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寨墙上的几张猎弓都已经预备好,还有猎户打猎的"弓也是张好,只等对方靠近了就要施放,只看到下面那些披甲队伍中有人号施令,前面手持长矛的队伍向着两侧闪开一条路,有人小跑着向前来,这些人手里都拿着火铳一样的东西,奇怪的是,另一只手还有木叉。 。. 。

    再靠近点,再靠近点,你火器离远了打不伤人,离近了我用弓箭收拾你们,不知道为何,一看到对方拿着火器,寨子里面的人心思都安定不少。

    可就在距离七十几步左右的地方,那些手持火铳的丁壮都是停住脚步,开始在那里准备,靠近寨门的山路不宽,算上路边空地,并排也就能站着六个人,就看到六人一排站定,然后对准了寨墙上。

    这么远的距离能打个毛,寨墙上的有胆大的土匪从掩体后站起来,居然把裤子脱了,在那里吆喝着叫骂挑衅,惹得寨墙一阵哄堂大笑,更有两个好热闹的也跟着站了出来,下面碰碰碰开始闷响。

    “打爷爷”

    那挑衅的言语戛然而止,脱了裤子的那个人胸口好像被大锤砸中,上身重重向后一扬,直接从寨墙上摔了下来,大家回头看,那人摔在寨墙下,胸口凹下一块,已经全被鲜血浸透,另外两人一人同样被打翻在地上,落地后就没声息了,另一人同样摔落,捂着肚子惨叫打滚,手指缝中不断的渗出血来,谁都知道他活不成了,还不如当时立刻死了。

    这一轮打完,寨墙上有人抬头去看,正看到对方又有一排轮上来开火,慌不迭的低头,火铳那子弹打在寨墙的石片上,碎石飞溅,靠近的人都被打得头脸上全是血,疼的忍不住惨叫,可谁也不敢抬头。

    火铳噼里啪啦的打了一阵,寨子上没有人敢抬头了,到这个时候,那翻天虎已经面如死灰,可他却拎着刀在下面不住的吆喝说道:“咱们只能拼了,拼一条命算平,多一条命算赚的,咱们大伙手上可都沾着血,谁也跑不了!”

    说完这个,翻天虎拿着刀一刀戳死了那个惨叫濒死的土匪,又走到寨门那边怒喝说道:“快搬石头堵门,谁偷懒老子就砍了他”

    正在这时候,就听到外面轰隆一声,好似闷雷响起,不少寨子里的人都下意识的抬头看天,大晴天怎么打雷,就在这瞬间,寨子那不大的木门猛地炸开,从山下大户抢来的那两扇厚木门板被打了好大一个窟窿,正搬着石头要放下的一名土匪上半身都不见了,而他后面的翻天虎也在这方向上,这翻天虎反应倒是不慢,下意识的居然挥刀去挡。

    三磅炮的实心炮弹带着巨大的动量将这朴刀直接打断,然后将翻天虎上半身直接撕裂,残缺着的翻天虎直接倒在了地上,半片身体鲜血狂涌,到这个时候谁敢堵门,几名搬着石头的出撕心裂肺的惨叫,丢掉石头就向后跑,而那破洞所朝的方向,大家更是四散奔跑,又是轰鸣一声,门板又被敲出一个破洞,炮弹呼啸着飞进来!

    寨子里的匪徒完全错估了火炮的射程,又有三人被火炮直接打穿,那炮弹落地后又是弹起,又有几人反应不及,下半身已经被炮弹撕裂了,在这个时候寨内反倒是出现短暂的安静,不过这安静没有持续太久,已经差不多稀烂的寨门被人直接打开,穿着铁甲的丁壮呐喊着冲了进来。

    居然是铁甲铁盔,手里拿着的居然是短矛朴刀,听吆喝的动静就知道是能吃饱饭力气十足的,在牛头寨里,能做到这一点的也不过十几个人,怎么和对方打,可对方杀过来了,总要抵挡,可怎么抵挡得住,进来那些人也不急着冲杀,五人一组,十人一队,就这么彼此配合着掩杀过来。

    冲在最前面的一个人尤其骁勇,他浑身都包裹在铁甲中,只有两个眼睛露在外面,手里拿着一杆双手长刀,身侧几个拿着斧枪的铁甲护卫,就这么不管不顾的走在前面,有挡路的直接一刀刺去,寨子里的人连抵挡都来不及,那几个翻天虎的亲信号称是有武技在身的,在这披甲长刀的勇士面前同样不是一回合的对手,冲进去二十几,身侧已经躺到了十几个人。

    打到这个地步,寨子里的人已经胆寒了,有人丢了兵器就跪下求饶,跪在地上的人,兵器已经丢下去,那长刀还是毫不留情的斩下,他这般狠辣逼得已经跪地投降的匪众又是重新捡起兵器去打,可根本打不过,严格来说,这手持长刀的披甲悍将一队,在这牛头寨中已经挡者披靡,根本打不过。

    好在这位又向前杀了二十步之后却是停住,只是挥手让后面的人冲过去,再接下来,牛头寨的匪众没有丝毫战意了,宁可跪在地上被杀,也不愿意抵抗或者逃跑,那样在恐惧中死去恐怕更加难熬,差不多一半的人想从后门下山逃出去,可那边的人堵着寸步不让,根本过不去。

    寨子里的匪众也有逃掉的,却是几个胆大的,直接拿了两床被子裹在身上,在寨墙险要处滚下去,虽然是上不去下不来的陡坡,若能运气好贴着坡面滚也就能逃出生天,也有人直接摔在去,也有人撞在坡面的石头树木上,同样死路一条。

    这牛头寨的所有人都投降之后,披甲冲上来的那些人没有停止动作,除了看押俘虏的人,其他人开始彻底搜查这寨子,受伤不能移动的土匪,躲在暗处想要逃避的土匪,下场都只是一刀了账,山上的粮食和金银打包,让俘虏们背着下山,所有匪众的级都会被砍下,然后一并带下山去。

    临走的时候,牛头寨被放了一把火,一切都烧成了灰。

    下山之后,攻寨的那些人纷纷上马,押着俘虏们继续前进,转过前面的矮山之后,匪众俘虏们个个瞪大了眼睛,距离他们寨子半个时辰路程的位置上,居然有个临时营地,几十辆大车围城一圈,有和攻寨甲士一样打扮的人看守。

    回到这边,有人将大车赶过来,大车上装着石灰药材之类的,直接把砍下的人头做简单的处理,又有人带着几个人过来,甚至还有放在担架上的伤员,过来一颗颗脑袋,一个个人的辨认。

    “大香,是不是打的不过瘾?”赵进笑着问道。

    边上吉香站在那边不动,有两名家丁帮他擦拭甲胄上的血迹,他的长刀已经送到一边,另有人保养修复,听到这询问,已经摘下头盔的吉香摇头说道:“都是些猪狗鸡犬一般的杂碎,大哥带着家丁来,实在抬举他们了,只要团练配齐了装备,一样横扫他们。”

    赵进点点头,然后笑着说道:“团练还是驻屯最好,这等战斗虽然不费力,可咱们要一场场奔走着打下去,这个还是熬人的,再说了,新组建的这几个团和大队,经历的实战少,来这边锻炼锻炼也好。”

    正在这时,听到验看俘虏那边有人出凄厉的大喊,赵进和吉香向那边看过去,那边也有家丁朝这边跑来,没过多久,家丁到了跟前,带着点气喘的禀报说道:“青州府甲二庄的姚七已经认出人来了,这个寨子的寨主翻天虎就是带队突袭田庄的头目。”

    没人露出惊讶,这个过程仅仅是确认而已,吉香开口说道:“那几个内应的辽民奸细呢?在不在里面?”

    家丁摇摇头,这时候又有一名家丁走过来,行礼之后开口说道:“匪众的几个头目交待,说两个月前有人找过来,那人走了之后,这翻天虎就说带着大家立功求招安,这次回到官军里面起码能是个千总,还是能带着营头的实权差事,所以劲头很足,那人带着斗笠蒙布,看不清面孔,只知道是舒员外派人领过来的。”

    赵进和吉香对视了眼,那家丁又是继续说道:“寨子里和那翻天虎的身上都搜出了成色不错的金银,这边很难有这样成色的好东西,总数差不多有白银五百两。”

    “如果你是这山寨头目,别人让你对徐州动手,只给你这些银子的话,你会做吗?”赵进转头问吉香说道。

    吉香摇摇头,笑着说道:“除非他昏了头,这五百两银子要拿他们的命来换的,咱们赵字营的名头他肯定听过。”

    “即便如此还是动手,而且还有辽民内应,那辽民是吃过山东这边的苦头,也跟着动手了,只给了这么多银子,然后还不见什么告身官印之类的凭证,这些人还是信了,凭什么信,凭什么去拼,不是这个人能吓住他们,就是这个人的位置太高,由不得他们不信。”赵进简单分析了两句,这说得吉香眉头皱起。

    赵进却很轻松,继续笑着说道:“倒是想知道到底是什么人在背后策动,朝廷那边肯定不会对我们无动于衷,这个我知道,却没想到他们是这么动作的。”

    “抓到他一定要千刀万剐。”吉香却没有赵进那么轻松对待,而是咬牙切齿的说道。

    感谢“没有风的夏天、用户花开花落db、用户1o7474524、小齐文明奇迹、风中龙王”几位老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月底了,把月票都投给大明武夫吧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