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那独臂海叔摇头说道:“这个我不知道,不过你也没说错,这么大块肥肉摆在这里,怎么就没有人来碰,钟斌那一队常在浙直海面上往来,怎么就不对这边动手,他洗海岸可不是一次两次了。 ,”

    这些议论不断的被传到几十步外的一位中年耳中,这中年越听越是心惊,一边眯着眼看前面,一边低声说道:“报到团正那边去,让他们安排披甲巡丁过来,这几个人恐怕是亡命悍匪!”

    刚有人跑去报信,却看到前面那战战兢兢跟在后面的伙计突然就跌坐在地上,然后手脚并用的向后爬,已经惊慌到极处的模样,而这福建伙计跟着的那七个人都是回头,几名年轻人还在那边哈哈大笑,这突然的紧张让几名跟随这一队的眼线都停住了脚步,顿时漏了痕迹。

    负责监视跟踪的中年人都想要吹响铜哨了,哨音一起,最近的巡丁就会赶到,可那七个看着是海上亡命的壮汉居然没有计较什么,笑了一阵扭头继续向前走,完全是毫不在意的做派。

    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来了我赵字营的地盘,是龙得盘着,是虎得卧着,不然让你知道什么叫雷霆霹雳,对方这样的做派让监视的人各自咬牙,到这个地步,也没必要隐藏什么行迹,直接就调集力量了,怪就怪在前面的人居然也没想跑或者战斗,还是自顾自向前走。

    已经有二十名披甲巡丁拿着朴刀赶到,还有十余名拿着长杆套索的,只要一声令下就要上前拿人,可主持这件事的人也下不了命令,因为对方没有做什么违法的勾当,只不过说得凶残些,万一对方只是来这边做生意的海商海主,自己贸然行事,岂不是莽撞,而且对方在现被跟踪之后没什么激烈反应,这也不太像是强人。

    凡是赵字营相关的人马,对赵字营在清江浦的力量都有绝对的自信,不觉得对方会做什么声东击西的行为,做了没有任何意义,主持这边的人犹豫半响,还是示意大家跟随。

    可就这么跟随,越走局面越诡异,即便是路上行人也能看出那七个人在前面走,后面跟着几十名巡丁,倒是没什么闲汉敢围观,巡丁对待凑热闹添乱的无关人等有各种整治法子,从鞭打到挖河泥,早就把闲汉和旁人看热闹的心思收拾老实了。

    眼看着对方居然来到了云山行总号的门前,贸易厅成立之后,云山行总号就从徐州来到清江浦,因为这边才是商货贸易的集散中心,甚至可以说是这天下间的集散中心,总号在这边自然方便做事,总号和贸易厅是一伙人马两块牌子,因为周学智身份贵重,董冰峰的第三旅又是驻扎在清江浦之外,这边就成为徐州赵字营在清江浦的核心所在。

    赵字营上下力求简朴,而清江浦的云山行总号却不同,做生意就是要让人知道自家的底蕴实力,所以此处颇为堂皇气派,在寸土寸金的清江浦沿河区域居然还弄出偌大一片铺着石板的区域,用来车马停靠。

    此处云山行全部是二层楼阁,楼和楼之间还有木桥相连,不说别的,单是比周围高出一层的高度,就有威压清江浦的气派在,这建筑也给清江浦众豪商定下了标杆,大家虽然知趣的不在这边造,可最近清江浦周围动工的楼阁当真不少,不少还是三层左右。

    “倒是和南洋那些番鬼的砖堡差不多。”

    “朝山里走还有土楼呢!不对,这里居然有炮台,你们看到没有,上面那个看着用木板遮蔽的!”

    看到这云山行总号的建筑规制之后,那七人中有这样的感慨出,不过这么一片宽阔广场配合上云山行的楼阁,当真显得富贵大气,让人心生敬意,而且这边和寻常街道不同,来到这边的都是骑马坐车坐轿的富贵等人,这等满满的富贵气象也是别处没有的。

    不过这边的防备要比其他各处森严许多,这里可就是重点守御地方之一,驻扎在此处的家丁连队,巡逻周围的巡丁中队,还有混杂在人群中的各种便衣内卫,甚至在广场边缘的茶棚里还有淮安府的捕快坐镇,一旦有需要官府出面的,他们也会出手。

    消息传递,广场上那边已经知道这七人的来到,不过没有什么太显眼的防备,看到身穿铠甲手持长矛站在云山行总号前的家丁,那几名年轻海上人才不那么轻松了“这样子南洋倒也看过,可精气神却远远不如了”,感慨议论的声音也放低不少。

    那独臂中年没好气的看了看身边几人,闷声说道:“在这里知道小声了。”

    说完这句,这独臂中年却转过身,对还跟在后面的几个人摆手说道:“几位徐州的兄弟,麻烦过来一下,有事相托。”

    主持跟踪的中年此时却有些哭笑不得了,自己这般如临大敌,还当街出丑,可现在怎么看都像是错判了,不过这中年人倒记得刘勇和黎大津的话“宁可抓错,不可放过”“时刻警醒”之类的,把心情调整下,尴尬的笑了笑,这才走上前去。

    那独臂中年抬手躬身,作揖示意,然后客气的说道:“麻烦和贵处当家做主的通传一下,就说福建李老海拜访,想要拜见龙头进爷。”

    说这话的时候,边上年轻人还从怀里掏出一张拜帖奉上,主持跟踪的内卫中年听到“龙头进爷”这个称呼愣了下才反应过来,听对方自报家门,又礼数周全的奉上拜帖,当即不敢怠慢,连忙客气的接过帖子说道:“请几位贵客稍待片刻,在下这就进去通报。”

    进出没有花费多少工夫,在这期间有人不为人注意的过来观察,回去以后就确认了李老海的身份,毕竟对方曾来过赵字营的控制区域,还和徐厚生关系不错,他的相貌特征早就有人记下,主持跟踪的内卫中年人没有出来,但总号有一名掌柜带着伙计出面,客客气气把人请进了总号。

    云山行系统内和松江余家的来往频繁,很多人都认为余家是自己人,但周学智却了解更深,李老海到来的这件事,凡是相关人等都被勒令保密,李老海也没有在清江浦这边停留太久,第二天一早就由家丁护送北上徐州。

    从清江浦到徐州,无论运河或者6路都是繁忙无比,李老海来过一次,对此有些印象,可路上的人多还是把吓到了。

    “难道要过节?或者出了什么大事,上次来的时候,那里有这么多的行人商旅?”

    “的确有大事,进爷夫人要生产了!”

    带路的家丁倒是不把这李老海当外人,直接就是回答,看着同路的这些富贵队伍,李老海身边的几个年轻人都是啧啧惊叹“这可是咱们龙头的气派了”,李老海这时候却有点火大,输人不输阵不是放在这个时候,李家龙头哪有这么大气派,地方士绅又怎么会和他来往,路上很多人家一看就是有官面背景的。

    不过李老海一行人的争强好胜在进入邳州和徐州境内之后烟消云散了,徐州邳州的繁华富庶和整饬远他们想象,更让他们震惊的是,这里和大明、倭国以及南洋的几个繁华都市完全不同,粗看都是那样的建筑和规制,可稍微留意就会现完全不一样,这种新奇和不同让他们更震撼,甚至不自觉间带着些骇然。

    徐州这边客栈是不要想了,往年这时候客栈借宿都紧张的很,今年更是不必说,但李老海和徐厚生以及朱行书算是有私交的,他们用自己的住处招待,倒也算得上宾至如归,李老海随行的几个年轻人也作了介绍,都是他的子侄辈,也都是海上李家大帮的成员,不过有趣的是,同为子侄,有人姓李,有人却姓郑。

    年轻人好热闹新鲜,接风之后就出去逛了个痛快,何家庄里外都走遍了,回来一直想这边都繁荣到这个地步,那徐州州城要到何等程度,经人解答后才知道不对,他们也看到了赵字营家丁旅团的威风,从清江浦一路到徐州,也算是见识到了赵进的局面,还听到了更多传闻,大家心中那股傲气总算消退了不少,觉得徐厚生和朱行书出面接待不算无礼。

    “并不是谁需要谁,也不是谁求着谁,彼此都可以互补,所以这李老海来了!”对李老海的到来,赵字营上下很是惊喜,真觉得命数气运在赵字营一边,颇有点心想事成的神奇,不过赵进很冷静,李老海来了不止一次,徐州也有他需要的东西。

    既然要谈,而且赵字营对李老海背后的海上势力很需要,那就要做些筹划,赵进没有立刻去见面,除了不想表现的太急切,同时徐州这边到来的各路人物太多,需要见面的人实在不少,抽出工夫来也不容易。

    感谢“元亨利贞、没有风的夏天、戚三问、小齐文明奇迹、书友o8o7311216o6866、光天使的祝福”几位老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