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徐厚生随手在脸上抹了把,这一抹非但没有更干净,反倒更加脏了,他笑嘻嘻的说道:“徐家的男人就应该这个样子,我姐姐看到肯定会高兴的。 ,”

    说完这句,徐厚生兴奋无比的说道:“姐夫,你知道你说那炉子一炉能出多少好铁吗?十斤生铁能出八斤熟铁,要是火候弄好了,可以出八斤半啊!”

    徐厚生说这个数目的时候,双手都在激动的挥舞,完全没了平时那种低调内敛的样子。

    “姐夫,一斤上好的生铁才不过一分银,可一斤上好的熟铁就要卖到七钱八钱,这抖抖手就是几十倍的厚利,姐夫,那烧酒也是你的法子,那纺纱机也是你的法子,你到底还有点石成金的法子!”徐厚生越说越是激动。

    这些话赵进也没办法接,只是笑着拍拍他的肩膀,等徐厚生这边冷静,赵进开口问道:“十六磅和十八磅的大炮怎么样了?”

    “有那个样子铸造出来不难,就是造磨具翻砂什么的花费工夫,过些日子就可以造出来请大姐夫验看了。”徐厚生回答说道。

    说完这句,徐厚生也下意识的压低了声音说道:“大哥,咱们这熟铁也可以用来造炮,我现在想试着用这个熟铁来造十二磅以上的炮,如果合用的话,咱们赵字营就不愁铜料的事情了。”

    “火器上含糊不得,既然造炮用铜最好,那就尽可能的用铜,你不要操心这个,我来去张罗。”赵进笑着说道。

    徐厚生刚才的兴奋还没有消去,顺着赵进的话说道:“大哥,咱们有了出熟铁的好法子,火铳和铠甲上的消耗就不那么大了,倒是能去买熟铁买铜,这门生意咱们做得过。”

    赵进却没有接话,只是看向不远处的几个人,那些人身上穿着和铁匠们一样的短褂,不过身材长相什么的区别不小,而且那种和其他人的疏离感很显眼,一看就知道是被抓到这边的几个教士。

    顺着赵进的眼神看过去,徐厚生连忙解释说道:“姐夫,这些洋和尚有两个很用心,尽管对这火器和冶炼上的事情懂得不比咱们多太多,倒是有点见识,有点窍门,另外在演算上很不错,这个能帮上咱们大忙,如今这铸炮做火铳,要演算的东西实在太多,我现在才知道,那射角可以用演算矫正算出来,倒是其他的几个不行,倒也没有什么反抗动手的意思,就是整日关在住处不出来,没完没了的念经..。”

    听到这个,赵进禁不住笑了下,徐厚生那边继续说道:“自己念经不算,还有人出去找别人一起,让他们和自己一起念经信什么教,连那个帮忙的汤若望和金立阁都这样。”

    赵进脸上的笑容立刻收起,严肃的说道:“在这个工场里,只有洋人自己能信教,咱们的人谁也不准信,谁信谁就要被重罚,你把这个话多强调几次,明白吗?”

    “我明白,姐夫你放心就好,说起来好笑,就这么几个洋人,说话都能听懂,可信教还不一样,那老麦对这几个教士没什么好气,几次差点要打起来,互相说对方会被烧死之类的,倒是鲁先生那边两不相帮,看起来和谁都不是一路人。”徐厚生答应后,又说了在营地内的逸闻。

    赵进忍不住笑,老麦好像是来自德意志新教区域,自然和天主教出身的教士们彼此看不顺眼,也就是在这个工场里有人维持秩序,不然那几个看着温顺和气的教士,真有可能把这个老麦绑起来烧死。

    徐州很多人不喜欢这个铁场,赵进身边的伙伴们也是如此,他们觉得火器工场里面太呛人,总是忍不住咳嗽,赵进却很喜欢这边的味道,这里和记忆中的味道有些许的相似。

    两人向前走了一段,和铁炉距离不远的位置是畜力机械的区域,朱行书在这个时候也赶了过来,这畜力机械的区域是他来负责的。

    “有了这畜力机械可帮了咱们大忙,从前打造铠甲要手艺熟练的老师傅领着学徒敲打几天,现在用这冲锤一下下的砸,很快就能做出来。”徐厚生介绍说道。

    “多亏了进爷那炉子弄出的好铁,有了那铁,做起铠甲来也方便。”朱行书上前见礼,笑嘻嘻的说道。

    火器工场和赵字营体系下的各处工匠,尤其是做到主管这个层次的高位工匠们都有个感觉,高高在上的进爷对工匠们格外偏爱,大队正和团正这一级的家丁头领,各处庄头,各处分店的大掌柜,在赵字营的势力范围内已经是大人物了,可在赵进面前却不敢有丝毫的怠慢无比,森然相待。

    而工匠们开始也是如此,战战兢兢,他们对自己的身份有准确的判断,在这大明天下,匠人们的地位最为卑微低下,可相处久了却现自己想错了,赵进对待匠人们格外和气,愿意询问和讨论,而且每次聊起来的时候,赵进不像是一位贵人,倒像是一位工匠,什么都懂一点的工匠。

    这么一次次下来,工匠们对赵进开始亲近,也知道明创造,改进生产能得到丰厚的报酬,已经有人赚到了几百两甚至几千两,平日在工场忙碌,回家都是做大老爷了,这让大家干得轻松,也是干劲十足。

    对于朱行书这样新来的人来说,这徐州地面就是仙境,他从没想到居然有这样厚待匠人的地方,而且还是赵字营这样蓬勃向上的集团。

    朱行书心态这么好,自然也愿意多说几句:“进爷你不知道,这工场里的老师傅们私下跟我讲,说我这个机器是绝户的营生,这机械能用牲口带动,也能用水力带动,稍微懂行的学徒就能靠这个打出好东西,这么下去,大伙的手艺就不值钱了,眼下这没过几天的好日子也就跟着败坏了。”

    徐厚生眉头皱起,闷声说道:“这些人真不知道感恩,他们这手艺以前能换来什么,现在能得什么,真是..”

    赵进却不以为意,笑着说道:“他们这么想也没错,咱们织场里的那些机器要是放在外面,只怕会有人冲进来给砸了,朱师傅,你怎么回复他们的?”

    这话让徐厚生若有所思,朱行书却笑着回答说道:“小的就说,大伙要抱着老手艺饿死那我也没办法,这机械就摆在这边,也没拦着大伙学,学了这门新手艺赚得更多不好吗?”

    “说得好。”赵进笑着点头,然后又是笑着补充了句:“朱师傅,你也不能抱着这门手艺不动,要变得更好,这样才能赚的更多,咱们赵字营对有用的东西什么都舍得给!”

    听到赵进这么说,朱行书收了脸上笑容,郑重的答应下来。

    几个人对话的时候,机械运作的巨大声响一直在耳边围绕,大家都情不自禁的抬高声音,大家都以为赵进会受不了这个,连一向漠然的牛金宝都在皱眉,可赵进却愉快的很。

    看着刚刚锻造出来还没有细致处理的铠甲钣件,还有各种武器用具的粗件,赵进脸上笑意越来越浓厚,有了这些,再有那些不断汇集而来的人力,就可以打造出无比强大的力量,别人看不出什么,可赵进却为这铁器工场里的一切迷醉。

    正在这时,却听到不远处有吵闹呵斥的声音传来,赵进从思绪中抽离,转头看过去,孙大林和牛金宝以及几位亲卫已经落位。

    不过在这火器工场内,都是赵字营最放心可靠的人手,倒是不担心会有什么突然的伤害,能看到是一位洋人教士在那边不断的躬身,好像在请求什么。

    “..那位汤若望想要求见进爷..”原因也很快反馈了过来。

    “.。。尊贵的大人,如果您能恩赐我们自由,我们会为您更好的效力,我们不光懂得火器相关的技艺,还懂得其他更多,希望能为您竭诚效力..”

    汤若望表现的十分谦卑有礼,官话腔调虽然古怪,可大概的意思表达的很明白。

    看他的表现,徐厚生和朱行书以及赶过来的于村几人都是面露不屑神色,明明是被强掳来的,却没有一丝骨气,这就要低头了,倒是路易在那边神色如常,只是表情有些紧张。

    “想为我做事不是不行,想得到自由也不是不行,不过要拿我想要的东西来换。”赵进平静的回答说道。

    赵进的这个态度让汤若望感觉到了希望,却又觉得尴尬和为难,他恭敬的说道:“尊贵的赵进大人,您需要的那些我和伙伴们都不懂,而且没有自由的话,也没有办法替您去寻找。”

    “如果你们有找到的途径和方法,和这边的人说,这个也会换成你们的功劳,说得越多,做得越多,得到你想要的东西就越快。”赵进颇为直接的说明了条件。

    尽管汤若望能听懂赵进的话,可赶过来的路易还是翻译成西班牙语,汤若望沉默了会,似乎在下定决心一样,然后才开口说道:“尊贵的大人,您这样的作风有损您的尊严和身份,我们是为了散播荣光才来到这里,没有任何的恶意,我们.。。”

    感谢“风中龙王、小齐文明奇迹、书友o8o7311216o6866”几位新老朋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月票,谢谢大家的支持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