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那么海州上下很快就有了默契,以港口贸易为交换,海州以西的内6田地都可以作为赵字营屯垦的田庄,可以将辽民安置在那边,甚至已经荒废的盐场也可以作为安置辽民的处所,只需要生产出来的盐货能和他们分润。 ,

    这个条件赵字营立刻答应下来,外人始终弄不懂,他们总觉得赵字营是为了财捞钱,却没想到赵字营的根本目的是要吸收消化更多的人口,海州地方和盐政上这么做,可以说正中赵字营下怀。

    李家大帮在赵字营这边拿到的铁器和布匹,在海上翻手就可以卖个极好的价钱,而从辽东那边带回的木材,在海州这边装运的盐货,意义更不仅仅在赚钱上,让闽粤的海主们又对他们李家大帮高看了许多,更不必说这海州港口和蛤蜊港两处的特权,这就等于让他们在长江以北的海上贸易处于先不败的局面。

    看到李家赚了这么多,余家知道自己已经赚了很多,不想被抛弃,又想要得到更多,余家上上下下都感觉到了危机感,余致远更是接着这个由头开革出去几十个族人,总算让余家劲往一处使了,余家投入的船队也是越来越多。

    “这一次去,单是把木头拉回来他们就不赔,算上山货特产之类,他们还赚的不少,从前之所以不情愿无非觉得没有其他处赚得多!”周学智对余家的评价很苛刻,不过说得也是实情。

    李家、余家两支船队不断的用物资去皮岛交换人口,已经让皮岛有些应接不暇,原本寄存在皮岛、旅顺和金州一带的难民不断的被运走,而且在可以预见的几个月后,这些人要被运空,那么用什么来和徐州那位古怪的豪商交换物资?

    毛文龙试了很多法子,比如说对两家船队晓以大义,但没有人理睬,比如说企图私下售卖,可他拿不出太值钱有利的筹码,毛文龙甚至想到了夺船,这么一次次的贸易交换,他也能看出这海上贸易的厚利,和他聊的时候,船上人也不会有什么隐瞒。

    不过毛文龙始终不敢乱来,且不说每艘船的戒心都极重,而且这船上有全副武装的队伍,看起来像是精锐官军,可又和官军的路数完全不同,再说船队里面那些水手之类的,本身就不是良善之辈。

    拿不出人来怎么办?拿不出物资来怎么办?毛文龙这边想了很多法子,他已经派人潜入到建州女真控制的地盘内,去煽动那些辽民百姓离开,甚至秘密抓捕附近的朝鲜人口充作辽民,也算是竭尽全力了。

    可这样的为难是幸运的为难,在这一船船物资的支援下,东江镇的实力开始恢复,并且一点点增强,他有了充足的粮草和物资,没有那些附庸的难民拖累,全剩下装备齐全的青壮兵丁,那些时不时到来的船只从某种意义上就是他们的退路,这让他们也是底气十足。

    在鸭绿江西岸某处,建州女真的一个巡逻队和游击到此处的百余名东江镇兵丁遭遇,人数上有五倍的差距,双方骑马的都才十余人,可建州女真的巡逻队没有丝毫惧怕,反倒觉得兴奋异常。

    一次次胜利让女真八旗从上到下都有了自信,甚至自信到骄横的地步,女真如虎,尼堪如羊,这是新近传开的俗语,这尼堪就是女真人对大明汉人的称呼,在他们看来,眼前这一百多人,就是一百多颗级,是一个个前程,让人从奴才到贝勒的前程。

    只不过让他们奇怪的是,那些往常见到他们会跑的明军残余,这次却列阵备战,怎么还有胆子打?躲到朝鲜的那些明军残余就和老鼠一样,只知道乱窜烦人,却不敢见光放对,今天难道知道自己跑不了了,所以要拼命?

    拼命最好,列队冲上去砍了那几个最能打的,其余的自然也就散掉,这样的战斗大家又不是没打过。

    可这边才冲上去,就看到对面张弓搭箭,建州女真的这些人也没太当回事,东江镇的那些明军残余那还有什么弓箭,很多人都是拿着削尖烤硬的木棍上阵了,可弓箭破空之声一响,这边都觉得不对劲了,这分明是强弓长箭的动静。

    但冲到这个距离,想要躲避都难,当即有七个人中箭死伤,剩下十几个可就不那么勇敢了,对方百余人举刀持矛喊杀着冲上来,怎么可能打得过,十几个人二话不说,扭头就跑。

    “快走,尼堪难缠,什么时候有这么多弓箭!”

    自旅顺到皮岛的辽东东部沿海一线,建州女真开始觉得麻烦了,旅顺和金州的明军守御的愈坚决,东江镇渡江的骚扰也越来越多,更让人觉得麻烦的是,本来已经稳定下来的各处屯堡村寨开始不稳。

    原本一两个建州女真庄头加上十几个降兵就能压住的屯堡田庄,时常有变乱生,那些温顺如羊的辽东汉人们会突然暴起,杀死庄头,甚至那些辽镇降兵也会再次反乱,而且暴乱之后不是向着辽镇腹地进军,或者原地困守,而是撤过鸭绿江一带。

    现在建州女真的主力正在广宁一线和明军对峙,辽东辽南对于此时的建州女真来说稍微有些鞭长莫及,这当真让人焦头烂额。

    不过这边的局势对建州女真来说,也仅仅是焦头烂额而已,在九月初的时候,四千女真兵马到达了凤凰城,也就是原本定辽右卫所在的卫城,连续打垮三支东江镇派出收拢人口的队伍后,局面又是稳定下来了。

    毛文龙得知这新到四千女真兵马的底细后,立刻停止了行动,熟悉建州女真的人都知道一件事,那就是建州女真人力不足,而且和海西女真有仇,所以补充力量有两个途径,一个是明军的俘虏,但明军俘虏不能相信,另一个则是生女真。

    生女真到底是不是女真还值得商榷,他们是居住在白山黑水中的渔猎部落,建州女真搜山检海将这些生女真部落抓到,然后加以简单训练后成军,这生女真野性未驯,极为凶悍,在战场上比建州女真的本部兵马都要强大,东江镇在他们手上吃过几次亏,听到来了这样的兵马,立刻不敢乱动了。

    不过皮岛上下也都有昂然之气,东江镇居然逼得老奴用了野人女真来镇压,看来东江镇的确比从前强了不少,同时大家也相对放松,今年过冬物资差不多已经储备充足,不必舍生忘死去辽东境内打草谷了,这打草谷说是抢掠物资回来补充,可实际上却是去送死,给东江镇减少吃饭的嘴,今年总不必那么残酷。

    在辽东沿海的九月,风渐渐变大,开始不适合行船了,船队送来最后一批物资后,没有交换到足够的人口,只是带走了不少木头,等到辽东沿海封冻的时候,船也没办法过来,毛文龙和两家船队都有承诺,等第二年开春再来,一定有足够的人口、大木和山货,到时候肯定双方满意。

    对于船队来说,这不过是生意,不跑辽东,多在海州港装运些俏货,大家赚得更多,他们也不会注意毛文龙的举动,比如说这边船队一走,东江镇的船只就满载真真假假的女真级渡海去山东登州府城蓬莱,去那边报功,说东江镇今年与鞑虏数十战,鞑虏死伤数万,其中牛录、甲喇额真数百、贝勒数名,斩过千。

    这样的大功真是让朝野轰动,大明自从和建州女真开战,就是从失败到失败,此刻却有这样的大捷,而且按照登莱道那边的点检,这近千级全是真女真的脑袋,这就更是耀眼无比的大胜了,虽说内廷外朝相关衙门都知道这级里面肯定有水分,可敢这么报功,五百真女真的级总归是有的,这的确是大功。

    如此功勋,朝廷立刻给出了封赏,毛文龙加都督衔,张盘的总兵变为实职,东江镇又有了几个副将,同时责令兵部和山东加大对东江镇的军资输送,补充兵员,这么下来,就算再怎么克扣,东江镇得到的实惠都会变多,在这次补充中,毛文龙特意和登莱巡抚袁可立提到,请求给皮岛增加水师,能有大船最好。

    当毛文龙派的使者在山东登6后的第五天,徐州这边就收到了消息,对毛文龙的行为,大家也说不出什么来,他也有他的选择,这种左右逢源是为了壮大东江镇的实力,从私利,从大义上怎么说得过去,只不过大家也能判断出一件事,那就是明年的辽民输入,恐怕不会那么容易了。

    这半年的辽民招募,林林总总一共招揽了四万余人,登州府那边一万七千余,海上两万多,但这四万多人口放在兖州府的各处田庄内,都根本不够用,赵字营还需要更多。

    不过这个时候,赵进和伙伴们的注意力不在辽东那边,反正那边沿海封冻,再打交道要明年春天之后,这几个月后肯定会有变化,到时候再行处置就好。

    感谢“没有风的夏天,元亨利贞”两位老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的支持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