻混乱起来,不过却没有什么崩散,一听可以去宿州城内驻扎,而不是去徐州开打,军兵们的士气也是陡然升起,人人奋勇争先,大军行动的度猛然加快了。

    不过谁也没注意到乐千虎把自己的亲兵亲卫叫在一起,低声叮嘱说道:“你先回凤阳那边报信,若是城内不好,你进都不要进去,直接回来,要是无事,你偷偷的去见崔公公,把咱们的难处说明,他老人家明白关节,不会为难。“

    那边答应去了,游击乐千虎又对另外一边说道:“你带着几个人,弄些没血的百姓衣裳,亲近兄弟们怎么也要一人一套,别去洗村子,高价买,明白吗?”

    “你把咱们的体己银子存好,没我的话,天王老子来了这犒赏也不。”

    命令下达,官军步卒再怎么不堪,也知道局势有些不对,而且出之后大家就一直心惊胆战,当年凤阳府向外面闹流民,官府豪强派兵丁出去抓流民做农奴,不少兵卒都是吃过徐州赵字营的苦头,这些年徐州的威名愈大了,大伙更不愿意去摸老虎屁股。

    有不安和恐惧在驱使,觉得进入城池之后,危险就会小很多,加上这宿州城内的快活诱惑,凤阳这四千官军加快了行军度,让游击乐千虎欣慰的是,这么贸然加行军,各个营头居然没有溃散,也没几个兵卒逃亡,要知道在大明各个营头行军,贸然加快减慢都是极为凶险的,稍有不对就会溃散炸营。

    就这么闹哄哄的走了一天,甚至难得的晚睡早起,有些粗重家什该不要的也就不要了,在天启四年正月初五这天的正午,凤阳这四千兵马赶到了宿州城下。

    咱们规定时限没有达到目标啊,老白也因为去看大圣归来没有写出第三更,兄弟们,老白再设一个目标,只要到135o票今日就有第三更,现在还有六十一票的差距,其实这个数目很简单,起点和创世的兄弟们很容易就达到了,额,觉得这个挑战有点尴尬了

    感谢“吴六狼、一了班长、用户5o42938o8、戚三问、1i1y2oo7、天天嘻嘻哈哈、书友15o71519152o125、风中龙王”几位老友的打赏,谢谢大家的订阅和支持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