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真正的深夜时分很难熬,赵进也忍不住打哈欠,几次停下后去附近溪水打水洗脸,这个时候溪水已经快要封冻,冰寒刺骨的水泼在脸上,的确可以提神,隐约间看到天光的时候,大家的精神也顶过去了,只是坐骑的疲惫依旧。

    这个时节已经不是农忙,但天蒙蒙亮就起来的人依旧不少,官道附近有不少村寨,早起看到赵进这一队的不是没有,不过大家在这世道经历久了,看着这杀气腾腾的队伍经过,又没有来自家住的地方,都是屏气凝神不敢出声、

    赵进这一队有几十个人不穿铠甲,轻骑游荡在队伍周围,紧盯着周围村寨,若是有人去报信或者莫名其妙的向其他方向走,立刻追上去杀人,不过懂得轻重利害的人更多,没什么人自寻死路,即便是官道上急着进城赶路的行商路人,也都慌不迭的到路边闪避。

    对这些行商路人,赵字营却没有不理睬,直接抓了几个,询问他们知道不知道吕家庄的位置,问到第四个的时候,就有人说知道了,那吕家庄就是吕老爷一家的庄子,这吕学风当年是蒙阴县兵房书办,三十几岁就把位置给了自己的弟弟,回乡经营产业,巧取豪夺成了蒙阴数得着的大户,都说这吕老爷官面上没什么关系,可私下里却有能打能杀的人手,谁也不敢招惹。

    问到这个消息之后,很容易得出判断,那所谓被亡命占据的寨子,搞不好就是这吕老爷的私兵,怪不得一出事就能回这个庄子藏匿,消息报上去之后,知道那吕家庄位置的人得了几两银子,并被许诺带路到那边后还有重赏,事到如今也没什么选择给他,只能乖乖听着。

    “那向导好像吃过吕家什么亏,害怕归害怕。却还是咬牙要去。”

    “在这穷苦荒僻的地方,能积攒出大笔家业,手里还养着一伙亡命,不喝地方百姓的血,不杀人越货,怎么可能,这些乡绅土豪都是这样。就算他有个什么好名声,只要想攒家业出来。就要对下面人扒皮喝血,我们把这些人扫空,百姓们日子肯定比从前好过,但在一开始,没有人会对我们感恩,只会愤恨。”赵进感慨说道。

    能看到蒙阴县城城池的时候,也能看到吕家庄的所在了,这里住户人家不少,村落连接成片。赵字营这几百骑的动作根本隐蔽不住,在赵进的命令下,有家丁换了便装,双人共乘一马和那向导过去认路,其他人却是远离官道就在一处村子外面暂时休整。

    此时太阳还没有出来,可村子里不少人已经醒了,突然间这么大队人马靠过来。人人心惊胆战,可这个当口想跑根本跑不了,家里老婆孩子怎么走,家当也带不走,何况对方还这么多马,村里人慌乱一阵。几个老者战战兢兢的出来询问,问到底来干什么?

    这小村子的人没想到,这伙穿甲拿刀的凶汉一照面先丢下几锭银子,说要热水和热饭,还要知道吕家庄底细的向导,其他人呆在家里别乱动那就没干系,这些话村子出来的人是不信的。可白花花的银子却由不得他们不信,那明晃晃的刀枪更让他们没得选择,连忙唯唯诺诺的回去准备。

    各家早上都要烧水做饭,这个准备起来倒是很快,要按市价,买这些热水热饭用不了一锭,银子给了这么多,也没进村子祸害,大家当然要殷勤些。

    等赵字营的家丁和向导回来,村子里的向导也过来了,是个三十多岁的光棍汉无牵无挂的,得了赵字营的银子后,眉开眼笑的说个不停。

    这吕家庄一百多户人家,规模却有别处几百户的规模,磨坊、油坊和店铺什么都有,还有操练自家民壮的校场,要是争水争地,明面上就能拽出近二百号丁壮,还有高价请的三个教头,据说都是以一当百的强手,这些消息估摸着也没什么可保密的,吕家庄的人肯定要不断的向外夸耀实力,别人才不敢得罪。

    别看才距离城池十里不到,可这吕家庄依旧有土石垒砌的土围,挖有壕沟,进出都只能走吊桥,而且壮勇巡逻值夜从不放松,据说曾有好汉绺子想要偷袭,结果丢了十几条人命也没冲进去,至于位置道路什么的,带路这光棍汉就更清楚了,吕家庄外有墟市,商贩们和闲汉都愿意过去,这光棍汉也经常跑那边的。

    把这些都说完,两个向导的所说的彼此印证,赵进率领的这一队也都吃完了早饭,有这热汤热饭在,夜间行路的疲惫寒冷都去了不少,村里送饭的人陪着笑脸,可看着这伙凶神恶煞的汉子拿饭食喂马,觉得实在是败家,但又不敢去说什么,这些饭食很多人平日里都吃不上,就因为“大王”们来了才拿出来,不过对方银子给的那么多,大家也没什么可说了。

    “上马,第三连去后门,第四连分出五个队游弋周围,其余跟我硬攻正门!”赵进扬声说道,众人轰然答应,各个翻身上马,他们的铠甲一夜都没有脱了。

    村里那位光棍汉也在马上,他被马匹颠簸的够呛,可垮掉的表情却不是因为这个,吕家庄守卫森严他是知道的,还听城门官军说过,就算两千官兵也未必能啃下这个庄子,而这帮人骑马就这么冲过去,虽说没见过打仗,可这马匹也冲不过那土围子,这次出头本想赚个便宜,可千万别被吕家记恨上。

    不提这光棍如何胡思乱想,赵进率领马队这么开过去,即便没有狂奔疾驰,可声势依旧不小,那吕家庄的土围工事上常备着值守的人,很快就是觉了,这样几百骑的队伍任谁都不敢忽视,各个紧张注意,等现是朝着自家这边来,立刻是敲锣吆喝示警。

    听到这锣声之后,做向导的那光棍差点要从马上翻下去,可此时已经动弹不得,只能苦着脸一起向前了,远远距离一百多步的时候,就看到土围上站满了人,正有人冲外面大喊道:“外面那路兄弟,要钱粮要吃喝都好商量,不要伤了江湖上的和气,这边距离县城八里路,只要闹大了,城里的官兵乡勇杀出来,谁也跑不了!”

    赵进率领的队伍就在距离百步的时候停下,众人纷纷下马,就在他们下马那一刻,就从庄门那边射出一支箭,又急又准,正中赵字营队伍面前四十步左右的地方,土围上响起一阵喝彩,这一箭又是示威又是警告,我们这庄子可不是吃素的,要知道这弓箭对杆子绺子来说可是了不得的杀器,只要射的准,就不用肉搏,就可以杀伤在工事上的敌人,庄子寨子上有了这个,就等于敌人靠不了近前。

    这像样的弓手,在什么地方都可以拿一份足饷,在匪盗中可以多分一份贼赃,吕家庄居然还有这样的强手,在蒙阴一带算得上了得了。

    两名向导都恨不得把身子埋到地下,根本不敢抬头,而赵进这边根本没什么在乎的,吉香和赵进对视一眼,然后举手开口说道:“火铳预备,轮射墙头,别让他们站起来!”

    火铳家丁都在那里有条不紊的装填弹药,他们都是最精锐的家丁出身,能骑马,能熟练应用火铳射击,在赵字营内这样的家丁也不是太多。

    这吕家庄内已经有浓浓的烟柱升起,看来这是放火求救了,不知这蒙阴县附近有没有烽火求救的规矩,不过城外的庄子有这样显眼的变故,又是吕家庄这样的坐地土豪,城内肯定不会不闻不问,不过赵字营这一队并不担心,城门开闭那都是由固定时辰的,不到时辰,城门绝不会开,看天色还得一个多时辰才能开。

    除了这烟柱示警之外,吕家庄内锣鼓唢呐都是响动不停,这个则是向周围村庄求救,城外的田庄村寨大都有联庄联保的规矩,一家有难八方来援,看到这烟柱,听到这锣鼓声响,带路那两名向导都是脸色惨白,浑身颤抖。

    “第一波射击改为三十支火铳齐射一轮,然后十支轮射!”赵进改了射击的要求。

    没过多久,这边已经装填完毕,火盆是从吃早饭的那个村庄借来的炭火,引燃火绳,火铳家丁们稍作排列就开始向前靠过去,隔着百步距离,吕家庄土围上的人能很清楚的看到赵进这一队的大概,自然也看出对方拿着的是火器。

    “等快要到沟边的时候大家要躲,张弓的都预备好了,老爷有令,射杀一个贼人,赏银五两!”庄子里的人当然见过火器,也知道火器大概的射程,在他们想来,火器想要杀伤一定要靠近到三十步之内,何况这还是从下向上的仰攻,那就要靠的更近,在这个距离上,弓箭更有杀伤,甚至投矛飞石都会比火器更有效。

    突然过来的这一队强人看着凶神恶煞,杀气森森,本来庄内的人都紧张无比,可看到对方拿出火器来,大家却禁不住松了口气,不敢真刀真枪的硬拼血战,算不得什么好汉。

    感谢“用户寒夜,暮鸣、7725”三位新老朋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距离月底还有不到四十八小时了,大家手里的月票投给大明武夫吧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