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徐州人来了有什么不好,我们家比从前多赚了多少,他赵进收钱,难道从前那些人就不收钱,你们一个个的就是看不开,一次次吃了多少亏,我们汪家老老实实”

    “放屁!你们汪家不是说这次做成,一定要站棉布的大头吗?现在哭个鸟!”

    有人撕心裂肺的翱求饶,有人则是怒骂不停,也有人沉默,还有人尝试着向周围的家丁冲杀,可没冲几步就被直接尸横就地,根本没有突破出去的可能,这还是比武场上相对封闭,赵字营不想误伤自己人,不然用上弓箭火器,这杀戮结束的会更快。 。

    又有命令下达,家丁们又是向前逼近了一步,里面的人还好,外面的人已经躲无可躲,那些假扮名门闺秀的人士只能带短兵器进来,可拿着刀剑怎么和长枪大戟对抗,有人绝望的反击,可下场只是被刺杀砍死。

    有惨叫和哭号,还有污言秽语的咒骂,在这个时候,守卫在比武场和坐席之间的家丁向两侧收缩,懂行点的人都明白,杀戮血洗就要开始了,接下来就会把大家向着下面驱赶,不想死在坐席上,就只有死在比武场中,怒吼叫骂的心气都在刚才泄干净了,大义凛然的口号比武场中的人也已经喊完,说一切都无用,眼前是死路,而且没什么出路的死路。

    嘈杂搅闹,实际上现在比刚才要安静许多,但每个人都知道这个安静会很短暂,徐州人的下一个命令下达,那就是杀戮的开始

    突然间有怒喝狂喊从坐席上的人群爆出来:“进爷,我等举义反正,我等举义反正!”

    这声音一喊出来,那声音来源处就有血光迸溅而出,本来就是彼此拥挤,从内圈突然有人拔刀相向,怎么可能躲过去,而且杀伤格外的惨烈。

    听到这声音后,里面有惨叫狂骂,外面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可上面的人在闪躲,一层推挤一层,所有人都这么向下涌去,势头越来越大,根本没有办法阻挡,在这期间还有人挥舞着兵器还击,因为拥挤,因为被人冲撞,又有误伤,坐席看台的栏杆矮墙又怎么能阻拦住这么多人的冲击,这些人直接都从看台上掉了下去。

    六七尺的高度,如果主动跳下翻滚或许无恙,可这么被动推挤着,很多人直接就是摔下,而且摔下之后来不及起身又被更上面的人砸落,这个就没有活路,最少也是个筋骨断折,等人掉的差不多了,厮杀也快进入尾声,这看台上的武人可比不得比武场中的精强,那突然反正的一伙人尽管也有死伤,可还是能够脱身,就那么踩踏着伤亡者的身体来到比武场中,距离同伴们远一些,丢掉兵器趴在地上,有人想要过去追杀,立刻被阻拦射杀。

    这一声喊等于给周围的人一个提醒,和徐州赵进对抗是死路一条,但现在还有活命的机会,往往要动手自救的都是那些清江浦豪商,他们让自己的护卫动手,朝着比武场中冲,他们已经许下了泼天大愿,事成之后连老婆女儿都能让出来的这种,只求脱身,或者说只求活命。

    对初的变乱,其余各处还在惶惶然,正在惊愕之中,却没想到自家这边同样有了内乱,一旦内乱,能哄然散开厮杀的已经是运气不错,更多的都是像雪崩一般向下冲去,有人被摔死压死,有人七荤八素,然后看到了场中等待的赵字营家丁。

    始终没怎么动作的家丁们开始向着看台上挤压,长矛长戟就那么从两边一点点逼近过来,没有变乱的地方也没有好结局,外侧的人被内侧的人推挤着向外,挣扎也挣扎不动,就那么被长矛长戟厮杀,可推着他们的人下场同样是被刺死,根本没有出去的可能,有人在混乱中甩出了暗器,可在这样的场面下,又怎么有准头准确的命中面甲缝隙,更多时候,对面披甲的家丁低头或者抬臂就完全挡开。

    没办法和这些全副武装的家丁们对抗,有人朝着高处跑去,宁可跳下去碰碰运气,一丈多的高度,人跳下去很容易摔断腿脚,何况外面同样有赵字营的家丁和巡丁守候,比武场外也开始有惨叫声响起。

    很多人已经不敢在看台坐席上呆着了,在这里自相厮杀,两边家丁拿着长矛长戟的挤压,一刻也不能多呆,想要多活一会只有去比武场中,那边站在中心的赵字营家丁还没有动,大家最起码还有活命的机会,现在没什么人有死战殉国的心思了,有这个心思的都已经死在前面,现在大伙都想活下去。

    看起来好像有什么默契,四面看台上的武人们都在向比武场中走,去了之后也不敢太靠近中心,只是靠着墙喘息,在这个时候,赵字营倒没有去追杀。

    现在的看台坐席上到处都是尸体和血迹,还有动弹不得的伤者,以及从一开始就恐惧绝望的观众和客人,他们根本没想到会有这样的变乱,身边这护卫是亲近熟悉人推荐过来的,还说让他们领着来比武场看看热闹,谁能想到突然间就要拔刀暴起,场中和坐席上突然无数人就这么站起来。

    乱局一起,有关无关的人都判断出一件事,场中几十名强手,坐席上只怕有几百,怎么看赵进那不到四十人没有优势,你家丁再怎么精锐,在清江浦有再大的力量,在这比武场中,你只有这不到四十人。

    所有人都相信,只要杀了眼前这几个,赵进是魁,王兆靖是智囊,周学智是大管家,只要把这几个杀了,赵字营立刻是一盘散沙,到时候,徐州的棉布、烧酒还有清江浦的集市,还有新建的两个港口,那就都成了大家的盘中餐。

    无论有没有参与到这杀局之中,所有人都是这么想,所以他们报出自己身份,避免让人误伤,然后闷头藏下去,心里算盘打的都不错,别人冲在前面厮杀,等最后分润便宜的时候,自己也有一份。

    万万没想到的是,顷刻间局面就逆转了,这杀局根本不是对赵字营的必杀,而是赵字营对众人的围杀。

    不管是在看台上坐着站着,比武场中的绞杀大家都能看得清楚,杀鸡用牛刀,从前不明白这个词的,现在都懂了。

    几十名武夫强手,居然用上了两百铁甲长矛的步卒,近百披甲骑兵,还有近百弓手,看着那些武夫强手腾挪跳跃可下场只有一个死字,看得看台上的每个人都是心寒胆裂,再看看已经将他们分割包围的赵字营家丁,任谁都知道今日没有活路了。

    突然间有人要反正,惨烈的自相残杀开始,两侧的家丁开始挤压围杀,场面彻底崩溃了,不断的被人流裹着滚下看台,不断的被附近的厮杀波及,这个时候,不是你投降就可以活命或者能多活些时候,先从这乱糟糟的杀局中冲出去再说。

    已经有看台被肃清了,真正的强手都在比武场中,潜伏在看台上的最多也就是中等的本事,而且先前那些参加比武大会的还不能用太多,这就更局限了选材的范围,这些人远不如场中的武夫,就是来倚多为胜的人,谁能想到赵字营的家丁更多,更不要说结阵而战,装备精良,赵字营的家丁远胜于这些江湖武人。

    场中没什么抵抗可言,心慌意乱之下就谈不上什么战斗,只是一面倒的杀戮。

    有人以为赵字营不会滥杀无辜,想要用那些没有参与到杀局的豪商宾客做人质,甚至做肉盾来抵挡,可没有丝毫的用处,赵字营的家丁们下手没有一点迟疑,甚至那些拿了人质的,反倒没办法躲避,所以死的更快。

    无论是有没有过小心思的豪商们这时候都明白了一件事,杀了赵进他们,自家的确可以分润不少,但反过来,赵进把他们杀光了,也同样可以把家产什么的都躲过来,对赵字营同样是大补。

    “进爷,小的愿意献出全部家产!”

    “进爷,小的全家性命家产全都任您处置!”

    在喊杀声中,撕心裂肺的呼喊不断响起,但杀戮没有任何停止,只不过到这个时候,能喊出这句话的,被误伤误杀的可能也不大了,因为看台上的人群已经很稀疏,比武场中的杀戮已经开始。

    跳下摔下的人群中,有人丢掉兵器投降,可还是有人要拼死一搏,只是在严阵以待的马步家丁面前,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

    比武场中的第二波战斗没有进行多久,敢于抵抗的人就会被身后的人杀掉,大家要投降你自己却去拼命,那就不要扯大家的后腿,这些家丁杀人都不留手的,本来老子已经跪下,却因为你挨了一下,这怎么算。

    “大哥,要不要把那个椅子搬过来,大哥你坐着看。”王兆靖笑着说道。

    相比于比武场中有若地狱,在方台上的赵进等人却很轻松,好整以暇的看着周围,听到王兆靖的提议,牛金宝迟疑了下要开口,赵进却先笑着说道:“你这是觉得太痛快了,还没到坐下来庆祝的时候,咱们小心点好。”

    感谢“戚三问、元亨利贞、段逸尘、小齐文明奇迹、中网汤姆猫”几位老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的支持i1292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