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这次行动从头到尾进行的很顺利,刘勇心情也是不错,他笑着说道:“带过来见见,让他安心。 f,”

    人很快就带了过来,为了安全起见,嘴被堵着,上身被捆得很紧,被带进仓库之后,没有冲上船抓人的头领们都有些错愕,因为这个番人很奇怪,大家都特意看了看他的脸,的确是高鼻深目的番人模样,可除了这个,其余都是大明读书士人的打扮,一身儒袍青衫,连胡须都是大明的样式,他那高大的身材倒是寻常了。

    在刘勇的感觉里,这个汤若望和自己在徐州见到的那几个番人很不同,倒不是说这穿着打扮,而是这做派气质,让人感觉很安静,没路易他们那些人对财货权势的炽热之心,不过刘勇没有多说,只是随意问了句:“你叫什么名字?”

    “在下汤若望,请问这边是..”那汤若望作揖为礼,不过他刚要提问,刘勇比了个手势,立刻有人将汤若望的嘴重新堵上。

    “只要你们乖乖听话,就能保住性命。”刘勇吩咐了句,摆手示意将人带走。

    “尊敬的院长阁下:

    很抱歉我现在才有机会向您寄信,讲述我目前所经历的神奇经历。当我提笔的时候,我试着压抑住我心中的激动,尽量平静地叙述我最近的经历,然而我想即使我叙述地再为平,恐怕您也会对我们所经历的一切感到瞠目结舌!

    虽然在从澳门北上之前我就已经想象过我要历经无数艰难,但是我确实没有想到我竟然会被人直接强行带走,而且从目前看来并没有再进入明帝国的京城的机会。

    请不要为我忧心忡忡,虽然我这么说,但是我现在并没有生命危险,实际上我是落入到了一个彬彬有礼的大人物手中。

    恐怕您已经对我的叙述感到迷惑不解了吧?我试着详细为您解释一下我的旅途。

    在我们这一段漫长而又神奇的旅途上,最让我们欣慰的是,我们有一个十分好的向导。这个向导是澳门的耶稣会同仁向我们推荐的,正如他们所期待的那样,这位向导十分令我们满意,也正是依靠他的不遗余力的帮助,我们才得以在这个广袤而又神奇的国度穿行,不用惧怕任何来自官方和地方绅士们的误解。

    他叫刘维,是明帝国的北方人,他能够辗转几千里从北方的家乡来到澳门并且皈依天主,本身就是一段十分传奇的经历,了解了他的故事之后,我们恐怕能够对这个帝国的风土人情有更加深的了解,在刚刚结识他的时候,我几乎是每天都和他学习明帝国的北方官话忘了跟您说明了,这个帝国的官方通用语言和南方的语言不尽相同,正如欧洲的情况那样并且津津有味地听他讲自己的那些亲身经历,也许他为了让我更加着迷而有所夸大,但是哪怕只有一小部分是真实的,那么这位可敬的向导,其一生经历也就和我一样丰富多变。为了主题着想,在这里我就先不提这些故事了,以后如果有机会,我会向您好好转述一些故事的。

    言归正传,在对自己的语言水平有了足够的信心之后,我决定启程北上,开始我梦想当中的伟大征途了,但是我们遭受了那种至今回想起来还让人后怕的意外,结果在命运的作弄之下,我们并没有按照预想的那样前往明帝国的都,却最后流落到了这个帝国腹心的地带,如果这是上帝的旨意的话,我只能说祂的主意太过变幻莫测了,让人完全预料不到。

    同样依靠我们那位忠实的向导,一路上他都在尽量向我们讲述他从前在这些地方的经历,介绍这里的风俗和文化,甚至还向我们推荐当地的饮食,好在我们还能剩下钱来让我们享受了一路上各种风味的食物,这也让这种被押送的旅途愉快了不少。

    接下来我的经历,比我预想的还要神奇得多。

    在巡逻队的押送之下,我们来到了一座名叫清江浦的城市,这座城市还在澳门的时候,我们的向导就已经跟我们多次提过了,他说这里是一座大到难以估量的城市,拥有世界上难以匹敌的财富和繁华。

    我当时以为他有夸大。

    我到过广州,原本以为它已经是这个国家最辉煌的城市之一了,就算明帝国的都城比它大一些,其他城市应该不会再比它更加繁华了。然而看到这座城市之后,我才觉我的预想是多么地偏离现实。

    他说得是真的,甚至他说得还不够,我们确实来到了一座我所见到的最繁华、最富有的城市当中!

    这座城市位于黄河和运河的交汇点,是这个国家的南北大动脉的最重要的枢纽之一。每天都有数以百万计蒲式耳的粮食谷物,以及难以计数的其他货物,被从这个帝国四面八方的乡野或者城镇当中汇聚过来,源源不断地集中到了这座城市,然后经过这种永不停歇的水道,运往这个帝国的北方各地,最后去供养这个国家的大脑身处北方边境的京城。

    我们来到这座城市的时候,正是一个下午。宽阔的运河上,一艘艘满载的船,正缓缓地行驶,无数使用硬帆的运输船在运河上川流不息,在夕阳下被染得近乎于金黄色,这是一种何其壮观的景象?据向导说,因为更北的河段已经封冻,所以这时候的船只比旺季少很多,天啊,真难想象旺季时候的数量。

    而在这水道两边,是难以计数的建筑物和数不清的人流,看到了此情此景之后,我必须承认,它是我从未见过的最为繁华富丽的城市,我的向导是对的。

    您知道的,这个帝国有一个值得引以为傲的运河系统,它经过了数百年的修缮和维护,甚至比明帝国的历史还要悠久。先民们经过了难以估量的努力,挖通了上千里的运河,将这个帝国整个水系数条奔流不息的大河,几乎每一条都比流经我家乡的莱茵河要长,给连接在了一起,成为了整个国家的运输大动脉,这是何其令人惊叹的工程,向这些先民致敬!

    在我们欧洲人还在罗马时代的废墟当中挣扎求存的时候,这里的人们竟然就已经完成了如此规模的宏大工程,创建了无比壮丽的城市,这是怎样一个可敬的民族啊!如果他们能够成为主的信徒,那将给天主带来怎样的荣光?不由得再次充满了那种使我心血沸腾的使命感。

    请不要觉得我昏了头。在我的家乡,在德意志的土地上,我们同样也构筑了不少运河,让这些运河帮助我们运输货物,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们才更能够理解修筑和维护这样一个庞大的运河系统所需要付出的努力。

    我去过汉堡,它是一个达的港口城市,商业十分兴盛,居住的人口也十分庞大,但是我必须承认,和这个名叫清江浦的城市相比,它只能相形见绌,不知道要经过多少代人的努力,它才能够与这样的城市相媲美呢?希望有这样一天。

    同时,我也注意到,这个城市和其他在我明帝国内看到的城市不同它没有城墙,也没有令人望而生畏的防御设施,这完全是一个因为商业和运输而产生的城市,也在无止境的物资往来当中壮大,和那些因为要塞而展出来的城市完全不同。

    这座城市让我想起了我们德意志的汉堡,那里也是一座繁华兴盛的商业城市,整个波罗的海地区的货物都在那里集散,也给那座城市带来了难以估量的财富,当然我必须承认这座城市比汉堡要更加兴盛。

    这座城市与汉堡还有一个本质上相同的地方,那就是他们其实都不掌握在诸侯或者封建主手中,而是掌握在拥有庞大财力的商人手中,这一点在一向蔑视商业的明帝国显得尤其奇怪,我猜想这可能是因为这些大豪商和明帝国的统治家族关系十分紧密的缘故,使得这里陷入了一种平衡状态,只能通过商人们的共治来治理这里。

    庞大的财富将带来庞大的权力,而我从押送我的巡逻队口中听说他们的主人就在这里拥有极大的份额,难以想象他究竟拥有多少财富,但是我可以肯定他会比德意志的任何诸侯都要富有。

    一说起汉堡,我倒是另外想起了一件事。

    在在我离开欧洲的时候,德意志的大地已经被宗教战争搅得不得安宁了,北方的叛教诸侯们以武力对抗皇帝的大军,战火已经在多个地方燃烧,煎熬着我们可怜的人民。

    哎,真希望我的家乡科隆,还有汉堡,这些辉煌的城市能够躲开这种可怕的命运!我由衷地相信,上帝会保佑他的虔诚信徒的。在刚刚离开的时候,我原以为我不会念及故乡,然而现在在离开国家万里的时候,我却时常挂念起它的一切,希望!还请您以后在复信的时候多跟我提一下德意志的现况,谢谢。

    好了,言归正传,我继续述说我们在后面所遭遇到的事情吧。

    第一天月票大伙多投啊

    感谢“暮鸣、用户寒夜、天堂封心、随心自我o”几位老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