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他这边琢磨,那边舢板已经把人接了来,得亏这边舢板放下的早,舢板又有个赵字营的家丁不住威吓,不然码头那边游过来的人恐怕要脱力溺水了。

    船的余家水手到底是经验丰富,看着舢板接人过来,船已经开始准备干爽衣服和热汤热水。

    舢板向回划的很快,码头的建州女真兵丁不住吼叫怒骂,时不时的射箭入水,虽说根本挨不到船,可让水手却惊惧的很。

    几艘大船的水手也好不到那里去,舢板收来,立刻扬帆,先不说去那里,只求远离这旅顺港口。

    这个时节天气虽然不错,可海水却很冷,那人船的时候,浑身被冻得抖,脸色惨白一片,站都站不稳了,这人乍一看得有三十几岁,可仔细看却现也是二十出头,脸身都有几道疤痕,能看出来是生死场出来的角色。

    被捞起来这人一船,本来想要说什么,可看到刘勇等人之后,却先愣了愣,什么话也没讲,配合着余家水手擦干身体,换衣服,然后喝了几口热汤,身子不抖了,精神也方才好了许多。

    “你们。。你们是朝廷的官差吗?”被捞来那人迟疑着问道,任谁看着刘勇和家丁们的做派都会有这样的疑问,举止森然,极有规矩,而且带着一股杀气,更不要说刘勇被人拱卫给在央,这种操弄生死,号施令的威势只有官武将才会有。

    “报你的姓名,你要干什么?”刘勇没有回答,直接询问。

    “。。小的是金州总兵张盘帐前亲卫张开,想要去皮岛找毛将军求援。。”这张开迟疑着说道,显见没办法判断船这些人的身份,他唯一能确定的也是这船肯定和建州女真无关,而且还救了自己。

    迟疑着回答一句后,张开却猛地跪在了地,嘶喊着说道“各位爷,一定要去皮岛,一定要去皮岛,金州旅顺几万人,几万从辽镇各处逃出来的汉人要有大难了,如果没有人救援,他们落在鞑子手里了?”

    “你怎么不去南北隍城岛那些岛,或者去山东登州那边求救?”刘勇随意反问道,然后看了眼余家的船工水手,又是说道“我记得从这边去登州去皮岛那边还要快。”

    这话问的那张开一愣,随即碰碰磕了两个头,抬头凄声说道“山东不会援兵,朝廷不会援兵,只有去皮岛那边,只有皮岛的毛大帅才会派兵援救,张将军和我们是毛大帅派来的,只有毛大帅不会不管!”

    “只要带我去皮岛,多少财货好处我们都能给,只要去了皮岛好,求求你们了,求求你们了,这边好多人是从鞑子手里逃出来的,要是再被抓回去那是生不如死啊!”这张开神情语气愈激烈,头磕得都要出血了。

    在一边站着得李玉良心满是同情,没想到这辽东仅存的大明余烬居然这么艰难,同时他心也有疑问,登州府那边屯驻的官军已经近两万,物资更是堆积如山,说得是从海路反攻辽东,怎么这边的人却说去登州求救无用?

    疑问归疑问,李玉良对这保存辽东火种的张盘等人极为敬佩,想着如果能帮最好帮,起这个念头的时候,李玉良还特意自问,帮他们对徐州有没有损害,反复思量后现的确没有。

    那边刘勇脸却有了冷笑浮现,在那边缓声说道“多少财货你们都可以给,我们这几艘船真要去了皮岛,到时候岛把刀子一亮出来,莫要说什么报酬了,我们这些人,船这些货都未必能留得住?你说是不是?”

    这话说得李玉良心一凛,也让那张开磕头磕的更用力,他敢从码头跳海游过来,勇气自然不必说,可在这船他没有一点异动的余地,已经有几个人在盯着他,稍有动作,肯定会被格杀当场。

    到这个时候,跪在甲板的张开真的绝望了,可还是抬头喊道“鞑子这次来得急,这边没有人出去报信,毛帅那边也未必知道,要是这边被打下来,那什么都晚了,这位大爷,城内几万生灵都等着援救,老爷您慈悲吧!”

    “你去了皮岛不会被当成奸细吗?”刘勇突然问了这句。

    “小人是从皮岛出来的,原来在毛帅身边效力,什么人都认得!”听到这话,那张开像溺水之人抓到了浮木,立刻来了精神,声音都高了不少。

    “好,我带你过去!”刘勇简短的回答一句。

    听到这句话,那张开先是愣了下,随即整个人瘫坐在甲板,先是咧嘴想笑,嘴咧着咧着变成了嚎啕大哭,听得甲板的人都觉得难受。

    确定去皮岛之后,船的水手们升帆转舵,开始向皮岛那边进,到这个时候,海向导已经变成了刘勇他们在登州蓬莱雇佣的海船,按照向导们所说,跑辽东和山东这条线的海船,对皮岛那边都很熟悉。

    刘勇他们船之前,以为航海是操控海船漂洋过海,可船之后才知道不是,海船要尽可能的沿着岛屿和海岸线航行,这样才有标志校正航向。

    因为船只始终和海岸线保持一定距离,最起码要在视野之,这也给了岸的人追踪的机会,刘勇他们所在的船队沿着海岸线向东北方向而去,岸有人骑着马始终跟随,应该是建州女真的骑兵。

    “他们不敢跟太久,从旅顺一直到皮岛一线,还有不少咱们大明的忠义兵马活动,鞑子不出大队也不敢在这边出没。”在船舷那边张望的张开说得很有把握。

    船行到第二天,沿岸跟着的建州女真骑兵不见了,按照海向导的话讲,从这边去皮岛那里,海流和风向都顺,再有一天多可以到达。

    这一路航行,沿岸时常看到有人活动,远远看过去也不知道是大明又或者是建州女真,反正船只是不会靠岸的。

    船每个人都很紧张,即便是徐州武人们也是第一次身在敌国,又是在无根无据的海,只有刘勇浑不在意,每天只是和张开聊天,大事小事都说,张开没怎么和刘勇这样的人聊过,开始还有所隐瞒,可不知不觉之间,什么都说出来了。

    和向导说得时间差不多,船队如期到了皮岛那边,已经恢复不错的张开立刻要船队靠岸,不过刘勇却没有答应,船队各船始终扬帆待命,缓缓的向着皮岛靠过去。

    皮岛面积不小,远大于登州府府城蓬莱,在船能看到皮岛的营寨,让人惊讶的是,尽管皮岛孤悬海外,距离建州女真控制的镇江堡不远,可港口泊位没有任何的防御工事,倒是看到船队后有不少人从营寨冲出来招手欢呼。

    “老爷,放小的过去,他们以为咱们是援军或者商队,金州和旅顺那边的军情要紧,耽误不得,放小的过去吧!”张开也明白了刘勇的小心,只是开口哀求。

    对这个刘勇没什么阻拦,安排一名家丁叮嘱几句之后,让他带着两名余家的船工放下舢板,和这个张开一起去营寨那边报信,而船队依旧保持随时可以走的状态。

    在船可以看到,装着张开的船只靠皮岛泊位后,张开了岸,而船的其余三人则是被兵器威逼押向营寨,船众人看到这一幕之后都是紧张无,不过刘勇却依旧沉得住气,让大家安心等待。

    差不多过了半个多时辰,先前被押进营寨的那三个人又被押送出来,随行的还有张开和另外一个人,他们又是了这艘舢板朝着船只划过来。

    和刚才离开时相,急躁了几天的张开此时满是轻松,而跟随他来的那位皮岛人士则是冷静戒备,这人身材瘦高,左手缺了两根手指,挎着的雁翎刀刀柄缠布黑泛紫,显见是被血浸足了,不过这位皮岛人士船后也是紧张戒备,船同样有一群不弱的厮杀汉,而且还是以多打少的局面。

    “原来毛帅已经知道鞑子的这次围攻,他已经派人去抄鞑子的后路了!”张开说得很是兴奋,怪不得船的时候这么轻松。

    “哦,去旅顺金州的鞑子跑不了了?”李玉良忍不住问道,听张开说这个消息,更觉得兴奋,说出口之后才意识不到不妥。

    可他这个问题问出之后,张开脸却有几分尴尬,咳嗽两声说道“反正鞑子围不住要退了。”

    说到这里,谁还听不明白,能逼走建州女真的军队,至于伤敌歼敌不必提了,在这个时候,跟着张开来的那位皮岛人士咳嗽两声,作揖抱拳说道“在下是毛帅身边的亲兵应铁雄,这位想必是刘老爷了,我家毛帅对刘老爷送张开求援的义举感激不尽,不知刘老爷想要什么报偿?”

    “你们皮岛穷的连裤子都没了,还说什么报偿?”刘勇笑着反问了句,甲板一阵哄笑。

    修改多说一句,起点书评区那个被我加精置顶的苍云大叔,是我叫专车时候遇到,这事太有意思了!

    感谢“戚三问、没有风的夏天、用户漫言午后、元亨利贞、小齐明迹、老猫76817、光天使的祝福、随心自我o”八位老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