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大伙并肩子上,诛杀恶”有人大义凛然的吆喝,有三人已经站在方台上,彼此可以配合遮挡,这把握就更大,可就在这时候,他却看到赵进身前支起了十杆火铳,黑洞洞的枪口对准这边,能清楚看到鸟嘴钳上的火绳朝着药池凑过去!

    “和他们”后面两个字还没有喊出,火铳轰然大响,几个人身体吃不住这样的力量,血花迸溅,身体向后翻倒,连带着后面刚冲上来的人为了闪避尸体也只能后退。 。

    被射中这几个武人临死前唯一的疑问就是,赵进的护卫家丁们进场的时候都是拿着短兵器,这么多家什到底怎么拿进来的?

    火铳打响之后,比武场下和坐席上的嘈杂慌乱安静了下,突然的变乱也在这个时候短暂停滞

    正在舍生忘死向方台上冲的武人们都是停住了脚步,谁也没想到赵进这边的反击如此犀利,更没想到对方直接动用了火器,这江湖争斗比武居然拿出火铳轰打,这还有没有规矩?

    此时已经没什么人坐在座位上,绝大多数人都是站起,朝着赵进这边看来,不过那眼神不是惊恐和慌张,而是杀气森森的注视,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清江浦和扬州豪商身边的随从们,花钱买票进来的观众们,还有各个包厢的闺秀女眷们,都拿着兵器站了起来。

    比武场中也有部分武人不知所措,明显是被这突然的乱局惊呆了,观众席上也有惊呼和哭喊,有人已经趴在了地上,哭喊和乱叫声音太大的,就被拿着刀剑的人上前直接一刀下去,立刻无声无息。

    “这大宅门的夫人小姐们也懂得武技吗?”

    “怎么可能?你仔细看看,那些正在脱掉女装的都是男人?至于那送东西的丫鬟婆娘什么的,肯定是找些江湖绿林的女人充数,你想明白没有,刀剑兵器也都是通过这些假闺秀带进来的,而且借着馈赠礼品互相问候的机会,把兵器下去。”

    偌大的比武场中,杀气森森,虎视眈眈,而赵进那边三十几人却不紧张,只在那里'笑议论。

    “赵进,你这个祸国殃民,勾结鞑虏,鱼肉百姓的奸贼,今天就是你的死期!”赵进右侧观众席上,一人嗔目大喝。

    这人是坐在清江浦商会白家的座位上,身上穿着仆役的服装,此时一身劲装,手持长剑,满脸大义凛然的神情,这人大喝,刚刚安静下来的比武场瞬时沸腾起来,有人高喊道:“我等秉持大义,诛杀奸邪,不愿意继续助纣为虐的此刻反正,那就是大功!”

    “赵进,你的末日到了!”

    “天日昭昭,你残害士绅百姓,意图颠覆大明,今日就是你的报应!”

    “你们还在那里做什么,今天义士云集,你们再跟着赵进就是死路一条,还不幡然悔悟,捉拿贼人!”

    “王兄,你满腹才华文章,此时回头犹未晚矣,功名路上依旧有你的位置,朝廷正是用人之际,为国效命,青史留名,何必与这等大盗匪类为伍,有辱斯文啊!”

    “牛金宝,你护在那奸贼身旁,杀了多少仁人义士,少林声名都被你给败坏光了,若还记得嵩山对你的教导之恩,就立刻反正!”

    “董冰峰!你一身武艺理应为国效命,沙场上建功立业,少不了你世代传家的爵位和功名,好好前程,怎么去做那等绿林匪盗的勾当!”

    赵进和身边的每个人都被喊到了,只有云山行相关的周学智和身边几个掌柜没有人理睬,场内的武人在呐喊,观众席上的那些人也在呐喊,每个人在劝赵进身边的人走上正途,要迷途知返,不要继续为赵进做事,而赵进等人就站在那边没什么反应。

    虽说他们这里有长兵器火器,还穿着铁甲,可满打满算也只有不到四十人,不说观众席上,就是场中的武人都已经过了五十,算上观众席的大队,六百人总是有的,就在这大义凛然的吆喝呐喊中,包厢里面的人全都走了出来,果然和赵进所说差不多,里面就没几个女人,全是身材瘦削穿着女装楸男人。

    入场这个遮蔽的确很不错,又是闺秀女眷不能露面,行动时候都用布幔遮盖周围,里面有什么底细根本看不清楚,无非是大家抱着兵器装备缓慢前行而已。

    “你们说他们喊了这么多,为什么不叫周先生他们反正?”赵进笑着问道。

    没等别人开口,周学智气呼呼的说话了:“还能为什么,属下这边管着这么多钱财,我要反正还得给我留一份,不如直接定我是反贼,这样省得啰嗦!”

    赵进和身边众人都是哈哈大笑,这笑声和从容让周围的人更怒,倒是有人念叨着说道:“难怪这赵进能混成一方枭雄,这临死前还能这么从容淡定!”只不过这评价没几个人理会,众人都在怒骂不止,缓慢的向赵进那边靠过去,这血战一触即了。

    “大哥,怎么办?”王兆靖在边上肃然问道。

    “怎么办?按照事先说得办,宁可杀错,不可放过。”赵进笑着说道,那边王兆靖开口说了句,孙大林从怀里掏出一个铜哨用力的吹起来。

    哨音尖锐,赵进皱眉捂住耳朵,等哨音停歇,赵进开口说道:“大家扣上面甲,一定要小心谨慎。”

    铜哨哨音一响,刚才停下来的鼓声也跟着响起,这次不是为了烘托气氛,却好像是战鼓般的节奏,比武场周围内墙上的门开始被打开,这些门是通往比武场内部各处,平时只有几扇开启,是比武选手进出场中的通道,其他的门一直没有开过,甚至被当成是装饰,但这个时候打开了。

    比武场的嘈杂人声又是变得安静,只剩下鼓声敲动,又有整齐的脚步声响起,在这样平坦硬实的地面上,整齐行进很容易传出脚步声,两个小方队从门中走出,混身披铁甲,手持长矛长戟,熟悉赵字营编制的人很容易就可以看出,这是两个家丁连队,然后又有几十名弓手跟着走出来,就散落在连队周围。

    队伍并没有出完,又有马蹄声响起,比武中更加安静,居然看到有五十几名骑马家丁牵着坐骑从这门内走出,来到场中后,各个翻身上马,将兵器抄在手中。

    铠甲结构碰撞的声音继续响动,这次好像在比武场内部响起,然后看到方台两侧各有一道暗门打开,手持朴刀和长戟的铁甲家丁鱼贯而出,分列在赵进那一队的两侧,各自面对坐席上的那些人,比武场进出过道上的门次第打开,不断有全副武装的家丁从里面走出,在坐席间的过道上站定。

    “埋伏!”“这赵贼早就知道了!”“到底是谁不顾大义!”场中惊呼开始响起。

    赵进分开身前的家丁,场中多少人都在盯着赵进的一举一动,他一出来,场中又是安静,赵进站在那里扬声说道:“你们都是笑话!”他话音刚落,破口大骂在场中就是响起,可居然没有人敢贸然向前攻击,只是眼睁睁的看着赵进举起了手中的长戟。

    这长戟举起就是个信号,在比武场中立刻有号施令的声音响起,那两个连队展开变成横队,弓箭手分布在空隙中,而马队则是排成纵队,在坐席间隙的家丁们则是放平了兵器。

    “舍身取义,杀身成仁!”在比武场中有人大喊了一句,看着就是那长身玉立翩翩风度的贵家子弟,就好像商量好一般,在他身前的二十几名武人齐齐向前奔跑,就这么来到那方台之下,齐齐躬身,二十几人好像成一座人搭成的木桥,那贵家子弟就踩踏着这木桥向上冲来,脚下有落脚的实地,就容易力冲刺,也省掉了翻上木台那个程序。

    而在他身后的家丁连队已经开始迈步向前压过来,弓手都已经张弓搭箭,有人想要战斗,而先前那些不知所措的武人都是丢了兵器,有人跪在地上,只是家丁却不理睬,在那里吆喝着让他们去场边内墙边上跪下。

    那大义凛然的贵家子弟人到方台边,整个人腾跃而起,半空中人剑合一,朝着不远处的赵进就是冲去,他这边腾跃而起,赵进手中长戟一抖,可赵进还没动手,他身边的董冰峰怒喝一声,踏步向前,手中长矛好似灵蛇吐信,硬碰硬的迎面冲上。

    在这方寸地,在这正面对碰,一寸长就是一寸强,董冰峰这么多年打熬身体,战阵厮杀,这一刺哪里是寻常武人能挡得住的,何况他这么凌空冲上,看着雄姿英,可却是个靶子,人在半空就被董冰峰手上的长矛刺穿,凄厉无比的惨叫一声,已经做不出动作了,想要用长剑砍断矛杆,可手臂抬起半截,又是无力垂下。

    董冰峰长矛上挑着一个人,矛杆已经弯曲,可董冰峰双臂不动分毫,只在那里喝了一声,直接把矛尖上的尸体甩了下去

    感谢“phy11is。queen、元亨利贞、段逸尘、宫剑封、小齐文明奇迹”几位老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兄弟们,月票还有没有啊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