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奇怪归奇怪,遭灾的百姓们没有什么选择,赵字营能够赈济这就已经是大慈悲了,他们只能乖乖听从。 ,

    对于偷土的村寨处置也极为严厉,就在水刚退去的泥泞地面上动手杀人,偷土那村寨的男女老少,除十四岁以下的孩童外,其他人一概要抽签定生死,五中抽一。

    那村子里的百姓才从决口水中幸存,又是遭遇到了这个,可这般凄惨却没有人愿意同情,其他被波及村寨的幸存者赶过来不少,如果不是赵字营的家丁们维持秩序,这村子的幸存者只怕要被赶尽杀绝。

    被砍下来的脑袋用石灰硝制之后,装在木盒里沿着河坝展示,遇到附近村寨,只要是没被这次水患波及的,全村男女老少都是叫出来,不管敢看不敢看,都要一个个看过去,然后说出命令,如果再有被现偷挖河坝土石的,全村鸡犬不留。

    除了这些被砍下的脑袋巡游之外,那些遭灾村寨的百姓也进行巡游,他们不用说太多,背井离乡就足够凄惨了。

    人都怕死怕穷,看到级,看到同乡的惨状,已经足够吓住许多人,谁还敢再去偷土,何况进爷已经下了“鸡犬不留”的死令。

    偷挖河坝土石的不光那两个村寨,徐州这边还有六处,有四处早早的已经把土石填了回去,第二年缴纳的赋税加了一成,还有两处居然就在何家庄附近的河段,这个当真让赵进以及赵字营的核心们大怒,居然就在眼皮底下做了这样的事情。

    “..。我们都以为百姓会畏惧敬服,却没想到他们始终会耍弄小聪明,自以为可以占便宜得好处,只有用严刑酷法才能吓住他们..”

    被现的几处都已经被及时补上,同时又安排家丁、团练、巡丁和各处民壮手持竹竿木棍沿着河堤探查,看看有没有被挖掘出来的空洞残留,或者有什么别的隐患,也要考虑到沿河村寨被严厉的惩罚吓怕了,所以心存侥幸。

    但这次也有现,那就是何家庄河段处的堤坝空洞居然没有生什么险情,按照通晓汛情的河工讲,在何家庄这一段水流比徐州那边要相对湍急些,不知这是不是原因。

    灾祸生的突然,不过赵字营处理的也是很快,灾民迅得到了赈济和安置,垃圾被收拾掩埋,尸体被及时焚烧,毁坏的堤坝得到了及时的修缮填补。

    五天过后,原本堤坝决口处的狼藉已经消失不见,被冲毁的村寨连废墟都没剩下太多,一切都是干干净净的样子。

    徐州城内的水也迅退去,按照城内住户的话说,这一次水倒像是把城池洗了一次,让城内又变得干净了不少。

    有传闻徐州知州和同知以及推官一起上城观看,看到城外的救灾处置之后都是无言,各自闷闷下城,回家后都是心情不太好,到底为什么这样大家也能猜到,无非是觉得如果换了大明官府来做这个赈灾救济,肯定不会如此快有效。

    接下来几天,河南开封府和归德府一直在下小雨,徐州的雨也一阵阵不停,不过黄河水势却稳定住了,天晴后没有多久,就开始下降。

    这让大家都松了口气,进入八月之后,不管河南还是徐州这边,雨水都会迅变少,再也不用担心洪水的祸患。

    可就在徐州这边松了口气之后,邳州有两处决口,一处决口在距离邳州城二十里的地方,有四个村庄遭灾,其中一个是赵字营的田庄,而在雎宁县城东南的河段,则是河堤崩塌,雎宁县城进水,水深六尺以上,而周围村庄都被冲毁,死伤无数。

    雎宁县归属淮安府,这里不管从田地还是交通都不怎么重要,赵字营在这里没有放置什么力量,这次的损失也不太大。

    不过这次邳州和雎宁县的水灾却让徐州上下后怕不已,想想如果在徐州出现这样的局面,那会造成怎么样的破坏和损害。

    赵字营对雎宁县水灾的处置就没有徐州这么有效了,云山行掌柜管事们拿着银子和粮食在没有水的安全地带等候,等大水退去他们就会进入,买下一切值得买的,从人口到田地,甚至连安置雎宁难民的地方也已经选好,那就是凤阳府毗邻徐州和淮安府的那部分,那里地势偏高,不会被水患波及。

    除了云山行的人之外,徐州邳州那些开办工场作坊的业主也都赶了过去,遭灾之后的青壮劳力最为便宜,给口饭就会勤苦做活,正是赚这个便宜的大好时机,而且被水浸泡之后,庄稼很难再涨,估计满地杂草,还有人琢磨着是不是弄来牛羊在这边放羊,这羊毛可以制成羊绒,也是一门生意。

    尽管灾害程度不同,可对于官府的吏员们来说,这足可以做手脚了,而且还是能博得赵字营欢心,让自家赚到好处的手脚,没过多久,徐州、邳州、雎宁三处大灾的消息就报向泰州巡抚官署,然后又是急报京师,按照常规的处置很快就是下达,遭灾三处免赋税钱粮两年,也就是说,这两年的收成都归赵字营所有,吏员们也有分红好处。

    这三处的确受灾,也都有了损失,可这损失对于徐州邳州两地来说完全是九牛一毛,而且恢复的也很快,但看在外人眼里就完全不同了,徐州和邳州封锁森严,来这边的做生意的人又都有默契,所以相关的消息很难传出去,很多人只能从报灾的文书以及闲言碎语的传闻上来判断。

    有人觉得徐州受灾严重,就算不是元气大伤,也是伤筋动骨,而且之所以消息不多,那是赵字营在掩饰什么,免得让人现这次被伤到,在这样的猜测下,传闻就更加离谱,甚至还有人说赵进有家人死在这次洪水中..

    黄河汛情在危急时刻让人心惊肉跳,可一过了那个季节,水位立刻就下降到让人放心的地步,徐州上下都是安心松气,不过赵进和伙伴们却轻松不起来,黄河在淮安府的河段和运河重合,和骆马湖相连,然后骆马湖又和淮安北区的各处河流沟渠相连。

    这次汛情,也就是在雎宁县被洪灾侵害的时候,骆马湖跟着涨水泛滥,隅头镇没有被淹没,可全镇都是进水,而淮安北区的各处村寨不少也都是进水,很多泥土搭建的窝棚被冲毁,虽然死伤不过十几人,可也是实打实的损失,更让人的心思不安起来。

    之所以没有大害,归根到底还是这平时兴修维护的水利设施起了大用,沟渠通畅,排水的效率就很高,村寨仓库等等当时建造就选择在地势较高的地方,按照规矩一丝不苟,这次也得了不少好处。

    但这次之后,第二旅第一团要向海州那边迁移,一方面是保护海州港口,另一方面则是尽可能的离开有可能被水灾波及的地方。

    计划不如变化快,前面两批辽民在山东次第上岸之后,第三批辽民就接到了赵字营的快马传信,让他们在海州那边的港口登6,因为那边需要大量的人口,而且这大量的人口安居,还是海州地方上的请求,赵字营顺势而为。

    对于海州地方官员士绅,还有盐政的官吏豪商,他们原本躺在淮盐的暴利上睡觉,享受着金山银海,醉生忘死根本不管其他,可以说是一滩富贵死水,但赵字营在海州的一系列作为却在这死水中投入了几块石头。

    这港口贸易吞吐居然有这般的暴利,居然不次于这食盐专卖,港口修的越好,来的海商越多,商货贸易也就更多,原来这食盐并不仅仅是官盐私卖才赚钱,装上船运到南方居然能有更高的暴利,大家原来是坐地收钱,可那银子都是死的,每日每月每年都有定例,可现在把银子投入到生意上,马上就有大笔的回报。

    海州的官吏豪商们开始把眼光转向徐州,转向清江浦,原来这两处商机这么多,原来自己手中的钱财如此有用,可以投入到任何一个地方坐收厚利。

    他们的确不缺银钱,缺的是动作,缺的是做事的成就感和收获,现在他们都感觉到了,原本觉得海州盐业就是金山银海,守住了一辈子吃用不尽,可心里也有惶恐,这样的地方要轮流坐庄,自己捞够了一辈子几辈子的花用,可总有花完这天,但做生意走贸易,抓准各处商机,这个才是能一代代传下去的聚宝盆。

    海州上下都为这些激动,甚至狂热起来,他们看到两处正在建设的船厂,他们也想买船出海贸易,他们看到一根根大木堆积在那边,他们也想要参与辽东的贸易,每一项机会他们都想试试,每一项生意他们都想把银子投下来,因为赵进不会吞了这些,而且已经有丰厚的回报。

    想要行动起来的富豪们有极大的力量,他们想要更大的港口,能提供修建港口人力的只有赵字营,他们想要出产更多的盐场,能提供煮盐晒盐人力的只有赵字营,他们想要各种劳力,能提供这些的也只有赵字营。

    祝大家端午节快乐

    感谢“戚三问、没有风的夏天、风中龙王、小齐文明奇迹”四位老友的打赏,谢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