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这少林寺是一种,原本徐州的云山寺也是一种,其余的门派和家族或许规模小些,但所作所为也差不多,正因为这种武力保证的收益,才能让子弟们吃饱吃肉,才能给他们装备兵器,才能维持门派和家族内的传承教习,维持这武力,也就能保证门派和家族利益不断扩张,最起码不受损失。

    学得文武艺,卖与帝王家,学武之人自然愿意靠着技艺求得功名利禄,所以这第一等的都在官府和军中,次一等的则是被豪门豢养,第三等的则是守护家业产业,第四等的才会混迹于江湖绿林,吃口浮食,做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前两次比武大会,往往都是第四等和第三等的人物过来,他们不过是为了扬名,好让自己进入前面两等去,结果夺魁的还是豪门和军中出来的强手,而且那几次传扬不光,这第三等第四等中的精英子弟,也有自己的矜持和局面,不愿意过来卖艺耍弄。

    可这次就不同了,想要办的风光,想要天下知名,想要让大家下注更多,想要让场面更加热烈,那就要请强手过来,江淮和江南的豪商们各显其能,或者让自家养着的高手出面,或者通过关系去请那些武者经营出来,而且这两年的比武大会已经张扬出足够大的名声,天下间习武之人谁不知道有这么个比试扬名的地方,谁不想来靠着技艺争光。

    任你什么门派世家,在江淮和江南豪商面前都要低头,想要维持就要花钱,就要做生意,这就免不了和这些天底下最顶尖的富豪打交道,自然要低头,也得卖这个面子出来,至于其他,什么武家将门子弟,什么勋贵豪门的家兵家将,什么富家习武的男丁,练武就免不了争强好胜,这英雄帖的这么广,谁不想来看看,何况今年赵进要亲临观看。

    赵进和身边几个兄弟,在习武之人中早就成了传说,什么赵进和陈昇有万夫不当之勇,王兆靖剑技无双,石满强力大无穷,吉香剽悍刚猛,刘勇擅用暗器这样九假一真的消息早就被人津津乐道,不然大家很难理解,徐州几个寻常子弟,怎么就能打下这么大的一片局面,有这样的强者观阵,怎么都是光彩。

    在这种种原因下,消息放出去之后,比武大会的选手一下子变得极多,有名号的人物也开始出现,清江浦商会定期会送名单过来,赵进倒是很有兴趣看看,他没兴趣听戏,别人喜欢的评话传奇这种,他觉得很枯燥,倒是这次的名单让赵进觉得有趣,和记忆中的某些事有相似的地方。

    “..北直隶河间府沧州的王大胆,是沧州知州衙门捕快,今年三十一岁,自小习练刀法,曾孤身斩杀江洋大盗七人,人称刀王..。”

    “..陕西陈道冲,二十七岁,边军子弟,自幼习练枪术,十七岁入京为豪门护卫,比斗未尝一败..”

    “..济南府长清县雷松,三十五岁,使一口朴刀,射术精良,少年时曾护卫商货行走四方,与匪盗几十战不败,人称雷一刀,他所护卫货物挂旗行走,无人敢碰..”

    “..南直隶庐州府何海涛,二十六岁,曾在少林学艺,棍术无双,为庐州府城乡勇总教头,公开设擂求败,胜过他的人就会替换他成为总教头,但二十余战不败..”

    “..河南应苍,少林寺俗家子弟,平日做出家人打扮,号称少林三千子弟第一,善用戒刀铁杖..”

    一封封信就是一封封介绍,说明这些人出身年纪和武技,还会说这些人的事迹,这事迹大都是真的,因为是豪商们通过各种关系邀请悬赏而来,某种程度上也代表着他们的面子,自然要足够份量。

    伙伴们都现一个现象,赵进每次看这些信的时候都是心情极好,脸上还有笑容,这反应让大家很纳闷,王兆靖和刘勇以及下面看这些信的时候都是极为慎重,从这些人的来历身份上能看出很多东西,轻忽不得。

    “大哥,这来自北地的都是清江浦商会请来的人,来自南边的大都是某家家将、护卫或者是某家子弟,这些来,恐怕不少是要和我们谈生意拉关系的。”王兆靖分析说道。

    来自南直隶和浙江的习武之人,出身就显得富贵很多,甚至还有两人有秀才功名,南京那边魏国公府上又有四名家将参加,也不知道是魏国公的子侄还是兄弟们想要过来显露威风,据说还有匿名参加的勋贵子弟,江南豪门大族习武子弟来这边的也不少,那两名有秀才功名的,一人剑术出色,也号称无敌手的,而另一人则是和倭人学习的刀术,在地方上名气也很大。

    除此之外,那些过来的纨绔子弟、富贵闲人们所带的护卫也都不弱,甚至有人为了这次比武,特地请来了强手,传说其中有倭人武士剑客,按照忙碌无比的清江浦内卫消息,这次参加比武大会的很有些亡命徒和大盗。

    亡命和匪盗敢来这边参加的,往往都是靠着武技横行不法的,但又不甘心就此沦落,别处有王法的地方不敢去,生怕被官府缉拿,可在赵字营的地盘上相对放心些,尽管他们遮遮掩掩的不敢暴露本来的身份,但他们的心思大家都知道,无非是希望被赵进看上招揽,日后也有个安身立命的地方。

    “李家大帮那边有四个子弟想要参加,不过请咱们帮忙遮掩身份..其实..,其实大哥应该知道,咱们营内也有不少人想去,主要在巡丁和内卫里面。”王兆靖翻看名单,最后还是忍不住说了句。

    尽管赵进看名单的时候心情不错,可说起参加却没什么好气,摇头说道:“习练武艺在战阵上用处不大,却让人心思太多,你还不知道,邳州的成大虎给我来信,一方面想自己下场,一方面还要请牛金宝和大昇下场,说只要参加比武,就能为咱们徐州争光。”

    说这个的时候,赵进很有些哭笑不得,王兆靖和刘勇也哑然失笑,赵进继续说道:“我答复三个字安分点,真是异想天开,我有多无聊,才会希望咱们徐州人在这比武大会上夺魁,那有什么用处?”

    等到其他人离开,赵进自己去往书房,牛金宝和孙大林沉默的跟上,走了几步,赵进回头笑着说道:“战场上决胜是一回事,武者厮杀是另外一回事,你不要多想。”

    牛金宝先是一愣,随即摇头失笑道:“老爷那里说话,戚爷爷不是说过吗?你一身本领,跳跃腾挪,出手如风,在沙场上没有一点用处,千百把刀枪砍刺过来,不列阵而战的话,怎么躲得过去,只有个死字而已,属下在少林时候不少师兄弟,在嵩山放对没怎么输过,自以为可以横行天下,结果还没有上战场,和乡勇团练相斗,被那些没有练过武的乡下把式结阵攻杀,一身武艺什么用处都没,这上过阵的,都和老爷差不多的说法。”

    说起这些话来,任谁都能看出牛金宝的满心感慨,戚继光几本兵书上对武艺和战阵都有描写,但读书和有亲身经历完全不同。

    赵进点点头,而站在另一边的孙大林若有所思,牛金宝沉吟了下又是说道:“少林前任监寺俗家姓氏就是应性,属下在河南时候听过这应苍的名头,这人十有是前任监寺的儿子,但现在既然是俗家,想必他家那一派在寺内争斗落败,只能来参加比武求些别的了。”

    牛金宝熟悉少林寺的情况,他说这些大家并不陌生,云山寺当年同样这般情形,如惠这一系也是寺内争斗的失败者。

    想那嵩山靠着僧俗子弟的枪棒,在河南府和开封府交界区域是最顶级的强豪,说起来也就是在藩王宗室之下,这是多大的势力,手里又有多少利益,为了这些,也怪不得寺内各方争斗不休,这落败的人或者找寻新出路,或者寻求强援,来清江浦这边比武都是不错的选择。

    跟随在赵进身边的牛金宝向来沉默寡言,今日赵进先开了话头,牛金宝的话也多起来,说完这个沉默了会,牛金宝又是说道:“穷文富武,想要练出一身好本领,就要有个好底子,属下小时候吃饱饭都不容易,身体底子打的就差,现在这个年纪,有时候已经觉得力气跟不上了,说句请进爷恕罪的话,小的现在还撑得住,可就怕什么时候顶不上,那就耽误大事。”

    看着赵进没有说话,牛金宝有些惶恐的躬身致意说道:“属下并不是在乎自己这条贱命,这条命本就是老爷的,但属下不要紧,老爷的安危可是大事,属下就怕,就怕..”

    吭哧了几句,牛金宝还是不敢说出“就怕”后面的话,孙大林在边上满是担心,忍不住开口说道:“进爷,师傅身上的旧伤去年又犯了,可又怕耽误进爷的事情,所以忍着一直没说,师傅还说现在咱们赵字营强手不少,多调几个年轻人上来更好。”

    不单章求,月票就是骤减,兄弟们可别松手,大明武夫急需月票,其实订阅和打赏都是急需

    感谢”段逸尘、天佑星、戚三问”三位新老朋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