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等看到赵进带着大队人马来之后,不光是官军俘虏庆幸,村民们更是如此,多亏自己出来表示诚意,不然等这么如狼似虎的队伍一来,那土围之类的有什么用,直接就推平了。 ,

    官军们带着民夫运送给养,这个时候也被一并抓了起来,给他们留下一天的吃用之后,所有粮草被赵字营就地补充,然后将官军的马匹全部带走,将兵器收缴之后堆起来放火点燃,虽说矛尖刀片不担心被烧毁,可刀柄枪杆,又被烧的变形,肯定没办法继续用了。

    “这将来都是赵字营的地盘,还没到不得已的时候,不用做得太绝。”因为陶贵和许勇都想要把这村寨的积存粮草全部带走,赵进跟他们说了句,不过还是让村子提供出五百人份一天的吃用,然后将带不走的官军缴获分给他们一份,再看着他们关闭寨门。

    做完这些,赵字营开始带着俘虏们前进,每过两百步驱散一百人,就这么边走边行,直到官军彻底散开,别看距离两百步,可没有军官约束的兵卒们谁也不愿意回去,只能四散逃逸,至于千总和两个把总,都被五花大绑着带在马上。

    这场战斗没有让大家兴奋,反倒是有种蓄足力气一拳打空的感觉,甚至不太舒服,不过情绪归情绪,等到彻底驱散官军之后,带队的大队正和连正们汇聚到赵进那边,决定下一步的动向。

    “淮河封冻,刚才试过,冰面足够结实,现在就可以渡河一路去追击那四千官军,这段路上没有什么集市村寨,咱们如果这么一路追上去,恐怕人马要饿半天肚子才能接战,如果不在宿州附近打,后续补给也是问题。”赵进把接下来的情况说了说。

    众人脸上露出慎重神色,骑马家丁每日人马耗费很大,如果保证不了给养,战力也不必提,陶贵想了想闷声说道:“老爷,北上宿州的那四千兵恐怕比这一千废物要难缠,他们走得也要比这个快。”

    大家都是点头,中都凤阳官军分配很明显,这一千不过是偏师,主要是用来策应,而去往宿州攻击徐州南线的那四千兵马则是主力,是要和大名以及河南官军形成合力围攻徐州的,这样的队伍,想必军将掌控,粮草供应之类的都会有保证,行军度也不会懈怠。

    “救援徐州要紧,没有吃的,粮食剩给坐骑,咱们杀马吃肉,打垮了官军,再让庄子上送吃的来。”巴音咬着牙说道。

    草原上的战斗,打到艰苦的时候,马匹就是食粮,巴音马上就提出了这个想法,却是让其他人吓了一跳,不过随即也都是点头附和,相比于马匹,打垮唯恐徐州的兵马更要紧,赵进沉吟一下却开口说道:“打这千把官军,怎么也是要消耗一日的粮草,然后折向赶路要绕远走小道,这个也会多消耗。”

    自己念叨几句,赵进拍了拍手,开口说道:“那就找一处补充粮草的地方,然后走官道追过去,然后在官道上碰那四千官军,巴音,安排三个人去宿州传信,让宿州关闭城门不得接纳官军入内。”

    赵进命令地方官府不得接纳官军,这个听起来有些荒谬悖论,不过陶贵他们顾不得关注这个,而是关心接下来的安排,偌大凤阳府当年连个邳州都比不过,那有什么补充粮草的所在。

    “老爷,咱们去那里?”

    “去凤阳皇陵打秋风!”

    听到这个说法,大家都是一惊,随即跟着兴奋起来,刚才赵进一说,大家下意识的避开了中都凤阳这一处,没想到还真是要去,这可是大明祖宗陵寝所在,虽说在地理上算不得什么,可在天下人的心目中,这是排名前三号的要紧地方,仅次于京师和南京,这宗庙陵寝所在就是大明的精神延续。

    几个大队正和连正自然不会想那么深,可在他们心里,打这个凤阳就等于是打大明的都城,这就更代表着赵字营要做大事,大富贵就在眼前了。

    “到那边都收住了,现在还没到撕破脸的那一步。”赵进提醒了一句,不过大家脸上都有些许不以为然,到这个地步还没撕破脸,那怎么才算?

    接下来的行进就从容了许多,本来四方围攻,赵进集合马队就是要快进快出,打垮凤阳府这边的兵马,然后再回到徐州主持大局,可来到凤阳府之后,第一场战斗轻松到不能说是战斗,这就让赵进改变了安排,对凤阳府这边的道路和日程,徐州明暗眼线早就查得清楚,或者饿肚子争取那半天的时间,或者从容的耽误一天到两天,虽说兵贵神,可对方那四千步卒的度也快不到什么地方去。

    衡量之后,赵进做出了选择,而且他这改变还有附加的好处。

    沿着淮河边的官道行进,度的确快了很多,虽说第一战太过轻松,可赵字营上下没有任何的松懈,派到周围的轻骑探马更多,对周围遮蔽的更加严密,不过没现什么敌情,尽管距离临淮和中都凤阳已经很近了,而且正是各路大军围攻徐州的时候,可凤阳这边却没安排什么侦骑游荡。

    “估计不是不想派,而是派不出,偌大凤阳府,一千兵被我们打垮,四千兵在路上,骑兵则是被歼灭,现在估计只剩下那崔太监的扈从还在身边,恩,以崔太监用心办差的性子,搞不好连扈从马队都出来了,根本派不出侦骑。”

    经过那战斗俘虏之后,大家总算可以明确判断日子,这一天已经天启四年的正月初三,算计路程,中午就可以到达凤阳了,本来骑兵携带定额粮草急进,每日吃用都要严格控制,在这一天出前,大家都放宽了些用度。

    正月里的临淮和凤阳都热闹无比,当这浩浩荡荡的大队骑兵出现时候,所有人都惊呆了,赵字营不碰临淮,临淮县的城门紧闭,他们和中都凤阳皇陵还是有距离,关闭城门后没办法示警,只能在城头点燃烽火,烟柱冲天,希望凤阳那边能有所警觉,只能是尽人事听天由命的意思了。

    赵进率领的大队骑马家丁就这么来到了中都凤阳,看着远处的建筑群落,在如雷蹄声中,赵进还是能感觉到身边众人的呼吸变粗,每个人似乎有些紧张,又有些兴奋。

    大明各处士绅百姓,无论贫富贵贱,尤其是徐州这等曾是天下通衢、消息灵通的所在,谁没听过中都凤阳,谁没听过这个大明太祖朱元璋出生起家的所在,号称是龙盘虎踞的真龙宝地。

    这边有埋葬太祖朱元璋父母和兄弟的皇陵,有朱元璋当年出家的大龙兴寺,有关押犯罪宗室的宗人别院,是大明的法统精神所在,中都凤阳说是一府之地,可这一府差不多别处半省一省大小,山脉河流自成一体,虽在南直隶,却和南直隶各处都是不同。

    因为这种半封闭的情形,徐州赵字营和这边距离虽然很近,却很少有人来过,再者说,这中都凤阳干系太大,赵字营还不想彻底决裂,自然就不会碰这个禁忌之地。

    “先前走过的地方那么穷苦,这边倒是富丽堂皇的,比清江浦还要规整!”许多家丁都有这样的疑问和感慨。

    自盱眙一路过来,沿途经过的地方都是极为破败,骑马家丁出动的次数多,去过大灾蹂躏后的山东,在他们看来,凤阳这里和山东那边也差不多了,但这边可是大明中都所在,那京师和南京周围都是繁华无比,这边怎么会这样?

    “..俺们这边出了皇上,可一点光没有沾到,这皇粮交的比各处都少,可徭役太多了,一年到头被官差拘押过去做事,修皇陵宫殿大寺,给各路神仙干活,哪有功夫伺候自家田地,,给赵字营做活好歹有口吃的,这边还要自己带,能逃的谁不逃..”

    “..宿州多亏被进爷拿下来了,如果没进爷,就和咱们沿路看得差不多!”

    家丁里也有当年凤阳流民出身的,他们对本地情况自然清楚,说起来咬牙切齿,没有丝毫的怀念之情,大伙沿路看到那凋敝的村寨,荒芜多时的田地,纵马奔驰两天多,沿路所见就和无人区域差别不大,没有遭受山东那般的大灾,却有和山东大灾差不多的情形,这压榨让人咋舌。

    再看不远处的凤阳皇陵和城池,因为当年中都突然停建,城墙之类拆除后送往南京营造,加上皇陵地宫享殿的风水原因,这边没有城池,可以看到巍峨辉煌的宫殿和寺庙,宽阔平整的街道,整齐错落的官署建筑,还有比别处都壮观的鼓楼钟楼,皇陵是人工堆起的山陵,二百余年下来,早就长满了数目,郁郁葱葱看着和真山没什么区别了。

    别处大城都市,人来人往,热闹非凡,而这边只有官吏差役以及兵丁驻守,住户什么的不多,好像只有那些建筑摆在这里,乍一看的确有些非人间的感觉。

    创世兄弟姐妹们,昨天老白在起点那边了单章,说是到132o票就加更一章,目前是12o1票,按照两站合一后的度,晚上就能投出来,大家试试?

    感谢“元亨利贞、戚三问、书友19o4599o57、小齐文明奇迹、光天使的祝福、风中龙王”几位新老朋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支持,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