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天启三年秋季的布匹销售,是由周学智亲自主持,赵字营各方面都会给予最大的配合,内卫和各路眼线的消息都源源不断的汇集到他那边来。

    现在连松江布商都在暗地里抢购徐州布,他们都觉得徐州在强撑着硬顶,现在也是在失血,只要加徐州布商的失血过程,今年赔出去的,来年都能赚回来,布匹能长久保存,等来年只剩松江棉布独霸的时候,这两成反手可以从今年囤积的徐州布上赚回来。

    松江方面的做法让云山行很多人极为气愤,有人直接和周学智建言,说去给松江那边的仓库放一把火,或者亮出刀子来,也省得折腾的这么恶心。

    这些提议都被周学智拒绝,这次就是要和松江那边堂堂正正的打一场商战,只有这样打赢了,接下来才可以正常的做生意,不然的话,双方会这么一直纠缠下去,恶斗的方式也会越来越极端。

    而云山行的外围商号,包括清江浦棉纺之外的商人们,也在替云山行担心,他们商海沉浮多年,虽然不知道棉布行业的底细,可大概的成本总能算得出来,如今赵字营这棉布生意让他们每个人都看不懂,这就是在不断的放血。

    难道是为了给那些难民们找个营生做,可种地开荒岂不是更稳妥些,不过不管是外围商号,还是那些商人,没有人去劝,甚至还有人跟着去买了些松江布和徐州布,比市价低两成,怎么都有得赚,大家都只在沉默的旁观。

    因为轧棉机、纺纱机的工场都是保密的,外人能见到能听到的只有和别处没什么区别的织布场,所以没人知道徐州布的成本是行市上其他棉布的几分之一,如果把流民难民织工的低廉人工算上,十分之一都有可能。

    周学智每晚一个人在书房里都会拿着算盘算下,每次都忍不住笑,别人以为赵字营在失血,实际上金银钱财正在滚滚而来,这种保密的感觉实在妙不可言。

    这次徐州和松江的商战中,同样感觉妙不可言的还有海商们,尤其是刚刚搭上赵进的李家大帮,低于市价两成的棉布,怎么卖都是赚的,还要比往年多赚两成,而且往年松江棉布是供不应求,今年则是敞开了卖,让他们可以赚得更多。

    松江余家本来该在这次棉布商战中赚不少好处,因为他们已经提前布局,而且徐州没有对他们做什么限制,可家在松江,在这次已经打出真火的较量里从中牟利,肯定会触犯众怒,余致远比别人更清楚松江豪商大族怒的后果,即便他想要强来,家人和族人也不会同意,这次没有任何的通融。

    知晓一船船的棉布从海上运走之后,松江豪商们没觉得是徐州布卖的好,而是联想到赵进和江湖海上的关系,怀疑这海上的采购是不是和徐州窜通好的演戏,一船船的布卖出去然后再找机会运回来。

    江南豪商的势力和关系可不是开玩笑的,即便是李家大帮这样的海上龙头,松江那边的豪商大族同样可以托关系问到,然后知道了真相,李家大帮是花费了真金白银在徐州,然后会在其他地方赚回更多的真金白银,他们甚至还知道徐州那边有很多存货,织场还在源源不断的生产。

    再接下来就是清江浦的巡丁队抓获了十几名意图放火的亡命徒,然后设在清江浦南二十里的一个仓库和从船上下来的水贼交手,杀死抓获共百余名。

    这些人未遂或者被抓获,据说还有人在淮安府和山阳县那边使了银子,准备在官司上让赵字营纠缠麻烦。

    当被抓到的百余名水匪就这么被当众砍头,淮安府不闻不问,甚至有人主动告密依旧不闻不问之后,松江商人们很快明白了些什么,棉布战争立刻就进入了尾声。

    明里暗里的手段都已经试过,并且都没有效用,松江豪商们立刻就服软了,这压价出货的局面持续一天,松江棉业就少赚一天的银子,既然没办法灭掉对方,而且双方生产出的棉布都不愁销路,那何必继续你死我活呢?尤其是对方死不了的局面下。

    当徐州和松江府在棉布上明争暗斗的时候,余致远做得很低调,但还是被同乡猜忌怀疑,家宅一直有盯梢的人在,可需要讲和的时候,余致远立刻被推了出来,被人晓以同乡情谊,让他去徐州这边说和。

    余致远只是第一波,接下来扬州和清江浦的各路豪商,凡是和赵字营有交情的,都被通过各种关系找到请托,来徐州这边说情,要结束这场看起来“两败俱伤”的棉布之战。

    尽管松江豪商们没有在商言商,到最后也用上了商场之外的恶劣手段,可赵字营没有追究不放,只是从善如流的答应了诸位的说和,因为在松江府从豪商到织工棉农各色人等的经营之下,这棉布生意早就是个成熟的市场,从棉花播种一直到织布染布外销,都有成熟的环节,松江人在每一个环节都挥巨大的作用,赵字营是要用这个市场赚钱,而不是打烂了自己重建,所以最后赵字营都和气的“在商言商”了。

    当然,这也是眼下的棉布市场远远没有饱和,松江和天下各处的生产远不能满足需求,因为这需求不仅仅是大明两京各省,还要包括倭国、高丽、南洋甚至还有更远的地方,只要有海贸渠道,能联系上愿意进货的船队,多少棉布都能卖出去,所以赵字营要和气生财,如果这个市场是饱和的,那么这次就要不死不休了。

    双方谈的很顺利,既然可以多赚,那何必要压价两成下去给别人,所以双方决定将价钱重新调整回去,如果谁暗地里降价出货,那就是公敌,和双方判断的一样,棉布外销的价钱恢复原价之后,也没有影响销路,因为贩卖棉布的人按照原价一样有得赚,松江豪商们只是对自家前段时间的压价很是悻然,他们觉得徐州也是如此,只不过强作镇定撑面子罢了。

    外人看起来在放血,可赵字营内部却为这棉布带来的利润欢欣鼓舞,这等于是在烧酒、盐业、铁器和集市贸易之外又开辟出新的财源,本来这一年要迁居百姓,要安置辽民,这一年的花销和来年的预算都会很大,尽管收入依旧丰厚,积储依旧足够,可王兆靖、如惠、周学智和陈宏几人已经准备量入为出,可棉布生意一开,大家都是松了口气,看来又可以铺开摊子做事了。

    吉香在沂州以北,以葛沟店为中心建立大营,人员物资都是源源不断的集中过去,在这个位置没有水路可以走,冬日季节即便有水路也依靠不上,只能凭借车马,装运物资的牛马大车上路,拉车牲口自己也要耗费不少粮食,这样的集散物资耗费很大,但赵字营就这么一车车的运送过去,近三千人在葛沟店吃用充足,装备精良。

    且不说那亲卫旅家丁的精锐,十几个老团练连队的气势,单是这源源不断的运输,堆积如山的物资,就让这片区域的官吏豪强们震撼不已,徐州多么能打多么凶悍他们已经见识过,这等财力物力和行动力更让他们咋舌,任谁也知道,青州府和兖州府的交界区域偏僻穷苦,不值得花费太多力气,即便这样都有如此巨量的物资投放,赵字营的实力可见一斑。

    沂水、蒙阴和莒州以及青州府的其他区域的士绅豪强,不管和赵字营掀起的血腥风波有没有牵扯,都没有和往年一样准备过年,而是派出子弟,甚至家里的家主族长亲自出马,要去徐州那边看看,再怎么迟钝的人,也知道山东的天可能要变了,从前那些骇人听闻的传说到底是不是真的,去徐州邳州走走看看,就什么都知道了。

    赵进甚至都没怎么关注棉布争斗的事情,一场徐州稳稳会胜利的战斗,为什么要去关注,如果不是要维持这个市场的稳定,赵字营直接按照市价压下四成出货,松江那边只怕马上哀鸿遍野,然后赵字营拿着银子过去,所有棉田织场和布行都能低价吃下来,只不过那么做,马上就要惹起腥风血雨,可说起杀人见血的勾当,赵字营又怕过谁来?

    真正让赵进有些兴趣的,是被抓获的那两队匪盗,为的已经被送到徐州这边关押拷问,这两队都是来自太湖,江南亡命一旦无路可去有两处可走,一个是太湖,一个是海上,而且那太湖水寨还牵扯到陈友谅、张士诚之类的前朝势力,官府轻易不愿意招惹这个麻烦,所以那边也成了江南豪族的“武库”,需要做杀人放火勾当的时候,就会和那边联络,对这样的势力,赵字营一定要盘查清楚。

    对余致远这次的表态,赵字营内部很多人不满

    感谢各位兄弟月票的支持,老白感激不尽,还得请大家继续投给大明武夫,一放松就被甩了

    感谢“段逸尘、戚三问、元亨利贞、没有风的夏天、1eeyi、地主和尚、风中龙王、哥特式骑士”几位新老朋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