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在这里,有资格提条件的只有我,你想实现什么的话,最好做到我要求的这些,这样我们才能继续谈下去。 ,”赵进微笑着说道。

    说完之后挥挥手,亲卫们把汤若望带走,汤若望倒也没有挣扎愤怒什么的,只是变得有些低沉,徐厚生只在那里摇头,低声对赵进说道:“姐夫你和洋人讲话的时候,遣词造句总觉得有些古怪。”

    赵进干笑了声,却没有接这句话,只是郑重说道:“厚生,你要把这些洋人当成老师,不是说你要如何尊敬他们,而是你要把他们的本事学会,你要学会,匠造厅和工务学堂的工匠和学丁们要学会,怎么学会,要看你的本事了。”

    “请姐夫放心,他们身上的技艺未见高明,却是咱们没有的,我一定会用心学习。”徐厚生对待这个也是态度郑重。

    “..现在司礼监那边对东厂和锦衣卫压的很紧,让他们打听出咱们徐州的机密消息,还要收买咱们徐州的核心人物..”刘勇从清江浦回到徐州,带来了那边拷问的结果。

    “..外间传言咱们赵字营在境山挖出了银矿,所以才能支撑如此大的局面,厂卫要把这银矿所在打听出来,更恶毒的是,他们还要挖了大哥家的祖坟,说那边风水极佳,破了这个,大哥的运势就弱了..”说起这个,刘勇满脸愤然。

    挖祖坟是最为恶毒绝户的手段,也难怪刘勇这般想,不过这一个传闻一个手段都是荒诞可笑之极,赵进听了只是在笑,除了这些,刘勇还提到魏木根的那个法子,在赵字营系统的要紧地方上严密布防,而在其他各处则是常规处置,这样没办法面面俱到,可却能够最大限度的保证赵字营各处的安全。

    对这个说法,赵进、王兆靖和如惠三人都是同意,赵字营现在还不是官府,也没道理什么都管,地方上的百姓对这样的局面未必会有感激,搞不好还会有怨气,一旦什么都管,那么事事就成了你的责任,有一点差错也是你的不对,而抽身站在边上,保持威慑,遇事出手帮忙,反倒能收获敬畏。

    “大哥,小弟想要带着田英、田竹他们去登州府那边,或者跟着船去辽东各处看看。”刘勇提出了自己的请求。

    赵进刚来何家庄的时候,和周围九处村寨联村联保,田英都是附近的土豪,不过他们是最早被赵字营吸纳的地方势力,现在已经成了赵字营的一员,不过却总在边缘,而田竹他们则是从沂州过来的,目前还在历练考察之中。

    这也是徐州赵字营系统的一件趣闻,田英和田竹虽然同姓,可宗族完全扯不上边,双方在徐州接触之后居然还颇为相投,少不得拜把结义成了兄弟,交情相当不错,不过心思通透的人能看明白,这是赵字营内边缘人物抱团自保的一种手段。

    刘勇提出这两个人并不是特指,而是泛指徐州本地有资历的边缘人物和山东大乱前后被招揽那一批人,他们能做事却没什么出头的机会,更让他们难熬的是,连做事的机会现在都不太多,只是按部就班的做活。

    “不要冒险,你的性命很值钱,需要什么这边都会给你。”对刘勇的干劲,赵进已经没力气去训斥了,不过登州府那边的确要用内卫扎下根,去辽东收拢难民的事情更需要能做主的在那边亲自主持,刘勇去那边,在临清州和济宁州来回活动的雷财估计也会过去,那边就不会那么伸不上手了。

    “小勇这法子不错,咱们这边想做事却不合体系的人不少,去登州府那边能历练能考验,只不过海上风大浪大,小勇你一定要慎重。”王兆靖对这个颇为赞同。

    刘勇点点头,只是闷声说道:“如果这次去辽东的海船,能有几艘,哪怕只有一艘是咱们赵字营的,是蔡家人和咱们自己的家丁操控,那就方便很多了,现在这余家虽然帮忙,可总是隔了一层。”

    说到这个,坐在一边的如惠冷笑了声:“余家的心思未免太多了些,说是三年五年成才,可咱们派去人一年多了,现在还都是在那边打杂,这航海操船难道比这造炮炼铁还难,或者舍不得给咱们用船?”

    如惠这边也是不断有相应的消息传回,他说这几项没什么可比的地方,不过他的意思大家都懂,赵进缓缓摇头,沉声说道:“你们说的我知道,大家都知道,恐怕余家自己也知道的,但咱们在海面上的事情全靠这余家帮忙,他们也做得很用心,在这上面藏私,于情于理也说得过去。”

    “大哥,蛤蜊港那边的进项可是海量,他借着清江浦大市和商货在洋面上呼风唤雨,甚至在海州淮盐上也有大利,得了这么多好处,他们有什么情理?”王兆靖闷声说道。

    赵进又是摇头说道:“这些大利咱们都有一份,而且他的根本在江南,沙船一到海上咱们又没有办法,真要争竞起来,我们有什么办法吗?”

    把话说到这个地步,大家都明白轻重利害,但也明白赵进的立场和态度,不过这个局面就是如此,进销火药,收拢运输辽东难民,甚至收罗外洋技师,打听洋面上的消息,都需要余家来做,赵字营目前还找不到别的替代。

    余家对赵字营的支持已经可以说得上全力,所以存着些许私心大家也没办法拿到台面上讲。

    “归根到底,是咱们没有自己的海船船队,这海上的势力又是自成局面,咱们居然找不太到下手的法子。”王兆靖感叹了句,刘勇这时候插言说道:“清江浦那边南来北往的人众多,难保就有海商海主们的人,这个可以留意打听下。”

    “这是个法子,但也是大海捞针,说起来那个李老海怎么不见踪影了?”如惠闷声说道。

    说到李老海,屋中几人安静了下,随即露出情不自禁的苦笑,赵进感慨说道:“这姜还真是老的辣,本来是求我们的局面,现在倒是变成他主动了。”

    清江浦运河岸边的几处水6码头上,赵字营安排在明处暗处的眼线都不少,除了内卫和巡丁的坐探,各家货栈船行的伙计也算是徐州的耳目,会靠着这消息换取赏钱,来来去去的行商旅人,一有不对就会被盯上。

    那边一艘船上下来七个人,熟悉这边的立刻能判断出那船是江南那边的海船,料数不大,是海上江上都走的那种,而船上下来的人则是常年在水上讨生活的,看他们的肤色和做派,这几个人还不是江河湖泊上的,而是洋面上的海狗子,更不要说这七个人肤色黝黑,衣衫不过寻常粗布,可各个壮实,佩戴的短刀也不是便宜货色,这一看就是那家海主的亲信人马,甚至是哪位海主来了。

    可能在洋面和沿海横行惯了,除了那四十几岁的独臂人沉稳些,其余六个年轻汉子都张扬的很,消息迅传递,巡丁和内卫放在这边的坐探早就过来了,正扮作客栈拉客的伙计,笑着上前试探。

    “这地方倒富庶,要是洗一次就痛快了。”有人笑着说道,他的同伴们跟着哄笑,开始讲话坐探们根本听不懂,可巧一人能听出这是闽地的方言,立刻就近找来家福建店铺的伙计,只让他沉默听着,听到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

    这话的意思大家当然明白,眼线们立刻凛然,消息急向外传递,如果这些人有异动就会被当街捉拿,当街格杀也不是不能。

    “没想到天底下还有这么繁华的地方,咱们船进来的时候你们看岸边了吗?那都是有钱人家的大宅,而且这边水路宽阔,只要风合适,咱们家的大船也能进来,到时候真是快活了。”前面人说,同伴在附和,跟着的那个伙计脸色都变了。

    好在内卫巡丁安排的监视很不错,随时有人和那伙计擦身而过,询问这几个人说话的意思,然后再去不远处汇总,这样不会暴露相关人等,也能一直跟下去。

    “你们几个说什么胡话,跟你们讲了多少次,岸上不是海上,在这边失了风,就算花银子进去也捞不出来,再说这清江浦你们以为那么好进出,真要动手,这边就能把河拦住,咱们怎么出去!”前面那独臂中年人听得不耐烦了,回头呵斥几句。

    “七伯,到时候硬碰硬杀出去就是,咱们家的兄弟连官军都不怕,,这太平地方养出来的人算个什么?”

    “你这个就是眼皮子浅了,咱们海上人又有什么资格瞧不起6上的,那一次上岸不是让倭人打头阵,你们冲在前面过吗?你们是没见过那徐州兵马,真是一等一的精锐,咱们打不过,就是那些亡命的倭人也不行。”那独臂中年说得很郑重。

    “海叔,真有这么了得,可看不见什么啊,月港、澳门都有炮台的,这边怎么不见,这块肥肉在这里摆着,就没有人过来动?”又有一人问道。

    感谢“用户白水寻泽、戚三问、用户破败、风中龙王”四位老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的支持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