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王兆靖笑着点点头,跟着说道:“从前看到这场面会觉得不忍,今天看到,只觉得畅快无比,一股闷气全都撒出去了!”

    说完这句之后,王兆靖倒是冷静些许,又是说道:“大哥,这边毕竟太乱,刀枪又无眼,接下来也不会有什么波折了,还是先去营盘那边主持大局吧!”

    听到王兆靖的话,赵进笑着摇摇头说道:“不光是你心里气闷,我也有一口气要出,等下再走,说句话就走。 ,”

    尽管赵进他们神态轻松,但每个人身上的袍服都已经脱掉,铠甲在身,兵器都拿在手中,周围甚至还有火盆放置,火铳都已经装填完毕。

    看台上和场中趴下的人越来越多,战斗也开始进入了尾声,在比武场中,有一人捡起朴刀左冲右突,没有丝毫杀伤不说,反倒招来了几名家丁的主意,被长戟上的尖刺直接贯穿身体,整个人居然站在那里不跪,只是嘶声大喊道:“有心杀贼,有心杀贼..”

    喊了一半,长戟猛地劈了过来,直接将脑袋砍下,赵进他们都被这一幕吸引,那人如此大义凛然,很多残存战斗的人也都狂喊大呼,已经趴在地上投降的则是捶地嚎啕,赵进看着那边只是在笑,悠然说道:“这一次次大灾流民,咱们救活了多少人,多少人因为咱们享福受益,可还是贼啊!”

    “老爷,这些人都是吃人肉喝人血的豺狼,老爷你让百姓们过好了,他们自然就要吃不饱,自然要骂老爷。”黎大津在边上沉声说道。

    董冰峰离开,他走不了,这比武场内外的围剿捕杀就是他来主持,黎大津就在方台一角不断的下命令,也有家丁巡丁跑进跑出接令传达。

    可就在这个时候,靠近方台处的坐席上,有一具尸体猛地跃起,而家丁已经踩着他过去,没有人能顾得到他了,这人在地上摸起一把长刀,朝着赵进就猛冲过去。

    这人身手极为出色,要比看台上的那些平庸之辈强太多,甚至比下面的比武场中的武人都不差。

    三步已经蹿出好远,已经有家丁转身现,可追已经追不上了,那人已经快要接近方台了。

    这人没有什么激愤大喊,甚至还尽可能的让自己不为人注意,就是这短暂的低调争取到了靠近的机会。

    在方台边缘的家丁已经现,怒喝着动手攻击,可这人一个翻滚,却从这边绕到了方台那边,距离赵进更近了,手一搭上方台边缘,手臂力绷紧,整个人借势翻上,他知道赵进距离这方台边缘最多五步。

    跳上方台,果然没有人阻挡,所有人都在冷冷的看着他,赵进就在前面,赵进姿势标准的举着一杆火铳,这个距离上,他甚至能看到鸟嘴钳上的火绳燃烧..

    在这个距离,火铳可能打不响,而自己能冲到跟前,这装死躲过的武人怒吼一声,挥舞着长刀向前冲去,也就在这一刻,鸟嘴钳上的火绳碰到了药池。

    闷响一声,火铳还是打响了,距离赵进还有四步,簇拥在赵进身边的人都已经将兵器对准了这边,甚至还有人张弓搭箭。

    几步距离,打响的火铳肯定不会打偏,这人胸膛被正正击中,火药激的铅丸力量巨大,这人前冲势头一下子变慢,又向前一步,边上一斧劈来,半条手臂被砍落,刀也掉在地上。

    一被火铳射中,这人就觉得胸口被大锤重重一击,然后浑身力气飞的流失,视觉和听觉也变得模糊,隐约听到“不要动手”的声音,甚至小臂被砍断也没有感觉到怎么疼痛。

    “你..你..火器..用火器..。算..什么好汉..”他咬着牙说出了这个质问,距离这么近了,他实在不甘心。

    “你算什么呢?”赵进把火铳递给身边的人,笑着反问说道。

    不过对面的那人已经听不到了,已经重重的扑倒在地,牛金宝已经把手斧拿在手中,紧张的左顾右盼。

    刚才在这边的人还说,比武场中的武人算是刺客,但周围看台上也该有强手布置,没想到刚谈到这个,就有人从旁边暴起冲出,赵进那时候正在摆弄一根火铳,可巧就能用上,不过比较起来的话,牛金宝宁可让赵进拿着长矛或者朴刀,这样更靠谱些。

    这一次的突然袭击,可以说是比武场中最后的抵抗了,在场地里除了死人和重伤之外,就是投降和被波及的人,没有什么轻伤,因为赵字营这次就没打算抓俘虏。

    比武场周围的几处大门都是大开,家丁巡丁们推着大车从里面出来,将尸和重伤的人员搬运上车,将投降的人牢牢捆绑,还要把场中的兵器进行清理,看台上的家丁把尸体一具具的抛到下面,交给比武场中的人收拾,现在看台上和比武场中都已经被血染红,收拾起来肯定花费力气。

    那些或真或假被波及到,或者临阵反正的清江浦人等,尽管在那里惊魂未定,可还是哭喊着要见赵进,这些人家丁们不好强硬对待,只是传话过来询问,赵进的回答很简单,让他们去俘虏那边等着。

    已经被捆绑起来的俘虏,奄奄一息的重伤员,还有那些逃出生天的一干人等,都被集中在一起,有人害怕,有人愤怒,有人不知所措,但也只能老老实实的在那里等待。

    赵进等人从木台上走下,在家丁的簇拥下向人群走去,走到距离人群不远的地方,四周戒备的家丁们个个行礼致意,赵进没理会俘虏等人,而是先举起左臂,场面瞬时安静下来,这种令出如山的气氛让那些俘虏和伤员也跟着安静了。

    “兄弟们辛苦了!”赵进大声说道,家丁们的回应都是肃立,左拳击打胸前,铠甲碰撞,满场轰然作响,这气氛让俘虏和伤员们个个脸色煞白,很多人脸上都露出了悔恨神情,原来这徐州赵字营如此可怕,自己来错了。

    “跟我们战斗的这些人,在江湖绿林上都有偌大的名头,号称百人敌的强手,可在我们面前他们什么都不是,他们不堪一击,兄弟们,只要我们不犯错,不放松,那就没有人能战胜我们,没有人能战胜赵字营!”赵进大呼说道。

    他这番话让每一名家丁都是豪情迸,用拳头不断的锤击铠甲,满场又是轰响,有人高喊说道:“赵字营万胜,进爷万胜!”

    这个口号一传十十传百,满场都跟着呼喊,这声音传出了比武场外,场外的家丁们也跟着大声呼喊,山呼海啸一般,震得那些俘虏和伤员人人胆寒变色。

    等到这呼喊声停歇,赵进示意众人忙碌,然后走到俘虏和伤员们跟前,笑着说道:“你们是不是觉得这次运气好,我这么小心谨慎的人,也会被你们说动来这个比武大会,而且我为了安定人心,我为了让别人看着徐州没在水灾中受损,我就什么都不顾了,答应你们这些看似合理的说法?”

    赵进说得很轻描淡写,脸上带着笑容,没有激动怒的神色,可他这些话却让幸存下来的清江浦豪商等人各个低头,赵进又是笑着说道:“还说什么大宅女眷也要看这个比武大会,你们真当徐州是乡下地方,连这个规矩都不懂吗?”

    三从四德,稍微有些体面的人家就对家中女眷有这样那样的规矩,不能抛头露面就是一种,虽说破例破戒的事情也不少,可遵守规矩的更多,而且比武大会这样的场合,又是比武搏斗这样的粗鄙事,所谓豪门大户的女眷是不会来的,能露面出头的也就是青楼名妓这种了。

    “从我来清江浦到现在,你们折腾出多少事情了?怎么就没有记性?是不是以为身价贵重,赵某不敢杀人吗?”赵进笑着问道,他语气依旧没什么变化,可听到这个的人都情不自禁的颤了颤。

    说了几句,赵进脸上就有无趣的神情浮现,笑着摆摆手就要离开,他这边还没转身,就有清江浦豪强撕心裂肺的喊道:“进爷,不干小的事,小的只是来到捧场,谁能想到这些畜生做出这样失心疯的事情,不干小的事啊!”

    赵进转过身,朗声说道:“今日参加比武的人里面,有人完全不知情,从一开始就没有动手,这些事有人看着,把话说明白就可以走了,想要留下也可以,赵字营不亏待有本事的好汉,至于其他的,冤枉不冤枉,会让你们说清楚的。”

    “小勇,没什么体面之类的给他们留,今日就要封门抄家,抓到的人直接用刑拷问,无辜的也要暂时圈起来。“赵进对身边的刘勇说道,刘勇郑重的点点头。

    赵进和王兆靖向外走去,边走边开口说道:“场中家丁集合待命,让巡丁来替下他们,兆靖你现在就朝着徐州赶,带一百骑护卫,免得半路再有什么波折,我把这边的事情了结就立刻回去。”

    感谢“段逸尘、戚三问、风中龙王”几位老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的支持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