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既然这边扑空了,那没必要在这边耽搁,距离这鹰嘴崖向北三十里还有个寨子,那边原本是蒙阴某土豪的隐田庄子,后来被各处来的亡命大盗霸占,就在那边招揽流亡,二百余人的规模,而且背后有土豪士绅的支持,在当地名气也很强,在舒家人的口供里,这个所谓高楼寨势力也参与了对徐州田庄的围攻。

    虽说在山区,可这三十里路都是在山间河滩平地行进,并不怎么艰难,赵进率领的队伍休整半个时辰后就是出,这边放跑了,那边可不能落空。

    这次的奔袭已经不怎么计较马力,务求急进突然,可让人没想到的是,这个庄子也是空的,尽管大门紧闭,看起来像是闭门不出的模样,但里面空无一人,能看到有十几具肉票的尸体,验看伤口之后现,大概是一天半之前动手杀人,仔细搜检之后,还是现了二十几个活口,但都是锁在地窖里,已经被糟蹋的不像人样的妇人,她们只知道一天没有人送饭送水了。

    寨子里的存粮都还在,甚至藏在隐秘处的金银还有部分,可见走时候的匆忙,赵进拿出金银和部分粮食打走那些妇人,然后用存粮补充了下队伍的给养,又在这寨子内放了一把火,然后带队离开。

    连续两次都扑了个空,队伍的士气变得有些低沉,吉香也变得急躁起来,不过在这个时候已经没办法去往下一处了,还有一个多时辰天黑,但坐骑消耗体力太大,必须要休整,赵进没有强求什么,只是安排人开始扎营,同时将队伍里骑术最好经验最丰富的二十几人召集起来。

    “每个人都带足三天用的给养,一人双马,换上便装,最多三人一队。不要你们去杀人得胜,而是要去打探消息,咱们来路上经过的各个村庄,什么牛头山、鹰嘴崖附近的各个村庄,你们都悄悄靠近了去看,看看这些贼人匪盗是不是跑过去了,有了什么消息不要贪功。先回来报信。”赵进给他们交待的很明白。

    众人都是答应,这次跟随赵进来到这边的。除了家丁之外,还有最出色的徐州义勇,这些人三四十岁年纪,上阵厮杀未必有那个勇气,可对这等地方江湖上的门道最为了解,他们就是这次的侦骑探马,命令下达,众人准备,赵进又安排人去放火那个庄子附近观察。若有什么不对,也立刻回来禀报。

    “民匪一家,只怕我们经过的那些村庄就会有人给这些匪盗通风报信,甚至还会收留这些响马贼人暂时安身,舒家庄那边恐怕我们留人少了,没准有人跑出来通风报信。”赵进沉声说道。

    “他们还真不要脸,这些贼匪平日里祸害他们不轻。那些女人惨成什么样了,居然还要勾搭收留,这脑子是糊涂了吗?”吉香带着火气说道。

    赵进脸上泛起冷笑,森然说道:“只怕在本地这些人眼里,咱们还比不上这本地土匪顺眼,和本地这些匪盗。他们可以分赃分肥,和咱们?咱们是来挖他根子的,他们以为能扛过去?真是笑话!”

    吉香握住刀柄说道:“这次要让他们知道疼,杀得见血,下次就都老实了。”

    山区地方,天黑的比别处早,这边营盘扎下不久。看着太阳没入山峦,谷地间就已经暗了很多,这边倒是有个好处,飞禽走兽不少,在这边又不是什么全神戒备的地方,放哨游动的家丁打下来不少,直接送回来晚上开荤,两次扑空,也得吃点肉食提提神。

    第一堆篝火刚升起的时候,去盯着附近那寨子的家丁却回来了,还带回了一死两活三个人,他们在那边暗处隐藏,半个时辰左右,就远远看到了人靠近,也都是骑着马,一共三个人,他们开始小心翼翼的在远处,然后还兜了好大圈子,生怕赵字营的人没有走远,而赵字营盯梢的家丁一直没有动。

    等他们觉得没什么干系,骑马靠近的时候,赵字营的家丁才骑马杀出,一箭射死一个,还有一个人被射中马匹直接掀翻下来,另一个本来打马跑远了,却被蒙古家丁直接用绳套从马上套住拽了下来,就这么直接带回。

    两个活着的俘虏一进入赵进这一队的营地,眼睛就直了,从没想到能看见这么齐整的营头,健马壮牛、木料铁件打造的大车,还有一套套铠甲摆在一旁,锅里的食物散出馋人的香气,而那一个个走动的汉子各个举止严谨,整个营地都有股压迫人的气息散。

    “谁派你们来的?”两个俘虏很硬气,只在那里低头不说,又问了两句,其中一人只在那里说道:“有种你就杀了咱们!”

    赵进笑了笑,边上吉香却有些不耐烦了,闷声说道:“大哥,让小弟去拷问下,免得耽误工夫。”

    得到赵进同意后,吉香和几名家丁带着那两个俘虏出了营地去僻静所在,随即就有撕心裂肺的惨叫响起,这声音如此凄厉,连夜间栖息在树林的鸟兽都被惊动,甚至那些营地里的牛马都嘶鸣起来,赵进皱了皱眉头,制止要去查看的孙大林。

    有些话只能心里念叨,却不能明说,吉香嗜血凶残,在身边压着这么久非但没有把这股戾气磨去,反倒压得更厉害了,带出来一见血就有点收不住的样子,从这个方面去想,能泄下倒不是坏事。

    没过多久,吉香和家丁们回来了,那两个俘虏却已经不见,吉香浑身被鲜血迸溅,脏污处处,他身后家丁看他的神色都带着点畏缩,走到赵进跟前,吉香有些兴奋的说道:“大哥,这寨子的人马已经走了两天,就在距离蒙阴县城十里的吕家庄里面。”

    赵进点点头,开口问道:“俘虏呢?”

    “都顶不住,全死了。”吉香笑着回答说道。

    “留下一个,最起码能给我们带路。”赵进摇头说了句,吉香顿时愕然无言。

    不过这次带来的徐州义勇和内卫里有认识路的,在山中的蒙阴县是某些暗道的要冲,贩运私货,亡命各处,走山区要比平原安全很多,这边唯一的麻烦就是蒙阴县城附近,他正好在山区谷底形成官道的中央,想要穿越这片山区必须要过这个县城周围,所以和这边打交道的不少,至于这吕家庄的位置,只能到了后询问。

    从这寨子的位置到县城那边骑马快走要一个半时辰,但这边不是徐州,白天赶路和走夜路的差别很大,在赵进面前义勇们也不敢夸口,只是说起码两个半时辰,搞不好还会更多。

    “选出五百人来,有一百人带着火器,带一门一磅小炮,再休整半个时辰后出,其余家丁就在这边扎营,等待我等返回,大香你不用急,咱们一起去!”抬头看看夜空,赵进下了命令。

    当赵进这一队出的时候,天已经彻底黑下来了,赵进他们没有隐藏自己的行迹,直接高举灯火引路照明,其余人跟随前进,在这个区域,无论是什么州城县城,都拿不出能和这五百家丁抗衡的力量,沿路山区的村寨更没胆子过来招惹。

    但赶路度的确没办法变快,秋冬之际土地干燥硬实,是马匹和车辆最方便走的季节,可这边道路依旧很差,路上坑坑洼洼就不必说了,是不是的还能看到沟壑,要知道这条路实际上是蒙阴县通往山外的官道,居然也残破到这个地步。

    “得亏这次带的是一磅炮,几个人还能抬过去,要是三磅的,只能转回去了!”队伍里有人小声议论,大家都知道纪律,赶夜路的时候不能高声交谈,可难得离开赵字营范围一次,看到外面和徐州的差距,还是忍不住感慨,对这样的比较,赵进和吉香也没有去约束什么。

    “我们在控制范围内可以做到百战百胜,因为那边一切都为我们准备好了,宽阔结实的路面能走火炮,水运船只也是齐备,在渡口那边停靠的大船都可以运炮,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云山客栈,那其实就是我们的兵站,沿途的农垦田庄更是我们的堡垒,更不要说咱们的旅团已经控制了每一处要点,在那个范围里,我们的人力、粮草和装备都可以源源不断供应,只要我们自己不昏头出错招就不会败,但外面不同,这边虽然也没什么强敌,却是处处凶险,所以一定要小心谨慎,等以后我们要打的大仗恐怕大多都是如此。”赵进所说的并不仅仅是这次战斗。

    吉香听得很仔细,沉声问道:“那么能开战的只能是我们地盘附近?一步步压过去?”

    “倒也不是,这路上就有这样那样的麻烦,若是我们手里有自己的船队,那么水路港口附近的地方一样可以!”赵进开口说道。

    有专门的家丁看着星月移动,判断大概的时间推移,每过半个时辰就下马牵马步行,每过一个时辰则是全体休息一刻,然后每个间断都要报数点名,唯恐有人走失,这么走的确快不起来,不过可以让疲惫了一天的人马保持住体力。

    感谢“戚三问、没有风的夏天、用户1o7474524、反对的话、风中龙王”几位老友的打赏,月底,大明武夫请大家月票多投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