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我知道您有很多事情想要问我,但是在这种情况下,我想您需要先回答我的问题。”这个人冷冷地打量着我,“您叫什么名字,从哪里来?”

    “我叫约翰亚当冯贝尔。”我连忙回答。

    说起来真是有些可笑,我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突然感觉有些陌生,好像是在说其他人一样因为近几年来我已经完全习惯了用汤若望来指代自己了。

    然后,我将我的出身来历和我的经历、来中国的目的,原原本本地说给了他听。

    他一言不地听着我的话,直到听完了之后,他才不置可否地看着我,好像在思考应该怎样对待我似的。

    “我能否得知您的名姓呢,先生?”为了让气氛缓和一些,我主动问了他,“当然,如果您觉得不方便的话,不回答我也没有关系……不过我想,既然上帝安排我们在万里之遥的地方见了面,我们为何不更加友善一点呢?”

    也许是被我的话所触动了什么似的,这个人突然咧嘴笑了起来。

    “我叫路易德罗什福德,正如您刚才所试探的那样,我是一个有教籍的人,如果还没有被开除掉的话。”

    他的话让我十分迷惑,既产生了一丝亲近感,有多了一些提防。他为什么说自己可能已经被开除了教籍呢?难道是什么犯戒的教士吗?

    这时,他又跟我解释了起来。

    “我是一个教士,或者曾是一个教士,当年还曾在罗马呆过。不过,我是属于圣多明我会的,当年因为耶稣会的事情,所以不得不离开了罗马。”

    虽然他的语气很平淡,但是我听了可感觉很不自在,毕竟我可就是耶稣会的教士啊!

    不过,现在并非在欧洲,我也没有兴趣和他争辩什么宗教问题了。

    “在上帝面前,我们同样是他迷途的羔羊。”我试图让他削减一些对我的敌意。

    从押送我的人的态度来看,他是这里的重要人物。

    看来,赵进搞了那么多标新立异的东西,肯定有很多是通过了他的影响。

    一想到这里,我也松了一口气,看来我当时的担心是多余的了圣多明我会的教士总比异端要容易相处得多,也许我们两个以后可以合作,去影响赵进,让他支持我们的传教事业。

    同时,我对这个人也十分好奇,成为赵进手下一个十分受人尊敬的人物,这肯定是一段具有传奇色彩的经历。

    就在这时,他招了招手,示意我走到他面前去。

    “好了,既然都已经到了这里,我们还是别谈论那些教派问题了,我有其他事情想要问您。”

    我顺从了他的要求,走到了他的面前,而这时候我才现他好像刚刚从作坊里面出来的,身上占了不少煤灰和尘灰,外套里面的白色里衣已经被染得灰黑,而他却好像不太在意的样子。

    “您刚才说,你们是被明国的朝廷邀请,带着大炮北上京城的对吧?”虽然语气还算和气,但是他的态度还是有些傲慢,“在你们来之前,你们带过来的大炮已经运到了我这里来了。”

    “是的。”我回答,“这些大炮是为了让明帝国更加接受我们的传教而附赠的礼品。”

    “然而还是收了他们的钱。”这个人有些讥诮地回答,“那么,您本人会制造大炮吗?”

    “我会一些机械方面的知识,不过和我同行的人当中还有更加优秀的,我想在制造大炮的工艺上,他比我更加在行。”我很谨慎地回答。

    “那好,我很荣幸地通知您,从今天起,您就已经是我的助手之一了,协助我为我的雇主制造大炮。”以一种不容置疑的口吻,这个人对我说,“您应该感谢自己学习了这方面的知识,不然可得被送去黑牢了,那里的待遇可比这个差多了。”

    顾不得管他那种不礼貌的语气,我惊讶地问了他。

    “这里是制造枪炮的地方?”

    难怪赵进要把这里搞得这么隐秘,原来如此,我总算是明白了。

    “是的,这里现在是亚洲最大的枪炮工厂。”这个德罗什福德颇为矜持地回答了我。“虽然现在还比不上西班牙和法兰西国王的那些最好的工厂,但是我相信用不了几年,在我们的手上,它可以变成全世界最大的枪炮工厂了。”

    “可是……我是一个传教士啊,先生。”我尽量藏着怒气,朝他抗议。

    “得了吧,既然到了这里,您就没得选了,哈哈!”他看着我窘迫的样子,大笑了起来。

    他的语气带有那种十足的自鸣得意,看来长久的管理工作已经培养了他的傲气。

    不过,我还是不明白他对我的敌意,直到之后,我才明白过来,原来他对我的敌意并非来自于教派,而是他不想让我们抢走他的有利地位,他想利用自己在赵进面前的特殊作用,继续为自己牟利。

    此时此刻,我当然还无法得知这个人所想的一切,只好听天由命地服从了他的命令虽然十分不情愿。我把他当成了赵进在这里的代理人,和军火生产的总负责人来看待了。

    这是我的一个失误,我原本就应该想到,赵进这样的人,是不可能对一个外国人负责自己最重要的军火工厂的。

    经过了这一番极其不愉快的交谈之后,我被重新带回了宿舍。然而,在一众同事的期盼眼神当中,说出了自己刚才所遭遇到的一切。

    和我预料的一样,听到了我的叙述之后,我的同事们同时都受到了震惊和忧虑的双重打击。然后,我们不得不就我们的未来开始严肃地商讨了起来。

    我们当然不愿意就这样带着原本的雄心壮志,突然在这里销声匿迹,变成可怜的囚徒工匠,但是我们也并不敢违抗赵进和那个人的命令。

    显然,虽然同为教士,但是我从那个人身上看不到多少对我们的怜悯我毫不怀疑,如果我们不合作,那么他的威胁是肯定会变成现实的。

    最后,经过长时间的严肃讨论之后,我们决定先在这里贡献我们的能力,然后再找机会出去。

    我们之所以这样考虑,是因为我们认为只要我们表现出了足够的能力,赵进是不会一直对我们不闻不问的,哪怕只是为了造出更好的枪炮,他也肯定会想办法满足我们的某些要求。

    同时,还有人以为我们失踪了这么久之后,明帝国的朝廷会向赵进施加压力,逼迫他早点将我们放出来,因此我们只需要在一小段时间内合作就可以了。这个想法,在后面,被认为是一种不了解形势的天真想法但是,至少在这个时候,我们还是觉得明帝国的朝廷多少会对赵进有一些影响力、至少可以得到赵进表面上的尊重。

    就这样,我们在惴惴不安的心情中,在宿舍中度过了我们来到这里的第一天。顺带一提,以我们所见到的情况来看,我们的餐饮的标准是十分优良的。

    到了第二天,我们一大早就被人敲门叫醒了。这些身强力壮的人,走到了我们的宿舍当中,将我们一个个都叫了起来,然后告诉我们,这个时刻是这里的工厂工匠们集体上工的时间,而我们现在也算作其中的一员,因此以后每天我们都必须这个时候自动起床,然后在门外面集合,不得有丝毫延误。

    一位身体最近不太好的同事提出了抗议,然后很快就被他们用凶狠的眼神给逼得改变了自己的主意,最后我们只好都默认了这种不合理的要求我必须想您承认,这是我们徐州一行当中最为低谷的时刻。

    接着,这群人将我们从宿舍当中带了出来,向工厂区走了过去。

    也许是想要最大程度利用我们的知识、并且防止我们私下串联的缘故,他们将我们的人都打散了,分散到了一个个独立的工坊当中。他们想要让我们作为匠人们的指导者,向他们传授欧洲的机械制作经验。

    令我感到有些荣幸的是,我被分配到了最大的一个作坊之中。

    当我走进这座工坊的时候,扑面而来的热浪让我一瞬间差点都窒息了。片刻的失神之后,我现里面是好几座大铁炉,还有一些正在拉动机械的牲口。而在这些铁路和机械之间,一群穿着单薄的衣服、甚至光着膀子的人正在其中不停劳作着。

    我对牲口倒是不怎么景气,因为此时河流已经封冻,靠水力是无法推动这些机械了,因而只能依靠畜力,但是我对这种铁炉却充满了兴趣,因为它的样子太过于古怪了。

    这是一个怪形怪状的炉子,开口是放在了一个奇怪的地方,看上去和欧洲作坊里的那些完全不同。我对这个充满了兴趣,忍不住想要过去观察一下。

    但是很快我就停下了脚步,因为这里面太热了,虽然风箱不停地向这些铁炉鼓着风,但是这种风只是加剧了里面的温度,虽然里这些铁炉还有些距离,但是我仍旧只感觉浑身大汗淋漓。

    感谢“元亨利贞、风中龙王”两位老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