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看到眼前这个情景,赵字营马队诸人开始激动紧张,然后就开始兴奋无比,这可是没有城墙的都市,清江浦那边没有城墙,可周围还有河流湖泊作为遮蔽,这中都凤阳什么都没有。   .  ,

    “直娘贼,这不是个脱光的娘们吗?”有人念叨一句,家丁们哄堂大笑,他们出身驳杂,知道遵守纪律,可嘴上还是管不住的,赵进听到这个也没去申斥,虽说这话粗俗,可不得不说很贴切。

    骑马家丁在喝令下开始整队,分成五个三百骑的队伍,开始缓缓拉开,这边街道宽阔没有遮蔽,正适合冲进去,在这个当口上,这中都皇城内已经有人现了外面的大队人马,他们最开始的反应不是害怕逃跑,而是向前看看到底是什么人,没人觉得临淮城上的烽火黑烟是在示警?也没人想到这边会有不属于官军的兵马过来,几百年,这根本不可能,这样的大明腹地,怎么可能有敌人来?

    等走近到一定距离,看到旗帜上那个“赵”字,看到完全不同于官军的铠甲装束,和那种只有极少数官军才会有的精锐森然,大家终于想到传闻中的那支兵马,最近驻扎在中都凤阳的官军频繁调动,因为什么大家也知道,谁能想到对方就这么长驱直入,现在已经在鼓楼附近了..

    凑近来看的那些人好像被吓疯了,出撕心裂肺的嚎叫,转头跌跌撞撞的狂奔,还用变调的语气大喊说道:“徐州贼来了,徐州贼杀过来了!”

    看到对方这般慌张,赵字营马队的激动和紧张都跟着散掉,忍不住哄笑起来,赵进笑着吩咐说道:“各队三三制轮换休整,等候命令,把那几个俘虏带上来。”

    一直被带过来的几名官军千总把总被带到了赵进面前,在这时候,这几名军将脸上也有不可思议的惊骇震撼,身为大明武官,自然明白这到底意味着什么,这反贼居然杀到大明祖宗陵寝了,如果说进去烧杀劫掠,那么整个南直隶的官场,不,连同内廷外朝相关的大珰大佬都要受牵连,甚至不必烧杀劫掠,单单是来到这边,就已经是极大的事情。

    “替我带话给崔太监,让他准备两千人三千马匹两天用的干粮草料,然后给我送过来,两柱香内我要回话,两个时辰内我要粮草,如果做不到,从今以后就没有凤阳了,去吧!”赵进开口说道。

    尽管身为俘虏,可听到赵进的要求,那几名官军武将的脸上还是有不可思议的神情浮现,就差说出“不可能”三个字了,直到被揭开绳索,弄了三匹马过来,这才有所反应,脸色惨白的上马急忙忙向凤阳城内跑去。

    “从没什么太平盛世,也没什么铁打的江山,忘了厉兵秣马,忘了整军备战,弄什么文贵武贱,就是这般景象。”赵进冷笑着评价说道,身边诸人似懂非懂都是听着。

    中都凤阳的反应比官场惯常的效率要快很多很多,这也和赵进领着大队人马来到门口有关,一名中年宦官带着那三个报信的俘虏,脸色惨白的骑马过来,这宦官穿着绯色的袍服,看着品级不低,双方一照面,倒是面熟,应该是跟着崔文升去过徐州的。

    “你们这等大逆不道..”那宦官先说了这么一句,说了半截就被身边几个武将扯衣服提醒,他自家也泄了气,愣怔了下惨笑说道:“赵公子真是好手段,好韬略,你惹下大祸了。”

    “我为刀俎,你为鱼肉,看看我徐州儿郎的雄壮,你那五千兵马在这边也是被灭杀的份,何况现在没有,我提的条件你们答应不答应。”赵进干脆利索的说道。

    那宦官扫视正在休整的赵字营马队,这近两千的披甲铁骑,还有更多的马匹,看着极为震撼,他越看脸色越是苍白,身体也禁不住的颤抖起来,盯着赵进想说什么,张张嘴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最后只是颓然低头说道:“请赵公子稍待片刻,这边立刻就开始准备。”

    赵进点点头,又是说道:“别想着在粮草上做什么手脚,你们要试吃,要有家畜试吃,一旦不对,我洗了这凤阳,然后再点上一把火,你们没命不要紧,你们家人恩主之类的都要受牵连,想明白这个就去做吧!”

    “请赵公子放心,大家都知道利害轻重。”这宦官垂头丧气的说道。

    这边拨转马身要离开,临走前那宦官忍不住回头说道:“赵公子,外人都说你是个凶恶莽夫,可看你谈吐分明是读过书的,难道你就不知道忠孝大义吗?”

    赵进摇摇头,转头指着远处的凋敝说道:“这里是大明龙兴之地,可百姓穷苦凋敝,逃荒流亡,你问问他们知道这忠孝大义吗?”

    反问让那宦官无言,更加颓然丧气,打马向着凤阳中都内跑去。

    “进爷,这凤阳中都里面金银存粮肯定不少,不如把这边洗了,接下来的大战里也能节省些。”陶贵忍不住说道,许勇和巴音以及几位连正都是赞同的神色。

    赵进摆手说道:“不必,这次来凤阳,一面是想补充粮草,另一面则是要表明我们的态度,等下一次来,我们就没那么客气了。”

    跟随赵进来到这边的众人,没人能听懂赵进这番话的意思,政治上的分寸进退太过微妙暧昧,大家想不明白也都懒得去想,不过心思灵便的能隐约感到,赵进这次未必想打到底。

    过来那宦官回去没多久,冷清的街道上开始变得热闹起来,只不过这景象看起来很是怪异,有装满物资的大车,有肩扛怀抱的劳力,各种物资向外运送出来,之所以怪异,只因为不少肩扛怀抱的劳力都是身穿长衫官袍,有人看着像是官吏,有人则是内官,当然,更多的还是衣衫褴褛的服役百姓。

    春节时候的中都凤阳没有太多的人力,平时可充作劳役的兵丁都被派了出去,想要达到赵进带有时限的要求,就只能把所有人动员起来,赵进看着眼前一包包粮食和草料放下,然后连正队正都守在那边,每一包东西都会随机的挑开让搬运的人吃一点,如果做手脚,很快就要出问题了。

    赵进还看到了总督漕运、凤阳守备太监崔文升,他身边有几十名精壮汉子护卫,木然的看着眼前这一幕,双方距离百余步,却没有丝毫打招呼的意思,双方也就是一年多不见,可崔太监整个人好像老了十岁,赵进有很大把握可以确认,搞不好就是刚才突然老了十岁..

    确认没什么问题的粮草被骑马家丁们迅的分成一人份分配拿走,凤阳这边搬运放置显得杂乱,而赵字营这边取用则是整齐有序,放下的不如拿走的快,这种效率的比较让凤阳的上下人等愈战栗不安。

    “逼到生死关头的时候,他们还是能做点事情,不过也就是做这么一点了,如果咱们徐州遇到同样的威胁,搞不好大家会拿起家什拼。”赵进看着眼前的忙碌场面,评价了几句。

    那些搬运物资的官吏内官们,能撑着多走三趟以上的没几个,有很多人搬运两次之后就瘫在地上喘粗气装死,不过这时候崔文升却没有丝毫的通融,他身边的护卫直接过去拿鞭子抽,逼人起来再去搬运,满场哭号哀告,可搬运始终不停。

    在这般川流不息的搬运下,赵字营很快就拿够了要求的物资,家丁们甚至开始多拿些现场喂马,毕竟接下来要长途奔袭。

    “剩下的都是你们的,想要拿多少就拿走多少!”拿足了自家物资后,家丁们开始对凤阳的民夫们吆喝,他们就是被官府抓差的苦役,不要说不能回去过年,吃饱肚子都是奢望,可凤阳府库的积存又是如此丰厚,这么多物资却没有这些民夫的份。

    一听到这个,民夫们各个眼睛光,可却没有人动手拿,有人偷瞧身后那些累瘫在地上的官吏太监们,还有人看向附近的崔太监一行人,崔文升脸色铁青却什么话都不说,有人大着胆子拿了一份,快步逃走,其他人有样学样,过来搬运的民夫越来越多,把搬出来的物资一扫而空。

    不过没有人折向府库去继续搬运,只是拿着东西四散逃去,那些官吏宦官们敢怒不敢言的看着这一切,赵进已经翻身上马,对身边人笑着说道:“凤阳府库里肯定存着兵器,如果他们临时把物资给民夫劳力,拿武器让他们和咱们战斗,恐怕也要花费一番力气。”

    身边诸人都是若有所思,赵进又是笑着说道:“中都凤阳这边已经没有几个官军,可怜百姓的数目是官吏太监们的十倍几十倍,看着这满仓财货粮食,却没有人聚众去抢,一边是傻,一边是呆,可怜的也有可恨处。”

    感慨几句,赵进向不远处的一位胖宦官招招手,这人没搬运几次,却已经累的汗流不止,正在用袖子不住的擦拭,被赵进招手他还没反应过来,等家丁快步走过来的时候想跑已经来不及了,只能乖乖过来。

    起点和创世的各位兄弟姐妹,距离132o票还有79票,达到这个数目,老白就加更,现在看增长和数目,等我看完今晚的大圣归来,回来看看能不能达到目标!咱们一起冲锋!

    感谢“段逸尘、思维片段、戚三问、元亨利贞、随心自我o、小齐文明奇迹”几位新老朋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支持,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