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就这么到了兖州府沂州,在本地内卫的接应下,赵进率领的这一队在田家庄园落脚扎营,在这里停驻之后,赵进才宣布休整三日,至于接下来的动向则是等待命令,大家到这时才松了口气,以赵字营的习惯,此时才算真正的放松休息。

    赵进来到这个田庄,本地人只知道某位大豪来到,却不清楚什么人,只有田家的田龙知道底细,早就从沂州城内出来迎接,调集田家的物资供应赵进这千骑的队伍,虽说这千余人马加上大车牲口之类,每日里消耗的物资数量很大,可田家却能供应的起,因为他们在供应葛沟店的时候已经知道,赵字营绝不会白拿白用,自家这边调用过冬物资,没过多久就会补上,而且还有别的好处。

    “你弟弟在徐州一切都好,他前途不会差..你在山东士林有很多关系,替我打听下最近有什么动向,特别是舒家那边,就是莒州舒家,有京官亲戚的那个..”赵进对田龙做了简单的布置,田龙那边连忙答应下来去做。

    至于这山东士林的动向,尤其是在济宁那场士人动乱的前因后果,马冲昊和赶回去的雷财已经查的差不多了,在赵进的支持下,马冲昊这次真是用了雷霆手段,将赵字营在山东的关系和威慑全部动用起来,被他们抓回去的文人士子非但没有官府找麻烦,甚至还会开革他们的功名,这就是直接挖了士人们的命根子,没了这功名,很多人什么都没有了。

    而且文人们谈为国为民的时候往往大义凛然,好像保持着天地真理,可真事到临头,能硬骨头的就没几个了,曾经有过,的确有过,不过济宁这次是没有的,包括那位举着牌位冲在前面的陈秀才,被抓回巡丁团团部之后也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身边同窗好友什么的阴私作为全都供了出来。

    这次济宁动乱除了官府纵容之外,还有八名士人为主导,三名举人,五名秀才,除了一人溜得快,早早的去外省亲戚那边躲避,其他人都被一网打尽,这些人同样把该说的不该说的都倒了个干净。

    这些人胆大妄为的原因居然也是因为京城来信,济宁出身的两位京官给这几人来信,许了种种今后前途上的好处,然后指点他们如何去串联折腾,连其他人如果临阵脱逃怎么解决都说得很详细,大明这官场规矩,京里做官也要和乡里往来密切,所以这些人彼此间都有利害关系,被那两个京官选中的士人都有种种关系,而且许诺开的都很动人,有的是功名仕途上的,有的则是照应家人上的,让人没办法拒绝。

    马冲昊是查案办案的老手,还查出了不少细节,送信的人都是过往济宁的客商,带信传递本就是习俗之一,他们安排手下送信过去,然后继续南下北上,且不说收信的人不认识,送信的人现在也找不到了,但这是司空见惯的常例。

    不过这追查也就到这个地步为止了,其他的只能等马六他们在京师的打探,济宁那边能闹起来,除了有人串联煽动之外,归根到底还是本地人对徐州人的进入有怨气,官吏差役的好处受影响,士绅豪强的利益被侵占,而赵字营做事的规矩策略又和文人士子不相容,在这样的气氛下,自然是一煽动就能乱起来,只不过没想到赵字营能拿出这么大的力量,行动的这么有魄力。

    “能安排这么多事,还能做成这么多事,他应该能知道咱们赵字营有什么样的力量,也能推测出咱们会怎么做,可他还是这么干了,他为什么?难道想要挑拨咱们和本地的关系?想要败坏咱们的名声?这些意义都不大,咱们什么时候在乎过这关系和名声吗?”接到马冲昊那边的消息后,赵进苦苦思索,却想不出什么原因。

    在这样的事情上,这次跟随前来的一干人也给不出什么参考,赵进只能不断的自问自答,看看能不能找出思路,吉香做个听众罢了。

    “济宁那边和沂水莒州那边很相似,都是靠着京官的书信推动这些针对我们的乱子,借势压人,被找到的人不敢拒绝,而且又被利诱,往往会主动出手,只是现在不知道一件事,沂水莒州那边出面的那个,和济宁那边背后策动的,到底有什么关系?”

    “大哥,这一切的乱子都是因为河坝决口,外人以为咱们徐州元气大伤,都不知死活的上来捡便宜了!”吉香也有自己的判断。

    赵进缓缓点头,沉声说道:“你说得也没错,但也有可能是策动这个的人知道咱们徐州没遭什么损害,就是拿着个消息推波助澜而已,但我觉得不会这么轻描淡写的结束,肯定还有后手。”

    “大香,亲卫旅第一团你带半个团,配你两百骑马家丁,自己招募义勇骑手,然后,我会在沂州这边编组十四个团练连队,这些人你来统辖,将沂水、莒州和蒙阴这片区域彻底肃清。”沉吟片刻之后,赵进开口说道。

    听到赵进这个安排,吉香的眼睛立刻亮了,难道这是让自己独自镇守一方,吉香心中兴奋,却还是深吸几口气说道:“大哥,小弟不在身边,谁领着亲卫旅护卫大哥,小弟离不开..”

    吉香这虚情假意的言语让赵进禁不住笑出声来,冲着吉香指了几下说道:“你以为就这么放出去不回来了?做梦,到时候我还要让你回来,亲卫旅那边必须你来带着,给你这么多的力量,这边很快就能扫平,到时候你带着人回来!”

    每次想要被外放,每次都不行,这次也是空欢喜一场,不过这空欢喜倒没让吉香如何失望,嘿嘿干笑几声之后,开口说道:“大哥,既然要扫平何必费那么大的利器,长矛连队、火铳连队各留一个,配一门三磅炮,然后两百骑马家丁,扫平那边足够了!”

    亲卫旅半个团的实力差不多是其他旅普通团的规模,何况还要加上骑马家丁和义勇骑手,然后再有十四个团练连队,这等于在青州府和兖州府的沂州交界处放一个旅,对付地面上的土豪私兵,这可真不是杀鸡用宰牛刀了,甚至是宰老虎的刀用在杀鸡上。吉香的想法也很简单,既然在外面做事,用这么大的力量显不出本事来。

    “我们带着的那千骑精锐,你觉得在沂水那边可有什么敌人吗?连那边的官军也算上?”赵进提了个问题。

    “就算他们把官兵乡勇什么的集合在一起,也不是咱们的对手,而且会被咱们一战扫平。”吉香没什么犹豫就回答。

    赵进神情变得肃然,沉声说道:“这力量不是让你对付地方上的,而是准备迎击登州府和莱州府的官军。”

    吉香一愣,随即也是凛然,登莱两府的官军可以说是山东省内对赵字营唯一的威胁,但吉香马上就疑惑说道:“大哥,可沂水、莒州那个区域是个两面有山一面临海的地势,登莱镇的官军要过来,只能从兖州府那边绕,那肯定会被二哥的第一旅挡住,而且咱们在登州府眼线那么多,他们一动,咱们肯定知道消息。”

    “可眼线同样要绕!”赵进说了句,随即又是说道:“虽说中间有山脉隔断,可其中也有小路,这些小路虽然过不得大军,可不计工本不考校度,他们也能过得来,甚至还能通过海船从安东卫那边送上来,我之所以急赶回来,就是突然想到了这个,那边是偏僻地方,官军去不方便,可咱们去也不方便,地方上又是处处敌意,如果官军舍得拿出大本钱,咱们岂不是危险?”

    这番话说得吉香悚然而惊,下意识压低声音说道:“大哥的意思是那边在设局?”

    “未必是设局,可只要有这个可能,我们就必须慎重对待,你带队去那边做几件事,如果有大股官军进入,如果他们是大张旗鼓的驻扎,那么你就严阵以待,如果对方进攻骚扰我们就坚决反击,如果现有不明身份的大队武装,你一定要把他们歼灭,必要时让第一旅配合。”赵进缓慢而又坚决的说道。

    听赵进这么说,吉香狞笑着说道:“请大哥放心,这山东境内的兵马就算全来,我和二哥也全能吃下,到时候这山东都是咱们家的地盘。”

    赵进笑着点点头,第一旅和吉香这股力量加起来,山东官军是没办法抗衡的,他笑着继续说道:“但最大的可能是官军露一面,然后就会缩回去,到这一步的话,我们就知道谁在背后了。”

    “若是能指使山东官军的话,那肯定是魏忠贤了,也只有他才能策动这么大的力量,还能督促着几方并进。”吉香常在赵进身旁,听得久了,自然也有自己的推断。

    “是魏忠贤就好,我现在担心有什么别人参与进来,复杂了就会麻烦。”赵进闷声说道。

    感谢“用户东方、戚三问”两位老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兄弟们,七月初的月票投过来!怎么也得从股市上换换手气!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