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而且这读书士子到底是想得明白些,从这徐州赵进的人马来到济宁之后,行事做事都很讲规矩分寸,这说明对王法大义还是心存畏惧,那么他们看到这群情涌动,想必也会畏惧一二。 …,

    如果大家趁这个机会动,让全城官民义士加入,一鼓作气将徐州豪贼赶出去,那么圣君名臣,地方乡老肯定会看到这等功勋,每个人青史留名就不必说了。

    自己独处时候,会冷静思索,会忐忑怀疑,人在聚在一起,你说一句,我说一句,即便是不信的也都信了,惊惧犹豫烟消云散,甚至还有了满腔热血求名的心思。

    即便有一二迟疑不前的,看到这么多同窗前辈晚辈在,自家也不敢乱动了,不然的话,风评如刀,在济宁士林或者说兖州府和山东之地,都要落下个无胆无骨的名声,什么都完了。

    太阳升起来了,在州学附近始终没有出现徐州的人手,这让济宁文人士子的胆气愈壮起来,他们也没急着动,而是等待城外的同窗同伴进入。

    看着这成群结队的读书人从各处城门进去,而且面色凝重,念叨什么“舍身取义”,什么“徐州逆贼”,闲汉们先跟了过去,百姓们们也渐渐跟上,人越来越多,渐渐汇集成人流。

    “自从那些徐州豪贼来到,我等士人便斯文扫地,国家体统都不在了,我等深受皇恩,此时万马齐喑,正是我等站出来的时候了!”在州学门前,不时有人站出来慷慨激昂,州学那边的教谕早就不知道躲到那里,根本不肯露面。

    有人上来只顾着泄愤,可有人站在高处说得却很有条理:“诸位先生先进,那徐州豪贼盘剥士林,侵占田地,朝廷给我们的恩惠都被他们一扫而空,这么下去,我等也要忙碌生计稻梁,哪有心思钻研圣贤大义,怎么能为国家效力,为天子尽忠!”

    这话说出来,下面顿时鼓噪哄然,还有人捶胸顿足的大哭,嚎啕着说道:“自从小生考中,家中跟着好过,亲眷们也得了照顾,可那些徐州反贼一来,这好好一家子人就跟着散落了,有人被逼着给徐州人做佃户,有人被强逼着去做工,真真苦不堪言,惨啊,惨啊!”

    周围又是有一片附和的声音,这位哭诉的声音大些,外面看热闹的听得很清楚,碰巧有认识这位的。

    “吴秀才也有脸在这里说,他考中之后,亲戚们带着田地投靠,他收了田契把田都吞了,倒是给亲戚一口饭吃,可那个比给城外扛活做长工轻不了多少,那徐州人开的田庄是签奴契的,这都比他好处多,做工那边吃饱饭还有荤腥,为啥不去。”

    “小声点,这些读书人起狠来,打死人官府都不敢怪罪的!”

    外面这小声议论自然影响不到济宁士子的群情激奋,越说大家越是明白,徐州那边是要断自己的生路,若放任徐州人这么下去,大家的地位,大家的特权,大家的收入,那些让大伙位居人上的东西,什么都没有了。

    这次在济宁州学前的聚会也是有组织的,各处的消息都能尽快的州学这边,等各处到来的士子差不多到齐,有三人向着州学圣庙内走去,那里是供奉儒家圣贤的地方。

    没过多久,就看到当中一人双手捧着牌位走了出来,两人恭谨的跟在两边,从文庙门前开始一直向外,凡是有读书士子的地方都是安静下来。

    从内到外,大家都知道那块牌位是什么了,上面写着“至圣先师”,这可是圣人孔子的牌位,这代表着儒学至高无上的地位,即便是天子也要在这牌位前行礼致敬,这就是读书人的倚靠所在。

    那人走下文庙台阶之后,双手将至圣先师的牌位高高举起,文人士子们顿时鸦雀无声,不知道谁带头,从内到外纷纷跪拜下去。

    “诸位,忠孝大义为先,谨记至圣先师的教诲,今日我等要去和那些徐州豪贼见个公道!”举着牌位的那人朗声说道。

    下面哄然响应,有人义愤填膺的站起来说道:“诸君!官吏怯懦,和徐州贼沆瀣一气,正要我辈拨云雾见青天,今日若不去的,共弃之!”

    这些话一下子将人群的气氛点燃了,众人轰然答应,各个都是热血沸腾的模样,捧着牌位那人肃穆的向前走去,大家纷纷站起跟在身后。

    围观闲汉百姓又糊涂的,就被那走在前面的士人呵斥:“你们还不让开,这是孔圣人的牌位,就不怕招祸吗?”

    再怎么没读过书的百姓,孔夫子,孔圣人的名号总是听过的,一听到这话,慌不迭的闪到两边,迷信的更是跪在地上不住磕头,直说冒犯。

    相比于闪到两侧的百姓闲汉,队伍中大伙的感觉又是不同,不少人都是艳羡的看着手捧牌位的那位,这位四十岁年纪,一身半旧的青袍,虽说齐整,可在袍脚的地方却能看到补丁,此时这人腰板挺直,大步向前,脸上好似要光一般。

    “陈先晓这次得了彩头,以后搞不好就是咱们济宁的士林领袖了!”

    “他这次冲在前面,过后谁还理会他,他个无依无靠的穷书生,出了风头又能怎么样!”

    “这次若真能把徐州怎么样了,这城内城外的大户怎么会不伸手,官府怎么会不褒奖,他乡试多年不中,这次恐怕也要有望!”

    “那也是要能成了,徐州豪贼凶神恶煞的,真要撕破脸动手?

    “都来了这边,你还这么胆小,咱们这么多读书种子过去,徐州豪贼怎么敢动手,你看他们平时也是个讲规矩有分寸的,现在咱们举着这至圣先师的牌位,他们就更不敢动了,要是碰了牌位,打了咱们,那就是和全天下的士人为敌,朝中诸位清流不会放过他们,更会成为天下公敌!”

    两人窃窃私语,越说越是大义凛然,信心满满,不光他们几人如此,其他人也都是这般模样。

    每走一段,就有人振臂高呼大喊,开始时所喊的五花八门,到最后变成了整齐几句“朗朗乾坤,徐人出鲁。”

    越喊越是气氛高涨,不过路边百姓闲汉们却听不太懂,也有人念叨说道:“你说你喊个徐州人滚出山东也好,这文绉绉的谁能听得懂,让人着急!”

    “别那么多废话,快回去报信!”

    已经是十月间,过了农忙的时候,四里八乡进城的人当真不少,看到这么多穿着长衫的读书人行动,很多人都觉得新鲜,看热闹的习性作,直接跟了过去,这济宁城内汇集的文人士子不过三千余人,可跟过来的人却已经近万,越来越多。

    官差们一直没有露头,这个大家不奇怪,莫说城内有徐州赵字营在,就算没在的时候,这么多士子聚众,官差们也是不敢管的,可城中处处的巡丁居然也不见了,在平常时日,莫说是几千几万人聚众,就是过百人扎堆,立刻就会有巡丁出现,现在一直不见,这让士人们的队伍其实越来越高涨。

    士子们的队伍要去向何处其实不难猜,巡丁各队的驻扎地他们是不会去碰的,那边舞刀弄枪的,冲突起来肯定要吃亏,第一旅的驻扎地和农垦田庄隔着太远,他们也不会去,最合适的,最为众人所知的,则是云山行的济宁分店。

    济宁靠着运河枢纽的地位,是天下间最富庶的商埠之一,在这边开门做生意,又是云山行这样的大商家,自然要把店面修建的富丽堂皇。

    而且济宁城内城外,运河南来北往的客商,大都是和这云山行的分店打交道,日子久了,大家对什么第一旅和巡丁团不怎么在意,都觉得这云山行济宁分店才是徐州在这边的中心所在。

    穿过两条街道之后,济宁士子们的目的地已经可以确认了,就是靠近济宁城西门的云山行分店所在。

    队伍走得不快,为那人举着至圣先师的牌位很是庄重,街道两侧和交叉各路上已经是人山人海,不过却没有人挡在读书人的队伍面前,这么多年对士人们的敬畏已经根植心底,看着这些将来可能做官的大老爷们结队行走,大家都敬畏的躲远些,免得挡路招祸。

    就这么一路昂然的走到云山行分店附近,当初建设这分店,云山行把周围好大一片区域都买了下来,弄成广场的规制。

    走在前面的济宁士子远远的就能看到,云山行分店前有一队队的巡丁整齐排列,正在严阵以待。

    巡丁们穿着他们日常的服色,深色厚布短袍,但远看着还有些队列后面出闪光,不像是兵刃的反光,然后还能看到骑马巡丁也在队列之中,更有眼尖的还能看到,云山行分店的屋顶墙头都有人站立。

    看到这幅景象之后,士子们的队列骚动起来,按说这徐州豪贼本就该以武力威逼,可这一路都没有看到,难免让大伙有些放松,此时看到,大伙情不自禁的紧张起来。

    因为前天喝茶导致这两天睡眠不好,本想着四点半左右更新,可一想那样大伙肯定会说老白因为股市如何如何,还是先更出来

    大家,股市上心情不好别急,起起落落很正常,大伙把订阅、月票和打赏都朝着大明武夫砸过来,换换手气,攒攒人品,一定能守得云开见月明!

    感谢“步军校、元亨利贞”两位老友的打赏,请大家多多订阅、月票和打赏,大明武夫需要各位的支持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