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他这话说出,马上马下传来一阵肆无忌惮的哄笑,那大汉用朴刀指着团练连正他们的位置,继续扯着嗓子喊道:“里面的山东乡亲们听着,现在还有反正举义的机会,宰了这些辽东蛮子,咱们爷们什么都不拿,喝口水就走,这里面的田地好处都是你们的,要是不然,这里面一个喘气的活物都不会留!”

    “不要听他胡说八道,你们今天猖狂,到时候你们想死都难..”团练连正针锋相对的骂了回去,可这边话刚说一半,在房顶上放哨的人却在那边嘶声喊道:“贼人从右边进来了!”

    听到这句话,田庄内的每个人都是大惊,团练连正回头大吼道:“怎么现在才说!”

    “小的..小的..该死,刚才..”没人继续听他惶急的解释,大家都能猜到,肯定是刚才那马队对骂的时候,房顶上放哨的人走神疏忽了。

    团练连正直接冲着身后团练喊道:“撑我起来!”

    几个人一同用力,把这连正给架了起来,站高看了眼就吆喝大家把人放下,然后怒声吼道:“扎住了都别动,靠近就用手里的家什戳死他们,别乱动,互相挨紧了站稳了就能活,站稳了不动,骑马的也打不了你,这可是进爷传授的百战百胜法子!”

    就在这个时候,房顶上瞭望放哨的人大喊,不过不用他大喊了,连团练和那些庄户都在喊,正对面的土匪们将背着的成捆柴草丢下,即便看不到矮墙外面的情形,大家也能猜到那不深的壕沟再被填满,然后用柴草达成斜坡。

    不过那成捆柴草甚至向墙内丢进来,要在墙内也搭一个台阶,虽说已经命令不动,可看着这一幕,每个人都觉得紧张。

    “靠近了就戳,他们手里的兵器还没你们的长。他们不敢靠近,你们绷住了,这一关咱们撑过去,人人都有犒赏,进爷不会亏待你们!”连正吼的嗓子都有些哑了。

    从右侧进来的那股土匪贼人有几十人,由几名手持朴刀的壮汉率领,污言秽语的喝骂。骂田庄里的庄户,也在骂跟着进来的同伴。让他们快点上前。

    可千把庄户人挨人的站着,手里都是拿着十尺十一尺的竹枪,前面削尖乌黑,密密麻麻的一排排向外,看着就让人心惊胆战,轻易不敢靠前,只不过庄丁们同样在紧张,看着靠近过来的几十名土匪,而且还不是什么精壮强悍的土匪。很多人手里的竹枪不住颤抖。

    姚七还算顶得住,他身边几位辽东逃兵出身的兵丁则是脸色煞白,这让姚七心里有些鄙夷,他大概能明白辽镇为什么被建州女真轻易扫平拿下,这样羸弱的兵卒,不要说战斗,身边这几个。甚至连上岸逃跑都不敢逃,还不如那几个后来又跑回来的有些莽撞胆色。

    “这帮土匪居然敢硬碰?”团练连正看着踩踏着柴草捆不断进入的土匪山贼们有些纳闷,他没有经历过太多的战斗的,经验也不怎么足,很多都是从前做家丁时候,听团正、连正和队正的讲述。不过更多的实战经历是卫所里一些老人,他们曾做过低阶的武官,经历见识过很多战斗,还有些原来徐州各处团练的教头,这些人在地方上也经历过各种私斗。

    这些被请来讲授的老人未必如何出色,但经验都是丰富无比,经历多。见识多,按他们说来,这土匪马贼之流没什么战斗力,根本打不得硬仗,不要说官军差役的清剿,就连地方上稍微像样的团练乡勇都打不过。

    土匪是为了好处才战斗,而不是送命,一个山寨头领好不容易纠集几十几百喽啰,要靠着这些人壮声势抽好处,怎么舍得去白白送死,真正不怕死的贼人不是没有,可那都是小股的亡命大盗,一个杆子一个绺子里,这样的亡命能占到一成,就已经算是不弱,能占到三成以上,就是名震四方的强龙了。

    但这样的什么亡命强龙,什么江湖上的大杆子,在赵字营的家丁团练面前完全不值一提,这团练连正经历过的几次战斗都证明如此,那些土匪山贼也都是外强中干的怯懦鼠辈。

    可眼前所见到的的这些土匪却就敢这么大模大样的从正面进来,摆出一个乱糟糟很不像样子的阵势,站在团练队形第一排的连正满是愕然,他回头看了看,千把庄丁的凑起来的大方队很像个样子,只要不动看起来就和个刺猬一般。

    难道对方就凭着近百骑的马队?可在这个庄子里怎么能冲得起来,团练连正对自己的团练很有自信,只要站定扎牢,马队也未必能冲得动,若是有火器和弓箭多好,眼前这伙杂碎完全不是对手,这伙杂碎连张弓都没有。

    这伙突然出现的土匪进了庄子里面也没有立刻向前攻,距离近了,甚至能看到地面土匪老弱脸上的畏惧,要知道他们可是人少的一方。

    双方就这么隔着几十步,谁也不敢贸然先动,倒是那马队为的大汉又是扬起手中兵器,田庄团练们还以为他要下令冲锋,急忙将长矛放平,做好戒备,吓得马队周围的贼匪,甚至马队里面骑驴子的那些人都急忙向后退,甚至有人坐在地上,而庄丁们也好不到那里去,不少竹枪都被丢到了地上,很多人下意识的就要跑,看到无事这才镇定下来,

    彼此都这么外强中干,彼此都不敢再进,还是这么不尴不尬的坚持着,那为骑马壮汉脸上也有些恼怒,等局势安定了,又举起刀喊道:“山东的乡亲们,这田地就是咱们自己的,干了这些徐州和辽东的!”

    “赵字营,必胜!”团练连正大吼说道,他身侧的团练们跟着齐声大吼,对方这样挑拨没有任何意义,对着喊回去不能弱了士气。

    就在这大吼声刚刚振奋精神,连正和站在后排的管事却听到了惨叫和惊叫,而且这声音是响在身后,就是在团练的队伍之中,怎么回事?连正大惊失色的回头,在这个时候,整齐的团练队伍已经开始乱了,出了什么事?

    那看着颇具声势的庄丁方队已经开始散乱,不过连正最先注意到的不是这个,他看到了倒下的同伴,而后面几排的团练都在转身,还有人在惨叫着倒下,能看到十几个辽民正拿着竹枪恶狠狠刺向团练们,本来团练们把后背放心的交给庄丁,自己面对强敌,却没想到最开始的攻击就是从背后来,就是从他们保护的庄丁那边来。

    这伙土匪口口声声吆喝着山东人杀光辽东人和徐州人,可真正临阵叛变动手的却是辽东人,而且还是那些先跑后来又回来的辽东人!

    这个时候团练的方队已经彻底垮掉,庄丁们在四散奔逃,有些胆气的还知道拿着竹枪自保,没胆子的只是丢掉竹枪乱跑,这时候那些侧翼的土匪就可怕了,他们冲进人群中乱砍乱杀,当真所向披靡。

    但更可怕的是在正面,在这个时候,这伙贼匪的马队开始冲过来了,后面那些畏缩胆怯的鼠辈们也吆喝着冲上。

    没有了队形,没有了同伴们的彼此支撑依仗,步卒很难对抗冲起来的马队,何况对方有人数优势,团练们已经顾不过来了,从身后的偷袭中反应过来,那十几个从后面偷袭的辽民已经被戳死了几个,其余的见势不好,扭头就跑。

    有的团练愤怒若狂的追上去,有人还记得留在阵型之中,但这些已经没什么用处,贼匪的马队已经冲上来了。

    团练连正满脸死灰,他没有转身跑,反而对站在后面的庄头吼道:“你带着人跑,去临近庄子报信,去沂州报信,先跑,跑出去!”

    那庄头和几名管事也都端着长矛,在那里咬牙准备拼死,听到连正的吆喝之后都是愣住,连正沙哑着嗓子继续吼道:“走啊,找进爷给咱们报仇,快走,咱们不能白死!”

    说完这话,那连正转身大喊道:“兄弟们,赵字营没孬种,和他们拼了!”

    姚七有些愣,他弄不清局面的变化,不知道生了什么,他只知道刚才对峙的时候,站在他身边和身后的十几个人突然间向外冲了出去,不是去和贼人们拼命,反而拿着竹枪刺向团练的后背,然后局面就乱了。

    再然后土匪们冲到了跟前,那些团练们有的被马匹撞倒,有的被围住的土匪砍杀刺杀,还有人没命的向外逃,贼人毕竟没有庄子里的人多。

    愣在那里的姚七也没人理会,姚七突然打了个激灵,他一下子明白过来,自己辛苦种下的庄稼等不到收成了,看不到那些金灿灿香喷喷的粮食了,姚七突然愤怒起来,他不管其他人的反应,怒吼着拿着竹枪冲上去,狠狠刺入一名贼人的胸膛,还没等他抽出来,就觉得脑门上被重重一击,然后眼前一片黑暗,什么都不知道了..

    感谢“暮鸣、用户986768435”两位老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月底,请在月票上多多支持大明武夫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