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这边商议定下,休整几天后,赵进带着七个连离开,吉香和属于亲卫旅第一团的三个连留下,等待后续力量的到来,他这三个连在沂州并不单薄,四周几个田庄的团练都已经集中过来听命,连田家自己也组织了二百人的丁壮效命。

    除此之外,吉香还通过田家下英雄帖,仿照赵字营在徐州和邳州的例子,在兖州府东半部分州县招募义勇骑手,有人担保,自己带着马匹,武技娴熟,附和这几项条件的都可以报名,合格后就会被录用,吃穿用度都由赵字营这边负担,会根据功劳给予奖赏。

    消息一传出去,四面八方立刻有许多山东武人过来投奔,甚至已经收拢的辽东逃兵里也有不少人跃跃欲试,这山东官场和军方以及各府的顶级士绅豪强,都知道赵字营是个什么样的庞然大物,济宁和鲁西南附近更是在闻香教之乱中见识过赵字营的威风,这些人,这些地方自然敬畏非常。

    可对于山东其他地方的州县,徐州赵字营的存在并不强,赵字营的农垦、贸易系统没有伸手过去的,没被大乱波及的,这些地方都觉得赵字营只是个传说,距离自家还很远,不用太过理会,所以沂州田家兄弟才会搞风搞雨,结果被赵进杀过去直接把人抓了,兖州府东部才都变得敬服,而沂水、蒙阴、莒州这三处州县以及附近区域则是重复了这个过程。

    徐州在那边安置田庄,收拢辽民、开垦荒地的时候,本地士绅豪强和江湖绿林都觉得外来户抢地盘抢好处,各个心存敌意不说,甚至还在垂涎这看起来“无依无靠”的肥肉,那背后的煽动固然是原因,可也是无风不起浪,双方是一拍即合的意思。

    四个田庄被打破血洗,本地豪强们瓜分了田庄的田地,动手的觉得自己占了大便宜,没动手的都在看徐州的笑话,觉得徐州那边不懂规矩活该有这样的下场,谁也没想到报应来的这么快,大家还没高兴几天,披甲骑马的上千厮杀汉就赶过来了。

    各处村庄寨子和响马盗匪冲突,彼此攻防,这个都是有的,厮杀也说得上惨烈,可这些战斗都有规矩在,比如说各村寨相斗,大家都不告官,有官差下乡要停下,官府要追查下来大家要彼此保密,甚至开打都只能在清晨和黄昏,因为那时候人少,看到的人也不多,惊动不会广,响马盗匪对村庄下手,距离城池太近的是不会去的,也不会死命硬攻某处,因为这样会惊动官府,会让各处同仇敌忾,而且有时候做不到突袭,那土围硬寨也的确啃不下来。

    谁能想到徐州的厮杀汉根本不将就什么规矩,直接一路血洗过去,什么险峻山寨,什么水泼不进的村庄,直接都被摧枯拉朽的打破,然后相关人等全都砍了脑袋,靠近城池的吕家庄就这么在光天化日之下被血洗,然后那些徐州人马居然连官军都不怕,回头又把几千团练冲散,这才大摇大摆的扬长而去。

    至于这徐州人都是骑着高头大马,每个人都穿着铁甲,据说还有能打垮大门厚墙的火炮,什么每个人都是青面獠牙吃人喝血这种的,这就都是越传越离谱的传说了,不过由不得不信,如果不是这样的妖魔鬼怪,怎么就能摧城拔寨,横扫这边的黑白两路。

    原本徐州趴着没什么动作,大家都以为这是大猫,等起来之后才现是老虎,现这样的庞然大物之后,原来那些观望的人和势力自然明白该怎么做,国家有王法,地方有规矩,地方上的规矩就是弱肉强食,既然这赵字营足够的强大,那么大家就知道如何做,徐州邳州那种子弟投军的景象又是出现。

    赵进离开葛沟店后的第四天,在距离葛沟店北面二十里的地方,农垦田庄开始重建,不过这次的田庄没有丝毫的简略,防御工事之类的一应俱全,而且调拨了淮安北区的老团练连队负责,在冬天挖土建筑都是苦难,之所以能做到一切完备,是因为这边征用了本地的村庄寨子。

    凡是和攻打徐州田庄有关的村寨,被彻底血洗的就不必说了,其余的则是全村百姓迁居别处重新开垦,赵字营的贸易和农垦相关人士,直接光明正大的找上官府,让他们出具文书,直接将那些通匪的村庄田地吃了下来。

    这一招才是真正的威慑,沂水、蒙阴、莒州这几处连同周围都是噤若寒蝉,尽管那些被迁居百姓以后的日子过得或许会更好,可对于这边的大多数人来说,这是把他们连根挖起,让他们连故乡都不会有,这可是真正的断子绝孙的狠辣,让人怎么不心胆俱寒,唯恐被波及到。

    单枪匹马、三五成队的义勇骑兵和赵字营轻骑,开始游荡在青州府南部,城池官府的风吹草动他们不理会,土豪士绅的动向已经不值得关心,他们都在盯着是不是有大队官军出现。

    临近腊月的时候,有官军出现了,数目差不多有三千余,看起来疲惫狼狈,遭了很多罪的样子,这支官军里起码有一多半都是辽地口音,甚至连把总千总都是辽地人士担任,按照从沿途村寨打听来的消息,他们应该是走山路过来,怪不得这么辛苦。

    不过这支官军在山路行进的时候消息不畅,十几天内甚至更久时日的动向未必知道,等知道了之后,这支官军的动向也很有趣,只是走大道向东行进,看来要走大路返回登州府和莱州府,第一旅和赵字营在山东的各支力量自然严阵以待,不过这支官军尽可能的谨慎小心,务求不和赵字营有什么误会和冲突。

    这支官军出现在青州府南部可以说很突然,但脑筋灵便些的,把这段日子生的事情连起来一想,也就大概可以判断出来,但没什么人主动说破,大家心照不宣含糊过去了。

    “应该是沂水、莒州那边的官民急报求援,可咱们这些动作,山东官府官军不敢管,能让他们动的只有魏忠贤,果然是魏忠贤。”这消息急报到徐州之后,赵进下了判断。

    同在议事厅的王兆靖和如惠都有些松了口气的感觉,王兆靖笑着说道:“若是朝廷里再有什么人盯着咱们,那动手做大事的时间就要提前了,今年却不是个好时候,那河堤决口的事情不大,传言却不小,周围不少人都在担心观望。”

    在这个时代,大多数人终其一生都不会离开身边直径百里的区域,甚至直径几十里,不光穷苦百姓如此,连富贵士绅也是这般,不离开本地,那么了解消息的渠道就只能是道听途说,别人说徐州这边堤坝决口,洪水闹灾,死了多少人,损失如何惨重,总有怀疑也就信了,没几个人因为怀疑去徐州亲眼看看,这越穿越离谱的传闻就成了真相的来源。

    谁不知道这洪灾危害巨大,冲毁城池田地,淹死人口牲畜,黄河大灾那就更不必说,所以这从南到北,除了徐州本地和毗邻徐州的州县之外,其余各处都觉得徐州元气大伤,这次赵字营在沂水那边杀鸡儆猴之后,猜疑才变小了些。

    “招工迁居的事情不能因为过年停下,咱们金库里的钱财尽管拿出去用,也不会用太多。”赵进叮嘱了一句。

    从进入秋天开始,赵字营匠造厅就开始大肆招募人工,有无手艺不限,只要肯做活出力,不过招募人工的范围仅限于徐州州城和萧县县城,城内以及城外村庄的百姓,招募之后全家迁到何家庄西南的区域做活,这边现在已经建起了一个个大织场,织场外就是织工们的住处,到处是整齐连片的新建村寨。

    除了织场,铁器工场也在招募人工,在海州那边的港口和木场也有很大的人力需求,而且赵字营在山东区域的田庄也在招募徐州百姓过去充实,去了之后直接免五年钱粮,拨给农具种子,若愿意听从赵字营的安排,那么好处还会更多。

    然后在划定的区域内,如果你想要继续居住,赵字营要收“平安常例”,“防洪常例”,“维持常例”等等五花八门的规费,刮地皮的手段比官府强出太多,可你只要不在这片区域居住了,这些费用立刻就不会收取。

    任谁都能看明白赵字营的用意,这是要把徐州州城和萧县县城区域的人口尽可能的转移,这两处人口加起来近二十万,这样的迁移可是耗费巨大,牵扯重大的大事,虽说徐州百姓已经意识到做工比种田好,在何家庄那边比在徐州这边苦熬要好,可还是很多人难以理解,很多人故土难离。

    平民百姓本就是在城内苦熬,赵字营给他们一个更好的生计和出路,为了养家糊口,也谈不上什么故土难离,最好的例子就是酒坊,徐州城内三处大酒坊都是搬到砀山那边,酒坊答应带着一起过去,并且有宅院安置后,没几个愿意留下的,这次织场和工场招工,很多人未必情愿,却知道如何选择。

    感谢“暮鸣、步军校、戚三问、段逸尘、呆霸王、风中龙王”几位老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月初请大家多多支持月票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