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这盐商们算得上世受国恩了,世世代代在这盐法专卖里收取金山银海一般的好处,按说他们该对这大明忠心耿耿,可遇到这财的事情,明知道后面是咱们这些反贼主持,可还是一窝蜂的涌上来,真是可笑啊!”

    “大哥这句话说得对,商人无义,若有一倍利就不顾妻儿,两倍利就可以铤而走险,三倍利就不管什么忠孝大义了。   .  ,”

    “所以老爷才要专设贸易厅,也把云山行抓在手里,现在时不时的就有人讲,说老爷这边该去做大事,大伙专心忙着军国要事,生意上的勾当放给生意人去做,按时交钱交货就好,又不用花费那么大的人力,又不用费太大功夫,银钱实物什么的都不会少拿,这就是笑话,不说别的,那王自洋不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吗?”

    王兆靖、刘勇和周学智你一言我一语,对商人们的表现议论不停,赵进看了眼董冰峰,笑着说道:“我们赵字营做事太有规矩,对家丁和团练的约束又严,咱们这守规矩,固然有人夸赞,可更多人的胆子却会变大,以为只要不犯我们规矩,什么话都可以说,暗地里也可以做小动作。”

    董冰峰点头回答说道:“大哥说得是,老黎那边就有意让巡丁凶一点,结果上下都很敬服,但咱们的家丁只能这么收束着,现在没有仗打,万一规矩松懈,马上就收不住了。”

    闲谈议论,却没什么人去提比武大会,在赵进和伙伴们心中,这根本算不上什么事情,最后周学智询问到了相关事宜,前两次比武大会都在下注博彩上赚到了大笔银钱,今年这个规模更大,来的宾客更多,下注博彩上的银钱肯定更加巨量,这笔钱该怎么处置,是送回金库这边分配,还是直接在清江浦这边留存,这个事情要赵进决断。

    “陈二狗在操控赌局人心上很有一套,他开出的赔率又能让人下注,又能赚到最多的那一份,这个实在了不起。”周学智由衷的夸奖了句。

    赵进看向下的黎大津,笑着说道:“如果不是老黎找了不少人帮他看武者强弱,他怎么会判断的这么准。”

    定出赔率最关键的一点是知道对战双方的强弱,陈二狗对赌博很精通,对这个就相对外行了,要黎大津这边安排眼力精准的江湖人帮着评价,这是黎大津的功劳。

    赵进来到清江浦之后的第三天,比武大会就是开锣,这次也不知道是谁传出来的叫法,唤作“天下第一比武大会”,无论举办的人还是参加的人,都喜欢这个叫法,这个名目毕竟让每个参与其中的人都觉得脸上增光。

    不过这个名号传到赵进那边的时候,赵进一改平时的稳重,在那里笑了半天,大伙莫名其妙,还好赵进笑完说了句“这个名字好,起得不错”,不然大家就要把这个名字换掉了。

    陈二狗和各方人士早就把初赛的名单和轮次商议了出来,各家邀请来的,有名号在外的,或者公认的强手高手,在第一轮初赛是不会对碰的,他们差不多要到第四轮第五轮才有互相碰上的可能,前面三轮的比赛有几百场,只有这些被特殊对待的比试场次才会在“聚宝盆”比武场内举行。

    在前面四轮比赛中,赵字营在清江浦控制的所有江湖市井人物全被撒了出去,有人混在观众里盯梢,有人直接就要跟着忙碌操持,每场比赛都有人下注,也要有人维持秩序,甚至还需要裁判,光是巡丁和义勇实在不够用,甚至连大车行的骨干都要上阵。

    赵进没有去看着这些比赛,他来到清江浦这边要办的公事实在太多,和清江浦商会众人见面饮宴就是一项,而且还是很关键的一项,多少要务商事都要在这等场合来谈,每日里都有人送帖子上门邀请,光是赵进准备应约的就已经排到了天启四年的正月十五。

    来到清江浦之后,除了赵进自己带的千骑之外,还有本地的家丁巡丁护卫,所以每次出行跟随的只有二百铁骑,这个声势已经不小,人马如龙,铁甲长兵,行走在路上实在是震撼人心,经常有人被惊倒跪在路边,原本官府差役还在清江浦这边走动,可赵进来到之后,官差都不敢穿着官袍差衣露面,除了害怕之外,也觉得丢人。

    商会内外的豪商们要谈的东西很多,现在徐州和邳州包括淮安北区都已经是繁华所在,有不错的购买力,清江浦的商人们要运货输入,这个要请赵进定下份额,不然大家肯定会竞争不休,甚至要伤了和气,而且如今的徐州集市还是南直隶和河南、山西、陕西交易的中枢之一,北地三省甚至是塞外蒙古的特产要通过集市分销到南直隶,同样的,南直隶的货物有不少通过徐州这边销往北方,这个也要和赵进争取更多的份额。

    今年徐州布已经在市场上站稳了,大家一直为松江布的供不应求愁,现在有了替代,大家要和赵进确认,第二年能不能保证差不多的产量,如果能保证的话,自家能拿到多少,大宗出产还是要大宗分销最合适方便,甚至有人劝赵进,说那些海上人无根无凭,说不准什么时候遭了风浪就灰飞烟灭,不如咱们清江浦坐地的商人可靠,还说什么大家打交道这么久,进爷要多多关照大家才好。

    “明年徐州布的出产只会多,不会少,品种会更多,会更好。”赵进的答复让清江浦的商人们都疯狂了,谁不知道大宗棉布贸易的丰厚利润,徐州布和松江布相比,清江浦这边算得上是近水楼台了,不光在运输上有种种方便,拿货的价钱还可以商量,能在里面赚到多少好处很容易算得清。

    徐州到底有什么点石成金的法术,居然能产出这么多的布,大家根据他的规模,怎么算也算不出这个数目,可赵进承诺的事情没有实现不了的,他既然这么说了,徐州就肯定能做到,尽管距离出货还有大半年的时间,可大家还是争先恐后的敲定,不少家大业大的已经准备直接给出定金,或者请云山行这边开出条件。

    不知道从那里透出的口风,说在运盐河上有所贡献的人,在徐州布的份额上也有优先,这个话一说,大家对疏浚运盐河的兴致立刻高涨,海州港的意义,清江浦的商人们当然明白,也知道参与进去会财,不过清江浦的兴旺和漕运相关,大家对海贸这块都有些抵触,但既然和财相关,也就没有人顾得上了。

    扬州府的盐商们也都赶过来,他们除了运盐河之外,还要谈海州盐场相关,无论赵进还是王兆靖、周学智,甚至是云山行内那些老于世故的掌柜等人,都没想到盐商们能开出这样的条件,他们居然想把盐场交给赵字营来管,这可是他们的命根子,居然想要交出来。

    每年生产的食盐都有定额,但每年盐场都会额生产,这就是私盐的来源之一,盐商们的意思是,只要赵字营接手盐场后,每年能提供盐货数量比官盐和私盐的定额之和要多,那多生产出来的就是赵字营的好处,按照他们的说法,这个定额对盐场的产量来说算不得什么,可现在疏漏太多,荒废太多,灶户盐工们不仅内盗,而且怠工严重,与其这么半死不活的拖着,不如将这些灶户盐工们转移出来做更赚钱的营生。

    这是打算用赵字营的人力来生产食盐,赵进对盐场灶户们的生活有所了解,这些人和匠户、军户什么差不多,都是半奴隶的状态,收入没办法糊口,待遇苦不堪言,在这样的状态下,自然没什么积极性做活,而盐政方面本就坐收巨利,也没什么心思去管,就这么一直凋敝破烂下来。

    现在盐商们突然起了这个念头,并不是因为起了善心,或者要改良弊政,而是赵字营这边拿出来很多值得投钱,看着更容易财的生意,这些生意除了要投银子之外,还需要不少人力,这才让盐商们起了腾笼换鸟的心思,挖大明盐业的墙角,肥自家的腰包。

    对这个提议,赵字营答应回去考虑,盐商们所说的事情不止这些,从某种意义上他们和清江浦的豪商们差不多,现在赵字营的地盘已经将海州盐场包围了,官盐还好,私盐出货全要看赵字营的脸色,而且盐市的设立规范了私盐的行市,那徐家沙船船队和李家大帮的私盐采买则是给他们开辟了新的财源,不管愿意不愿意承认,盐商们兴衰生死都掐在赵进手中,想要多赚,就需要赵进在来年多给些份额。

    而且赵进的分配可不是看你盐引多少,也不管你在官面上有什么势力,从前有怎么样的成例,全看你和赵字营的关系,对赵字营的贡献如何

    感谢“段逸尘、风中龙王、小齐文明奇迹”三位老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的支持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