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青州府和济宁州都是障眼法,这比武大会的热闹也是障眼法,借着乱子和热闹把各路人马安排布置好,咱们的确对那些富户太宽宏了,也是他们太过贪心,一挑拨就会动..”

    “..这个局做得不错,但主持这件事的人前前后后都很有条理,始终隐藏的很深,可如果是做大事的人,又怎么会不知道这些都是小伎俩,大军较量,争城夺地,不能把胜败寄希望于什么武夫的刺杀,什么巧计设局,所以我觉得,这清江浦比武场也是其中一环,而且这一环也是障眼法..”

    “..若是能杀了我,这个局固然不差,可杀不了的话,能受伤也是不错,如果不死不伤,也肯定会留在清江浦这里抓捕或者压惊,这边停留,那两千官军骑兵就会快靠过来,让我离不开这清江浦,不不,无论如何,都要让我回不去徐州和邳州那边..”

    “..这两千骑纠缠住清江浦拦住我,然后巡抚标营、狼山兵马、凤阳兵马甚至还要加上南京那边的官军,合力围住清江浦,将你这边和徐州邳州分割,这才是他们的用意..”

    “..大哥说得没错,这法子的确毒辣,他是要让咱们赵字营群龙无,前后不能相顾..”

    “..你们两个想想官军的布置,山东兵马是第一旅的正面,而大名官军则是第一旅侧面和后方,然后大名官军和河南兵马又可以威胁徐州的正面,凤阳这边的兵马则是一边威胁清江浦的侧翼,一边攻击徐州的南方,官军的布局就是让咱们几处枢纽各自为战,没办法聚合为一处..”

    “..进爷,勇爷,属下觉得官军太自大了,这么做可是自寻死路..”

    “..老黎你说的没差,但官军不知道我们每个旅每个团都是能战,他们只以为徐州或者济宁有能打的旅团,现在四面八方堂堂正正的压上,就是要吃掉赵字营的弱旅,缠住咱们的强军,到最后集合起优势的力量和我们决战,我们有自信,可我们也不能自大,毕竟这是两倍于我们的兵马,而且官军压过来,徐州邳州还好,其他几处的士绅百姓只怕还不如清江浦这边,这也是我们的麻烦..”

    这一夜聊到很晚,总算把来龙去脉梳理出来大概,不得不说,朝廷这一次谋划的很完备,本来赵字营一直是用含糊默契来事实上占据地方,可这次朝廷同样用这个含糊默契来在赵字营周边布置兵马,看准了赵字营不会擅启战端,需要和平来经营,所以布下了一颗颗子。

    大军出动需要准备,几千人的营头想要做到神不知鬼不觉根本没可能,但只要把军队放在足够近的地方,就可以做到突然,然后在最关键的地方使用骑兵急袭,这就忽视了距离,这一次其实就是差不多,朝廷大军一动,赵字营各处就知道了消息,但知道了消息的两天到三天内,官军就已经进入,马上面临接战了。

    “他们以为我们准备不及,这个倒也不能说想错,只能说他们把咱们当成官军这等了。”赵进判断说道。

    “这下半年的处处乱局,都是从细微处,从我们觉得无意处迸,好在各处都严厉对待,这才没有蔓延开来,如果一开始就疏忽了,恐怕现在就是大麻烦,不过这次我们也有很多教训,比如说咱们赵字营用和平经营麻痹别人,可咱们自己也被这个麻痹了,忘记了这天下大势,今年除了洪水之外,天下间可以说得上风调雨顺,辽饷还能刮上银子,北边蒙古,东北建州都没有大的举动,西南那边官军几次大胜,这说明什么,朝廷有了余力,而且可以从容使用这余力,那么他们要去对付谁?”赵进说得嗓子都有些干,但屋中刘勇和黎大津都听得入神。

    “鞑虏在边疆是疥藓之疾,我们在腹地,距离南北两京都不远,还把持着枢纽徐州,这才是心腹大患,平时和我们虚情假意,一旦空出手来,立刻就要和我们火并厮杀,我说麻痹大意,不光是大伙,我也是如此,你们两个想想,是不是咱们把自己当成官府,当成这天下的一部分?”

    赵进这个问题提出,刘勇和黎大津对视一眼,却都是缓缓点头,赵进脸上泛起苦笑,继续说道:“我们做得太有规矩了,比官府还讲究章法原则,让我们以为自己就是官府,忘了我们和官府不是一回事,我们和这个天下也是格格不入的。”

    黎大津和刘勇的神情变得严肃起来,赵进摇摇头继续说道:“这其实是我的错,我不该想要等,我觉得咱们沉下去等些年,等树上的果子熟了再去顺理成章的摘,可却没想到咱们现在占据了这将近一个省的地盘,还拦住了运河枢纽,别人又怎么容得下我们等。”

    在这个时候,刘勇虽然比黎大津年轻,却更沉得住气,黎大津脸上倒是有激动神色涌现,忍不住开口问道:“进爷,这次要打到底吗?那很多事情就要提前筹备了?”

    相比于刘勇,黎大津对打到底获得最后胜利的前景更加渴望,到那一步,就可以有比现在多百倍千倍的荣华富贵和权势,而且黎大津已经四十岁的年纪,不是太能等得起了。

    他的心思赵进自然明白,笑着实话实说道:“这次未必会打到底,他们敢在这个时候动,也是因为冬季运河封冻,等到开春化冻,运河开航,这漕运是万万耽误不得的,就算魏忠贤权倾朝野,也不能耽误大家赚钱,到时候必然会有分晓,

    听赵进说得轻松,刘勇和黎大津脸上却有郑重神色,等赵进说完之后,黎大津忍不住问道:“进爷,若是那边不顾漕运还要继续打下去呢?”

    “那就打呗!”赵进笑着说道。

    这一夜赵进只睡了不到两个时辰,好在年轻熬得住,第二天一早起来的时候,天边才白,董冰峰和一干清江浦的头领主管都等在外面,充分休息的家丁们则是在整理检查装备,坐骑马匹都有些躁动,低声嘶鸣不休。

    “该抓的人要抓,但不该抓的不要抓,清江浦的商户百姓去留自便,你们不用担心,现在天底下没这么好的生财地,他们舍不得走,他们走了,还要有人再来,进攻要坚决,这次的战斗没什么分寸可讲,凤阳府、扬州府、淮安府在这次之后,不允许有千人以上的官军营头,俘虏不得放回,抓过来做工干活!”赵进简单布置说道。

    赵进扫视面前的董冰峰、刘勇、周学智、黎大津、魏木根等人,他们个个神情庄重肃穆,好像今早所做的事情有极为重大的意义,赵进点点头又是说道:“这一次有可能打到适可而止,但也有可能打到底,粮草储备和丁壮动员上都按照最坏的那种打算,无论事情几分,我们十分准备,总是没错的。”

    众人轰然答应,等抬起头的时候,赵进忍不住笑了,开口说道:“我原以为你们脸上会有忐忑惶恐,却没想你们都是跃跃欲试,这样也好!”

    听到赵进的打趣,诸人都忍不住哄笑,赵进翻身上马,才走出几步又回头叮嘱刘勇说道:“小勇,你们一定要问出底细,从黄河水到现在,一切来龙去脉都要弄清楚,我从没想过朝廷官府会如此主动,咱们不能再犯第二次这样的错!”

    赵进抖动缰绳,马匹向前奔跑,身后众人齐齐躬身相送,大队骑兵的蹄声打破了清晨的宁静,此时的骑兵都是轻装前进,一人双马,另一匹马上装着铠甲装备和粮草,一千几百人和三千匹马四千的给养在一夜之内就准备出来,赵字营的家丁们没什么惊讶,觉得是理所当然,却没想到单单是这个准备,就让清江浦许多人咋舌,心想这般的庞然大物,居然有人不知死活去招惹,何苦来哉。

    “清江浦这个年可过不好了,不过咱们赵字营却能过个肥年!”马匹奔驰,冷风吹在脸上,困意消散,赵进和身边的陶贵笑着说道,陶贵连连点头。

    在这样的大队行进中,赵进不会像大家以为的那样奔驰在最前方,而是在几十骑亲卫的簇拥下,在队伍右侧中前段,骑马家丁团的几个大队正轮流跟随在身旁,他们走得很轻松,也不把即将生的战斗太当回事,这倒不是轻敌,而是对实力有绝对的自信。

    一千五百骑三千马,清江浦和周边地界已经有许多年没有这样规模的大队人马出没,赵进他们离开的虽早,可沿途经过的地方所有人都被惊醒,他们开始感觉地面震颤,后来觉得天际雷鸣,等看到这大队人马之后各个惊愕震撼,但没有人敢出门,都是躲在门缝趴在墙头偷偷张望。

    赵字营的马队没有全前进,毕竟还不是冲刺急袭,在队伍的四面,不住的有便装轻骑往复报信,将各处的消息不断的带给赵进这边。

    “..凤阳官军一千二百人已经出临淮了..”

    感谢兄弟姐妹们的月票

    感谢“吴六狼、用户花开花落db、戚三问、随心自我o、风中龙王”几位新老朋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