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里里外外仔细看过之后,你就会现这比武场实际上是一圈二层砖石构造的楼宇围起来的,在外面只能看到这楼宇的外墙,而在里面楼宇的屋顶是个斜坡,斜坡上有座位和过道,还有竹木结构的凉棚暖棚遮风挡雪,被这些“楼宇”环绕中的场地是用灰土沙石平整过的平地,比武的地方就在这边。

    比武场外面看着是一个圆形的宅院,内部则是个圆柱体,比武场被“楼宇”朝内的墙壁环绕,最靠近场地座位距离地面有七尺左右的高度,若说外面看起来像是木盆,这内部看着则像是个杯盏。

    座位有很多种,大多只是块石板,如果你想要过来坐,比武场会提供竹木座位和棉垫等等,到时候放在位置上,这是最普通的,还有那种半封闭的包间,真正的大富人家甚至带着内眷仆役过来,可以在那个包间里,不光和周围分隔开,里面伺候享用都是一应俱全的。

    另外最显眼的是比武场内北边坐席有一处前凸到场地中的石台,石台上的座位和周围明显和场内其他坐席的规制不同,这个没什么难猜的,一看就知道是贵宾和主家所坐的位置,很多人心里想到私下里议论却不能明说,面南背北,在这片地方也就是赵进有资格坐了。

    坐席下面就是一个个不大的房间,在第二层尤其如此,第一层的房间相对大些,参加比武的武人,甚至来观看比武的宾客,在闲暇时或者入场之前,都可以在这些房间内休息议事甚至做任何想做的勾当,不少清江浦商人们参观之后,已经敏锐的意识到,用这些房间做酒楼饭庄茶馆甚至提供女乐倡优,生意都会很不错。

    也有人传说,这比武场还有地下一层甚至两层,但外人没办法去参观,也就仅仅是猜测,事实上比这个玄奇的猜测还有更多,大家看到这样一个环形的建筑,漫步在内部大大小小的房间中,肯定会有各种各样的遐想。

    尽管赵字营已经在清江浦展示过很多次实力,可这比武场的修建还是震惊了许多人,原本以为要几年甚至十年的工程,居然在几个月内完工,而且还是这样出色完备的建筑,这比武场本身就已经代表着赵字营的不可思议,让人震惊于他们的实力和财富。

    真正对土木建筑懂行的人能看明白些东西,比如说这比武场所用的砖石,其中最重要的石料来自于清江浦本地的积储,当年徐州和清江浦这边修河坝水利,需要大量的麻石条石,当时漕船自南向北运货,夹带南货去北边怎么都有的赚,可从京师一路南下运回来,却没有那么多值得运送的货物,而且也不是每艘船都有夹带和做生意的机会,所以向北运竹料,向南运麻石,就成了漕船的固定压舱货物。

    运河水利年年需要整修,对石料的需求年年都有,不过越到后来,越是懈怠,就在这不断变慢的过程中,条石和麻石的石料在清江浦越积越多,本地人修房盖屋根本用不了,这东西价格低廉就那么被丢掷一边。

    可赵字营这比武场的修建就是变废为宝了,付晨将清江浦积存的石料全部加以利用,用来铺设地基,搭建外墙,甚至用在比武场看台和房屋的结构之中,这是一重就地取材的方便,另外一重方便就是这运河水利。

    建设这比武场需要大量的红砖青砖,而清江浦附近根本没有合适烧砖的地方,这个也简单,直接在附近州县建设砖窑,然后用漕船一船船的运送过来,如果没有这水利仅仅靠着车马的话,那耗费当真是惊人,效率也会无比低下。

    运河漕船运来的不光是红砖,还有自海上来的大木,这些来自辽东的木料在蛤蜊港附近进入运河,逆流而上到达比武场附近,逆流而上虽然麻烦,可比起6地运输来实在是方便太多,更有传言说,在这比武场的建设中用了不少徐州铁场炼出来的熟铁,尽管这一年来,熟铁的价格一直在不为人注意的微微下跌,可能用熟铁做建筑材料,这徐州实在是豪奢。

    除了材料上的便利,人力上的充裕更让无数人震惊,这么大的工程所用人工肯定要几千几万,清江浦和周边都算是富裕地方,百姓各有生计,哪有那么多的人力,可这比武场始建,就有一船船的青壮男女来到,在工地周围居住劳作,一船船的粮食和物资运送而来,维持他们的生计,这等于是在一月左右的时间内新建一座市镇,这等动员和组织代表着什么,实在让人深思。当时甚至有传言,说赵进要在清江浦边上新建一座城池,这比武场不过是个幌子。

    材料足够,人力足够,而且还是用军法约束,没有人敢怠工偷懒,建设的效率自然也是极高,当基础打好,开始垒砌砖石的时候,简直可以说是一天一个模样,在那个时候,这边周围每天都有大量的闲人围观,如此的建设度实在太少见了。

    几千上万人都在忙碌,各队在忙碌不同的事情,却没有什么混乱,处处有条不紊,然后组合起来就成了这比武场建设的高效,这也和徐州铁场织场酒坊的存在有关系,在这些大的工场匠坊中,工头管事们知道如何管理,如何协调和配合,怎么组织起来,尽管很相对粗浅,可已经是了不得的进步,这些工头管事有许多被抽调过来当监工,大大提升了效率。

    等到建成之后,过来看的人就更多了,这样的比武场其实就是个城堡和要塞,里面可以屯驻军兵,可以防御围攻,有他在清江浦边上,清江浦对赵进就更不敢有任何忤逆,不过这个猜测没什么人理会,这第三旅和清江浦巡丁团就足够威慑了,没必要在画蛇添足..

    而且赵字营对这个比武场的处置也不像要用在杀伐上,比如说建成之后,一边放开人来这边游览,一边在比武场周围建设铺面出租,还在比武场中举办过铁器和棉布的贸易集市,各方宾客纷纷来到,大家这时候才意识到赵字营的用意,可能是要把这里办成一个新的清江大市,这让大伙都有了兴趣。

    前期过来建造比武场的很多劳力都留了下来,维持这比武场,在商铺和周围的各个产业里做活,这其中有不少人是辽地口音,大伙都说在这件事上,承北号的东家李子游出力很多,算是在照顾乡亲了。

    现如今,来过几次清江浦的外地客商再来到这里,偶尔会听到“聚宝镇”这个名目,这就是说比武场和周围区域了,现在清江浦的士绅百姓,家里来了外客,总喜欢领着来比武场这边走走转转,客人看着赞叹惊奇,自家也觉得脸上有光,觉得这是清江浦的光彩。

    谁也没想到赵字营会这么维护比武场,刚建起来的时候,大家能在外面靠近看看就已经心满意足,根本想不到会放大家进去参观,原本都以为这比武场也和官府宅邸甚至宫殿军营一样严禁外客,清江浦江的商人们琢磨琢磨这个安排,各自都悟出些道理,怎么财,怎么营造一个财的环境,都能在这比武场的前因后果里看出不少。

    等进入腊月之后,一来是天气变冷,清江浦百姓懒得出门,二来是这边比武大会举行在即,比武场开始封闭,这边开始变得冷清起来,每日里除了进入打扫的杂工,巡查的巡丁,就是各路参加这比武大会的武人了。

    学武为了扬名求富贵,为了养家糊口,也为了争强好胜,能被邀请来参加比武的各色人等,能有这个自信参加比武的各路人士,都是想要取胜来的,而且想要自家的胜利被更多人知道,他们看过这个比武场之后,各个兴致更高,原因很简单,在这里比武,可以让更多的人看到自己的英姿,可以让自己的胜利传扬更广。

    随着比武武夫和各路宾客的到来,原本年货贸易一过就开始冷清的清江浦继续保持着热闹繁荣,按照本地很多老住户的说法“这是提早一个月过年”,那些富贵闲人们过来自然是撒银子的,有了去年接待他们的经验,从客栈到下面的茶馆,清江浦本地生意人都知道怎么接待了,早早派出管事和伙计之类的到处引导,彼此都有方便。

    但这个热闹也有后果,不在赵字营和官府体系内的武人一多,市面就不那么平静了,虽说住店安置的时候,掌柜伙计都会善意告诫提醒,说大家要比试到比武场报名,要真有什么争风斗气的私人恩怨想要解决,最好到清江浦城池五里外的地方,千万不要当街争斗,不然这边的巡丁可不是吃素的。

    经历多的武人都明白这个道理,为了争一时之气厮杀争斗,很容易为自己招来危险

    感谢“元亨利贞、用户寒夜”两位老友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创世各位朋友,起点投大明武夫的月票那么猛,咱们这边也加油起来,好不好!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