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那几名吏员和差役自供之后就被当成案犯关押在了衙门的大牢之中,济宁巡丁团的巡丁小队那里会管这个,直接来到监牢门前,喊出牢头来让他交人。

    听到这个要求后,牢头先是目瞪口呆,然后就是满脸为难,不住的赔笑说道:“衙门里大老爷和几位爷都是行文用印了,这些人被抓过来要有公文才能放人,不然在下就背上大罪了,几位。。”

    话还没说完,巡丁小队的队正直接抽刀架在他脖子上,这济宁牢头没想到对方直接动手,吓得身子一颤,脖子和刀刃碰了了,立刻划开个小口子,一丝鲜血流淌出来,那巡丁小队队正盯着牢头说道:“再废话一句,我就宰了你,你命要紧?还是规矩要紧?”

    那牢头眼睛瞪起,下意识想要说什么硬话,可对方那刀反倒是加力压了压,脖子上已经微微感觉到疼,这是丝毫不在乎杀人的态度。

    “有话好说,有话好说,我这就开门放人。”说到底还是性命要紧,那牢头还是服软了。

    在这个时候,监牢这边的狱卒差役都已经围了过来,看到这个样子谁也不敢靠前,那牢头在那里吆喝着喊道:“快带徐州的几位爷进去提人,他们让干什么就干什么,还愣着干什么,快去!”

    那边有牢头亲信的狱卒连忙站出来带人,巡丁小队的人开始跟着进去,那小队队正收了刀,那牢头脸上的紧张这才消去,刚要说什么客气场面言语,那小队队正一举刀,翻手用刀背抽了下来,这铁家伙抽在脸上,这牢头的半边脸立刻被抽肿了,连带着打下几颗牙,满嘴是血。

    本以为无事的狱卒差役们下意识的向前进一步。然后又都是急忙后退,巡丁小队队正冷笑着说道:“周牢头你也是个场面人,知道谁能得罪起,谁得罪不起,怎么就有胆子和我们赵字营打官腔,谁让你这么做的,说个明白。不然我现在砍了你脑袋走,你可以试试衙门那边能不能救你!”

    说完这个后。小队队正拿着刀比了比,那牢头吓得浑身一颤,立刻满嘴漏风说道:“大老爷的刑名朋友和刑房的几位大爷都说了,赵字营这边不敢和官府硬来,到时候就说王法和规矩就好,小的这才有了胆子,不干小的事。”

    小队队正吐了口吐沫,这才不屑的收了刀,回头望了一眼之后这才转头站定。他身边的十几名巡丁都已经把朴刀平端,随时准备开打杀人了,狱卒和差役们都是退的更远,甚至都不敢抬头对视,这徐州人未免太野蛮了,这城内用个腰刀铁尺之类的就好,怎么还把这朴刀拿出来了。

    “。。是大老爷和几位爷吩咐的。小的们也不敢不听,这性命好处都在别人手里攥着,徐州各位爷,小的也是没办法,小的也是没办法.”在外面都能听到监牢内传出的嘶喊,没多久。人都已经被拽了出来,每个人都在涕泪交流的挣扎求饶。

    这进了监牢,不死也要脱层皮,洗漱之类的更谈不上了,可这几位有罪的吏员差役浑身齐整,没有丝毫受罪的样子,看着好像来这边办差一样。这几人本已经满脸惊慌失措,看到满脸是血跪在地上的那个牢头,脸色更是难看。

    “蔡爷,咱们还一起喝过酒的,您老要帮着去说说情,这件事真不是小的能做主的。”

    “回巡丁团说吧!让你们见识见识徐州刑名拷问的手段。”

    从监牢里面直接把犯人抓出来带走,监牢的人没有敢上前阻拦的,这济宁巡丁团当真是威风八面,围观的闲汉百姓们都在议论,这还真是强横,到底是硬撑着还是根本就没有弱过。

    那个巡丁小队队正却走到路边一辆马车那边,马车里面传出马冲昊的声音:“把人带到团部那边关押,你们这个小队就不要出动,把人看牢,晚上再找人和你们换班。”

    这边答应了照做,而另一边却有马蹄声响起,一名骑马巡丁慌不迭的下马过去禀报,带队走远的那位巡丁小队队正回头看了眼,感觉济宁城内的气氛突然变得紧张起来。

    派去抓那几位士绅的队伍是每家一个巡丁小队,在抓捕那四个秀才的时候没有费什么力气,这四人都是城内的富户,也有自己的势力,不过这实力也就是十几个二十几个仆役随从,在巡丁小队面前根本不够看的,甚至被抓的时候根本没想到对方敢直接登门抓人,只在那里乱喊着“这不合王法!”“这天底下还有王法吗?”家人哭号却不敢上前阻拦,只能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人被抓走。

    可在那个举人门前却是遇到了麻烦,早早的看到这巡丁小队过来,这举人家里已经大门紧闭,家中仆役什么的都是拿着棍棒家什准备抵抗,还有人在那里扯着嗓子吆喝说道:“乡亲们快来帮忙,徐州人欺负咱们济宁的乡亲了!”

    不过这巡丁小队喊了两声里面不开门之后,二话不说,直接强冲进这举人的邻居家里,把桌椅堆在举人家墙下,踩踏着直接上去硬攻,这举人的仆役们拿着棍棒想要动手,可看到对方寒光闪闪的利刃,立刻吓得浑身都软了,才有一名巡丁爬上墙头,其他人都是一哄而散。

    那举人躲在内宅小妾的床下,被拎出来的时候浑身抖,只在那里说着“有话好说,有话好说,我什么都讲,不要动手。”

    有功名就可以免税,就有和官府对话的权力,所以一旦考中功名,家业就会跟着膨胀,秀才算是一等,举人就是更上一等,不过在告这六人里,最大的一户就是那位有京官亲属的秀才,他身家少部分来自自己的功名,大部分则是因为京官亲属,他虽然只是个秀才,可在济宁知州面前也可以平起平坐。

    这等地方上的豪强,手里都养着护院,还有可以好勇斗狠的恶奴,而且附庸不少,当巡丁小队距离他们还有两条街的时候,这秀才家里已经开始敲锣示警,只要在济宁城内的话想要逃也无处可逃,只能固守了,但更关键的是,没有人想到赵字营的反应会这么快。

    到达这边的巡丁小队先和街边的暗探对了下手势,确认要抓的人没有逃,然后开始喊话叫人,里面回答的很硬气,我们老爷是堂堂秀才,家里又有人在户部当差,你个徐州豪强的私兵凭什么喊人抓人,这是想要白日行凶吗?

    这大户秀才就和前几家不同了,他家吆喝起来,附近真是有不少人聚集,各个面目不善,叫骂不停,看到这一幕,本来准备硬攻大宅的巡丁小队立刻结队自守,倒是那先到这边的暗探见势不妙倒是先走了。

    “谁要找死就上来试试,看看爷爷我到底敢不敢动刀!”尽管围着他们的人更多,可巡丁小队这边毫不怯场。

    但这边还没动手,济宁知州衙门那边却有人来了,五十几名马步捕快浩浩荡荡的冲了过来,这阵势让巡丁小队有些愣,心想济宁城内的捕快差役什么时候胆子这么大,居然敢来硬抗了。

    过来之后,能看到那些捕快个个脸色木然,有人瞅着空子的不住的赔笑,就连带队的两名捕头也都是进退不定的样子,但不管怎么作态,这几十名手持利刃兵器的差役,加上周围虎视眈眈的青壮,对这巡丁小队已经有绝对优势了。

    “光天化日之下,你们拿着利刃威逼士绅,难道不知道王法吗?”为的捕头喊出这句话,不过中气颇为不足。

    “兄弟们,在这城里咱们吃不了大亏,可这时候要是服软孬种了,那回去肯定要被狠狠责罚,要拼,跟着我后面去拼!”带队的小队队正说得咬牙切齿,这局面实在不对劲。

    可双方刚开始对峙的时候,却听到蹄声轰鸣,很多人也看不到街道外面来了什么,有那本地百姓颇为兴奋的高喊说道:“官军来了!”但那几十名官差捕快却知道济宁城的底细,脸色立刻变得很难看。没过多久,这附近的街道都被马队封锁,只不过这马队是骑马巡丁的队伍,披甲执刃,杀气森森。

    “徐州巡丁办事,无关人等散去,不然格杀勿论!”有人挥舞着手中长刀大喊道。

    看到这个架势,谁还敢在这边停留,那些敲锣纠集来的人一哄而散,官差们脸上的犹疑变成了谄笑,唯恐自己受到波及,为两名捕头对视两眼,脸色难看的上前解释说道:“各位,在下也是奉命办差,不得不为,各位给个面子,今日的事情这么了结如何?”

    “你们两个留下,跟我们把事情说清楚,其他人可以走。”骑马巡丁的头目说话毫不客气,直接用刀指着他们说道,带队的两个捕头脸色变白,刚想说什么,却看到骑马巡丁那边都是抽刀出鞘,还有张弓搭箭的,立刻把话咽了回去。

    感谢“用户1o7474524上一章把你和寒夜弄混了,抱歉、元亨利贞、大明武夫这个真不是我马甲”三位老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兄弟们,月底大明武夫需要月票!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