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至于那些听过的传闻秦大宁更是不信,区区乡勇团练,怎么就能把官军打的那么惨,还什么雨中阅兵吓退了三千铁骑,这真真是笑话,无非是大家在这个富贵地方养久了,所以不敢战,不愿意战。 ,

    所以这次巡抚的命令一下,秦大宁立刻纠集标营精锐和其他各支兵马会合,急忙背上,从扬州附近到清江浦,在冬日时节快马奔驰也就是两天不到,足可以杀对方个措手不及,秦大宁甚至想过直接冲入对方营盘将这些反贼摧毁打垮,那样肯定是奇功。

    不过秦大宁也注意到,几处汇集而来的兵马,有不少人心情很是低落,连标营自己的骑兵也是如此,倒是南京那边过来的骑兵心气很高,一直在议论着去清江浦怎么放开了快活。

    就这么急赶到半夜,夜间停驻扎营的地方早就安排好了,在别处供应这千骑的粮草物资很吃力,在扬州府地方只要盐商们肯掏钱,那么就不是问题,秦大宁直到这是学习那徐州反贼的做法,利用庄园作为兵站和营盘,不得不承认,这法子在大明境内很好用,不过在九边与鞑虏交战就不行了。

    歇息一夜,按说第二日清晨出,下午就能到达清江浦,就可以和徐州贼人的前哨相遇,秦大宁给下面人鼓劲打气,让大伙快马加鞭,可出乎意料的是,到这个距离,所有人都默契的慢了下来,几个千总把总都梗着脖子说稳重为先,尤其是狼山副将派来的骑兵,一副大不了火并的意思,而中都凤阳那边派来的人,虽说临行前得了守备太监的严令,可也是满不情愿。

    就这么折腾了一个时辰,让秦大宁心浮气躁的时候,却有清江浦的快马赶过来,而且还有巡抚事先知会的暗号和口令,这快马信使带来了一个消息,赵进已经被引入杀局,徐州贼都要被一网打尽,清江浦的徐州兵马立刻就要群龙无,清江浦的义民百姓就要箪食壶浆,迎王师进清江浦了。

    秦大宁在出之前就得到过上官的暗示,却没想到真有这样的妙招,而其他各家精锐骑兵跟着来,肯定也有类似的消息,当知道这个确定的局面之后,所有人都跟着兴奋起来,先前那几个迟疑不前的立刻劲头十足,他们也顾不得什么保密,直接把消息散布了下去,本来畏缩迟疑的骑兵们士气顿时沸腾了,没了主将的徐州乡勇算个什么,那就是一盘散沙,怪不得上官不记教训的冒险,原来有这样的安排。

    这一千五百骑顿时来了劲头,开始向着清江浦那边赶过去,秦大宁当年是在宣府砍了几个鞑子的脑袋,这才一步步到如今的位置,武将该有的小心还是有的,他没有放那个向导走,而是让对方跟着自己前进,路上不住的套话。

    没想到过来送信的这位不是清江浦人士,而是扬州出身的官军,后来在某盐商身边做些见不得光的勾当,这次参与很深,和官府联络很多次,所以这次报信急信也是让他来做,所以这位知道的很多,比如说那比武大会是针对赵进的杀局,官面上和江湖上的强手到时候会同时动,各家带去的人手也会奋不顾身,还有在清江浦徐州控制各处放火作乱的,现在那清江浦应该是乱成一团了。

    扬州盐商和清江浦豪商们都做出了许诺,只要不碰他们的家业,清江浦内可以任他们作为,事后还有劳军的犒赏感谢,原来是这么周密的计划,而给出这个近乎于犒劳的安排更让官军骑兵疯狂,大家赶路是越来越快,唯恐落于人后,没了功劳,也没了快活。

    紧赶慢赶,等到达清江浦的时候太阳已经偏西了,沿路也问了些从清江浦那边过来的行人商旅,但他们什么都不知道,比武大会他们沾不到边,这临近过年了,都忙碌着过年,而且算计脚程,就算这比武大会出事,他们也不知道消息。

    功劳和好处已经把每个人的脑子点燃了,快些赶过去,去晚了可就没有什么好处,而且事先得到过不少叮嘱,什么沿路会有徐州的探马侦骑,会有各种哨位,你们会被徐州兵马很快现,然后就是战斗开始,作为一个还算合格的武将,秦大宁自然做了相关的布置,前方也有经验丰富的骑兵游弋,但按照他们的回报,始终没有现任何敌人耳目的迹象。

    就算最精锐的鞑虏侦骑,也没办法把自己隐藏的这么好,徐州的哨探也不会有这样的高本领,既然常规的布置没有了,那么清江浦这边肯定是出了什么变故,这让秦大宁又镇定了不少。

    清江浦地方虽大,可能让千骑进出的区域道路并不多,由南至北也就是运河边上那条路,而走这条路,在进入清江浦之前,必然会经过徐州贼人的一处军营,大家打算的很好,清江浦那边到底生了什么,在这处营盘内就可以看出端倪了,如果真是什么陷阱,大家大不了走。

    官军马队的前哨接近到营盘附近二百多步的时候,营盘哨兵才现,慌慌张张的回去禀报,也没有人出来追击,官军前哨侦骑还看到,从那营盘内有一两辆装满物资的车马出来,还有人背着包袱,这是要跑!

    得到这个消息的官军骑兵立刻来了劲头,急忙加快,等到官军骑兵的大队人马逼近到五百步左右的时候,这营盘内的兵马已经彻底乱了,他们居然慌慌张张的从营内冲出来,向着清江浦腹地方向跑过去,这个行为终于让官军骑兵上下彻底放了心,如果清江浦不乱,这些贼兵又怎么会如此慌张。

    “追上去,不要急着杀敌,追着这些乱贼跑,即便还有人能结队抵抗,也会被这股乱兵冲散掉。”秦大宁下了命令,众人立刻听令。

    不过想到这功劳和好处在前,谁也不愿意慢下来,大家开始还能压得住,后来就是越跑越快,唯恐落于人后,这么个追法想要赶羊是不可能了,前面那逃跑的贼兵闹哄哄的停了下来,想要列阵作战,这让秦大宁哈哈大笑,没有骑兵的步卒想和马队对抗,那不就是找死吗?这大明的官军果然已经败坏了,这么一股装模作样的贼人能把南直隶的近两万兵马吓住近三年。

    尽管前面的徐州贼兵停下列阵,可大家都已经放开胆子,因为谁都能看到路边那些乱七八糟的大车和物资,一看就是刚才那些要运走的物资,这个样子不就是出了事的样子吗?多亏快马加鞭赶路,不然就让眼前这肥肉跑了,就算不能赶羊,吃掉这个,好处肯定也不少。

    清江浦果然是个肥实的宝地,你看看丢在路上和路边的这些东西,还有这牛马大车,这伙徐州贼三年来捞了多少。

    “兄弟们一鼓作气,冲垮了这些贼人,缴获兄弟不要,大家先分了!”到这个关头,秦大宁自然不会阻止大伙财,同时还放出些好处,大明军中的缴获要有三成归带兵主将,秦大宁这句话可是让利不少,这更让官军骑兵的兴头起来,各个怪叫不停,人人奋勇争先。

    但这边的地形也没办法让他们撒开来冲,道路和周围的平地就这么大,运河还没有封冻,何况徐州贼兵还把马车物资散落在周围,但这也可以让骑兵排开十几骑的横队压过去,这样的正面已经足够有力了,你争我抢,早上的怯懦不前早就不见了踪影,而那些徐州贼兵也在闹哄哄的乱动,不时的有人逃向路边,甚至还有惨叫传来,想来是贼兵的头目在杀人督战。

    “冲过去,冲过去!”

    吆喝连声,官军步卒混乱不堪,而骑兵则是不含糊,一军的军饷倒是有大半实打实的砸在骑兵马队上耗用,官军的马上战技都当真不差,奔跑间已经将阵势列好,前后距离也是拉开,就这么轰然向前冲过去。

    熟悉战斗的人都知道骑兵冲阵,有时候真正的杀伤不在冲上去的碰撞,而是在于前期的压迫,最前面营地的步卒面对声势骇人的马队,往往撑不下去,会次第崩溃混乱,然后骑兵跟在背后的追杀才是真正致命的,那时候就是在马上杀鸡宰羊,根本没什么抵抗可言。

    前面的徐州贼人队列依旧混乱,但冲在最前面的官军骑兵已经觉得不太对劲,这个混乱似乎太有规律了些,而且前面的来回乱跑,后面的怎么就站定忙碌,拿着的是什么兵器,难道是火器?这个东西能有什么用?

    距离二百步,距离一百五十步,距离一百步,距离五十步,前面的人想要放慢都来不及了,可官军骑兵同样看到了徐州贼兵脸上的惊慌失措,到这个时候,也只能冲上去,没有任何的选择。

    四十步!冲在前面的官军骑兵都已经将手中的长矛放平,在这个距离,马匹已经开始冲刺了,在这个距离上,前面不管是真乱还是假乱,只要是人组成的队列就能给他撞开!

    感谢“戚三问、段逸尘、花笑云白、一了班长、元亨利贞、风中龙王、城市中的寂寞、中华辰、随心自我o”几位新老朋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