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不管怎么看待那些投机钻营的各方豪强,对方既然表达出这样的善意,赵字营也不会将他们拒之门外,当托人说情的事情越来越多之后,赵字营这边已经开始准备宴席摆酒,负责的就是王兆靖和如惠。 ,

    讲完这些,王兆靖却肃然说道:“大哥,小弟冒昧再说一次,希望大哥纳孟家小姐为妾,这是为咱们赵字营的长久打算,也是为大哥内宅安宁考虑。”

    听到王兆靖的话,赵进的脸立刻沉下来,不过除了恼怒的神色之外,更多的还是哭笑不得和无可奈何,他看向王兆靖,对方神情坚定,还没等他说话,如惠也开口说道:“老爷,三爷那边的说得有道理,老爷青春正盛,年富力强,两位主母又有公务操劳,纳妾入门,有个贴身伺候的人是好事。”

    赵进摇头苦笑着说道:“我家事,你们费这么多心思干什么?”

    “大哥,大哥你的家事就是赵字营的公务,其中关节,小弟和曹先生、周先生都说过,大哥千万不能轻忽。”王兆靖说得肃然无比。

    赵进叹了口气,却是站起身来说道:“你和大香和马队那边准备着,我要去淮安北区那边看看,你们先忙着,我现在去铁场和织场走走。”

    说完后,赵进在亲卫的扈从下走出门去,王兆靖和如惠起身相送,两人对视一眼,都有无奈神情。

    徐珍珍背后有徐家,或者说徐珍珍掌控着徐家,赵字营耗用的巨量煤铁都是由徐家那边提供,徐厚生主管匠造厅就不必说了,徐家子弟在各旅团、农垦、贸易内都有不少人做事,不管怎么讲,这都是好大一股势力。

    而木淑兰则是整合了闻香教的残余势力,原来东昌府不少的木家骨干,原来徐州闻香教分会的骨干,都是以木淑兰为宗主的,毕竟徐州闻香教分会现在还是由木淑兰掌管,而徐州闻香教分会已经将山东闻香教的残余吞了下来,甚至连沂州田家的白莲教系统也天然和他们这一派接近。

    除了还在教门中做事的人,那些闻香教出身,在赵字营各旅各团、农垦、贸易各处做事的前教众,对木淑兰这一系也是亲近的很。

    如果说徐珍珍和木淑兰之间有妻妾尊卑的区别,那么周围人也没什么话讲,可徐珍珍和木淑兰之间的地位是平等的,赵进也是这么安排的。

    徐珍珍和木淑兰彼此间姐妹相称,相处的很是融洽,彼此间没有什么冲突,但不是他们没有冲突就万事大吉了。

    她们代表着两派,而且她们能指挥动这两派的很多力量,这就天然会有矛盾在更不要说还牵扯到一个继承人的问题。

    现在赵字营的局面已经足够大了,尽管还在大明王法之下,可已经是个国中之国的模样,这么大的基业将来是谁的?虽然赵进刚刚二十出头,可他毕竟有老去那一天。

    徐珍珍和木淑兰也都足够年轻,看这个样子接下来还会生育,如果木淑兰生下的都是女孩,那没什么可说,但如果生的是男孩,那就有很多是非了,虽然大明讲究的是长子继承,可赵进从来不按照大明的规矩做事的。

    大家对这些事并不是杞人忧天,而是有无数先例在前,比如说历朝历代的皇家..

    不过大家也知道赵进在徐珍珍和木淑兰之间不会做出什么选择,所以大家提出了个折衷的法子,请赵进纳孟子琪为妾。

    将双方变为三方,局面就不是那么激烈了,而且孟家兄妹算是赵家的家生子,孟志奇如今是火器大队的大队副,是赵进手下的精锐力量,把孟子琪嫁给别人的话,对赵字营来说有各种不便。

    当这个开始讨论的时候,孟志奇就知趣的远避,抓紧火器大队的操练,尽可能少的去见赵进,反正现在没有战事,不去请示倒还过得去。

    赵进来到织场的时候,让里面起了一阵骚动,管事们本来想让所有的织工出来跪迎,却被赵进这边拦住,示意他们该做什么就做什么。

    “原本不少老织工还觉得这么多人织布,纺纱跟不上,没想到纱始终能跟上进度,按照懂行的说,咱们这种做法比别家最起码快几倍。”织场管事兴致勃勃的说道。

    说是该做什么就做什么,不过赵进走在织机之中,很多织工手都在颤抖,经线纬线时常弄错,赵进走了几步也看出不对来,苦笑着离开这边。

    纺纱的地方和织布的地方相隔很远,相对于比较开放的织布工场,这纺纱工场就是戒备森严了,如果曾在赵字营酒坊内呆过的人,看到纺纱工场的格局后会觉得很熟悉,这里是完全封闭的行事,有高墙有壕沟,只有几个固定的出入口,四周都有拿着武器的家丁团练巡视。

    就在这边,一车车的棉线被送到织布车间那边,赵进走进去之后,看到的是同样忙碌的景象。

    只不过在这个工场内,纺纱并不是农户和江南织工们所用的那种纺车,而是完全不同的纺纱机。

    这种纺纱机是在一个框架的底部安上有绕满粗纱的线轴,框架上有十个锭子。每一个线轴都用带子连在一个锭子上。在两个横条之间通过的锭子形成一根杆,杆在框架上前后滑动。纺纱工把杆向后移动抽出粗纱,然后横条挤拢来把带子夹紧,同时杆向后移,转动轮子,轮子转动锭子,待绞合到一定程度时,杆又向前移动,同时锭子慢慢转动,把纱线绕上。

    从前的纺车,一个人摇动,一次只能一个纺锤出一根线,现在则是一个人摇动,但同时驱动十架纺车,效率足足高了十倍。

    有这样一道工序在,赵字营产出的棉布的成本就比其他人低了起码有四成,更不用说赵字营这边人工的低廉。

    在这边管事介绍起来,神情可就慎重了许多,大多是附在赵进身边耳语,而且在这边的工匠伙计等人申请也不像织布工场那样热情满满,各个慎重异常。

    纺纱机的运转也不是那么顺畅,时常卡壳,然后就会有木匠跑过来检查上油之类的,但即便这样,出产也要比纺车什么的快很多。

    “..木匠和纺纱工已经有六个跑得了,都按照规矩打了顿板子,下次就该杀头了..”

    对这消息,赵进没有丝毫的意外,只是笑着点点头,这些木匠和织工就和当时在酒坊那些看到酿酒秘法的工匠们一样,他们没想到这个法子这么简单,只不过是变换一下自己的思路,就有这样点石成金的效果,只要看过就能掌握,只要自己干肯定就可以大财,就算和别人合股也会财,何苦给别人辛苦做活。

    赵字营早就对逃跑的事情做了防备,凡是有这个心思的都被重重责罚,不过赵进知道,真正吓住时候要等第一个人被砍头,当看到这血淋淋的教训,每个人都会明白轻重了。

    在这边看完,走到纺纱工场的外面,已经没什么人能偷听,可管事的声音依旧压的很低,开口说道:“进爷,已经有工匠琢磨出织布的好法子了,属下已经把人严密看管起来。”

    “只要有好法子,立刻报上来,咱们肯定会重赏。”赵进点头说道。

    当时他在工场内给木匠一次提醒,结果真有人做出了可以同时运行十个纱锭的纺纱机,这个人拿到了足足一千两白银,给他两个选择,带着全家在工场内居住三年,三年后允许他开业做事,或者把银子交给家人,自己在工场内住三年,这工匠选择了前者,现在全家都在工场内居住。

    千两白银的赏格,副主管的位置,立刻让其他工匠的干劲起来了,尤其是那纺纱机并不是太复杂的机括,接触过那些水力机械的工匠们都有自己的思路,而且对于明试做的材料和花费,赵字营的工场充足供应,一时间出现了很多明创造的东西。

    不过最关键的还是赵进当初提点的那一句,但这一句话却没几个人会记住,无非是竖着或者放平,都以为是随口一说。

    “吃喝上不要克扣,粮食盐货荤腥你需要就开口,想让他们做活勤快,吃饭先要吃饱。”赵进在临走的时候叮嘱了句。

    有人会为了这财的法子疯狂,可更多人觉得这温饱安定难得,东家给了这么好的条件,大家就该感恩知足,赵字营的食宿会让他们更离不开这边。

    赵进来到铁场之后,这边的气氛就比纺纱织布那边要轻松些了,尽管烟尘滚滚,整个工场显得颇为脏污。

    徐厚生和几名主管都在现场这边忙碌,赵进来的时候,是徐厚生一人过来迎接,其他人都在各自的岗位上忙个不停。

    平时徐厚生都是做士子打扮,浑身上下很是精洁,不过这个时候却像是铁匠一样,浑身上下黑一块灰一块,穿这个脏污的短袍,脸也是花脸,一个墨晶做的掠眼挂在胸前,双眼全是血丝,看起来疲惫劳碌。

    “让你姐姐看到,又得心疼了。”赵进笑着说了句,这个样子的徐厚生看起来很顺眼。

    感谢“用户滇子、戚三问、用户东方、没有风的夏天、元亨利贞”几位新老朋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的支持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