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马冲昊问出这句之后,倒是没有出现大家预料中的尴尬场面,黄知州脸色苍白的从书房那边走出来。 ,

    黄知州四十几岁年纪,大明官场进士为先,但一旦当了知州这等不上不下的地方官,这辈子也就没什么前途可言,只能为身家多考虑了。

    济宁是天底下有数的富庶地方,这知州也是肥缺,而且满天下都知道这边是太平地方,闻香教之乱没有对济宁造成太大的破坏,接下来肯定也不会有什么兵灾,黄知州能活动到这边上任,当然下了大功夫,临行前不少人都艳羡不已。

    谁能想到面子上太平,内里却不是如此,大明各处地方,都是地方官和本地豪强士绅们讲数分肥,可这边一切都在徐州豪强手里把持着,虽说自家好处不少,可看着那么多块肥肉没办法下手,而且做事束手束脚不能快意,这让人实在不舒服。

    可更没想到的是,徐州人行事肆无忌惮居然到这样的地步,直接到官衙来搜人抓人,而且还抓的是本地最高的知州人。

    黄知州心中愤怒郁闷就不必提了,可他知道赵字营在这边都干过什么,也听过本地人故作神秘的谈论鲁藩灭门的惨案,什么不快都得忍着。

    “黄大人,这些日子针对我们赵字营的事情都是你指使的?”马冲昊的语气就好像大堂问案。

    在这个时候,黄知州也不敢讲究什么了,只是苦笑着说道:“上官差遣,本官也是听命行事,下面的人也都是听命行事。”

    这黄知州能说出这样的话来,也算是有担当了,马冲昊只是继续问道:“说是上官差遣,有公文书信吗?拿出来看看?”

    “你..这可是抚军..就在书房中收着,本官让人拿出来看。”这直截了当让黄知州先是大怒,随后一口气就泄了,无可奈何的说道,眼下这个场面,的确没什么选择。

    黄知州颓然的站在那里,让边上战战兢兢的家人去把书信拿出来,来这边上任之后,被无数人告诫过要敬畏徐州那个赵字营,黄知州也的确这么做的,不过他感觉和对方没什么冲突,这些徐州人做事讲规矩懂分寸,没怎么影响官府。

    可到现在,这黄知州才明白了,之所以自己感觉没有被影响,那是因为官府是在赵字营的允许下才是官府,如果赵字营不允许,那什么都不是。

    当初怎么就失心疯来了这边,这里那是大明的王土,分明已经是敌国,这些名字后面带州的都是大祸,东北那边有个建州,这边又有个徐州。

    黄知州心里念叨,那边家人已经把那封信找出来,本想着先递给自家老爷,却被一边的巡丁劈手夺过,送到马冲昊手中。

    展开书信大概浏览一遍,马冲昊把书信揣入自己怀中,盯着黄知州说道:“这几日你们不知死活,下场怎么样你们也看到领受了,接下来上面再有什么指令都要立刻知会到我这边,不然可就没今天这么轻描淡写了。”

    说完之后,马冲昊摆摆手,威逼众人的巡丁们都是转身离开,没走几步,那边黄知州却好像想起什么,犹豫着扬声说道:“这位兄台,本官在京师时候好像见过你。”

    “你若见过我,还敢在自称本官吗?”马冲昊冷笑着回了句,扬长而去。

    就在马冲昊领人在知州衙门走了一圈之后,济宁城躁动不安的气氛顿时平定下来,本已经关门停业准备观望风色的店铺也都重新开业。

    “是巡抚幕僚写过来的信,信上让他为这些天的事情提供方便,必要时还要出手庇护和遮掩,他不敢违逆巡抚那边的命令,只能照做。”将信拿回去之后,马冲昊要对其他人解说一二。

    不过说到这里,马冲昊自己皱起眉头,李灿立刻注意过来,何正倒是已经去巨野那边的田庄办事,马冲昊抖抖手中的信纸,沉吟着说道:“官府、那几个士人都是被书信驱动的,这信到底是来自哪里?真是京师和济南那边的?”

    这一夜马冲昊忙碌到很晚,没睡多久天就蒙蒙亮了,马冲昊在京师锦衣卫当差的时候已经养成了习惯,天一亮就立刻醒来。

    尽管昨天镇服官府,让济宁全城的躁动安定,可马冲昊不敢有丝毫的放松,内卫巡丁做事总要把事情想到最坏,眼下已经有很多迹象不对劲了,被对方悄悄的布置下很多事,现在更不能有所懈怠。

    和赵字营所有高位之人比起来,马冲昊在吃穿用度上是最讲究的一个,到了早饭时候,厨子把精心烹饪的饭菜送了过来,马冲昊的早饭极为丰盛,按照他的话说,早晨吃饱吃好,这一天才有足够的精气神做事。

    看到早饭之后,马冲昊的心情变好不少,鸡汤馄饨,油酥糖饼,加上手撕风干鸡,几样酱菜酸菜,然后则是排骨干菜粥,用料好,专人烹饪,而且马冲昊习惯在早饭时候喝浓茶,这茶上又有讲究。

    所以别家厨子都忙碌在中午晚上,马冲昊的厨子则是早晨没得闲,反倒是午饭晚饭很简单。

    这边茶刚沏好,马冲昊闭眼养神片刻,昨夜睡得太晚早晨终归有些精力不济,马冲昊记得自己三十几岁之前精神都是十足,办差办案几夜不睡也能顶得住,可现在顶不住了。

    马冲昊一直很注意保养,他想得很明白,自己比赵进他们大二十几岁,眼下赵进他们还在蛰伏,远没到腾飞的时候,做大事十年二十年三十年都未必能见到结果,可千万别到时候自家老朽跟不上了,自己儿子虽说前途无忧,但只能跟着下一波走了。

    脑海里想了很多,最后想到这次济宁的乱子如果能把根子挖出来,那肯定是大功一件,那李灿和何正都是担心的厉害,马冲昊表面上不说什么,实际上却觉得可笑,不怕有事,就怕无事。

    赵进的手段韬略太过出色,结果赵字营势力范围内各处都是蓬勃繁荣,太平无事,这等局面大家固然做得轻松,可无事怎么能显出本事来,怎么能拿到功劳,在各处都太平无事的时候,谁显出做事的本事,谁就能比旁人更早上进。

    马冲昊睁开眼睛,长吐了口气,此时茶水已经沏好,香气四溢,马冲昊先是闻了闻,然后端起准备开始这一天。

    可茶杯刚端起,就听到外面有急促的脚步声,马冲昊放下了茶杯,然后从饭桌后站起,外面的消息来到,层层传递,门外会有通报,能听到脚步声响了,事情一定不会小。

    脚步声来到门外,门外通传一声,却是昨日值夜的一位巡丁大队队正,进来之后脸上却不见什么焦急,只是有茫然和惊愕。

    “团正,城内士子正在朝着州学那边聚集,城门处那边也有消息传过来,说城外有不少士子书生在外面等候,等待进城,属下不知道要生什么,只觉得不合常情,所以前来禀报。”

    赵字营在各处的眼线分布在各行各业,唯一的短板就是这士林之中,赵字营是武夫集团,天生被文士们瞧不起,而且赵字营推行的种种措施又和士人们有冲突,在赵字营的势力范围内,士人们的特权都被极大削弱。

    在这样的情况下,文士们对赵字营敌视非常,也很难招揽到文士为赵字营做事,所以这士林对赵字营来说相对封闭。

    不过这封闭对赵字营没太大妨碍,官府士绅豪强们都被压服低头,文士们的牢骚又算得了什么,可在这个时候就有妨碍了,如果是其他群体做这样的事情,肯定会提早一天几天就知道消息了。

    听到那大队正的禀报,刚绕出桌边的马冲昊猛地向前走了步,动作幅度太大,将桌子上的茶碗碰翻落地,摔了个粉碎。

    “这是..这是..书生们要聚众闹事,他们要先在学宫那边汇集,然后再聚众鼓噪..”马冲昊有些慌张的说道。

    “来人,来人!”马冲昊自己念叨几句之后就冲着外面大喊出声,外面待命的传信巡丁响亮应答,一个个跑了进来。

    “传信给城内云山行各处,传信给城内和咱们赵字营亲信的各处,传信给城外的船行和车行,让他们今日闭门歇业,小心戒备,不要被人冲进去打砸店铺,甚至趁乱杀伤。”

    “传信给巡丁团各队,所有后备轮换取消,所有人全副武装待命,距离团部这边最近的两个大队立刻集合,让城内的暗哨眼线都动起来,任何不对的消息都要急报过来。”

    “城内官府,城外官军,我们安排进入的内应现在就要联络,若有异动,宁可暴露,也要传信过来。”

    “立刻传信给第一旅的二爷那边,说明济宁此时情况,让二爷那边和咱们快马传信,若是咱们断了,二爷那边要及时知晓。”

    “请李灿李先生来我这边,让所有的骑马巡丁都来团部这边待命,今天谁要是松懈误事,那就是军法处置!”

    感谢“用户寒夜、元亨利贞、苏格88”三位新老朋友的打赏,大明武夫月底需要大家的月票,投过来吧!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