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如果是淮安北区的田庄村寨,那么外面都有完整的土围,有足够深的壕沟,一旦有事,大家就可以退回去据守,不过现在的淮安北区普通村寨的防务也开始松懈,因为那边完全是赵字营的地盘,又有重兵驻守,不必担心贼匪袭扰。

    要是在沂州那些田庄也不用担心太多,田家虽然做不到赵字营那么完备,可鲁东南山贼响马横行,各处庄子村寨向来是高墙深沟,小心戒备,而且各处联保,小股匪众根本不敢深入招惹。

    但姚七他们所在的位置就不同了,相比于当年的山东流民,辽东难民就不那么本份,所以安置辽民的田庄都会选相对偏僻的,选址的时候也不求什么设施完备,反正辽民过去了会建设完备。

    第二批第三批辽民到来所安置的村寨庄子,都是蒙水和沂水两河之间的山边平地,这里虽说是青州府境内,可因为地势分割,这些田庄实际上等于在孤地,西边的蒙阴县在沂蒙山区之中,莒州和沂水县的州城和县城分居北部和东部,这一州两县的交界处就是这片区域了。

    这片区域恰好在距离一州两县三处城池都最远的位置上,而南边的沂州更远,最近的一处市镇是葛沟店,纯粹因为大车行商停驻形成的一处小市镇。

    距离州县城池都很远,也就是远离了当地的村寨,田庄里的辽民很难逃跑,先期运送给养物资或许会费些力气,但可以换得个长久稳定,还能将撂荒的田地重新开垦出来。

    要知道这片区域内河流不少,只要挖掘沟渠引水灌溉,就可以成为水浇地,出产肯定不会少,漕运的管泉主事虽然负责严禁在补充运河的河流周围挖渠打井,可他们又怎么敢管赵字营的事情。

    只是这一切万全的打算都建立在一个前提上,在这些区域安定安宁。没有人敢找赵字营相关的麻烦。

    实际上这个前提是最不需要考虑的,赵字营在山东一次打败官军,一次平定闻香教掀起的大乱,鲁藩不明不白的灭门惨案隐约间也能扯上关系,就不要说那放在兖州府震慑四方的第一旅。

    在山东地面上,无论官吏差役、士绅豪强还是江湖绿林,都知道赵字营惹不得。你有泼天本领,难道还能强过那闻香教主徐鸿儒。可这样的人物,掀起几十万人的大乱,徐州兵马一出动,立刻是沸汤泼雪,顷刻消融灭杀,更不要说,赵字营行事直来直去,一旦触犯,无论你是官军匪盗。直接就是以泰山压顶之势过来,彻底粉碎。

    所以山东各方势力都是战战兢兢,既然得罪不起奈何不得,那就供着得了,好在这赵字营行事还算讲理,从不无事生非。

    连官军和士绅豪强们都在畏缩束手,这马贼土匪之流都是拿不上台面的杂碎武装。更没有挑衅冒犯的胆子,可谁也没想到,就在这沂蒙山区的偏远地方,居然有匪盗敢于主动骚扰赵字营的田庄。

    凡是对赵字营展了解的人都会对这件事愕然,难道这沂水和蒙水附近的贼人们因为太过偏僻所以没什么见识?所以才来招惹赵字营的庄子?这是嫌自己活得长了吗?

    姚七所在田庄的庄头、管事和团练连正聚在一起商议之后,决定按照规矩办事。一方面在庄子里严加戒备,另一方面则是派出两路信使,一边是去沂州的云山行报信求援,一边是去附近的其他田庄联络联保。

    但这些应对还是个有备无患的意思,大家只觉得是什么人昏了头,甚至可能不是土匪马贼,只不过恰巧走得太近。

    去往沂州的信使骑马也要走两天。去往临近田庄的信使第二天下午就返回了,距离姚七所在田庄最近的那个没有遇到疑似匪盗的滋扰,但在那个庄子东北方向的另一个庄子也遇到了类似的情况。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原因也不难想出,如果对方是有意,那么就是特意选择目标了,最起码让附近这三个庄子陷入了两难,居中的庄子要戒备,要自保,然后支援任何一个庄子都要放弃另外一个,然后还带来了让自己空虚遭袭的危险。

    对方有预谋针对的可能越来越大,可支援最起码在三天内没办法来到,唯一能做的也只有加强戒备。

    如果是赵字营经营一年甚至数年的田庄,可以动用的力量不光是团练,庄户青壮也可以组织起来,而在这蒙水沂水交叉处的农垦田庄,一切都是草创,当初以为这边偏僻才安置辽民,可这个时候辽民心思还不怎么稳,人心已经开始乱了。

    姚七听到大家说出各种各样的传闻,他和其他最先到这边的辽民一样,强忍惊慌,按照庄子里的安排去值夜巡哨,姚七做得很用心,现在田里的庄稼他可是下了大力气,无比期待来年的收成,可不想就这么被祸害了。

    而那些先逃又回来的,则是惊慌失措,不光自己害怕,还说出种种骇人听闻的猜想,什么这是山东本地百姓看着这田庄不顺眼,所以聚众围攻,到时候庄子被打破了,鸡犬不留什么的。

    耸人听闻的流言让人心浮气躁,一向老实的姚七也忍不住了脾气,指着一个口沫横飞的辽东逃兵大骂说道:“你说这边这么凶险,你怎么还不跑,你不是跑过一次吗?你不是说自己有本事吗?你赖在这边不走,还不是知道出去就是个死!”

    被他怒骂那人恼羞成怒,站起来要和他厮打,不过田庄里的团练很快就是赶到,问清楚原因后,直接把散布流言的那位打了五十棍,这五十棍没有丝毫的留手,直接将人打的血肉模糊,十几天内不要想站起来。

    虽说危急关头该珍惜人力,可赵字营的规矩是严惩动摇人心的奸邪,少这么一个不影响大局,而且还少了捣乱的祸害,也给其他人一个警告。

    这番痛打之后,田庄内的人心开始稳了,庄头管事们不住给庄子里的辽东和山东庄户打气,说咱们赵字营的团练连队以一当百做不到,可土匪贼人来个几百却是不怕,多少敌人长矛也能戳死了。

    紧张戒备到这个时候,人心虽然稳了,可提心吊胆是免不了的,都觉得土匪马贼马上就要大举来袭,可没想到做出这么多准备,这天居然一切平安,田庄周围没有丝毫的异常。

    难道庄子周围那些不对真是过路人,或者知道了这里是赵字营的地盘都被吓跑了,虽然这个想法过于一厢情愿,可却不能说不合理,不少人心里松了口气,不过行动上不敢有丝毫的放松,只是抓紧忙碌。

    新设田庄什么物资都是紧缺,这几日不敢出门,庄子里烧火的柴草就不够用了,眼看着天气一天比一天冷,没柴草万万不行,这天既然没什么异常,刚过中午,庄子里的庄户男丁就在团练们的保护下出去砍柴打草。

    靠近山区的好处是柴草不缺,等到太阳刚落山的时候,差不多十日用量已经凑齐,在这个当口,又有前几天那血淋淋的五十棍做教训,庄户们都是齐心协力,姚七也是累的够呛,回来吃完晚饭就急忙睡去,按照庄子的安排,下半夜还要起来守夜。

    提心吊胆紧张几日,今天有些放松,然后又上山砍柴打草,身体疲乏,这一觉睡得很沉,直到突然做了恶梦,突然间姚七梦到了建州女真鞑虏打过来的时候,实际上他伺候的那个千户因为跑得快,根本和建州女真兵马没有照过面,还是到皮岛才见识到了鞑虏的凶残,但在这个梦里姚七却好像见到了自己出生那个屯堡被建州女真攻下的情景,鞑虏在杀人放火,有人大喊..

    就在这个时候,姚七突然被惊醒了,这大喊并不是梦里的,而是田庄中的,他急忙冲出窝棚,现田庄某处已经起火,大伙熊熊燃烧,将田庄的天空都映红了。

    稍一愕然,姚七的睡意烟消云散,他感觉寒意满身,整个人都好像被冻僵了一样,着火的地方是粮仓,是储存存粮和收成的粮仓,整个田庄千把人的食物就在那里。

    火被灭掉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深秋干燥,粮食又是易燃,一旦起火就烧的很快,可安排值夜的人没有放松,按说起火有烟气焦味飘出,肯定就会察觉做出反应示警灭火。

    但这火是从粮仓内部烧起来的,等到大家现的时候,火已经烧起来了,虽然现后就及时扑灭,可粮食已经被烧毁快一半。

    刚刚稳下的人心又开始乱了,派去沂州求援报信的使者最快也要后天才能回来,要调拨粮食之类需要的时间就更长,虽然没有烧毁的粮食还能撑一段时间,可谁也不知道会不会被继续烧掉,而且这说明一件事,的确有人在针对田庄,不是什么过路的,更不是什么误会。

    感谢“戚三问、pome1o、步军校、小齐文明奇迹”四位新老朋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月底了,请大家多投月票支持大明武夫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