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现在徐州赵字营控制的地盘周围之外,北边有山东登莱镇官军,西边有大名官军,有新立的河南官军,东边是大海,南边则有中都凤阳的官军,凤阳巡抚的标营,狼山副将的官军,甚至在徐州腹地还有一支徐州参将的兵马。

    从大势上来看,赵字营被官军团团包围,官军人数上也是占优,可熟悉双方根底的人很容易判断出来彼此的强弱高下,大名府、顺德府、广平府三府的大名军队在大势上有作用,但真正面对赵字营,起到的作用意义不大。

    雷财打听的消息还不止这么多,京师那边传递到兖州府的信笺,从京师那边来到兖州府的各色人等,临清那边是必经之路,对过路的官员和客商,虽然没办法面面俱到,可也有人盯着。

    但济宁和青州府出事的前前后后,没什么可疑的人过境。

    “既然想不通究竟,那也没必要在这上面花费太大的功夫,还是咱们的老做法,水来土掩,有事就处置。”赵进下了这个决定。

    腊月初三这天,赵进给了清江浦商会答复,说是他会参加今年的比武大会,这次比武大会要办的规模隆重些,银钱人力上需要支援的,云山行这边会提供援助。

    这个消息一放出去,自徐州到邳州,自邳州到清江浦,自清江浦到扬州,自扬州再到江南,向北的济宁和临清,向西的开封,所有已经关注这比武大会的富贵闲人们都是兴奋起来。

    徐州有没有被洪灾破坏,有没有大伤元气,朝廷和地方上会因为这个做出什么反应,局势会有什么变动,这些富贵闲人们懒得理会,他们只是关心这比武大会还办不办。

    这等有精彩比武,有这种声色犬马的娱乐,而且还是天南地北的富豪纨绔们相聚此处,带着自家值得夸耀的东西相斗,天下间除了清江浦,哪有别的地方。

    去年大家经历之后都是念念不忘,今年种种精彩逸闻就已经传遍了大江南北,京师、山西和闽粤的富贵人士甚至有十月就来到清江浦等候的,他们比起那些约请赵进亲临的豪商还要着急。

    等确定了之后,人人欢呼雀跃,大家都想得很明白,去年赵进没有来,这比武大会已经办的花团锦簇热闹非凡,这次赵进来,这边又是何等的狂欢气派,今年肯定是要有大精彩可看了。

    欢呼雀跃的不光是他们,去年在这清江浦扬名财的各路人等早早的在这边安排了人盯着,等这消息一传出来,急忙过去准备。

    扬州和江南的各处行院青楼,各家戏班子,杂耍百戏的艺人,都开始向着清江浦那边赶过去。

    甚至那些去年在这边搭线贸易的商人们都觉得机会难得,享乐玩乐是一回事,可商机多多,大家能一起财又是另外一回事。

    比武大会举办,赵进还会亲临的消息传出,很多人连年都过不成,甚至都不准备过年了,比如说江南和扬州几家最大的珠宝商人,去年在清江浦比武大会的时候,除了比武之外,那些没廉耻的纨绔子弟在斗美,知道点规矩又不甘人后的则是夸富,这比较各自的珠宝就是项目之一。

    借这个机会,珠宝商人们都做出去不少生意,等结束之后算账,大家都是吓了一跳,这短短半个月的生意居然赶得上淡季几个月的,甚至连中秋和春节这等旺季都不差,而且这对于珠宝行来说,更是个扬名的好机会,那些苏州和南京的名店,样式精巧,用料精良,可名声只在江南,在清江浦比武大会做过生意之后,江北各处连同京师那边,甚至山西都能传去名声,为长久算,自然这次还要来。

    大家原本都是把着店铺所在的地方做生意,可经过这比武大会之后,大家都明白了什么,知道这贸易集散所在的重要了。

    除了珠宝生意之外,还有做名贵丝绸和布匹的,还有经营脂粉的,甚至还有江南江北最大的几个人牙子,凡是做富贵人等生意的,都是凑了过来。

    无论是富贵纨绔,还是做他们生意的各色人等,还知道清江浦一桩别处不及的好处,那就是不会有什么牛鬼蛇神捣乱,要是去别处,先要给本地说话算数的大爷一份供奉,地方上的各等势力也要招呼到,至于什么仙人跳敲诈,设局偏财勒索,甚至用药迷昏了偷盗,谋财害命等等全然不见,甚至街面上连乞丐小偷都没有,让人玩的舒心,呆着放心。

    去年时候,也并不是这么太平,清江浦这等水6码头又是各路好汉汇集的地方,不少富贵闲人,和来这边做生意的人,吃亏遭殃之也去找赵字营那边诉苦,但没指望有什么解决,只是说说自己的委屈怨气,谁能想到接下来的处置雷厉风行,小偷、匪盗、骗子各色人等被抓被打被杀,赃物退还,比官府的效率不知道高出多少,没过多久,清江浦就变得天下太平,冲着这份太平,大家也愿意来这边。

    当然,这比武大会的戏肉还是比武,清江浦和扬州的商人们为这场比武的风光举办,也是下了大本钱,请来了各路强手好手比试。

    这武技高手的出身,可不像评话演义里面所说的,越是乡野间无知小儿,越能碰到什么高手名师,比如说乞丐僧道之流身怀绝技,因为这小儿给了半个窝头或者扶了把就毫不吝惜的传授武功,然后让其扬名天下。

    世上没那么多奇迹和偶然,所谓的武技精强,天赋悟性固然重要,可更重要的还是后天训练和装备,说得更直白些,便是“穷文富武”的俗语了,任你天资聪颖,悟性奇高,如果瘦弱不堪,手里拿着木棍锈迹刀,也打不过对面天资平庸,却身强力壮,拿着钢铁利刃的敌人。

    想要学武,根本就是要能吃饱,这就把很多平民百姓家的孩子摒除在外了,想要有力气,那就要吃肉,这个连中等人家都不太能满足,想要和人动手不吃亏,好铁好钢打造的兵器护具自然要有,穷苦地方的小地主都未必能置办得起,至于要学到招式,明白如何临敌应变,那还要请名师教授,这又是一笔花费,如果再算上弓马之类的,那就什么都不必说了。

    而且这学武的出路不多,大明官军从卫所军户到现在的募兵成军,军将一直讲究个世官出身,也就是说你想要当武官武将,平民百姓投军或者普通军户是不行的,身上怎么也要有个百户千户的世职,虽说也有马芳这样的特例,可这毕竟是特例,嘉靖年出头的俞大猷,立下何等功劳,就因为是个百户出身,仕途坎坷异常,而并称的戚继光则是顺风顺水,原因之一就是戚继光是指挥同知的世职。

    更有一点好笑,你想要学武报效国家,投军之后只能做大头军,有人讲可以考武举,可大明武家将门的功名路只有卫所出身的人才能去考,平民百姓没这个资格,既然没前途,而且穷人饿肚子读书也可以取功名光宗耀祖,这世道又是文贵武贱,谁还愿意去学武?

    这武家将门之外,什么人会去学武,什么人能学好武技,他们为什么要去学,说起来也只有地方豪霸子弟才会专心去学了,当然,也有穷苦人家,平民百姓的子弟喜欢练武,也有文人士子喜欢剑技射艺,可大部分学的,而且能学出来的,不是武家将门专吃这碗饭的,就是地方豪霸子弟。

    地方上的豪强有偌大家业要看护维持,怎么防备响马盗匪,怎么镇压不听话的佃户长工,怎么和其他豪强争水争地,雇佣教头是一个法子,可教头们毕竟是外人,子弟读书取功名是一个法子,可这不是谁都能学出来的,就算考中了,家里一样要有人看着。

    所以真正的学武之人往往出身于豪霸之家,或者和这些人家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也只有这样的环境里才能吃饱饭,有足够的力气去习练,还有钱财供应着消耗和装备。

    原本赵进以为那门派之类的都是传奇,却没想到这些帮派真是存在,城内的帮派包娼庇赌,城外的帮派杀人越货,但这些门派更多的是依仗武力霸占田地,拦路设卡,或者贩卖私盐,不说别的,牛金宝出身的少林寺就是河南大豪,嵩山周围的田地都是少林寺的,借着僧道免税的特权,少林寺又圈占了不少田土。

    怎么圈占来的,借势压人是一种,手里能舞刀弄枪的武僧众多,这才是关键,在这等武力下,登封知县衙门都要忍气吞声,地方上的地主士绅只能唯唯诺诺,更不必说嵩山范围内的私盐交易和各项生意,不说少林寺自家经营的,其他势力过来经营如果不对少林寺表示敬意,怎么可能做得下去。

    感谢“戚三问、段逸尘、没有风的夏天、元亨利贞、黄老道168、风中龙王、书友14o625o51933742”几位新老朋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求月票不能停!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