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遭灾的村子已经有八个了,还有三个是这几年兴盛起来的大庄子,遭灾的人家一下子变成了两千五百多户,人数已经过完,死伤两千肯定过,这还是夜深没办法仔细清点,天亮后肯定麻烦更大。 ,

    商铺作坊被淹的不少,不过真正有干系的是三个酒坊还有两处粮仓,虽然没有冲垮,不过损失肯定是少不了的。

    徐州州城内也是进水了,最深的地方是东城和南城交界区域,据说能把人淹了,大部分的区域都是齐腰或者到小腿,城内倒是没有太多死伤,只不过两处酒坊损失惨重,酒糟和池子恐怕在这一次之后要彻底换新,还有两处在城内的仓库,里面存着的东西恐怕也要有麻烦。

    在这个时候,州城按照规矩是关闭城门的,为了避免城内骚乱,赵进也不打算夜晚入城,按照后续过来的信使消息,赵十一郎已经集中了三千多人过去堵决口的地方,虽然还不知道决口和堤坝垮塌的地方有多大,但这个消息本身就让人松了口气,因为还能堵住就说明不是那么严重。

    徐州知州衙门的吏目差役也被动员起来,在城外收拢灾民,安置百姓,平心而论,徐州周围赵字营的力量反应的很快,后续的处置也跟得上,不过决口就是决口了,后续再怎么完备,损失已经造成。

    唯一让人宽心的是夜空晴朗无云,星月漫天,最起码不会继续下雨,雪上加霜了。

    等赶到州城附近的时候,又有新的消息传过来,崩塌的堤坝已经被堵住,正在加紧用土石加固,然后赵十一郎请赵进不要再向里面去,因为决口之后水漫各处,虽然各处都不怎么深,可夜里行走却有危险。

    在这样的情况下,赵进也没办法向里走了,就在外面等候,而骑兵们则是结队进去打探消息。

    不过到了天亮的时候,赵进现情况没有自己判断那么糟,这次决口的危害比几天要大很多,几天前那不过是一个村寨被冲毁,而眼前看着好似一片汪洋,整个徐州城池都被淹没在其中,当真触目惊心。

    但仔细看过去就会现,水面很浅,所见范围内的黄河水根本淹不过小腿,而且还在快的消退。

    这时候就显出平日里整治的好处了,那些被挖掘出来而且时时修缮保护的沟渠里面都是灌满了水,而且在飞排水。

    赵进站在那里看了半天,然后转身上马,护送赵进的亲卫也有计较,眼下看着危险,但涉水而过的时候小心些应该问题不大,大不了多在前面放几个探路的亲卫,遇事停住就好。

    却没想到赵进没有朝着州城方向走,而是策马向河坝那边走去,到了大坝跟前,下马就要向上走,有人想要去劝,却被赵进瞪了回来。

    赵进在大坝上走得很慢,不时的停下观察细看,黄河水势又变得凶猛了不少,但比起前几天并没有暴涨到什么地步,就这么走了两个多时辰,走到正对州城方向的时候,赵进在大坝上停住了,有些烦躁的赶开挡在面前的护卫,就站在那边凝神观看,好像现了什么东西一样。

    他所在的这个位置距离最新一次决口的地方不远,赵十一郎也带着人在那边忙碌,没过多久就赶了过来,和上一次的忧心忡忡相比,这一次的赵十一郎却满脸笑容,不过细看后就能知道这是劫后余生的庆幸。

    “进爷,本以为是大祸临头,没想到还能堵得住,这水势没想的那么大,冲进来之后劲头也有限,属下带着兄弟们冲上去,没命的朝下面丢土石竹笼,很快就是截住,不瞒进爷说,知道这消息之后,属下腿都软了,觉得徐州这下子全完了,没想到没那么大事,进爷看到没有,这水下去的很快,都是咱们挖掘沟渠的用处,多亏了这大坝,多亏了这布置,我看这黄河不用怕了。”本以为一切都要毁掉,没想到事情还能挽回,大悲之后大喜,这个心态倒也正常。

    赵进笑了笑,听赵十一郎这么说他的心情也好了点,不过还是叮嘱说道:“不要瞧不起这条黄河,这几天是没什么雨,咱们防备的严谨,这才能防得住,真要是从前那种模样,这次咱们真要吃大亏了!”

    “进爷说得是,不过外面能做到这个地步全靠进爷的英明,城内咱们不方便动,可州城内这次的水现在还没怎么退,属下安排巡丁和衙门里的人全城清查,现在天气太热,万一弄不干净生出疫病就麻烦了。”

    说完这句,赵十一郎也有自己的感慨,他对州城里外最熟悉:“若不是大哥在的时候将城南那边好好整饬,城南不少百姓都因为子弟入赵字营,或者为云山行当差出来了,很多人搬出徐州,如果没这些,这次洪水入城不知道要死多少人。”

    “这次偷土的那个村子,全村五抽一杀头,其余罚做苦役,人头要让黄河沿线的每一处村寨都看到,再有下次,全村我就要鸡犬不留了!”赵进说到这个,语气顿时转冷。

    赵十一在边上连忙答应,恨声说道:“这村子的人真是混账之极,看着堵不住,居然四散而逃,还有人去跑回家了,结果被水全都冲走,要不是咱们赵字营援救的及时,恐怕全村都要死在这洪水里了,他们死了是活该,可其他那个村寨的百姓白白他们的混账连累,那些死伤损坏到那里去说理?”

    “所有的尸体都要尽快烧掉,谁要停灵不下葬的就用强,这个事你要用心,州城内是封闭的地方,尸体在这么热天停留,很容易出麻烦。”

    “请进爷放心,全城能用的青壮都带动了,凡是被淹死的牲畜,能吃的立刻做熟,不能吃的立刻拉出来烧掉埋掉,这个当口可不能出什么乱子。”

    简单说了几句,赵进依旧看向城池方向,这让他身边的人有些纳闷,心想这次也可以说是有惊无险,州城也没什么大碍,虽然这几年太平,可早些年洪水入城不是一次两次,徐州城依旧屹立不倒,眼下的水情真算不了什么。

    赵进在那里看了会,开口说道:“这个方向决口水冲进来,可水只是在东边南边,西边和北边的水都差不多退下去了,恩,这西边就没怎么过水,看着还很干,我从何家庄那边一路走过来,路上和沿途也还好,没因为下雨积水。”

    他这边说,边上的赵十一郎随意回答说道:“咱们徐州地势是西高东低,何家庄那边是徐州地势最高的一处,水怎么可能存住,当时老祖宗选建城的时候也不知道怎么想,把州城选在洼地上,洪水就被淹。”

    说到这里,赵十一郎却来了兴致,笑嘻嘻的说道:“进爷你不知道,城里那些年纪大的人都说咱们赵字营和有气运,说当年进爷你起家的时候,换谁都要留在城内,可你却领着人去了何家庄,当时大家都说你看得短浅,可现在看,谁不说进爷站得高看得远,那何家庄的地势就不怕洪水,这就是所谓天和了!”

    “我当时那里想得这么远,只是觉得咱们这等在城内太过扎眼,那何伟远又上门送死,这才领着大家去了那边。”赵进失笑说道,说完这个,赵进自己摇摇头,也觉得这件事巧合。

    “进爷,这就是天意,这就是天意,咱们赵家兴盛的天意!”一向镇定的赵十一郎,说起这个来显得很兴奋。

    看着赵进没有什么表示,赵十一郎却压低了声音说道:“大哥,有人传咱们赵家是什么宋朝赵匡胤的后代,当年..”

    话说一半,赵进脸已经沉下,冷冷看过来,赵十一郎立刻不敢再说,低头垂手。

    赵进盯了几眼才肃声说道:“现在说什么天意,不要让别人说,你也不要掺合进去,做这个没有一点用处,反而添乱,你明白吗?”

    “属下知错了,请进爷放心,属下以后不会说,还会严查。”赵十一郎有个好处,那就是对于命令,他会毫不含糊的绝对服从。

    赵进点点头,又是看向州城那边,口中淡然说道:“两宋那个赵有什么光彩的,攀扯这样的祖宗,实在是丢人。”

    “若进爷想要禁这样的流言,还要请勇爷那边总括处置,据说各处都有流传..”赵十一郎开口说道。

    “严查,若是有人想要借这个煽动人心或者牟利的,严办!”赵进语气冷然。

    冲出堤坝的黄河水没有留存太久,第二天晚上就已经退的差不多了,对于那些失去家园的徐州百姓来说倒还不至于太惨,赵字营已经给出了安置的方案,山东和归德府那边都有田庄可以安置人,而且他们过去劳作一段时间之后,赚出自己的家用就可以安家落户。

    不过让众人觉得奇怪的是,就地安置岂不是更好,这次水患破坏也不至于这么大,去往别处安置,那花费未免太多了。

    感谢“吴六狼、暮鸣、戚三问、元亨利贞、1i1y2oo7”几位新老朋友的打赏,谢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的支持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