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不要说在清江浦,就算在寻常的乡下土围里面闹事,围子的门一关,乡勇丁壮们集合起来,任你本领高强也难逃杀手,他们笑着答应,可也有蛮横惯了的,听到这话只是梗着脖子说道:“爷爷我在南京街面上拔刀都没人敢管,你们这乡下地方规矩怎么这么大?”

    南京城内勋贵子弟,太监亲信、官员家属,的确有不少无法无天的,这话倒也不能说错,可放出这猖狂言语,或者有这等狂妄心思的,马上就吃到了教训,或者见到了教训,南京城某伯爵的侄儿,在青楼里面和人争风吃醋动了刀子,虽说没出人命可也见血,这行院上下被吓得四散奔逃,管事们急忙喊来巡丁。

    没有出人命,无非就是责打和受罚两个处置,可这伯爵侄儿在南京城横行惯了,又多喝了几杯酒,就在那里借酒装疯,在豪奴簇拥下和巡丁相持,豪奴们倒是知道先报出自家靠山背景,巡丁们眼里哪有什么南京的伯爵,直接喝令他们缴械投降,这倒让那伯爵一伙人怒气冲头,骂骂咧咧的说道:“砍了你们几个贱业杂种又能如何!”,然后就拿出刀来比划。

    巡丁直接用了长矛,而且毫不留情的戳刺下去,再接下来,这伯爵侄儿和奴仆们的尸体直接在清江浦城外的烧埋场被焚化,骨灰放在盒子里,等着家人过来赎取,这个消息飞的传遍整个清江浦,本来的骄横人物们个个老实了,再怎么说,这清江浦也不至于用个伯爵家的侄子来杀鸡儆猴。

    腊月初十这天,原本很冷清的清江浦码头上很是热闹,这热闹却不是因为装货卸货,而是清江浦顶尖的富贵人物全来到这边,这些平时出行都是前呼后拥的豪商士绅们此刻都聚在一处简陋的茶棚中,彼此低声聊天交流,他们的随从车马都在远处停靠。

    这茶棚就是个接待力工和平民旅客的地方,谈不上什么条件,四面漏风,桌椅也是破烂,桌子上的茶水什么的压根没有人去碰,看到那缺口的粗陶茶碗大家都皱眉头,豪商富贵们是不喝的,但茶棚里也不是没人碰这个,有人大口喝下,丝毫不在乎。

    毫不在意的人在茶棚的另一边,茶棚内现在泾渭分明的分为两处,本地豪商富绅一边,还有一边则是各色装扮的武夫,这些习武之人无论年纪大小,无论装扮如何,都有个共同之处,都显得很强,没什么纤瘦的体型,不是健壮就是胖大,个别看着瘦削的,也能感觉到身上的力量,每个人都很警觉,随时都能做出反应。

    这些习武之人有的打扮平常,看起来和出力气的劳工区别不大,也就是他们在喝茶水,还有的穿着绫罗绸缎,显得颇为富贵,可和豪商富绅那一片比起来,怎么看都有些不伦不类,还有几位穿着打扮只能说中规中矩,但比起身边同伴,甚至比起清江浦那些富贵人等,都多了些从容淡定,有眼力的直接就能得出判断,这一定是出于大富大贵之家。

    “..这个消息你们听到过没有,说徐州产布有秘法,同样的人工,松江和别处能出一尺布,徐州能出八尺甚至十二尺,怪不得松江那些人压价这么狠,徐州还稳稳应付着..”

    “..有过去的人说了,徐州和济宁都有大织场,看进进出出的织工,怎么也织不出那么多,但有人买通了织工,说里面有几处严加看管的,就和当年徐州酒坊的规矩一样..”

    “..你小声些,敢打听徐州那魔王的事情,活得不耐烦了..”

    豪商富绅们之间凑在一起,就开始议论不停,弄得茶棚内很嘈杂,惹得另一边的武人们不住看过来,他们倒是很沉默,唯恐谈笑说话坏了规矩,没曾想这些富贵人等却不在乎,叽叽喳喳好像村妇扎堆,难道这些人物不该有点矜持吗?随便拿出一个都可以压得各处的大族低头,怎么这么不讲究?

    就连那几位出身高门的武夫也满脸诧异不解,富贵人物的做派他们见得多,清江浦这边商界已经传承二百年了,早就没有什么暴户的习气,事事向勋贵高官门第靠拢,怎么就这么不讲究,注意过去,还会现豪商有些人还是保持沉稳,可有些人就是心慌意乱的,好像这说话就是为了转移注意力。

    “..徐州到底有没有被那洪水祸害,我听说徐州被淹了,邳州被淹了,连他们在荒草滩,就是什么淮安北区的庄子也被淹了,可也没看出什么损害,虽说徐州有些神异手段,可也实实在在洪水了,别是强撑着..”

    “..他们家底厚,当年打破那么多豪门庄子,不知道搜刮出多少金银来,去年那闻香教的变乱,只怕也是了大财,再说了,他手里地盘可不止徐州这一处.。。”

    这个也有人议论,不过附和的人不多,可不少人都在竖着耳朵听,显见是很感兴趣的样子。

    正在这时候,从运河码头那边有人向这边跑过来,到了茶棚门口喘着气吆喝说道:“进爷马上就要过河了。”

    听到消息,茶棚内轰然一声,议论的不在议论,都在整理衣服仪态,连带着武人那边也都看看自己的装束打扮,有心人就能现,武人那边不管是穷富贵贱,这一身衣服都很齐整,最起码是浆洗过的,要知道富贵人家还讲究些,很多武夫邋遢的很,这都是为迎接赵进做得准备。

    徐州到宿县一带的河道是封冻的,行船颇为不便,所以赵进他们直接走6路赶过来,不过到清江浦这边也是要渡过运河,少不得要用大船转运人马,这个花费的时间不少,大家从茶棚里出来,来到距离码头二百步的地方等着,在寒风中又过了大半个时辰,才有人过来通报,说赵进上岸,各位过去迎接。

    单纯坐船过河很快,不过赵进这边要家丁们先到对岸,差不多有二百人之后赵进才会过来,这多少会耽误时间,刚才在茶棚里议论纷纷的豪商富绅们此刻毫无怨言,而武人那一队却有人忍不住说风凉话了:“我们家那边的郡王出行也没这个派头,年轻轻的摆什么谱啊!”

    “不是说身上就一个保正的位置吗?怎么排场做这么大?”

    “怕人瞧不起..”

    冷嘲热讽着,大家还是迈步向前,那边家丁们都已经上马,有人打出了赵字营的旗帜,就这么向着迎接的队伍而来,虽说这护卫马队跑得不快,可家丁身上都是披着铠甲,马匹上也覆盖毛毡,长枪长戟都拿在手中,装备齐全的一骑份量不轻,何况这直接就是二百骑,慢慢靠过来的声势也颇为惊人,铠甲碰撞,蹄声如雷,让人感觉地面都在微微震颤。

    清江浦的富贵人等屏气凝神,他们已经习惯在赵进面前表示出臣服敬畏,而刚才心存讥笑和不满的武人们也都沉默了下来,甚至有不少人开始左顾右盼,开始浑身绷紧,因为武人们真切知道这些铁甲骑兵的威力。

    清江浦的富贵人等只觉得护卫赵进的马队声势骇人,对他们来说,看这些铁甲骑马家丁和看街面上狂奔的马匹没什么区别,知道挡在前面会被撞死,仅此而已,而武人们不同,不管有没有和铁甲骑兵战斗的经历,靠着他们的本能,也能意识到这铁甲骑兵的可怕,铁甲的防护,人马合一的冲击,长兵器的戳刺,队列的配合等等等等。

    武人们都知道在面对这些铁甲骑兵的时候,尤其是在平地野战,自己没有丝毫的胜算,甚至想逃都难,只有被屠戮一个结果,在地方上的庄子里,谁家能有几十轻骑已经足可以横行,若是能有这么三五骑披甲的,就算官府都要客气几分,而这边直接就拿出了两百骑。

    有些东西他们能看出来,有些东西他们只是有所感觉,比如说护卫在赵进身边骑马家丁的整齐队列,这样的队列似乎不仅仅是好看,更代表着力量。

    那马队就这么来到跟前,为掌旗的家丁一举大旗,整个马队跟着停下,本来是轰隆向前,突然间这么刹住,清江浦许多豪商下意识的拿出手帕想要捂住口鼻避灰,然后讪讪的收起,而武人那边不少人都是身子一颤,下意识的就要做出反应。

    “这边是清江浦的名望,这边是参加比武大会的强手精英。”清江浦本地贸易厅的人禀报说道。

    听这人介绍完,下面诸位齐齐躬身作揖,开口说道:“我等见过进爷。”

    再桀骜不驯的武人看到这骑马家丁的声势时候也都心服口服了,都跟着作揖施礼,但他们直起身也快,都想看看赵进是什么样的人,在他们想来,眼前这么多高门豪商,赵进怎么也要下马回礼,下马那位就是赵进了,却没想到队伍第二排有人出来,掀开面甲,就在坐骑上抱拳说道:“有劳各位远迎,大家辛苦了,等赵某安顿下来再与各位相见。”

    感谢“段逸尘、没有风的夏天、费熊、风中龙王”几位新老朋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的支持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