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刘勇背着手向木材走了过去,身边几人连忙跟,别看他身材矮小,可这些年久居位,气派已经养足了,他稍微打扮,外人看到只会以为是豪门出身的人物,不会怀疑其他。

    在木材堆场那边有人守着,看到刘勇等人很认真的看每一根木料,立刻有管事掌柜这样的人物笑着前兜揽,口音却不是登州这边的,更像是辽东那边的官话“这位客官可是想买木头?”

    “我家要新起宅子,可现在木料难买,缺大梁和柱子的材料,听人说你们这边有,没想到有这么多?”刘勇此时已经是淮南口音,这可是清江浦和扬州富豪的口音了。

    听到这话,那掌柜脸的笑意更浓,盖房子都需要大梁,可需要柱子的那是富贵人家了,而且能来山东省外采买的,一定是豪门管事的人物,这油水更大,看着刘勇伸手摩挲其一根木料,这掌柜陪笑着说道“这位客官来得不巧,这些木头都已经被人订走了,眼下正在起运。”

    刘勇淡然“哦”了声,毫不在意的说道“那我去其他家看看。”

    那木场的管事一看大主顾要走,连忙前解释说道“这位客官,你莫看这码头的木头堆成山,可都已经卖出去了,眼下咱们大明那还有什么大木料,嘉靖爷爷修皇宫的时候是在辽东和四川两处找的木头,可现在这两边都在战乱,那还有木头出产,天下间都是急需的很,这边是来一船被人买走一船,客官你要是想要,可以给下定金,等咱们这边下一船木头来。”

    看着刘勇不怎么相信的样子,这管事赌咒誓的说道“客官若不信可以去问问,家家手里没有现货,咱这边可是多少年的老关系,这才能拿到木头,都是深山老林子的大树啊!”

    “深山老林不都是鞑子地界吗?现在打的这么狠,你们还能弄到木头?”

    “鞑子也得做生意,他们却粮缺铁还缺药,只要把这些给他们倒腾过去,莫说是木头是人也能买得到!”那管事倒也不怎么避讳。

    刘勇只是点点头,开口说道“那信了你,我去其他各处看看,若是如你所说,我回来问你。”

    做生意是这般,谁也不能强求立时成,那管事笑嘻嘻的应了,又殷勤的给刘勇指点几句,这才回去忙碌,刘勇这么在码头的木场走了走,和先前那个掌柜管事说得一样,各家的木头都已经卖出去了,有人让刘勇等下一波船到来,甚至还有懒得理会的,可见这生意真是不错。

    刘勇最后还是去了先前那家,只是说回去把需要的尺寸给这边送过来,如果确定可以供应,那么会付钱定下,在码头看守的这些管事做成一桩生意都是有分红的,何况刘勇这边看起来是大买卖,当即高高兴兴的应了,却没想到这再次过来的时候,刘勇身后跟着两个船行的伙计,是来认人的。

    回到城内客栈住下,找来当地明暗两条线的人询问,这才知道木材生意在这半年内兴旺达起来,只不过云山行和内卫的人都不怎么当回事,所以没有报去,另外还确定了一桩事,那是最近的确有批量的人口贩卖。

    这样的批量贩卖和难民涌入又不一样,人市多了很多姿色出众的年轻女子以及年纪相貌都合适的少年少女,这等优质的货物极少会这么成批出现,说到这个,李玉良却想起临清州那边几个富贵人物的夸口,说能买到好货,李家家风严谨,对这个一向不感兴趣,没曾想应在这边。

    回到住处,忍了许久的李玉良怒声说道“真是无耻,这是通敌,这是资敌!”

    “怪不得大哥常说,有三倍的利,王法死罪都吓不住人,娘老子他们都能卖掉。”刘勇冷笑着评价了几句。

    李玉良恨声说完那几句之后有些后悔,他知道自己的选择,但有些事的确忍不住,码头的木材,不断装运的物资,那些批量卖的人口,细想想其因果实在让他愤怒,不过刘勇的评价让他有些惊讶,随即才反应过来,刘勇只是说他们的无耻,却不理会什么通敌的罪名。

    当晚在登州府成蓬莱的内卫头目被刘勇训斥了一顿,第二天所有人都开始活动,除了照例招募辽东难民外,也开始大量搜集蓬莱军港的消息,刘勇没有苦等,而是安排人去码头直接花大价钱购买一艘海船,然后补充足量的物资。

    这些事,李玉良都跟着去操持,让他若有所思的是,海船买了,船的船工却只留用了年纪最大的两个,其余这些都要外雇,而且还不在蓬莱港这边雇佣,在府城蓬莱的徐州人手去往莱州府和登州府各处港口去搜罗,同在一艘船的坚决不要。

    而且这次明明是去招揽难民,可船的载重没留什么余地,都是自带的人手和物资,除了船水手外,其余都是徐州来的武人。

    刘勇将关于登州港口和辽东贸易的相关细节都是整理成书,用信使传递到徐州那边,余家船只晚到登州的情况则是没有提,刘勇给对方又留了四天时间,毕竟海情况多变。

    在等待到第二天的时候,余家的四艘船进了港口,余家人先按照约定去船行那边联络,船行立刻急报刘勇这边。

    “..实在是罪该万死,本来该在七天前赶到,后来想到辽东海面风大浪大,为求万全,家里管事的让咱们把沙船换了广船,这才急忙赶过来..”

    余家这次带队的人名叫余大江,四十一岁年纪,也是精壮黝黑的海人,言谈举止间显得很淳朴憨厚,说这些话的时候,满是内疚歉意。

    可李玉良总觉得古怪,他看不出对方言谈举止的破绽,他在临清州和各路商人打交道,见多了精明人的表现,隐约间总感觉这余大江和那些人很像。

    刘勇似乎没意识到这一点,只是笑着说道“海多变,贵处考虑周全也是应该的,咱们休息两日后立刻出。”

    送走了千恩万谢的余大江几人之后,李玉良还想提醒下刘勇,可人一走,还没等他开口,看到刘勇脸浮现冷笑。

    心怎么想是一回事,刘勇还是领着人去码头看船,这次跟着来的人,包括刘勇在内,对海和海船都是一窍不通,这广船换沙船到底是什么意义也弄不清楚,不过刘勇却从雇佣来的水手里选了个带去。

    来到港口那边后,刘勇一行人没急着找余家船队的人,而是先让船行的人带着去码头泊位那边看,在这边沙船、广船都是有的。

    沙船船体宽大扁平,广船则是相对高不少,而沙船的船体船板看起来不如广船用料精细,以刘勇和李玉良他们这些没什么海见识的也只能看出这几点。

    “..这沙船装得多,走得稳,不过经不起大风浪,走得也不快,常年跑外洋远海的都是用这个广船走,跑的快,船也结实,但装的的确不如沙船多,可外洋远海装货那都是暴利,也不在乎少装..”带来这水手未必博学,但在海跑的久了,见识总归有的。

    刘勇点头,一直绷着的神色却和缓了不少,刘玉良心里在想,是不是自己多虑了,余家人这是为了大伙的安全考虑,这次去辽东等于是进入敌国,凶险极大,做事之前先要考虑自保,这个做得很妥当。

    在码头了解过之后,第二天刘勇带着人又是再来码头,这次直接先去和余家人会合,让他们把所有船的水手船工什么的集合起来,然后一艘艘船的看过去,对这个要求余家自然照办。

    等下船后,刘勇和带队的余大江约定,他和他带的人只在两艘船,各种物资尽可能补充齐全,也不用留什么回程装人的舱位,先保证各项物资的数量。

    对刘勇的一切要求,余大江都是满口答应,而且立刻安排人去操办,看到这些后,李玉良愈觉得自己错怪了余家,或许刘勇也误会了,李玉良还想着自己是不是找机会提醒下..

    登州府的四月天气很不错,不过水手们都说辽东沿海那边风大,行船的时候一定要小心谨慎,余大江请示要不要晚走几天,刘勇问过后,余家水手和自雇的水手都说小心些也没什么大事,刘勇命令启程。

    各艘船的物资都补充的很足,刘勇一共带了七十人船,四十五名来自赵字营的家丁,还有二十五人是徐州邳州身手好的本地武人,余家带来的船都是大船,每艘船装二百人不难,不过广船操控容易,所需要的水手不过二十人而已。

    本以为刘勇要把这七十人分配到五艘船去,各船物资装的很满,可不耽误载人,不过刘勇只把人分为两队,一队二十人,放在自雇那艘海船,其余五十人都在余大江所在的这艘船

    感谢“暮鸣、元亨利贞、戚三问、风龙王”几位老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兄弟们还能支持更多吗?谢谢大家

    ...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