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有了水力和畜力驱动的机械,有了可以大量生产优质熟铁的炼铁炉,加上徐州本身煤铁中心的地位,和徐家以及赵字营收罗来的工匠,这方方面面结合,就会产出质优量大的各种铁器,同样一件器物,赵字营匠坊做出来的成本只有别处的十分之一甚至更低,价钱自然也就能压下来,利润自然高起,其实织场的那些也是一样,匠造厅几个主管都有计较,等织布能赶上纺纱的进度,产量还会暴增,成本还会压低,到时候利润很高。 敬请记住我们的网址比奇.me。

    “技艺和手艺就是银子”这句话被匠造厅很多人牢记,工匠们比更多人理解赵进神奇的点石成金,这不是什么宿慧和神仙法子,只要你经验丰富,做得多想得多,肯下功夫琢磨,那么也会有这等点石成金的法子出来。

    不过大家也知道,只能在赵字营才能做到这点,在别处根本不把工匠当体面人看,哪会白给这么多耗费,那里会让人有心气去琢磨,整日里做牛做马才是正常。

    在集市和盐市上,李老海他们看得也很用心,不过却没什么惊讶,各处汇集而来的大宗货物被他们一一记录,让贸易厅那边诧异的是,李老海他们对棉布关注最多,问得很仔细,难不成进爷神机妙算,早就想到这个才安排的,不少人有这样的猜测。

    赵进没有耽误太久,第四天的时候,赵字营在议事堂的客厅内见了李老海,只有李老海和最亲信的侄子郑大才被允许进入,在徐州转悠这些天,李老海的这几位子侄已经被震撼多次,把自己的身份姿态放得很低,对这个没有任何的意见。

    “李大哥在澳门帮了厚生好多,那炮和工匠对我们都有大用,这朱行书更是良才,已经帮上了大忙,徐州欠李大哥一个人情,这次的兵器和铠甲,五百件以内就是奉送了。”赵进开门见山的说道。

    别人会笑赵进做得小气,如此大豪,几百件兵甲算什么,不过李老海却觉得很正常,大家的商货营生都不是天上掉下来的,白送出去被人说个豪气爽快,那是败家子,而且赵进这句话点明双方该有的态度,让彼此都省下麻烦,李老海觉得很舒服。

    “多谢进爷的好意,老李代我家龙头谢过了。”

    “我想要海船,想要能航海操船的水手,这船和水手要是我自己的,现在我还想要用船,要海船和船上人手替我做事,还想要懂手艺的番人,还想要各种番人的火器,这是我想要的,李大哥你们想要什么?”赵进直接的说道。

    对赵进的直截了当,李老海和他那个侄子都有些错愕,随即觉得一阵轻松,谈事就是这么谈才容易,刀尖舔血的人物实在不适应场面上的客套。

    “进爷果然豪气,我家大帮没别的,船多,海上人多,都是风力浪里闯出来的好汉子,不怕死不怕王法,但也明白按规矩做事的,进爷若有需要,我们大帮尽可以提供,我们大帮想要的..”李老海先是干脆的答应,然后沉吟下来。

    这么安静一会,李老海转头看他那个侄子说道:“我要漏了什么,你直接提醒,不要担心失礼什么的,进爷豪杰,不会在意的。”

    “进爷,我们大帮想要的东西很多,这几日在贵处看到的兵器、铁甲和铁件,这些每年的需求都是大宗,除了这个之外,生丝、棉布和木材都是急需的,进爷这边若能提供,价钱一切好说。”李老海先说了几项。

    王兆靖和如惠都是在座,听到对方报出来的几项需求,大家都觉得奇怪,这几样放在大明也算不得什么稀罕营生,洋面海贸都是暴利生意,怎么和这些东西相关,那边李老海的侄子低头耳语,这边如惠却对赵进耳语说道:“木材这一项我们也是只够自己用,生丝需要去江南采买,棉布倒是可以供应。”

    他这边说完又去对王兆靖耳语,生丝要是去江南采买则是要通过余家,木材这个看着随处可见,可运送到海港那边提供给海船的批量赵字营一时还凑不出来,实际上徐州这边的木材都是从各处输入的。

    “..若是贵处方便,我家大帮想在清江浦安排几个买手,采买货物直接上船,这个也请进爷给出规矩来,我们按照规矩办事..。”李老海又是说道。

    在清江大市上什么东西都能买到,到时上船出海就没有赵字营什么事了,不过这李老海也知道清江浦在谁的控制下,愿意缴纳规费,但这些对于赵进来说都没什么意义,棉布就算不卖给对方也不愁销路,而做生丝和木材的二道贩子赵字营没必要去参与。

    这些在清江浦生的交易,赵字营都从某种意义上在其中抽成,自然不必去和这李家大帮斤斤计较,可拿不出让对方动心的东西,就没办法让对方来做事,铁器相关的生意肯定不小,但这个不是频繁的买卖,也是抓不住人的。

    “..进爷若能租给我家大帮一处清江浦东边的港口,那就感激不尽了,如果不行的话,能在那边的码头上有几个位置也不错..”李老海来这几次没有白来,他一定将各种消息收集回去,他们那边商议决定后才再次过来。

    对于海上人来说,有个大6上的港口,而且还是靠近商业都市的港口,价值极为重大,余家所在的蛤蜊港是所有海上势力梦寐以求的宝地,也多亏余家在6上背靠赵字营,在海上又把持着盐货生意,借此和海主们拉近关系,这才没有什么大事上身。

    不过这蛤蜊港肯定被很多人看在眼中,平心而论,李老海提出这个要求并不过分,因为李家大帮能拿出的东西远比余家给得多,刚才那要求里之所以不提“蛤蜊港”的名字,无非是想要做得体面些。

    “蛤蜊港不能给你们,余家为徐州做了很多,现在还在出生入死,这个是他们该得的。”赵进直接说道,余家那边有自己的小心思,可大义大节对赵字营不亏,现在去辽东那边也是冒着大风险,在这样的情形下,自然不能釜底抽薪。

    李老海对这个回答不怎么意外,脸色很平静,他身边的晚辈脸上却有遗憾和失望,等赵进说完,李老海那边笑了笑,开口说道:“既然如此,日后就请进爷这边关照了。”

    “棉布这边好说,生丝这块我会尽量给你们方便,木材这个就没有办法了。”赵进也是实话实说,不过他也纳闷,江南丝绸是大宗在那边海贸很是兴盛,李家大帮这样的规模怎么就拿不到生丝的货源。

    “按说初次拜见进爷,不该这么冒昧,可南直隶和浙江的海面上,被那钟斌给霸占了,江南产的各项货物他要独吞,大家要卖到外边去只能在他手里拿货,赚得虽说不少,可这气受不得,所以才急着过来求进爷想办法。”李老海解释了原因。

    钟斌这个名字,赵进不是第一次听到了,能被这李家大帮忌惮,能几次三番被自己听到,想来是了不得的大势力,可这样巨大的海上势力,居然和同样庞大的赵字营没什么交集,可见这年头的6上海上完全不相干。

    听到赵字营这边能提供棉布,李老海脸上露出喜色,在那里犹豫了下,用独臂一拍大腿说道:“咱们李家大帮和进爷这边是地久天长的往来,进爷想要用几条船,用多少人,请和在下说一句,我们大帮一定尽力!”

    屋中赵字营的几人对视,都暗自点头,这李家大帮还真是有海上豪雄的气派,明明从这边没得到什么,倒是敢先下注进来,这等做事有几分赵字营的风格了,让人感觉很舒服。

    赵进坐在那里沉吟片刻,以他的身份,屋中诸人自然都是安静等待,过了一会赵进开口说道:“我在海州那边还有个港口,你们可以用那边的码头泊位,如果你们的愿意帮我造船和训练水手,下更多的力帮我做事,那个港口的份额也可以给你们更多。”

    这话说出,李老海和他的晚辈脸上都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明显是被震撼了,李老海身体前倾,有些失礼的问道:“进爷说得是那个淮盐的海州?那边只能停靠小船,而且有官军镇守,不是只有余家才能从那边运盐吗?”

    问话有些乱,不过大家都知道海州临海,可港口却很小,而且那边有个千户所镇守,地方上的民壮团练也颇为强悍,海上大帮很难沾手,却没想到赵进居然提到那里。

    “有闲了你们可以过去看看,那边正在修缮,规模肯定要比蛤蜊港那边大很多。”

    “进爷,能从那边运盐吗?”李老海急切的追问道。

    赵进脸上露出了放松的笑容,从对谈开始,总算抓到了几分主动,说来也是可笑,偌大清江浦,偌大徐州,这已经是天下间最繁华的地方,却没有对方需要的物资。

    感谢“用户寒夜、戚三问、元亨利贞,没有风的夏天、用户黑水老妖、风中龙王、光天使的祝福”几位老友的打赏,谢谢大家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

    ...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