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赵进和身边人对这些信件果然极为重视,但对于在登州府城内,在半路上遭遇到的这些麻烦,赵进却没什么恼怒的,反而很轻松,王兆靖明白赵进为何这么想:“大哥说得是,这些事露头了,我们就可以做准备,总比事到临头的慌乱要好。  ”

    王兆靖和如惠聊了聊,也很快拿出了建议:“楼副将那边应该知道轻重,这次再去,我们安排云山行的人上门聊聊,缓和彼此关系,以后不要再找麻烦就好,至于济南府的那条路,也会安排人设点,和沿途百姓搞好关系。”

    对这个中规中矩的提案,赵进却笑着摇头否掉:“你们这个做法也没错,不过给外人看来,这不过是云山行的一门生意,既然是生意那就不是什么大事。”

    “大哥的意思是?”王兆靖有些疑惑。

    “令给陈昇和山东那边农垦贸易的主管,让他们集合第一旅的队伍在济宁,随时准备北进济南府。”赵进朗声说道。

    他这个命令一下,王兆靖和如惠以及吉香都被震惊了,愕然看着赵进,第一旅入济南府,那就等于是图谋山东全境,进逼北直隶京畿要地,难道就要动手做大事,可实在太突然了,连吉香都没来得及兴奋。

    赵进笑着扫视众人,又是补充了句:“也急信马冲昊,让他把这个消息放到山东官场上去,各级文武该知道的都要知道。”

    这话说完,王兆靖才松了口气,失笑着摇摇头,然后又问道:“大哥,那么给第一旅的命令要不要下。”

    “要下,第一旅是个整体,而不是分驻四处的四个团,行军演练也是必须的,难道赵字营的家丁还怕过冬吗?”赵进沉声说道。

    王兆靖点头,直接拿起手边备好的纸笔写起来,边上的如惠大概盘算了下,却是感慨说道:“也就是咱们赵字营才有这个本钱,别人家哪敢这么行军,各庄子上的连队也要忙喽!”

    驻扎各处的家丁团开动,本地防务就落在了农垦田庄内的团练连队身上,农垦厅正如惠也要做出布置安排,王兆靖这边笔走龙蛇的写了些,然后停住抬头问道:“大哥,这么大的声势总要有个由头,咱们商队遇到的事情不太好当成原因。”

    所谓“师出有名”,赵进也明白王兆靖的意思,他沉吟了下,然后笑着说道:“就说我们的家丁在章丘县境内走失,我们要全境搜查!”

    听赵进说出这个理由来,屋中几人先是错愕,然后都忍不住笑,王兆靖笑着将草稿写完,抬头说道:“大哥这还真是以势压人了,他们想要理由,咱们就给个出来。”

    边上如惠收了笑容,颇为郑重的问道:“老爷,那章丘县是济南府腹心地域,济南府又是山东核心之地,而且毗邻直隶京畿,官府断然不会容我们进入,如果双方就这么硬顶起来,到最后是不是会真的大打,那样的话,咱们还没有准备充足。”

    “现如今是深秋初冬,是建州女真和蒙古各部用兵的时候,朝廷大军都在严阵以待,直隶、山东和河南这边那有什么大军,咱们要动他们只能求和,真要调集大军和咱们撕破脸,只怕也要两三个月的时间,在那时候,咱们已经准备好了。”赵进倒是早有定计。

    如惠点点头,王兆靖开口说道:“现在京师政局正是混乱的时候,谁还有心思顾着咱们?”

    “对我们最关键的,不在于朝廷的反应,也不在于那个不长眼的楼家什么下场,最关键的是辽民能不能顺利从登州府和海上到咱们控制的地盘,这个最要紧。”赵进沉声说道。

    “..陕西地震又不知道死多少人,那边还靠着河套,到时候蒙古南下杀掠,又是生灵涂炭,可现在朝中根本没人顾得上那边,全盯着客氏出宫的事情了..”王兆靖轻蔑的说道。

    陕西在九月间地震,死伤无数,因为去年河套蒙古入寇,陕西十几万人受难,已经是元气大伤,地方赈济已经有困难了,只能向朝廷告急,可京师中枢各方根本没有怎么理睬,因为如今天启皇帝终于顶不住百官汹涌的言潮,决定让乳母客氏出宫。

    这客氏在皇宫的地位几乎和皇太后差不多了,天启皇帝对他言听计从,司礼监提督太监魏忠贤能如此嚣张跋扈,也都是因为客氏的庇护和支持,现在客氏出宫,对天子的影响就隔了一层,压得大家喘不过气的魏忠贤一党也要变弱,正是反攻的好时机,现在大家彼此串联,正要做一次大事,到时候众正盈朝,自然海晏河清天下太平,陕西这等局面先忍忍就好。

    而天启皇帝对客氏出宫可是恋恋不舍,甚至当众落泪,几次表示自己离不了这个乳母,还说即便客氏出宫也要时时回大内探望,在这个当口上,魏忠贤却拣选青壮宦官,给兵甲操练,内宫中杀声震天,威风凛凛,所谓内操是也,这举动让百官们愤怒若狂,有御马监禁军四大营,有东厂、锦衣卫、顺天府和五城兵马司,城外还有京营大军,这么多拱卫大内的兵马还不够,你还要弄出一支武阉,到底有什么企图,是不是想要造反。

    针对此事的奏疏如同雪片一般,可在客氏出宫这件事上都被压迫让步的天启皇帝,这次却有自己的坚持,根本不理会外面的说法,任由魏忠贤作为,这却让外面的“清流正人”心情忐忑,万一这魏忠贤撕破脸,用这些武装阉人杀出来,大家岂不是毫无抵抗之力,现在的举动是不是缓一缓?

    在政局激荡之中,天启皇帝的亲弟弟朱由检被封为信王,而且这仪式的规格不低,高官勋贵出面,皇帝就这么一个亲弟弟,兄弟两个也有些相依为命的意思,这么重视也正常,不过没什么人在意后续,眼下这朱由检的年纪还不大,等成年之后出去就藩,那是个被圈养在地方上的猪羊,和京师政局再无干系了,唯一觉得高兴的就是信王朱由检身边的伺候人,不管怎么样,总是有个出路,去地方上可以作威作福,总比在京城受气要好。

    京城政局激荡混乱,边境的局势也算是识趣,不管是草原上的蒙古各部,还是辽东的建州女真,又或者是西南的安家奢家,都没有什么大的动作,朝中诸公可以全心全意内斗了。

    当然,没人会在意现在辽东各处起义纷纷,心怀大明的士绅百姓聚众和建州女真死斗,可这个和大明有什么关系,那边已经是敌国,这些百姓已经是敌国的百姓,是死是活没有人会理会,一处处星星之火没有燎原,被建州女真调集军队一个个扑灭,明军只在金州和复州的区域动了几次反攻,就连这样的反攻都被人认为是冒进盲动,经略、巡抚都不给一点支援。

    而在山东和徐州区域,官吏士绅百姓在这一年都已经经历了太多,闻香教的这场大乱让所有人都疲惫不堪,现在局面安宁下来,怎么也要好好休息,明年再恢复元气,可就在大家都想着太平过年,富贵人物想着去凑比武大会的热闹,徐州突然动了。

    兖州府各处的官吏士绅和百姓们都是瞠目结舌,他们也见识过几次朝廷大军的调动,那都是鸡飞狗跳,地方上苦不堪言,你都弄不懂官军到底是去打仗,还是来抢掠糟践地方上的,往往几天半个月走不出一个县,得吃饱捞足了才好,就算所谓急务,朝廷大军也是走走停停,时不时就有逃兵跑到地方上祸害,可这徐州的乡勇,所谓第一旅要调动起来,居然如此迅。

    驻扎在各处的家丁团,接到命令后就开始整备,当地农垦田庄和贸易分店立刻准备物资,调配车马和人力,本地团练连队接管防务,充足的物资很快就是聚齐,家丁团带着兵器上路,饮食后勤都不用操心愁,也不用去滋扰地方,偶尔需要就地补给的,那也是由贸易和农垦的人出面购买,价钱公道,地方上也愿意提供。

    而行军道路更没什么阻碍,早有熟悉道路的义勇和内卫带路,预先连扎营取水的地点都已经规划好,家丁团到某处,从来不用征本地民夫干活,而是家丁们拿着工具修建营盘和工事,一丝不苟,按说这修建营地工事花费时间,肯定要耽误行军的度,可赵字营的家丁团却没这个问题,无非是操练久了,熟能生巧,自然就快起来。

    陈昇所率领的第一旅第一团已经在济宁等待,那边农垦分区和贸易分店开始调集大量的物资,辎重大队开始忙碌预备,调动车马,等到各个团汇集到济宁的时候,休整一天就可以立刻出北上,这样的度震动了整个兖州府,稍微懂行的人都能看出来这代表着什么,只要赵字营力,他们一路到济南府甚至到北直隶,恐怕登州府的山东官军还赶不过来。

    晚上七点到八点左右第三更,距离下一次加更还有八十张月票,月底,咱们放开投吧,下月就是清零计算了

    感谢“戚三问”老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大明武夫需要你们更多的支持!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