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尽管疲惫,可赵进没有休整太久,一个时辰的短暂休息,然后全体向东,重回沂水和蒙水之间的区域,在这段路上,休整好的和没有休整的轮流骑马,昨夜那些奔驰不停的马匹则是空载,其余人等步行,实在跟不上了就去大车上打个盹,但行进不能停,赵进没有休息,他穿着胸甲走在队伍当中。

    就这么一直走到天黑时分,距离第一个目标村子还有五里路的时候,队伍总算可以休息了,在那五里远的丘陵乱林中停驻,为了保持隐蔽,队伍没有生火,只是拿着冷饼和肉干、腌菜对付了一顿,第二天天还没亮,所有队伍就是起身出。

    当赵进这一队出现在村子外的时候,整个村子都不知所措,实际上是在庄门被打开,赵进他们冲进去的时候,这个村子的人才察觉到,投靠这边的一个百余人的小绺子甚至没来得及抵抗就全部被缴械,处置也很简单,问询之后,这百余人就在村子外被一个个砍了头,然后村子里做主的十几个人也是照此办理。

    看着血流成河,脑袋满地乱滚的场面,再看看赵字营那如狼似虎的铁骑,村民们不敢有任何反抗的心思,只是暗自庆幸对方没有把村子里面的所有人杀光,对赵字营的警告每个人也都是奉为铁律,赵进这一队要去的第二个村子距离这边三十里,但没有人敢去通风报信。

    对第二处目标的奔袭就做不到那么隐秘了,当看到赵字营出现的时候,那几十名响马就从那庄子里逃了出来,向着北边亡命奔逃,赵字营的轻骑直接追了上去,为了这追击,火铳家丁都让出马匹,赵字营的马匹健壮,而且一人双马,只要没什么波折在中午时分就可以追上。

    尽管这庄子里的人口口声声说自己是被胁迫,可赵字营还是准备攻打,当然,这庄子从头到尾都是严阵以待,根本没有开门的意思,但一切的抵抗在第一门火炮打响之后结束了,甚至还没等赵字营的家丁上去硬攻,庄子里面就有内讧,没过多久,庄门吊桥放下,有人提着人头跪在路旁,请赵字营进入。

    在这里,赵进没有大开杀戒,只是顺应民意的惩处几位勾结匪盗的恶徒,然后出向下一处目标而去,按照侦骑的禀报这第三处的目标收容的匪盗不多,也就是五十几人,但庄子是四百多户人家的规模,不过人多人少对赵进带领的家丁们来说没什么意义,抵抗越厉害,杀的也就越多。

    “大哥,就怕跑出去的响马经过那边,到时候那庄子里的贼人全跑了..。”吉香有自己的担心。

    不过等到达那庄子之后,吉香才现自己的担心多余了,贼人一个都没有跑,只不过三个为的浑身是伤,其余人都是被宰了,被那庄子的丁壮严密看押,等赵进他们来到之后,庄子上下立刻大开庄门出来迎接,恭敬惶恐到了极处。

    那三个匪拷问之后砍头,庄子里牵扯这些事的头面人物被喊过来问话,然后赵进派出骑马家丁去接应追击的轻骑,他这一队就在这庄内休整等待,看这人马如龙的威风,看着利刃铁甲甚至还有火炮,这庄子上下战战兢兢,不敢有丝毫的怠慢,也兴不起什么小心思来。

    一个时辰之后,后面的大车到达这边,看着满载物资的大车,这庄子的态度又是恭敬许多,等带着级的轻骑回返之后,庄子上下所有的情绪都变成了恐惧和恍然,庄子里主事的大户跑到赵进面前磕头,哭着承认自己也派人去莒州和沂水两边求援了,请赵进一定要开恩,看到徐州兵马有这样的实力,由不得他不害怕,官军来了根本不是对手。

    “官军已经来过,远远露个头就走了。”赵进笑着安抚这大户的惶恐,这等地方豪强只能要自存根本不考虑什么王法规矩,大义之类的更不用提,谁能压住他们,谁能给他们好处,那就会磕头听从,这庄子尽管把自己撇清,说没有参与对徐州田庄的行动,可实际上干净不干净很难说。

    不过赵进已经不准备和他们计较,不管先前如何,这次这庄子表现合格,放过他们,和前面那些被血洗杀戮的村庄寨子一比较,这边地方上就知道以后如何做了。

    但从蒙阴县离开进行的这一次连打和急袭,没有让敌人逃脱,鲜血和杀戮的震慑效果也是足够,可拷问和询问出来的东西却和先前没什么区别,差不多根子都能追到舒家庄那边,大家本来就对徐州外人有怨气,本就威望不低的舒家人出面串联,很多人立刻响应景从,而响马匪盗那边,根底也和舒家有关,或者是因为舒家被背后的豪绅命令出动,或者因为舒家介绍人上来,也有因为舒家给出足够好处的。

    “舒家是关键,但舒家那边也不会知道太多,在那样的拷问下,什么阴私小事都说了,这等或许能换命的大事没道理不讲,看来要去京城那边问问了。”第二天的回程路上,赵进在那庄子耽搁太久,公道买卖、钱货两清的补充一批物资之后,就立刻带领大队回程,在半路上和吉香议论起这次剿匪肃清战斗的收获。

    或许是冥冥中有什么,或许是机缘巧合,赵进这一队奔袭来到,先打破的就是舒家庄,拷问的时候是吉香领着人动手,当真是任你铜浇铁铸的人物,都会让你说话,不过得到的消息并不多,和后面问出来的没什么大差别。

    “大哥,这些乌七八糟的勾当都是因为咱们那边的河坝决口吧?芝麻大的水灾外面穿成了破天大的祸事,结果什么人都按捺不住了,可在济宁那边闹我还能想明白,在这边动手干什么,那些庄子都是初设,甚至连这边都不是咱们的地盘,这人花费的力气肯定不少,图什么呢?”吉香满心疑惑的问道。

    “我也想不明白,唯一能想到的是他们要给别人看,咱们赵字营并不是得罪不起,不是处处信服,还有很多不稳的地方。”赵进沉思说道。

    说完这句后,赵进又是说道:“或许和从前很多事一样,这一切都只是幌子,他们还有别的目的。”

    “大哥,能是什么目的?”

    “我不知道,咱们的内卫虽然精强,可也只能盯住几个点,一切的关键都要看京师那位舒大人知道什么了。”

    “大哥,京城那边衙门多,官差多,马六他们一直是藏着,当街突袭暗杀还好,可是要抓个京官拷问,这个可能吗?”

    “又不是内廷外朝的大佬,也不是名满天下的人物,这有什么不可能的,无非是咱们愿意不愿意做。”赵进冷笑着说道,说了两句之后赵进又是陷入沉思,看他这个样子吉香也不敢打搅。

    等过了会,赵进抬头说道:“按照行军的度走,抓紧去葛沟店那边,在葛沟店休整半天,然后去沂州,到田家的庄子上才可以休息。”

    “大哥,兄弟们这一路上没怎么歇息过,现在这边都被咱们打平了,谁还敢冒头折腾,就算官兵上来也不怕,让大家缓口气。”吉香忍不住说道。

    “保持行军的度也不是不休息,青州府这片地方不是咱们地盘,不能有任何的大意。”赵进说得很严肃,在这个时候吉香不敢反驳了,他对自家大哥很熟悉,知道这是赵进想到了什么。

    保持行军的度,只不过是白日里休整的间隙短了,晚上还是要扎营休整,不用连夜奔袭,能吃上热汤热饭,又可以在自家营盘内安心睡觉,众人恢复的都很快,各个情绪高涨,兴高采烈,这次奔袭虽说熬人,可每战必胜,而且己方没有牺牲,几个受伤的都是在山路上摔到扭到的轻伤,大家各个身上有功劳在,不过家丁里面的大多数只是感觉到一种单纯的快乐,训练憋闷太久,可以出来活动活动,真刀真枪的战斗,就是这种放松和快活。

    相比于家丁们的快活,吉香则是有些无精打采的模样,他也不掩饰自己的无趣,“这都是些什么杂碎孬包,说杀鸡用牛刀都抬举他们了,连活动手脚都不算。”,地方上的土匪团练在赵字营的家丁面前实在不值一提。

    赵进率领的队伍就这么一路回到葛沟店那边,在葛沟店放假一天,让人马得到充分的休整,按说此时的葛沟店已经是安全所在,四个团练连队驻扎,大批物资屯驻,加上赵进这队本身的力量,这周围根本没有人能撼动,但赵进在这边没有耽搁,一天之后就率领大队继续南下,而且安排赵字营在葛沟店的力量也撤回兖州府。

    这一路南行不停让吉香和家丁们都有些纳闷,这样的行进好像背后有人在追赶一样,明明在那边大显威风,为什么要这么快离开,赵字营什么时候怕过,只不过这个在心里想,谁也不会明说。

    感谢“元亨利贞、漫长的路、风中龙王”三位老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兄弟们,月初大家都有一张月票,投给大明武夫如何?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