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早知道就绕着走了。”

    “绕着走也有麻烦,等官差过来更纠缠不清,快拿主意吧!”

    就在这短暂对峙期间,那两个被抓进去的老汉突然被推了出来,只看着满手是血,吓得房家镇的人群纷纷后退,没想到赵字营的家丁趁着这混乱居然向外冲了出来,而且还有人骑马向前冲。

    仓促之间那有什么抵抗,连那些装腔作势的乡勇团练都乱成一团,拿着刀枪的徐州人也不杀人伤人,却把前面那些看着健壮,气色好一点的,或者穿着齐整一些的人,不分青红皂白的往回抓,谁要敢反抗直接就是痛打,连骨头打折的都有几个,混乱和痛叫之后,双方拉开了百余步的距离,这才算是安静下来。

    那边惊魂未定,这边的队伍却没有趁机做什么,只在那里忙着收拾车马行李,原来死守的队伍也开始整队,赫然是出的架势,这边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那些被抓的人却已经被推了出来,都被刀架在脖子上,满脸恐惧的神色。

    刚才直接抓了几十人进去,镇子不大,抓的又都是像样的人物,不是镇子上的体面人,就是各家的子弟,一看这个场面,人人惶急,却都不知道怎么做了,而那几个明显是主事的人怎么吆喝都压不住场面。

    “我们要赶路,不要拦路,走远了自然把人给你放回来,要是再这么拦着,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一个嗓门大的家丁站在大车上大吼说道。

    这话喊出来,正好有个抓来的人想要乱动,挣扎了一下就被身后的家丁踹翻在地上,拿着长矛矛杆猛戳,打的满地喊叫乱滚,看得人人着急。

    可在这个时候,却没有人敢靠近向前了,那几个为的人看着局面不对,左右看看咬牙喊道:“乡亲们,上去救人,他们不敢杀人..”

    话说了半截,赵字营这边却有几个人冲出来,房家镇的百姓都已经成了惊弓之鸟,这边一冲,那边慌不迭的逃跑,只剩下喊话那几个慢了一拍,赵字营的人倒是没有追,只是距离几十步的时候张弓搭箭,几根箭射出去,有的落空,却有两只箭正正命中喊话两人的下盘,一个大腿中箭,一个小腿中箭,当即翻倒在地上,只能一步步的爬。

    这件事一做,房家镇的百姓们顿时傻眼了,对方丝毫不吃他们那套,干脆利索的动手,也不像害怕见血杀人的样子,这样的杀神怎么拦得住,跑远的跑远,其他人也不敢堵在赵字营队伍面前了。

    看着前面道路让开,已经准备差不多的赵字营队伍开始前进,辽民里的孩童全部被绑在马车上,免得到时候顾不过来,前队是手持兵器的赵字营家丁,徐州义勇骑马在队伍周围游走,而辽民之中的勇壮男丁则是拿着各种可用的器械,紧张戒备,大队就这么向前开动。

    不过这么大的队伍,行进也快不到那里去,何况前面还挟持着这房家镇的人质,镇子上的百姓着急异常,却没什么办法,稍微向前靠近就会被赶开,还有两家的婆娘撒泼打滚的想要去胡闹,结果直接被抓了进去,也被刀架在了脖子上,当众失禁瘫倒,结果又被重重打了一顿押着向前,这样不近人情的手段漏出来,谁也不敢乱来了。

    这房家镇不算小,赵字营这个队伍还没出镇子的范围,却看到有人吆喝着喊道:“官差来了,官府里的老爷们来了!”

    听到这传话吆喝之后,百姓们的情绪又是跟着激动起来,刚才的畏惧惶急都是一扫而空,都在指着赵字营的队伍破口大骂,说出五花八门的各种威胁,就是要让赵字营这边放人,不然官府和王法就会让他们好看。

    没过多久,五个头戴方帽、身穿皂袍的骑马差人出现在官道前面,他们身边还有十几个白役帮手簇拥,差人们拿着腰刀铁尺,下面则是锁链棍棒什么的,看起来也是威风凛凛。

    而房家镇的百姓们看到官差到来,就好像看到了主心骨一样,立刻跑过去告状,镇子上的乡勇团练也自动自觉的站到了差人们身后,

    面对群情汹涌的百姓,赵字营这一队谨慎异常,而面对章丘县的官差,赵字营却没什么顾忌了,而县衙的官差也没有敢喊什么“你们不知道王法”这类的话,虽说接了楼大爷的帖子来这边办差,可眼前这是千把人的队伍,几百人拿刀张弓的,怎么看都不是善茬,这样的队伍,章丘县也凑不出来,还是先问明白再说。

    没曾想官差还没问,这边队伍却有几骑跑了过来,隔着三十步的距离停在,在马上喊话问道:“我们是徐州进爷的队伍,知道的就让开路,不知道的就先让开路再去打听,免得给自己招祸!”

    济南府和兖州府毗邻,同是地势平坦的山东西三府,这边的消息可比半封闭的莱州府和登州府通畅的多,而且这章丘县距离省城济南很近,比起山东其他各处的府县,这边的消息更加灵通,何况这徐州进爷的名声在山东官面上已经是震耳欲聋了,谁会不知道,做官当差的都在小心,千万别碰上徐州的门槛,那可是吃人的老虎。

    章丘县的官差没想到还真就在这边碰到了,几个在马上的差点吓得从马鞍上摔下来,他们都没想这些人会不会是假冒,在山东地面上敢假冒徐州赵字营的名号行事,不知道多少人会找上门来,谁敢去碰这个霉头。

    大家都能想到这楼家是在京城厮混久了,不知道山东这边的局面,结果撞正了这块铁板,他们自己找死,大家可不去陪着,马上那几位官差反应过来,却立刻换了一副笑脸,为那人笑嘻嘻的抱拳说道:“我们几位知道这边的刁民拦阻徐州来的商队,特意过来驱散带路,免得各位遇到什么不便。”

    这话让周围的房家镇百姓都糊涂了,连围在马匹身边的那十几个白役帮手都莫名其妙,可马上官差脸变得飞快,转头时候已经是怒目金刚的模样:“聚众闹事,你们这是想造反吗?还不快散了,不然都拿进大牢里去!”

    房家镇百姓那里见识过这个,对官差又都是畏惧,当即四下散开,可去请官差的几个楼家的族人却着急了,他们也知道这时候有些不对,只在那边拼命的低声提醒:“我们家楼大爷可是送了帖子的..”

    “顾不上你们家楼大爷了,在这山东地面上谁敢得罪徐州那边的大虫!”马上官差低声回了句,随即扬起鞭子狠狠抽下,怒喝道:“闪开,不要耽误了徐州队伍公事。”

    已经做好战斗准备的徐州队伍这才松了口气,管事几人招呼着队伍向前,也没有放掉人质,到那几个赔笑官差面前的时候,却拿出一个小纸包递了过去,笑着说道:“各位操劳辛苦,请各位吃酒喝茶。”

    章丘县的官差不敢伸手接,可徐州带队的管事却客气的很,那官差接过纸包后一掂量,就知道这份很实在,脸上笑意又是浓厚几分,他也没想到徐州人做事还算和气,顿了顿大着胆子问道:“各位爷,有小的们镇着,这些刁民也不碍事,不如先放了,不然这么多人跟着也是麻烦。”

    “等出了你们章丘地界在说。”在这件事上,赵字营的队伍却没有一点通融的可能。

    不过接下来的确没什么阻碍麻烦,可以说是一切顺利,赵字营的队伍也做到了承诺,在出章丘县境之后,把拘押的几十名人质释放。

    千把人的队伍出现在济南城下的确会引起轰动,所以大家特意绕的远了些,但还是派人进了济南城在城内的云山行内要了一面认旗,挂着这面旗帜,大家就知道是徐州赵字营和云山行自己的车队队伍了,方方面面都要给个面子。

    实际上赵字营目前在山东有效控制的区域是兖州府的大部分,东昌府全境和济南府西半部分则是能影响到,大家都要卖个面子的,这面旗帜也是管用,再向东就没那么多用处。

    快要进入东昌府境内的时候,云山行派来了接应的人,有生病体弱的直接就地休养,等恢复之后再做安置,等沿着运河进入兖州府境内之后,团练连队开始接应,每天的休息可以在赵字营农垦的田庄内,一切都便利了很多。

    来自辽东的百姓们都松了口气,而带队的每个人都清闲不下来,他们各自或者合写,或者自己动手,将这一路上的所见所闻和遭遇急报到徐州那边去,生了很多事先判断不符的事件,这些都要尽快的报上去,不然等后续的队伍过去遇到,闹出什么麻烦来,这责任可就大了。

    “这样没什么不对,天底下哪有那么多称心如意的好事。”从登州府回来的那些消息,所有人都知道事关重大,立刻安排快马传信,连夜送到了徐州。

    今天三更!距离下一次加更还有一百票!月底了,兄弟们手里都有月票,很快就能到这个数目!

    感谢“intersno77、林海观涛2o14、用户寒夜、戚三问、光天使的祝福、谁使用我的晴方好、血天一梦、风中龙王、随心自我o”几位新老朋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月底拼加更的时候,想要更多啊!

下一章          上一章