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但王兆靖和徐厚生还有朱行书谈了谈,就对这李老海第二天行程做出了安排,何家庄玩乐的地方不少,比起清江浦来别有特色,不过李老海的心思明显不在上面,他见赵进的心思很急,可客随主便,也得耐着性子听从安排,徐厚生领着他去的地方是一处仓库。 比渏中文

    李老海的子侄们倒是有心思多转些地方,本以为会带着游玩,却没想到领到仓库这边,这里周围都是库房堆场之类的处所,看着让人很糊涂,徐厚生没有领他们进去,却转到了仓库一边,那里摆着一排排的架子,架子上摆放着铠甲、刀剑兵器以及船上用的各种铁件。

    看到这个,李老海一行人先是一愣,随即就来了兴趣,这边摆出来的铠甲兵器、船上铁件之类没什么新奇样式,可比起常见的那些却多了分规整,李家子侄先上去观看摸弄,而李老海却转向朱行书说道:“你倒是把大帮里的底细说个干净。”

    朱行书也不害怕,笑嘻嘻的回答说道:“我这是一直记着大帮的恩情,看着能帮上忙,这才摆出来给各位看。”

    李老海和朱行书打趣两句后没有多说,他的心思也全在那些铁制的兵甲器具上,而先前他那几位子侄各个看得两眼光,不时的拿下来摸弄,一副爱不释手的样子。

    “这刀口真不错,比那些成捆的握刀好太多了!”

    “你看看这甲,像不像番鬼那甲,我觉得比番鬼用的那个还要轻便,搞不好火器都奈何不得!”

    “胡说八道,要是番鬼那火铳什么甲破不了,倒是洋面上那些装铁砂的恐怕打不动你。”

    “说起来咱们那些船上的钣件锈蚀的厉害,也该换新了,这次可以带点回去,龙头和几位叔伯看了肯定会高兴的。”

    李老海的子侄们议论纷纷,满脸都是兴高采烈的神情,李老海却很沉稳,他拿起一柄四尺刀,这刀比倭刀的刀身要略宽,刀背要略厚,大概形制上却不差,这样的兵器正适合船上跳荡厮杀,同时又比易折的倭刀结实,别看李老海独臂,可用刀颇有心得,随手向前一挥然后一摆,手腕转动间刀光闪动,仓库附近几名徐州义勇脸上露出敬佩的神色,这两下没有十年二十年的厮杀用不出来。

    把刀放回架子上,李老海又看了眼不远处的朱行书,微笑着开口说道:“你还真知道咱们大帮要用什么家什,这刀是你造的?”

    “知道海叔你这边还要过来,我就琢磨着造了一批,怎么样,入手合适吧!”朱行书笑嘻嘻的问道,李老海点点头,却颇为肃然的说道:“难得这曲柄造的这么规整,抖动手腕的时候不累不脱,真是不错,我倒是后悔送你过来了。”

    没等朱行书开口,李老海又是问道:“这一把刀卖多少银子,一次百把千把的要呢?”

    朱行书和身边的徐厚生对视一眼,徐厚生点点头,朱行书笑着说道:“海叔您要不把我送过来,还真就造不出这么好的刀,海叔要喜欢这把刀那就送您了,要是大批量的买,这一把要三两三钱银子。”

    “你直接说三两,我也不和你砍价,还特意留个余数给我向下讲,是不是?”李老海笑骂一句,大家从前就是熟识,相处起来的确很随便,不过下一刻李老海和他的子侄们都是愣住了,齐齐愕然的看向朱行书,然后又看向他身边的徐厚生。

    “我们要的这百把千把,钢口刀身都要和这把刀一样,可不能拿出个好样子来,其他的用糟烂货来糊弄?”李老海的眉头一下子皱起来,他却是盯着徐厚生说话,他知道这边谁人做主。

    徐厚生看了看,上前开口说道:“做不到每把刀和这把一样,但稍差点稍好点都不一定,李叔你若是想买,到时可以一柄柄验看,有一把不好,咱们退换就是。”

    刚听到第一句,大家脸上都露出恍然和不屑,心想摆出来的门面样品总归好一点,却没想到对方这么说,这是有十足的把握提供好货了,李老海没有出声,他身边一位年轻子侄忍不住开口问道:“那个..徐公子,老朱,成捆卖的倭刀都要三两五钱银子一把,低过这个价钱的就只能做摆设了,你们这刀用料这么好,却卖这么便宜,赚什么呢?你要是卖烂货给我们?不对,没骗我们的道理。”

    这位说话直接,说到一半被李老海瞪了眼这才改口,不过的确没有骗的道理,各自都是一方豪雄,百把千把虽说要不少银子,可也不在彼此眼里看着。

    “郑四弟,倭刀是倭刀,我们徐州的刀是徐州的刀,进爷什么场面你也看到了,他能为这点小事败坏自己名声吗?再说了,刚才徐公子说得很明白,你们挑拣就是,烂货退回来,拿好的走就行。”这次朱行书的笑容里带了几分郑重。

    话说到这里,就是个买不买的问题了,质量上最起码现在不必担心太多,李老海还在沉默,他的子侄们却兴奋起来,拿起架子上的各项物件询问,朱行书一个个价钱报出来,都比他们估计的要低,而且质量要好甚至过,这让李老海的子侄们好像进了宝藏一样。

    “进爷想让咱们大帮做什么呢?居然搭这么大的人情下来?”李老海自以为找到了原因,沉声问道。

    那边徐厚生听到这个却是笑了,摇头说道:“李叔,这些铁件我们只要赚你们银子的,就算这一批白送,你们海上这损害大,一批批的要,我们也送不起啊!”

    李老海又看了眼朱行书,他知道海上用铁的关节十有是这朱行书说的,海上风大潮湿,风里和湿气里的盐分也多,铁器很容易锈蚀损坏,加上航行海上,自保或者抢掠,动武的时候不少,战斗中的折损更大,但取得补给却不容易,李老海所在这个大帮是福建为主,福建不产铁,想要补充兵器只能去往别处。

    广东佛山是大明徐州之外第二大的产铁中心,可福建海主和广东海主从来都是敌对,福建大帮很难在这边取得铁器的补给,倭国和南洋那边则是质次价高,好货不是没有,但价钱往往极高,高价花出去却没有好用的东西,这也是为什么要把朱行书放在南洋那边,就是为了行个方便和打算以后自己打造。

    所以徐州陈列出这么多铁器之后,李老海这边就动心了,知道价钱之后更是如此,这样的价钱即便乘船来到这边装运也是大有赚头,要知道在广东附近洋面,想要取得兵器差不多要比原价多花几倍,广东很多小海商就靠着这个财,甚至话说回来,来这边贩卖都是暴利,这样质高量大的铁器,大明内外不知道多少人需要。

    只是这李老海经历事情多了,知道天底下没有白吃的宴席,这么低的价钱还能维持这么高的品质,据说还要赚钱,这怎么可能,大家再怎么不懂行,和别处取得的价钱一比就知道了,事物反常必为妖,肯定有什么不对,可对方所说的那些条件等于把自己的退路都堵住了,以他短暂几次结束,这徐厚生可不是弄虚作假的人,那朱行书虽说嬉皮笑脸,可也不是做生意的人,两人眼下都是很真诚的态度。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李老海犹豫半响,还是咬咬牙说道:“既然都这么讲了,老夫再矫情就不是汉子了,等走时候劳烦备齐一批货,数目晚上就给你们!”

    徐厚生脸上露出兴奋神色,笑着连连答应,这份热切让李老海和子侄们又是心生疑窦,不过这时候却不能讲出来了,只是继续观看询问。

    一样样仔细看过,一样样仔细问过之后,徐厚生他们早有准备的拿出了单子来,可惜李老海几个子侄,只有一个知道数字怎么写,其他是看不懂的,尽管没有当场定下什么,可谁都知道买的肯定不会少。

    在这边看完之后,又要带着李老海一干人去徐州的集市和盐市上看看,徐厚生和朱行书落在后面,徐厚生低声笑着说道:“我姐夫总说这技艺手艺就是银子,当时我以为说得是工钱,没想到却是这种。”

    赵字营匠造厅自然知道外面的价钱,有清江大市和余家通报消息,赵字营对天下间各种货物的成本和卖价是最了解的,自然不会做赔钱的生意,事实上赵字营匠造厅在这次的铁器生意上同样有暴利,虽然是匠造厅的人出面接待,价钱却是云山行的人确定,以后同样的铁器放在市面上卖,不会比这个价钱高太多。

    如果李老海一行人知道这个他们以为很低廉的价钱就是市价,肯定会更加惊愕,根本想不到赵字营在这上面居然还有厚利在,特别是他们走南闯北,大明外洋的价钱心里都有数,这更让他们想不到..

    有事出门,定时更新,下午高铁赶回,照旧双更,订阅、月票打赏,大伙手里有的就请多支持,老白回来致谢

    ...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