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看到赵进情绪低沉,其他人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赵进走了几步又是说道:“真正的麻烦是淮安北区。   ,”

    王兆靖和刘勇解释说道:“黄河水势起来后,大哥问了许多水上和6上懂行的人,他们说一旦水,徐州州城和萧县附近都要受灾,因为那边是低洼地,很容易引水过去,然后邳州到淮安北区那块地势更低,又有洪泽湖抬着水位,到时候大水过境,哪怕徐州和邳州无事,淮安北区也要过水。”

    听到这个刘勇才明白过来,为什么赵进将淮安北区的人口迁徙抽调却不进行补充,这也是有所防备,不过想想心里真是舍不得,那边的荒滩地是赵字营起家时候的依仗,靠着那边才消化了数万流民,为今日的实力打下了基础,可这样的基业,却有可能被洪水破坏,实在让人痛心。

    “辽东那边过来的难民尽量安排到山东各处,山东这些年死人太多,我们引入的那些人口没什么干碍,放到海州这边的,走6路水路去宿州和归德府,那边也能安顿下来人。”赵进开口说道。

    又向前走了一段,赵进甚至下了河坝去河边看看,只是叮嘱说道:“日夜都要安排人看,一有消息快马急报,可以就近调集人手物资,事后请令就好,一定要做到临机决断,水情可不能耽误一点!”

    赵进来到这边没多久,亲卫旅第二团的团正张虎斌从别处河坝赶了过来,到这时候刘勇才现,原来亲卫旅第二团已经常驻在河坝边上了,团正张虎斌在这边抓总掌控。

    张虎斌没跟随众人太久,赵进就打他去忙碌自己的事情,等第二团团正张虎斌一走,刘勇就忍不住说道:“大哥,咱们亲卫旅是最精锐的营头,那些家丁都是千锤百炼的好汉子,这护河守坝的事情用他们做,实在太可惜了,就算这黄河真出了事,也不该把他们填在这里面。”

    “咱们家丁不就是用来护卫徐州的吗?洪水若是真的来了,能坚定上去的除了家丁还有什么人,我们的家丁不上,其他人又怎么会心甘情愿的上!”赵进沉声说道。

    刘勇还要再说,却被身边的王兆靖拽了一把,他立刻明白过来,这些话兄弟们应该早就说过,估计得到了同样的答复。

    “我们现在一定要打起精神来,这黄河只要有事,我们周围的那些人立刻会扑上来,不要看现在四处安静,一旦出事,那就是处处虎狼!”赵进肃声说道。

    刘勇回到徐州四天后,李老海就带着人重新上门拜访,这次上门的却是这大帮的第三号人物李显,三十几岁的海上汉子,整日里阴沉着脸。

    虽然人很阴沉,可做事却很靠谱,他们之所以来的这么快,就是因为知道了赵字营这边有船从辽东回来,海州那边快马传递到清江浦,清江浦又向江南传递,李家大帮居然专门空出了十五条大船,而且等在浙江某处,得到消息立刻北上。

    能做到这一点,自然是看到了和赵字营交易的好处,以及开辟辽东航线之后带来的巨额利润。

    李显能做主的事情就很多了,李家要更多的铁器,从刀剑兵器到农具铁锅他们都是需要,棉布需求也是大宗,更重要的就是这海州港口的使用权。

    双方都对彼此有需求,所以谈的时候很痛快,对于培训水手和造船的事宜,李家答应的格外干脆。

    他们可以负责在海州建设船厂,可以提供工匠,甚至先期可以安排合适的大木材料,不过耗费要由赵字营承担,这个对赵字营来说真是九牛一毛,很容易就能答应。

    然后培训赵字营的学丁上船的事宜,他们可以安排人来洋务学堂做教头,学丁们上船学几个月,然后这艘船有一半或者六成的人手可以全变成赵字营的人,李家这边安排少量精干的老手进行指导,这样的情况下,赵字营的人可以最快的学会操持海船,李家还可以为赵字营大规模的运送家丁和货物。

    李家的要求除了商货之外,那就是每年要在海州港口装运一部分的盐货,赵字营从辽东买回的木料,李家要分一部分走,同时,李家在清江浦的店铺和人员要受到赵字营的保护,同时海州港口和今后赵字营所建设的港口,除了余家和李家之外,尽可能的不要让其他家入内,如果需要,希望双方能先谈一次。

    有家丁跟随李显从海州港口那边来,确认了那十五艘大船都是八百料以上的,而且都是空船,这诚意可以说是十足了。

    赵字营也给出了同样具有诚意的条件,给了李家大帮在蛤蜊港仅次于余家的优先装卸权,这个对于海商船队来说就是金山银海一般的财富。

    李显这次来到谈的都是细节,比如说他们如果去辽东运人,在海州或者清江浦装满粮食和各项物资后去辽东,然后运人回来,这其实对他们来说等于是空载,皮岛的体量不大,又被建州女真威逼,能提供的特产山货肯定不会太多,足够的木材对于船运来说,尤其是漂洋过海的运输,利润实在有限,所以希望赵字营能够给些补偿。

    不过在这一次,赵进领着李显去又去看了兵器陈设,看完之后,李显立刻答应了下来,原因很简单,这次赵字营给李显看了自己的火炮,三磅以下没有炮架的铸铁火炮赵字营也可以卖,而且可以提供炮弹。

    海上大帮和外洋的洋人打交道多,对火器不怎么稀罕,不过看得多了,所以才能看出好坏优劣,虽说火炮铜炮最优,可赵字营的这铸铁火炮看起来也是优良无比,而且现场试射几炮,打的远近,炮身冷热,还有准头如何自然能看明白,而且赵字营还提供把火炮固定在船上的铁件。

    常年跑在海上的李显自然知道这个意味着什么,赵字营能拿出这样的货色来提供交易,他们自然要放宽自家的条件。

    双方谈完之后,可以说是尽欢而散,就在他们详谈的期间,粮食和其他用度物资,就在淮安北区的存储中开始运向海州,直接装船准备出。

    这次去往皮岛招募辽民的人也已经选拔出来,李嵩、李森等李家子弟全部上阵,这次从皮岛带回来的那一百户人家里也挑出了二十人,除此之外,亲卫旅和第二旅各抽调两个连队上船,等到人员物资齐备,就立刻出。

    除了这个,李家还给出了下一次到货的时间,这十五艘大船仅仅是第一次的船队,他们从辽东接回辽民之后,就要在这边装满棉布和铁器,这些货物希望赵字营能备齐,同时,下一波船队会在七月间到达,这船上会装满铜料和火药,以及赵字营和清江浦这边需要的各式洋货。

    李显心满意足的从徐州离开,他这边才走了两天,余致远就赶到了徐州,余家二公子养尊处优久了,出行向来很讲究,从松江到徐州,一路乘坐自家大船,船上布置考究,还有丫鬟仆役伺候,可这一次,渡江到了扬州然后换成快马,一路北上,来到徐州后已经是疲惫非常。

    当天到达,余致远没有上门求见,而是好好洗漱了一番,再睡了一觉,第二天才带着礼物上门,那时候精神已经显得很好,看不出这么急促,当然,他的动向如何瞒不过赵字营。

    “大哥,咱们徐州从辽东向山东和南直隶运送人和货物,一定要用大船,而且辽东那边深冬初春都有海冰,要抓紧时间往复转运,用商船难免会耽搁时间,小弟这边专门新购了五艘福船,配齐水手送给大哥这边,专门用作运送辽民,再有半月,船只就能到海州那边。”余致远没有提什么李家,只是说自己要送一份重礼。

    上一次,余致远已经送了艘福船给赵进,现在一共是六艘大船,福船宽大沉稳,载重最大,的确很适合赵字营目前的需要,而且这余致远这次是送,也就是说归于赵字营专用,这手笔当真不小,要知道在现在的外洋贸易上,这六艘福船只要不遭遇风浪海盗,一年跑下来就是过十万两的好处,余致远居然就这么送出。

    余致远很会做人,眼下提什么李家,提什么港口专用,那都是自取其辱,不如把能做好的做好,不过说这个的时候,坐在赵进旁边的王兆靖神色淡然,赵进也是平和的微笑,没什么高兴激动,看到这一幕之后,余致远脸上浮现出苦笑。

    在那里沉默了会,余致远开口说道:“小弟做错了,余家也做错了,大伙都为这眼前的银子昏了头,犯了这鼠目寸光的毛病,和大哥请罪的话实在没脸说出来,请大哥收下这几艘船,看小弟日后如何做吧!”

    “你知道是什么事吗?”既然余致远挑明,赵进直截了当的开口。

    感谢“吴六狼、暮鸣、戚三问、风中龙王”几位书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