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觉得这余家实在吃里扒外,在徐州在赵字营赚到这么多好处,这次表态还这么暧昧,看来应该向那李家大帮再次倾斜资源,或者再找一家海商合作,余致远自己也能觉察这种反感,尽管他来的时候赵进还没有回来,可他不敢离开,只等着赵进回来解释。

    “没有余贤弟,咱们织布纺纱种棉的师傅哪里找?这织机谁运来的样子?这棉布销售又是谁带的路?这都是余贤弟的功劳,大家要饮水思源。”赵进当众说了这么一番话,余致远当场就流了眼泪,众人也觉得释然。

    等私下相对的时候,赵进很直接的对余致远开了条件:“故土难离,列祖列宗会怪罪,家人觉得不习惯,可他们也希望家族兴旺达,你在松江那边和徐州相隔太远,我伸不上手,如果你过来江北,帮我专心经营海上,我不说几年之后,一年之后就保你家兴旺达。”

    普天下都是故土难离,京师和南京比天底下大多数的地方都要强出许多,在那边做官的士人们银钱不缺,地位高崇,在两京之地安居自然比回乡更舒服,可大家任满之后还是要回乡,死后也要安葬在乡土,连他们都是如此,普通的士绅百姓更不必说了,赵进这个条件诚意十足,可余致远考虑之后,也只能郑重道谢,婉言拒绝,当然,这个反应也是在大家预料之中。

    “人在满腔怨气时候,和兴旺达时候,做出的选择是不一样的,松江府又是天下第一的好地方,余家现在家业泼天,自然不像从前那么敢赌,不过也没必要对余致远这么苛刻,他余家毕竟帮咱们做了很多事,如果就这么朝李家倾斜,那岂不是犯了从前的错误,又是失衡了,而且余家有个关键,他家业根本在松江,那边咱们不方便,可咬咬牙还是能够得着,其他海上大帮一但入海,怎么抓得到?”

    在自己人面前,赵进的话就很实在了,但大家都明白一件事,这一切的根子在于赵字营没有自己的船队,所以才会这么束手束脚。

    按照去年的成例,赵进他们在青州府奔袭厮杀的时候,清江浦的比武大会就要开始举行了,赵进回来的时候,比武魁就应该决出,但赵进回来后才知道,比武大会推迟了,清江浦商会倡议,要将这比武大会安排在腊月和明年正月之间。

    既然是自己给了清江浦商会这个权力,那就不会干涉,不过清江浦商会诸位主事人等对这个很慎重,赵进不在的时候,几次过来请示询问,甚至还安排专人在这边等待,就是不敢擅自决定。

    等赵进回来后,清江浦商会的王家和白家的家主都是来到徐州求见,阐明自己这么做的理由。

    “..今年徐州洪灾的传闻让人心不宁,济宁和青州那边又闹出这样的乱子,归根到底,都是大家觉得进爷这边在洪灾里伤了元气,在下经商遇到类似情况,外面越说周转不灵,越要大作排场,风光享乐,就是要给大伙一个不缺银子的表象,今年这比武大会也要风光大办,给天下间各处彰显咱们徐州实力未损..”

    “..进爷这般年纪,勤劳做事,不好享乐,当真是人杰做派,可这般深居简出,又在这等人心纷乱的时节,难免让人担心怀疑,在下等知道进爷不愿意凑比武大会的热闹,可为了徐州大局,为了咱们清江浦的兴旺,这次的比武大会也要请进爷出面,给天下人看看.。。”

    这番话连王兆靖和如惠以及远在清江浦的周学智都深以为然,比武大会要风光操办,的确可以安定人心,不过对于赵进是否露面大家没什么说法,只等赵进自己决断,赵进不愿意凑这个热闹,也很敷衍的说到时再看。

    不过清江浦商会的人很坚持,隐约间传来的说法,说是因为徐州洪灾的消息让淮安府官府蠢蠢欲动,觉得可以对清江铺动手脚,刚刚享受到自治好处的豪商们立刻觉得不舒服,所以才想请出赵进这尊神去镇压场面,或许因为这般,清江浦商会的人很坚持,始终来请,连商会中的扬州冯家也参与进来。

    就在济宁纷乱,青州府南骚动,赵字营四处镇压的时候,大名巡抚那边的大名军开始建立营盘,宣府、京营以及山东曹州丁壮开始向冀南三府汇集,这些调动差不多就是赵进在青州府镇压匪患的时候开始并完成的。

    “各处乱局和魏忠贤有关,这个肯定没错了的,但做出这么多事来,难道就是想掩护那边的兵马调动?那何必费这么大的章程?”

    “或许朝廷是真忌讳咱们徐州?”

    赵进自问自答,实际上是提了两个问题出来,不过马上都被他一一否认。

    “..京师那些大人物没几个傻子,咱们徐州表露出的分寸他们应该把握清楚了,如果济宁和青州府这些事就是为了让大名营盘立起来,未免太小心了..”

    “或许他们真的是这么小心,咱们赵字营的作风就是雷厉风行,回击坚决。”

    不管是赵进自己,又或者王兆靖和如惠等人,都做不出一个明确的判断,清江浦和扬州商人们依旧坚持请赵进去往清江浦那边露面,意图在比武大会上彰显赵进的威仪,赵字营的实力威风。

    他们这么积极倒也不奇怪,且不说徐州的利益和他们息息相关,新开的海州港海贸,那边就牵扯到大宗的辽东特产和木材,甚至还有向辽东和朝鲜的贸易,承北号李子游因为向赵进贴的早,送去的家人子弟多,现在家产飞的膨胀,已经从清江浦豪商排名二十几位变成了前十位,在商会里说话也是越来越有份量。

    而这徐州布更让每个人都眼睛红,要说那海贸还有不少人没牵扯,这棉布生意可是遍布天下海外,谁都能做,而且这棉布还可以当做硬通货来用,平时松江棉布的生意大家谁不眼馋,可也只能在外面看着,现在徐州居然能产出大宗棉布,这大宗棉布居然还可以和松江布打价格战,短短二个月不到居然就能让松江那边低头服软,这样的生意就是天大财源,一定要巴结上的。

    要知道,棉布天下间能产的地方不少,可能大宗出产,又能让松江棉业布业容忍的,也只有这徐州布一家了。

    商人们最看重什么,最看重的就是赚钱和银子,徐州赵进不仅仅有武力和杀伐手段,还有能让人财赚钱的高妙方法,这才让众人好似飞蛾扑火一样的凑过来。

    马上就要进入腊月,何家庄不少人家已经开始忙碌过年了,今年何家庄内过年的气氛格外好,因为各家长辈以及城内富贵人等搬过来的不少,人多了,喜庆气氛自然就跟着足了。

    不过赵进的父母妻儿已经习惯赵进不在家过年,更习惯操持过年的时候赵进不伸手,也只能习惯如此。

    在这个时候,刘勇和雷财都回到了徐州这边,按照本来的计划,他们两人早就应该回来,甚至该回来几次,不过济宁和青州府的乱子一出,他们就一直在外面奔波打探,搜集各种消息。

    雷财带回了京师那边的消息,舒家那位在京的亲戚在十月份就被外放到湖广去做右参政,虽说京官外放算是贬低,可这等于是陡然升了几品,按照规矩,等回京之后就另有重任了,算是难得的擢升。

    据说这位舒姓官员的同僚都颇为疑惑,心想这人平庸平常的很,凭什么突然天上掉美事下来,远在湖广,赵字营想要打听消息就不方便了,而且赵字营在京内官场上的关系很低很浅,想要打听出这人是被谁提拔起来,有何等因果也很难。

    如果是官场上的老手安排这次升任,外人很难看出其中因果,再者说,京官外任本就不是稀罕事,也不会有太多人注意到。

    而给济宁官府士子写信的那些人,有人不在京师,有人很难接近,这倒不是有意遮掩或者躲避,在京城这样的地方,进出本就寻常,而且官家的眼线耳目不少,自家留意些,赵字营那边就不太容易接近。

    “能这么统筹调配,还能活动山东官军的,也只有魏忠贤了,其他人看不出有这个本事。”这个论断没什么意义又让人无可奈何。

    “有人传说这魏忠贤不知文字,不懂宫内朝廷的关节,全靠着阴毒压人,这么可能,魏忠贤成年入宫不假,可他在宫中已经呆了几十年,而且历任要害位置,斗倒了一个个大珰,这样的人物就算自己不怎么精通文字规矩,身边也有人帮着操持,谋算计划同样如此,即便他糊涂,身边也有智囊帮着分析决断,何况这魏忠贤一直精明的很。”这是雷财奔波在外的心得。

    “这样的人物不会花费偌大的功夫,仅仅让济宁那么乱一乱,仅仅在青州府那边打破几个毫无干系的田庄,难道就是为了在冀南三府安排下大名兵马,借此在大势上包围住咱们徐州吗?”雷财给不出答案,但他问出了很多问题。

    为这个股市,大家把月票投给我!!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