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   .  ,然而,酒刚刚一入口,我就现这种酒和我在德意志、意大利所喝到的完全不同上帝啊,它实在太烈了!我感觉自己的舌头火辣辣的,几乎马上就想吐出来,花了好大功夫才忍住,结果憋得腮帮子都鼓了起来,脸也涨得通红。

    而我的其他同事们则比我更加不堪,他们几乎有人马上就吐了出来,我们狼狈的样子好像给巡逻队员们带来了很大乐趣,他们都大笑了起来。

    而后,我们才得到解释,原来这种酒也是赵进经营的产品之一,而且是他最早经营的产品之一。这种酒的味道十分浓烈,带有令人难以忘记的独特口感,是一种在明帝国北方各省十分畅销的产品。

    这种酒也被赵进列为了重要的军需品之一,既可以给军人们御寒提神,在受伤的时候也可以当成消毒剂来使用。

    到这个时候,我对这个年轻人越来越感兴趣了,几乎忘记了自己原来的目的地是明帝国的京城。

    这个经营着庞大产业、又拥有一直富有战斗力的军队的年轻人,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他的心里又在想着什么呢?

    但是有一点是毫无疑问的就权势而言,虽然从来没有人公开提过,他已经可以和德意志的选帝侯们相提并论了,这样一个有权势的大人物如果支持我们传教的话,这对我们的使命,将是一种十分大的促进,甚至是决定性的促进,要是能够将他也展成信徒的话,我还用担心什么呢?

    我的这个想法,并认为不是特别乐观或者天真的想法。您想想看,赵进已经用他无人可比的成就,证明了自己是一个和传统格格不入的人,一个敢于标新立异、表现出自己独创性的成就的人,这样的人,应该是敢于接受更加不同的思想的,只要我们能够拿出足够好的表现、让他觉得听从我们的建议更加有利的话,那么无疑地,得到他的支持是可能的。

    从这时候起,在不知不觉当中,我就已经将争取赵进对我们传教的支持当成了我来中国的主要目的之一,对赵进的兴趣,甚至比那位深处在皇宫当中的明国皇帝还要更加大。

    我原本以为这些巡逻队员会将我带向徐州城内,就我的观察来看,一开始他们也是往这个现带的。然而,就在接近徐州城的时候,有一个城内派出来的使者找到了我们,然后跟巡逻队长交代了一些事情。

    虽然不知道他们到底说了什么,但是从那之后,巡逻队长突然改变了我们的行进路线,带着我们向另外一个方向走了过去,而我们的大炮,被这个使者带来的人直接接管了,然后被他们往我们的将要走的方向拖了过去。显然,使者带来了城内对我们的处理意见他们对大炮更加有兴趣,而且徐州城内的主宰者还不想见到我们。

    结果,我们只能遗憾地同徐州擦身而过,无法实现自己立刻见到赵进的愿望。

    我对这个处理结果大为疑惑,所以不停地追问巡逻队长,想要从他们这里得到一些信息,了解自己的处境。然而,也许是使者带来了另外一番告诫的缘故,巡逻队长对我们的态度突然转变得生硬了许多,他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只是用冷淡的面孔回答我,告诉我说他无法将具体情况告诉我,到时候我自己就知道了。这种态度无疑也再次明确地提醒了我,不管这里的人多么谨守礼节,我在这里终究也只是一个囚徒而已,并没有什么行动自由。

    一想到这里,我不禁对自己的前途未卜感到沮丧了起来,幸好这个时候还有主在我的心中,让我得以轻松了不少。毕竟,再糟糕又能比之前的旅途糟糕多少呢?

    过得不久,这位巡逻队长带着我们来到了一片被深藏在森林当中的区域当中。而后,在树林之间,我们看到了一条长长的围墙。这道围墙很高,还被人漆成了黑色,看上去就有一种不祥的气息。只有隐隐约约从里面传来的声音,才让我们稍微减少了不安。

    这时,一群面色凝重,而且看上去身强力壮的人走到了我们面前,而巡逻队长满面笑容地同他们打了招呼,然后和他们聊了一会儿。

    聊完了之后,他就将我们移交给了他们,然后友好地跟我们告别。显然,这里就是我们的目的地了。

    从接收我们的这群人的严峻表情来看,我原本以为这是徐州的监狱,因此也做好了自己可能需要长时间身陷囹圄的心理准备,但是当我被送进去之后,我才现,原来我的猜想是完全错误的。

    当我们从大门走进去之后,,扑面而来的就是一股热风,这让我们已经在寒风当中行进了许久的身体感觉到振奋了许多。然后我们现这堵围墙里面竟然是一个开阔的广场。

    这个广场也许平日里是一片草地,但是现在则因为季节的关系变得一片枯黄,地势十分平坦,可以让我们有一个十分开阔的视野。而在这个广场的边缘,就是一幢幢砖石制作的房子,也许是因为烟熏的缘故看上去有些黑,但是看得出来建成并没有多少时间。

    而这些房子里面都人声鼎沸,不停有人忙碌地进出其中。

    很快,我们就现这些房子里面都是作坊,而这些进出其中的人都是工匠。

    这个区域所聚集的作坊比我们之前在路上所看到的那个区域还要多,远远望去可能有上千人,这些工匠如同蚁群一样,忙碌而且有规律地在各个作坊之中劳作着。而有一些身强力壮的劳工,正推着一辆辆手推车,将原料不停地送入到各间作坊当中。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又是什么地方?为什么赵进要将这么多作坊集中到这个隐蔽的地方里面?

    我的心里,原本的忐忑不安已经消失了,只剩下了无比的好奇,我想要去那些工坊当中去看一看,了解他们到底在做什么,为什么要搞得如此神秘。但是,押送我们的人显然十分严厉,他们制止了我们任何其他举动,然后强行将我们带到了更深处。

    在他们的押送下,我们来到了一间大屋里面。这间屋子十分整洁,里面的摆设虽然并不奢华,但是都挺结实,还分成了许多小隔间。然后,他们告诉我们说,这就是我们的宿舍。

    这真是让我喜出望外,我原本以为被押送到这里之后,可能会过上囚犯的生活,而看到现在我们所受到的待遇之后,我的心放下了不少至少在生活待遇上,我们会比可怜的囚犯要好。

    然后,他们问我们当中谁领头,说有人想要审问我们。

    考虑到其中的风险,我们商量了一会儿之后,最终决定由我去接受审问。看到同事们如此信赖我,我不由得感到十分荣幸。

    经过了片刻的休息安顿之后,我被押送着走出了宿舍,然后来到了另一间大屋里面。

    这间大屋里面没有作坊,也没有充塞其中的工匠,从摆设来看,应该是某个人的办公室。当时,我猜能够在这里拥有这么大的办公区域,也许这个我们即将见到的人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甚至是这里的负责人吧。

    押送我们的人讲我们带到这里之后,他们严厉地跟我们说,很快就有人过来审问我们了,他要求我们老实一点,不要有任何隐瞒,我连忙答应了他们的要求,因为事实上我也没有什么需要隐瞒的。

    很快,审问我的人就来了。

    当我看清楚来审问我的人之后,我真的又吃了一惊。

    是的,我原本以为我一路上所受的惊奇已经更多了,但是我仍旧免不了吃惊。

    因为,这个审问者的相貌,完全就是一个欧洲人的相貌。他的脸型细长,前额宽阔而有一些皱纹,看上去已经不再年轻。而且他的表情十分严肃,紧绷着脸,看得出来是个意志坚定的人。他鼻梁高而挺直,眼睛也是那种灰蓝色,跃动着精明的神采,正冷峻地看着我。

    更让我惊奇的是,这个人竟然是一副教士打扮!

    天哪,我之前从没有听说过哪个传教士已经来到了赵进身边!

    这个人是我的教友吗?如果是的话,我的工作将会容易开展很多啊。我当时心想。

    就在我还沉浸在这种惊讶当中时,这个人突然开口了。

    “请问您是哪国人?”这个教士打扮的人用流畅的拉丁文问我。

    然后,他又改成了法语,同样十分熟练,“您说说您会哪一种语言吧,我想我们需要好好谈谈。”

    “我可以用好几种语言,不过我们最好还是拉丁语吧,阁下如果您有教籍的话。”抑制住了自己的好奇之后,我也同样用流畅的拉丁文回答。

    “很好。”看到我如此顺从,这个人点了点头。

    不过,虽然语气和缓了一些,但是他看上去对我还是不太友好..

    起点和创世的月票榜合并了,日后这争夺可就艰难喽,基本没老白什么事了

    感谢“暮鸣、元亨利贞、jiackiee、没有风的夏天”几位老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的支持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