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番人怎么了,咱们徐州也有的。 ,”刘勇闷声说道,对他来讲,这些来自欧洲的白人不怎么稀罕,这件事也不值得作为急报说,实在是大惊小怪。

    “船上有大炮,比咱们赵字营大炮还要大的大炮!”那中队正说到这里的时候,语气已经禁不住颤抖,不过却不是因为恐惧,而是激动。

    “大炮?”刘勇念叨一句,和黎大津、魏木根交换了下眼神,魏木根开口说道:“大明朝廷在番人那边买炮的事情我们又不是不知道,也有几次火炮过境了。”

    可话说到这里,黎大津却反应过来,插言问道:“你是见过厚生少爷带着火炮过境的,这炮比那个大还是小?”

    这中队正连说了几个“大”字,听起来很是可笑,不过黎大津却有点反应过来了。

    “比那个要长不少,粗不少。”这中队正急忙回答。

    说到这个,屋中安静了下,刘勇的神情顿时郑重起来,对于徐州火器工场的情况,黎大津和魏木根了解不如他详细,仅仅知道赵字营目前很看重大炮,可刘勇却知道,赵进到底看重什么样的大炮。

    徐厚生在澳门那边回来,携带的几门炮现在都可以仿制,但徐厚生也说还有更大口径的火炮,作坊那边几次铸造都不尽如人意,按照工场内的几位主管讲,最好是有个样子才好做,但这十二磅长炮以上的重炮不是那么好找,番人虽然见钱眼开,可这样的大炮也都是吃饭的家伙,轻易不会卖。

    而且赵字营想要购买这样的火炮,目前最可靠的渠道就是李老海那边,但那边想要联系上很不容易,好在这件事不那么急,都在沉下心等待。

    却没想到苦寻不得,居然有人主动送上门来了,这样的火炮送到徐州去,赵进一定会很高兴。

    刘勇正在那边琢磨,黎大津却肃然说道:“安排人过去盯着了吗?万一他们用这个火炮对清江浦不利,那可是大事。”

    “请团正放心,我们那个中队现在全力盯着那几艘船,只要有一点不对,立刻冲过去夺船!”中队正大声答道。

    听到这番对答,刘勇禁不住心里说了句惭愧,光想着大炮送到徐州那边,却没想到这火炮本身的威胁,实在是忘了本职如何。

    “勇爷,这件事你看怎么处置?”那边黎大津询问过来。

    刘勇略一沉吟就下了决定:“那几艘船上的人和货全都拿下来,押送到徐州去!”

    他的决定就是命令,黎大津和魏木根都是附和,黎大津开口补充说道:“我再给你安排一个大队过去,尽量晚上动手“请团正放心,我们那个中队现在全力盯着那几艘船,只要有一点不对,立刻冲过去夺船!”中队正大声答道。

    听到这番对答,刘勇禁不住心里说了句惭愧,光想着大炮送到徐州那边,却没想到这火炮本身的威胁,实在是忘了本职如何。

    “勇爷,这件事你看怎么处置?”那边黎大津询问过来。

    刘勇略一沉吟就下了决定:“那几艘船上的人和货全都拿下来,押送到徐州去!”

    他的决定就是命令,黎大津和魏木根都是附和,黎大津开口补充说道:“我再给你安排一个大队过去,尽量晚上动手,动手前记得把周围清理干净,现在清江浦这里人多眼杂,咱们对漕船动手的消息传出去很不好。”

    那中队正连忙领命,刚要转身出去安排,刘勇把他喊住,开口说道:“今晚动手的时候我也过去。”

    他这边吩咐了,那边黎大津微微摇头,徐州这几位年轻的领什么都好,一说到火器火炮上就没了平时的冷静,看到刘勇这边要去,魏木根起身说道:“为求万全,属下多安排些眼线过去盯着。”

    设局完成之后,本来就是在驻地这边休息,然后等待拷问俘虏的结果,没想到又有了这样的事,内卫和巡丁的相关人等都开始忙碌起来,刚才三人议论,说偌大清江浦没办法面面俱到,可相对于其他势力,哪怕和本地官府以及豪商们比,赵字营已经做得足够周到。

    这边命令下达没多久,方方面面的消息立刻传了回来,比如说那船是在杭州那边雇佣的,船上不少人都是澳门本地汉人,他们被澳门教会雇佣,运送大炮去京师那边,说是今年七月出,走得是内6的路线,说起来这船是今日刚到清江浦,马上就被注意到,侦察之后报了上来,这反应不算慢了。

    不过毕竟时间仓促,不可能把所有消息都打听到,临天黑的时候,刘勇已经点齐了人准备出,又有新的消息传回来。

    “..船上有京里来的官员,说是兵部和兵仗局的,里面还有老公在..”

    这“老公”是阉人的一个称呼,兵部大家知道是什么官署,但这兵仗局一时间弄不懂,找人一问才知道是内廷二十四衙门的一个,怪不得会有宦官在,听到这个消息,大家顿时慎重起来,牵扯到官府,而且还牵扯到京城那边六部和内廷,更不能怠慢了。

    “那船上的官员有没有去和本地官府联系过?”刘勇最先问了这个问题。

    “这个倒是没有,他们靠了码头之后,上岸走动了走动,就近买的酒菜,听下来的水手们讲赶路太累,只想着吃饱去睡。”那边打听的很仔细。

    听到有官员在船上之后,黎大津和魏木根也都赶了过来,此时都等着刘勇决断,刘勇没什么迟疑,干脆利索的说道:“加派一个中队,船上所有人都要抓到,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勇爷,进爷那边说还没到和官府撕破脸的时候,这里面又牵扯到宫内的宦官,咱们是不是..”黎大津沉声说道。

    “照旧动手,难道等着这火炮送到京城去,让他们做出来了轰打我们吗?至于撕破脸,谁知道是我们做的,事后让这艘船走出清江浦不就好了!”刘勇森然说道,那边黎大津沉吟了下,缓缓点头。

    外来客商顺着运河来到清江浦码头,停泊靠岸,去繁华区域玩乐一番,或者在这码头上暂时停靠休息,或者装货卸货,他们只会感觉到和从前没什么不同,甚至觉得比从前更好,装货卸货的效率更高,没了敲诈勒索和仙人跳设局的匪类,可却感觉不到赵字营对这个码头的严密控制。

    远远看着几艘最大规制的漕船停在清江浦码头上,船头挂着灯笼,船舱内也有灯火,看其中两艘船舷吃水的程度,知道这两艘一定承载了重货,此时的码头上从打更巡夜的民壮到四周船上的水手,已经全是赵字营的人了,码头上各处堆场和仓库内已经全是内卫和巡丁的人了。

    至于码头上的其他相关人等,得到云山行隐晦的口风之后,大家都是知趣的远远避开,有些事不知道更好。

    “现在宿迁那边已经快封冻了,估摸这船要在宿迁北边某处把大炮卸下来,然后雇大车运着北上。”有人低声解释说道。

    “那岂不是要过徐州,在那边动手更..”这位话说了半截,立刻被同伴们用严厉的眼神瞪了回去,去徐州那边,岂不是把到手的功劳让出去。

    黎大津回头严厉的扫视一眼,仓库里立刻安静了下来,黎大津面沉似水,相比于徐州邳州那边的内卫巡丁,清江浦这边的人手来源相对杂一些,纪律什么很是不如,这让黎大津颇为头疼,和魏木根商议了几次勤练严抓的细节。

    刘勇没理会这些事,只是盯着外面那几艘船说道:“船上每个人都要抓,他们若是不拿兵刃抵抗的话,就尽量不要杀人,抓一个堵住一个人的嘴,都明白了吗?”

    后面响起了参差不齐的应答声,刘勇一挥手说道:“现在去传话准备,我这边一炷香燃尽,灯笼就挑起来,那时动手!”

    如果不是特地留意,运河上的船家根本注意不到码头上的动静,虽然已经入夜,可离睡觉的时候还早,有人走动也是正常,即便是码头上一盏灯笼突然被长杆子挑起来的时候,也没人觉得不对,或许这是清江浦的新规矩..

    当周围船只靠近过来,码头上有许多人影出现的时候,被盯上的那几艘船终于意识到不对了,但这个时候,什么都来不及了,船头船内不断的有惊叫响起,然后又是戛然而止,一直没什么惨叫,甚至没有落水声响起,在这个寒冷天气下跳进河里那真是找死。

    没过多久,场面安静下来,拥挤在那几艘船边上的船只开始散开,一辆辆早就预备好的马车赶了进来,嘴被堵住,头上蒙着头套,五花大绑的俘虏们被丢上了马车。

    “有人说自己是朝廷官员,喊着你们不怕王法,这些都是绑了,那几个番人都没什么力气,想挣扎也没用,倒是有一个番人很奇怪,一直很安静,没有抵抗也没有喊叫,官话说得还不错,说能不能见见我们领。”那位中队正回来禀报说道。

    月初第一天,大声求月票。

    感谢“再见某人、用户东方、戚三问、元亨利贞、风中龙王、铀浓缩、大明武夫”几位新老朋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的支持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