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三个五十几岁的老者被从人群中拽了出来,相比于石头洼的其他百姓,这三个人气色穿着都要好很多,石头洼共有两个大姓,其中一个大姓是兄弟两个做主,另一个则是一人为族长,就是这面前三人了。 ,

    那三人被带上来之后,还想要说什么,却被直接按着跪在地上,赵进对赵十一郎示意,把对方带着的后背长刀拿在手中,抖抖手腕,刀身反射阳光,寒意森森,赵进拿起刀这个动作让场面顿时安静下来,被叫过来观看的那些村寨主事人物都是身子一抖,不少人下意识的后退,而石头洼跪地的那些村民百姓则是传来了低低的啜泣声,明显是捂着嘴在哭。

    “你们知道我兴修水利,修筑河坝,每年要花多少粮食,每年要废多少人工吗?”

    “你们知道这黄河决口,咱们徐州要有多少人遭殃遭祸吗?”

    赵进问一个问题,下面跪着的人就颤一下,赵进声音很大,在场的每个人都能听到。

    “我费了多大的力气,赵字营流了多少血,才让咱们徐州过上了好日子,如果这堤坝决口,这一切都毁了你们知道吗?”

    跪着的那三名老者只是低头磕头,没有人敢回答这个话,赵进转头看向跪着的石头洼百姓,扬声问道:“你们什么时候吃饱饭的?”

    没有人回答,赵进也没有追问,只是举起了手中的长刀,恨声说道:“这一切一切,都要被你几个混账行子毁了,徐州这么多人的好日子,就要被你们的糊涂给毁了,你们还是不是还以为自己为了族人村民,觉得无愧于心!”

    说完这句,赵进看向被喊过来的各处村寨主事人物,被他这森然眼神一扫,那些战战兢兢的土豪乡老都是吓得后退。

    “我本来要洗了这个村子,好在这祸患不大,但这主事三人的死罪难饶,全村土地充归云山行,全村百姓罚做苦役五年!”赵进冷声说道。

    话音一落,跪地的那几百号村民立刻骚动起来,才过上几天好日子,突然间全村赖以生存的田地被罚没,全村百姓要去做那些苦役,大家不是不知道苦役什么样,那些有罪流民做活时候的辛苦大家看得都害怕,怎么就轮到自己了。

    “凭什么,只有朝廷和官府才能罚我们杀我们,你不过是一个保正,你凭什么,这还有王法吗!”一名跪在赵进面前的乡老抬头吆喝起来。

    场面又是一安静,跪在那边的石头洼村民们开始骚动,而被喊来的各村主事人物也都向赵进这边看过来,甚至连环绕周围的家丁和团练们也都面带疑惑,那边的赵十一郎则是大急,看向赵进好像要说什么。

    赵进则是脸上浮现冷笑,一字一顿的说道:“朝廷?官府?王法?在这徐州,在这徐州周围,我就是朝廷,我就是王法!”

    这话几乎是吼出来的,话里的内容不必说了,区区保正这么讲,那就是大逆不道,就该被诛杀九族的大罪。

    可这话吼出来,石头洼村民们的骚动停下,各村寨主事人物也都是恭谨敬畏的低下了头,而家丁和团练门的神情则是变得坚定毅然。

    “你们死有余辜!”赵进又是冷笑一声,手起刀落,接连砍下,三颗人头落地。

    斩杀头的刀术是父亲赵振堂传授的,刀也是好刀,现在还没有沾染多少血迹,这三刀可以说是干净利落,可赵进还觉得心里憋着一口气堵,他将刀交还给赵十一郎,扬声说道:“有脑子坏掉挖土的,抓紧和附近的赵字营管事报备,这次只是重罚但不杀人,如果闹出什么祸事来,全村都没有好下场!”

    那些村寨主事人物都是低头答应,各个敬畏非常,甚至这服从敬畏的态度还要过先前,更有些年轻一点的人物看着赵进的眼神炽热无比。

    天已经要黑了,甚至比昨日黑的还要早,赵进抬头四下看看,现天边浓云密布,依照这些天的经验,赵进知道明后天可能又要下雨了。

    赵进没有回何家庄,只是在这附近找个住处住下,晚上是和家丁们一起吃的,和赵十一巡视大坝的时候,赵进还是怒气难平,在那边恨声说道:“咱们为了防着水患,每年下大本钱修水利,修大坝,结果这些百姓居然这么不知道好歹,他们信不到我们,难道不想想周围的人家?”

    “进爷,百姓都是这样,大义和大事他们不知道也不想管,他们只顾着自己和自家,他们只能看懂自家的事,能看懂整个村子的都算明白人,进爷你的这些善举安排他们不会觉得怎么感恩,反倒觉得理所应当,挖土这样的事情又觉得自己聪明无比,可以瞒天过海,别人都现不了,到最后自家落了便宜。”赵十一郎在徐州州城内抓总,接触的很多,也有自己的感慨。

    “要用严法,严法才能让百姓知道敬畏,有些事他们未必要知道为什么,但知道害怕不敢去做就对了。”赵进放下饭碗沉声说道。

    天气和赵进判断的情况差不多,夜半开始下雨,第二天一早还下个不停,赵进简单巡视河坝之后,就开始回到何家庄。

    到了何家庄,正好赶上河南那边的信使传信回来,河南开封府和归德府流域这两天下雨不停,虽说雨势不大,却一直在下。

    忧心忡忡的又过了一夜,赵进和伙伴们商议,准备把宿州团和丰沛团,还有第二旅的一个团都抽调到黄河河坝边上警备,连附近的团练和田庄民壮都要动员起来。

    经过昨日那有惊无险的决口之后,众人对调集家丁守坝没什么异议,不过总觉得用这么宝贵的力量上去,实在太可惜,却没想到在赵进的印象里,这抗灾救灾就该是家丁和团练们冲在最前面。

    王兆靖行文用印,赵进的命令马上就要被快马送出去,大家就这么一路忙到下午才松了口气。

    天黑后刚吃过晚饭,赵进准备去木淑兰那边看看母子俩,孙大林又在外面拍响了门,这次任谁都能听出他声音的惶急。

    “老爷,老爷,州城那边黄河决口了,水冲进了城..”

    听到这个吆喝,赵进猛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吓得刚刚睡着的赵麒哇哇大哭,木淑兰和保姆连忙过去安慰,但也没有埋怨,木淑兰还好,那徐州本地保姆的脸上已经有了恐惧神色。

    赵进深吸了口气,他心里总想着拿刀砍点什么,不然就觉得憋闷。

    “..。进爷,州城那边的堤坝也被人偷土了,正在堵的时候,水冲了进来,当场就被冲走了百余个,一时间人没跟上,堤坝也垮掉,水就这么涌了进来,现在州城内已经进水,有四个村子遭灾,一千多户人家的宅院被冲垮,两处酒坊也进水,现在死伤已经过千了..”

    听到那边赶过来的使者禀报,赵进心里愈的郁闷,这人在决口前后赶过来,肯定是急赶,也就是说,决口那边的损失还不确定,或者说能确定一件事,那就是损失肯定比这个使者说得多。

    赵进先去议事堂,孙大林和牛金宝则是去传令召集亲卫马队,凡是能赶过来的人都要赶过来。

    “大哥,这时候就怕人心不稳,咱们一定要小心,大哥你留在何家庄,小弟我去徐州那边。”王兆靖神色郑重的说道。

    “在徐州这里,人心没什么不稳,你留下来就好,我要过去,黄河水患,我要亲眼见到才好决断,现在命令给宿州团、邳州团、第二旅,让他们在原地驻守待命,命令给各巡丁团严加戒备,若有趁机骚动煽动的,格杀勿论,令给周学智和各处贸易主管,现在要储备粮食和物资,记得储备的地方要防水,现在徐州邳州和淮安北区的家丁、团练、义勇不得请假,不得出营,全力戒备!”赵进下了一连串的命令。

    马队都已经备好,这时候雨已经停了,夜间行路,灯火很重要,灯笼火把之类的都特意多带了几份。

    赵进临走前,徐珍珍和木淑兰却披着蓑衣出现了,已经上马的赵进又只能下马。

    “夫君要小心!”徐珍珍说得很简单。

    木淑兰眼圈已经红了,说话也停顿了下:“夫君要想着家中的孩子。”

    赵进夫妇极少有太清晰表达情意的时候,赵进也不知道怎么回应,看着徐珍珍和木淑兰满是担心的面孔,只是闷声说道:“放心,我会回来的。”

    那边吉香已经披甲待命,整个亲卫旅、骑马家丁团和火器大队都已经临战动员,军令也已经向四处送出,赵字营控制区域马上就要进入临战状态。

    队伍每个人都是张灯举火,将前进马队的区域照得通明,然后又有轻骑在马队周围游荡,不时的去河坝附近询问情况,然后拦住徐州州城方向过来的信使,让赵进这边及时知道最新的变化。

    感谢“戚三问、用户寒夜、天堂封心、风中龙王”四位老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