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借着这个机会,我终于可以见到赵进身边最亲近的人之一了,这又怎能不让人心生激动呢?他平时要在外面处理很多事情,所以尽管这里十分重要,他也只能隔一段时间来看看,因此留给我们的机会如此宝贵,不容许有任何闪失,否则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见到赵进了。   ,

    我的其他同仁们也和我是差不多的态度,他们恐怕都把这次接见当成了改善目前生活的转机。说老实话,经过了这么辛苦的一个月之后,我也同他们一样急不可待了。

    在看守士兵的带领下,我们来到了工厂最深处的一个小院子里。

    虽然这里的摆设并不奢华,但是因为平素保养良好的缘故,我们倒是看不到多少煤灰。

    然后,我们就在大厅当中接受了厅正的接见。

    这是一个穿着简单衣装的年轻人,并没有和我在路上所见过的那些明国富商们一样,佩戴什么华贵的饰物,如此简单的装束和他的身份似乎有些不大相配,但是却和这个工厂的环境相得益彰。

    另外,我注意到,他的手并不白净,反而有许多粗糙的皱纹,显然平日里也是做过一些苦活的样子。

    这让我十分奇怪,就我所得知到的情况来看,他生来就是个富有的铁矿主的儿子,如今更加成为了一个大领主的亲信,而且赵进对他十分信任和倚重这样的人,无论是在欧洲还是明国,都不应该是养尊处优的吗?

    虽然心里有种种疑惑,但是从第一印象当中,我觉他看上去并不凶恶。

    不过尽管态度温和,但是他的笑容里面毕竟还是显示出了良好的教养和智慧,看得出来想要在什么事情上面瞒过他绝不是容易的事。

    另外,他对我的态度有些戒备,但是并不让人难受。

    我们两个打了个照面之后,他挥一挥手,让那些押送我们的人退开了,然后以一种十分友好的态度看着我们。

    “你们当中谁是领头的?让他来跟我回话吧。”

    从他的态度来看,他是着急要去处理更重要的事务的,只是抽了空来见见我们而已。

    “老爷,我可以代表他们回话。”我深深地朝他鞠了一躬,然后用了我在明国学到的称呼,“我叫汤若望,您尽管来问我吧。”

    我并不觉得我对他如此恭敬有损自己的尊严,正如我之前跟您说过的那样,赵进现在已经当得起选帝侯的地位了,而他的妻弟,如果在欧洲,恐怕也能够算得上是十分有权势的贵族了,这是我必须小心应对的人物更何况我还需要通过他的引见去见到赵进。

    也许是因为对我的汉语水平有些吃惊的缘故,这位厅正有些好奇地打量了我们几眼,然后又挥了挥手,让我走到了他的面前。

    我顺从地走了过去,然后再次打量了他一番。而他也好奇地看着我,同时不掩饰对我们的戒备和疑虑。

    “你们是外国的传教士,因为受了朝廷的委托而带着大炮北上的,对吧?”打量了片刻之后,他重新展露出了笑容,然后细声细气地问我。

    “是的,老爷。”我连忙点头答应了下来。

    “这些大炮我刚才看了,质量还行,但是没有我之前想的那么好……”他有些不安地看着我,似乎是怕话说得太重伤到了我的自尊心。“你们不是从澳门来的吗?据我所知,澳门的外国人有比这个更好的大炮,你们既然想要给皇上送礼物,为什么不挑选最好的呢?”

    虽然他的态度和蔼亲切,但是这个问题让我又吃了一惊。

    我一直以为赵进等人只是在本乡急崛起的新兴势力而已,虽然雇佣了一些外国人,但是对外面的情况应该不太了解,没想到这位厅正居然这么了解情况,看来他能够得到这个重要的职位,并不仅仅是因为血缘上的关系而已。

    另外,还有一个情况值得注意,那就是虽然并不卑躬屈膝,但是这位先生对朝廷和皇帝的态度并不特别轻视,反而存在了一些尊敬,显然赵进势力当中的不少人,仍旧还没有脱离他们的旧日思想。

    “这些大炮只是我们给朝廷的见面礼而已,老爷。在澳门我们当然还有更加好的,不过威力越大的大炮越是笨重,携带起来也不太方便。”将这些疑惑埋藏在心中之后,我耐着性子回答他,“况且,我们是为了传播福音才来这里的,大炮只是用来加深关系的工具而已……”

    “大炮也不是越重越有威力吧……”他下意识地反驳了我,然后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看上去不想和我在这个问题上纠缠,“抱歉,汤先生,既然来了这里,恐怕你也知道现在我们和朝廷的关系不太好了。所以……我们不会允许你们到北京去,你们只能在这里住下来。”

    当听到了他对我们的安排之后,我的心里并不感到意外。

    同时,虽然摆明了要限制我们的自由,但是他的态度如此谦恭温和,倒也让我心里好受了不少。

    “最近我收到了你们的许多报告,你们的工作表现还可以,做事也认真。”还没有等我们给出答复,他就转开了话题。“不过,有人说你们私下里聚集在一起,说了很多对我们不满的话……”

    他的语气带上了一些威胁,也让我们都有些惊慌起来。

    “这是绝对没有的事情!”我连忙跟他辩白,“老爷,请您明察,自从来到这里之后,我们就一直认真地在为您贡献自己的知识和技能,绝对没有任何保留!”

    直到很久之后,我才知道这些不利于我的证言,都是路易德罗什福德所暗中报告的,而挑动我们这些欧洲人之间互相争斗,是赵进和他的亲信们十分乐于做的事情。

    “不过,你们想出去是真的吧?”也许是我的态度让他十分满意的缘故,他的语气又和缓了不少。

    我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决定赌一把,这个人这么和善,也许我们不会触怒他。

    我不安地低下了腰来。

    “请您慈悲。”

    “没关系,没关系的,到了你们这种处境,谁都想自由一点吗。”也许是为了让我不要害怕,他连忙摆了摆手,“不过,这件事情上我说了是不算的,要我姐夫说了才算。”

    终于提到这个人了,我心中陡然一惊。

    “那么……老爷,我能否恳求您慈悲,让我见一见赵进老爷呢?”

    出乎我预料的是,这位有些腼腆的贵人很快就点头同意了下来。

    “可以,最近你们的工作表现很不错,我是该酬劳一下你们。”这位贵人还是出奇的好说话,“这样吧,过阵子我姐夫要来这里视察了,你到时候就过去让他见一见吧。”

    “太谢谢您了!”我抑制住了内心中的激动,然后深深地朝他鞠了一躬。

    我们怀着激动不安的心情回到了自己的宿舍当中,而我因为自己刚才和厅正大人的交涉,进一步赢得了我的同事们的认可和尊敬,他们感谢我通过自己的努力,找到了一个得以面见赵进的机会,也找到了一个得以拜托目前辛苦的劳作生活的机会。

    因为心情十分激动紧张,我差不多一夜都没有好好睡着,整夜都在翻来覆去地想应该怎样给赵进留一个好印象,以至于第二天我在作坊当中都挨了批评不过,对我来说,只要能够达到目的,讨得赵进的欢心,受一点批评不是什么大问题。

    然而,令我始料未及的是,我同赵进的第一次见面,却并没有留他留下什么好的印象。

    这一切是怎么生的呢?我事后仔细反思了一回,最后得出了结论赵进绝对不是一个我能够用对付明国贵人的经验来对付的人,甚至不是一个我能够用对付欧洲的贵人的经验来对付的人。

    他比我所见过权贵无论是欧洲还是明国的都完全不同。

    请听我解释我在这之后所遇到的一切吧……

    在那次和徐厚生的幸运会见又过了几天之后,某一天,正当我还在工厂当中劳作,指挥着几位工匠小心地将铜浆灌注到模中的时候,突然我听见工厂内起了一阵骚动。我转头去看那些工匠和守卫,然后从他们的脸上看到了一种难以言说的激动表情。

    我的心里顿时就充满了期待,然后马上同其他人询问了起来果然,我很快就得知了,今天赵进终于来到这座巨大工厂内进行视察了。

    这是不是也代表着我终于可以见到他了?我也不由得满心激动了起来。

    当然,我的这种激动和其他人那种混杂着崇拜和尊敬的激动是不一样的这里的工匠里面充满了赵进的崇拜者,因为赵进让他们能够得到衣食丰足、而且可以养活家人的生活,而且让他们能够得到尊严,难以用语言形容他们对赵进的尊崇之情,反正我从没有听过有人说过对赵进的抱怨之词。

    感谢“用户东方、元亨利贞、吴六狼”几位老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的支持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