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见到这么多大人物,难道这赵进都不下马?这也太不知道天高地厚了,站在豪商队伍第三排那个人,连我家家主见到都得大礼拜见,平时派个管事去我们庄子里都要当成贵客接待,这赵进也不过是大一号的豪强,怎么就架子这么大。

    不过大家随即注意到,赵进的神情很正常,没有刻意做出什么骄傲或者威压,而豪商们也做得很自然,似乎觉得赵进不下马是理所当然,看到这一幕,赵进的份量如何,下面的武人们又有重新的估量。

    赵进点点头,一抖缰绳,马队又开始动作,大队骑马家丁经过迎接的众人身边,豪商们各个松了口气的样子,不少人还在那边嘀咕:“这才多少日子没见,身上的威势又重了不少,比起抚台大人也不差。”“何止,比起南京城的公爷都不差。”

    武人队伍里也有议论,有那尖刻的自嘲说道:“咱们算是有名声的人物,在这里连被介绍都不配啊!”

    “他赵进也是运气好..”还有人想要说大话撑撑场面,话说一半就被身边人扯了下,回头看看,被那人指着远处示意。

    河岸那边的骑马家丁还在不断的上岸,凑成一个连队后就是列队跟上,看着这些铁甲骑兵一队队的经过身旁,所有武人们都是无话可说了,在这样的力量面前除了敬畏没什么可做,有这样的力量的确可以傲视众人。

    铁甲骑兵们列队行进需要很宽阔的空间,清江浦几条主要的街道虽然宽阔,可也容不下这样的队伍,如果纵队过窄那么对赵进的防护不利,所以赵进和骑马家丁们没有走清江浦,而是沿着外围兜了个圈子,直接去原本第三旅的军营那边停驻,那边的家丁都已经去了新的营盘,留有一个巡丁中队维持看守。

    其实赵进在马上回礼的时候,对武人那一队看得很仔细,不过看后有点失望,没有预想中的那么惊喜,看起来甚至有些熟悉,这个倒也正常,赵进身边这样的人实在太多了。

    在这次居住的营盘那边,同样有迎接的队伍,这些人就都是自家人了,董冰峰、周学智、黎大津、魏木根以及等等有资格来到这边的,承北号的李子游也被邀请到这里,这时候满脸的兴奋神色,按照礼节,赵字营自家人更应该去码头那边迎接,不过这次赵进提前打了招呼,不要让外人看到所有本地主事人齐聚一处,也就只能在营内迎接了。

    “见过大哥。”董冰峰先行见礼,许久不见,董冰峰很是高兴,不过他这人性子内敛,表露到这个程度已经是极限了。

    赵进上前用拳头捶了下董冰峰的胸膛,笑着转头说道:“你们看,什么叫名将样子,这就是名将样子了,听说清江浦和扬州还有把你画在画里的。”

    董冰峰有些尴尬的脸红低头,大家都是哄笑,这次王兆靖和刘勇也都是来到这边,董冰峰一一上前问候招呼,其他人也都是依次上前跟赵进见礼,在赵进兄弟几个里面,相貌风姿最好的是王兆靖,不过王兆靖是书生风度,而董冰峰身材高挑,猿背蜂腰,富贵人家出身,长得端正,保养的也好,在清江浦和扬州很有些传说在。

    按照云山行和内卫队打听的消息,说是清江浦和扬州专门有工笔名家去看董冰峰的模样,回去把记忆中的形象临摹出来,然后画在画上,什么吕布、赵云、李靖这等英俊名将的样子都是照着这个画,而且画一面世,就被懂行的人称为形神兼备,还有传说,说大户人家的闺阁中,这样的画很抢手..

    “老爷这次千骑护卫而来,真是涨了咱们赵字营的威风,这边人可笑得很,你只有张扬起来才会敬服,咱们平日里严守规矩,这些人肆无忌惮的猜忌,不过寻常水患被他们说得毁天灭地。”周学智笑着说道,不过能听出来他感慨良多。

    “咱们现在和从前也不一样了,从前专心做事就好,现在也得对外面做个样子,大哥也得经常出来走动撑撑场面。”王兆靖笑着附和说道。

    赵进只在那里摇头,很是无奈的说道:“这真是无聊。”

    大家进了议事厅内,家丁们送上茶水之后,黎大津和魏木根就开始详细介绍比武大会的安排。

    “..这边的商会原本想请进爷参加开场和闭幕,不过属下们和勇爷商议之后,觉得进爷只在最后几场露面的好,这次过来参加这比武大会的将近五百,看热闹的更多,开场时候人实在太杂,风险也太大,倒是最后几场人少,咱们这边也容易控制..”

    “..属下办事不利,清江浦这边现在还不能做到完全在掌控中,只有运河几处码头可以盯紧,可南来北往的很多人并不都在码头上走,为求万全,这次进爷在清江浦的行动不会那么自由,若要去某处,还请提前知会,或者不必提前知会,事到临头再做计较.。。”

    黎大津和魏木根说得很实在,提前知会可以布置安排,事到临头外人也没办法针对,所以这两项最为安全,赵进对他们所说的爷很理解,只是点头说道:“你们手里的人就那么多,这边几十万人,每日里又是这么大的进进出出,完全掌控不可能,做到控制要害就好。”

    说完这句,赵进转向董冰峰问道:“你那边怎么样了?”

    “都按照大哥的吩咐做好准备,请大哥放心。”董冰峰沉声回答说道。

    赵进点点头,他这边说完,周学智在下面开口了:“老爷,清江浦商会和扬州商人们现在都盯着两件事,一个是海州港口的贸易,一个是徐州布的生意,扬州那边有头面人物说,如果能在海州港和徐州布这上面有分润,他们愿意出钱修缮运盐河,清江浦这边主要是求个进入做生意的资格,常例税赋什么的任咱们提,老爷,他们这么说倒是正好,能给咱们省下不少银子,这条河若是能修好了用起来,海州港那边可就活了!”

    所谓“运盐河”是从海州盐场到扬州那边的一条运河,目的就是把盐货从海州那边运送到扬州,这个运河其实是许多条河流连接而成,人工开掘的河段不多,但这些人工开掘的河道却是运盐河的瓶颈所在,有很多问题,河岸崩塌,河道淤塞,还有被人侵占引水等等。

    尽管这条运盐河对盐商们很重要,可因为不是他们自家产业,所以也没有什么人去修缮维持,只要能用就这么将就用下去,至于盐政相关的衙门官署更不去理会,修缮河道相关的公款早就被分润干净,根本没有一文钱花下去,这个说起来稀罕,其实也是常态,那盐场关系到各家财,可海州盐场同样破败不堪,效率极差。

    原本赵字营对这条河关注不多,但海州港修建起来之后,这条河就很关键了,这海港码头可以承接海上货物人员的进出,但货物人员到达,如何进入内6,如果只有6路运输,只能用牛马大车和人力,那成本就会太过高昂,辐射的距离有限,眼下海州港的货物也就是针对海州附近州县还有辐射淮安北区的田庄,尽管徐州和邳州距离海州港比清江浦要近很多,但因为和清江浦这边是水路相连,清江浦的货物在价格和时间上更有优势。

    这也就是蛤蜊港目前比海州港更有价值的原因,水路运输要方便很多,可如果有一条河能和运河和黄河相连,海船送来货物,可以通过这条河运进运河和黄河,然后再通过水道南下北上,去往徐州邳州,去往天下间各处,同样的,运出货物也是这般,大江南北的货物通过水路去往海州港再运销海外,能做到这样,整个海州港就活了,价值就会比蛤蜊港更强,甚至因为港口条件更加优良,甚至会远远过。

    赵字营的人早就盯上了这条运盐河,也准备投入足够的人力和财力,不过自从修建黄河水坝,在徐州和邳州那边开掘沟渠,兴修水利,赵字营中枢就很清楚类似工程要有怎么样的花费..。

    赵字营不是没这笔银子,而是现在花钱的地方太多,单独在一处投入太大,其他方向也会受影响,现在盐商们愿意掏这份银子出来,那自然最好,而且扬州盐商参与其中还有别的好处,从海州到扬州这条线,大都不在赵字营的控制范围内,在这边疏浚河道,少不得要和官府和土豪们打交道,不是自家地盘做起来就不容易了。

    而自海州到扬州,这南直隶江北的濒海东岸一线,都是盐商们把持着的地方,他们想要做什么,上上下下都要给个方便,扬州那边的商人们参与进来,人力物力都可以帮着赵字营节省许多。

    感谢老友元亨利贞的打赏,谢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